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前明尼阿波利斯警官德里克·肖万(Derek Chauvin)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亡案中被判谋杀和过失杀人罪。这起案件引发了全球范围的抗议,并在美国引发了对种族主义和警察制度的激烈反思。
据美联社报道,经过两天、大约10个小时的审议后,法院周二做出了判决。判决于下午晚些时候宣读,因为该市担心会出现更多类似去年春天爆发的大型骚乱的问题。
图源:美联社
法院被混凝土护栏和铁丝网包围,数千名国民警卫队士兵和执法人员在判决前抵达法院。有些企业已经用胶合板封住了门窗。
去年5月,现年45岁、现已被解雇的白人警察肖万用膝盖压住46岁非裔男子弗洛伊德的脖子长达9分半钟,当时弗洛伊德喘不过气来,旁观者向肖万大喊让他松开。
肖万。图源:路透社
由六名白人和六名非裔或混血儿组成的陪审团权衡了对肖万的二级非故意谋杀、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罪的指控,其中一些指控可能被判有罪/无罪,也可能全部被判有罪。其中最严重的指控可判40年监禁。
肖万。图源:路透社
最近几天,这个城市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不仅因为肖万案,还因为4月11日一名警察在明尼阿波利斯市郊布碌仑中心枪杀了20岁的非裔莱特(Daunte Wright)。
听到判决后欢呼的人群。图源:路透社
激动流泪的人。图源:路透社
星期二早些时候,拜登总统就此案发表评论。他说,他已经在周一和弗洛伊德的家人谈过了,“可以想象他们感受到的压力和焦虑。”拜登说:“他们是一个很好的家庭,不管判决是什么,他们都在呼吁和平与安宁。我祈祷这个判决是公正的。我认为目前的局势是压倒性的,在我看来。”
高举弗洛伊德画像的人群。图源:路透社
总统曾多次谴责造成弗洛伊德死亡,但此前并未对审判本身发表评论。其他政客和普通市民也在陪审团审议时提出了他们的意见。
图源:路透社
民主党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在布碌仑中心说:“甚至都不应该质疑是否会有无罪释放或不符合所犯罪行规模的判决。”这位女议员说,肖万案看起来一目了然。她说,有罪判决可能标志着争取种族平等的一个转折点。
华人律师对弗罗伊德命案嫌犯沙文量刑结果看法不一
据侨报记者高睿报道,让全美司法部门神经紧绷的明尼苏达州弗洛伊德命案嫌犯沙文(Dereck Chauvin)的庭审结果今天出炉,沙文被陪审团判定犯下3项重罪,分别是二级谋杀罪、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在法官宣布陪审团量刑结果后,沙文被警方带上手铐,押出法庭。法官凯西尔(Peter Cahill)将在8周内对被告进行宣判。
陪审团量刑结果宣布后沙文被当地警察带上手铐押出法庭。法庭共享图片
明尼苏达州亨尼平(Hennepin)县高等法院陪审团20日经过闭门讨论对弗洛伊德命案嫌犯、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局前警官沙文做出3项判决:1、一项二级谋杀罪,最高面临40年牢刑;2、一项三级谋杀罪,最高25年牢刑;3、一项二级过失杀人罪,最高10年。3项罪名累加起来共计75年,这意味着人到中年的沙文要在狱中结束他的余生。
洛杉矶华人律师刘龙珠认为,除了过失杀人罪算是合理外,另外两项二级和三级谋杀罪量刑过重。这样的判决会导致今后警察无从执法,不用力制服罪犯就可能让警察自身受到生命的危险,用力过度又会像沙文一样面临相当于“终身监禁”的下场。既然不能用力制服嫌犯,就只剩下开枪自卫了,但警察开枪引发的官司早已让美国各地的警局被“叮”得满头是包,动不动就赔偿数百万甚至上千万元,就像佛洛伊德命案一样,让明尼阿波利斯警方做出了2700万元的民事赔偿。
刘律师认为沙文量刑结果是美国司法最黑暗的一天。侨报记者高睿摄
刘律师指出,正常的庭审程序都是先刑事后民事,而弗洛伊德命案却反着来,刑事庭审还没有结果,民事庭审就先做出了赔偿判决,这违反了法律程序,沙文案件的庭审结果是美国司法最黑暗的一天!是政治取代司法的错误案例。
让他尤为“心情沉重”的是拜登总统还亲自打电话慰问弗洛伊德的家人,这让成千上万战死沙场的美国军人家属情何以堪?一个用假钞购物的瘾君子都值得总统的亲自慰问,那些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捐躯生命的烈士总统有没有打电话给过他们的家人?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不过今天的量刑结果倒是让洛杉矶县市警局松了一口气,他们不用再担心“判决不公”的暴乱再次在洛杉矶街头上演。
洛杉矶华人律师郝琦认为,陪审团之所以从二级谋杀罪开始量刑,是因为他们很难确信被告沙文心理上杀人的动机。而二级谋杀罪只要确定两个因素就可成立,一是被告的行为造成受害者死亡,二是被告的行为不合理,导致受害者死亡。这两点都在沙文的执法过程中表现了出来。尽管被告称受害者有吸毒史,但即便是正常人在膝盖下压脖颈8分钟也会有窒息的危险。
郝琦律师认为沙文的执法过程构成了二级谋杀罪的两个要素。郝琦提供
此外,在庭审过程中其他警员均在法庭上作证说,他们在执法过程中都不会采取沙文这种长达8分钟的压颈行为,这就从侧面证明了沙文执法行为的不合理性。郝律师补充道,燃烧全美的“黑命贵”运动对陪审团肯定造成了一定的压力,所以得出今天的量刑结果也在意料之中。

本文为美国侨报综编稿件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