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篇的文章里,通过每篇6500字的优质原创

逻辑梳理出真实的中国历史脉络

点击下方关注小吏

桓温撤军后,前秦太子苻苌等人开始紧紧追击,因为不久前苻雄在白鹿原战胜并打跑了子午谷的司马勋,桓温自武关撤退的道路因此被封死,一路只能走函谷道徐徐东退,等到抵达潼关时,士卒损失了万余。
(秦太子苌等随温击之,比至潼关,温军屡败,失亡以万数)
太子苻苌东去追击桓温,丞相苻雄则调转枪口向东攻击陈仓的司马勋、王擢,司马勋撤归汉中,王擢撤归略阳。
前秦的此次保卫战,终于以惨胜告终。
之所以说惨胜,是因为桓温对前秦精锐进行了巨大杀伤,而且他的一路紧逼,逼的前秦自己将粮食全都毁掉了,来年前秦遭到了剧烈的饥荒,米价飞涨。
这是其一。
其二,在此次大战中,苻健最关键的两个倚重过早的离开他了。
苻雄在六月底,也就是刚刚解了陈仓之围后就走人了,估计是战中受伤了。
苻健总是将苻雄比作他的周公,直接哭吐了血,道:“上天不想让我平定四海呀!要不为什么这么快就夺去了我的苻雄呢?”

不仅苻雄死了,他的接班人太子苻苌也在追击桓温撤退时被流箭射中,于同年十月也走人了。
(初,桓温之入关也,其太子苌与温战,为流矢所中死)

在突骑战法成为主流后,骑兵军团突入步兵军阵会给敌人造成巨大的杀伤和震慑,但如果突的是训练有素的步兵,同样对突阵骑兵会有相当重大的损耗,并非是那种一边倒的碾压。
桓温的军队纪律性和战斗力都很高,不然不可能在前期将苻生的突击队击败,也不会在白鹿原第一次击败了苻雄,桓温每到大战那都是亲自顶盔掼甲督阵的。

桓温那边亲自压阵,前秦皇族同样身先士卒的作为榜样极大的鼓舞了前秦军队,皇子苻生更是身先士卒的十余次冲击桓温军阵。
一般来讲战场上指挥官受伤的最大可能,就是身先士卒的指挥征战。
苻雄和苻苌分别陨难战事也说明了两位最高司令员领导也是身先士卒冲在一线指挥的。
一面是训练有素不怂骑兵的步兵方阵。
一面是身先士卒刚猛突击的骑兵军团。

桓温一伐前秦,南北都交出了当世最好的答卷。
此战的惨烈,令桓温损失近半,令前秦核心班子损兵折将,关中综合实力大降。
而且它的衍生效应仍然没完。
首先就是来年的355年二月,关中出现了严重蝗灾,连牲口吃的草都没了,这也再次放大了去年坚壁清野的损失。(二月,秦大蝗,百草无遗,牛马相啖毛)
而且到了六月的时候,前秦开国之主苻健不行了。
苻健的接班人问题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苻苌死后,苻健因为“三羊五眼”的谶语,怀疑自己一只眼的儿子符生是那个天命所归,于是立了苻生为太子。
但这个安排令很多人不服。
因为苻生自小就只有一只眼,而且性情暴烈,很多人不喜欢他。
他爷爷苻洪曾经问他:“我听说瞎儿只有一只眼流泪,真的吗?(生无一目,为儿童时,洪戏之,问侍者曰:"吾闻瞎儿一泪,信乎?)
苻生听后二话不说拔出刀就刺向了自己的瞎眼,瞬间鲜血直流,然后跟他爷爷说:“这是另一只眼的眼泪!”
他爷爷吓一大跳,随后开始拿鞭子抽他!
苻生威胁他爷爷:“我能够忍耐刀矛,但不堪忍受鞭打!”(生曰:"性耐刀槊,不堪鞭捶)
那意思就是士可杀不可辱!

苻洪说:别以为我舍不得,我特么让你去当奴隶!

苻生说:我听说有个奴隶叫石勒!

见多识广的老妖精苻洪被震慑住了,这特么哪里是个孩子!随后对苻健说:“你这个儿子狂暴悖逆,趁早宰了他,不然你家准因为这小子倒霉!(洪惧,跣而掩其口,谓健曰:"此儿狂勃,宜早除之,不然,长大必破人家)
本来是这老东西自己招欠,而且上来就说人家是瞎儿,人家孩子怼了他几句就打算杀了亲孙子,权力场上这人都多可怕。

在石虎手上活下来的“善事人”的苻健正准备响应老爹号召时,他的好弟弟苻雄打圆场了:孩子大了就好了,咋还没咋地就宰孩子呢!(健将杀之,雄止之曰:"儿长成自当修改,何至便可如此!)
这话熟不熟悉?
当年石勒准备杀了石虎,他妈劝石勒手下留情时也说牛犊子小时候总把车拉坏了,大了就是好牲口了。

苻生这孩子的种种迹象,都像是石虎转世。
或者说,后面被胜利者
“打造”
成了第二个石虎。

苻生长大后力举千钧,徒手能和猛兽搏斗,跑起来跟马一边快,击刺骑射各种武艺都成为了前秦一哥。(及长,力举千钧,雄勇好杀,手格猛兽,走及奔马,击刺骑射,冠绝一时)
刚刚的关中保卫战中,苻生作为敢死突击队总队长单枪匹马冲入桓温军阵斩将!(桓温之来伐也,生单马入阵,搴旗斩将者前后十数)
其实这侧面也能看出来桓温的硬战水平真的不低,这么个疯子皇亲在对面跟绿巨人一样的乱砸都能给击败。

但这孩子的继位,却并不像他的武力那样有说服性。
前秦内部暗流汹涌。

六月丙子,苻健不行了。
四天后,苻健的侄子平昌王苻菁率兵进入东宫,准备杀掉太子苻生而自立。
当时苻生正在西宫等着苻健咽气,苻菁扑了个空,随后以为苻健已死,开始攻打东掖门。
中神通苻健听到西毒来偷袭后,强撑一口真气,登上端门亲自布署兵力,苻菁的造反队员看见正主还在,全都跑了。(健闻变,登端门,陈兵自卫。众见健惶惧,皆舍仗逃散)
苻健在死前先带走了苻菁,算是给苻生扶上马后送了最后一程。

苻健临终的安排,是太师鱼遵、丞相雷弱儿、太傅毛贵、司空王堕、尚书令梁楞、左仆射梁安、右仆射段纯、吏部尚书辛牢等人接受遗诏辅佐朝政。
(甲申,苻健引太师鱼遵、丞相雷弱儿、太傅毛贵、司空王堕、尚书令梁楞、左仆射梁安、右仆射段纯、吏部尚书辛牢等受遗诏辅政)
这是一个编制空前庞大的辅政团队。
临走前,苻健对苻生说:“六夷酋长将帅这帮实权派,如果不听从你的命令,将来应该逐渐把他除掉。”(健谓太子生曰:“六夷酋帅及大臣执权者,若不从汝命,宜渐除之)
此时前秦刚刚立国几年,太多的内部核心还并没有稳定,尤其前秦的第一波领导核心苻健、苻雄、太子苻苌几乎是前后脚同时走人让继承人的归属太过于让人浮想联翩。
苻菁为啥敢在苻健要死的时候跳出来呢?
还记得下面这张图吗?
当年人家苻菁是作为吸引火力的炮灰率七千兵独带北路军入关的!
前秦的天下是咱苻家宗族集体打下来的!
老一辈都死了,多年培养的储君太子也没了,凭啥让个绿巨人当太子呢?
苻健相当明白,所以对他儿子说,小心这帮人,实在不行就除掉。
但是苻健说的是“
若不从汝命,宜除之

结果苻生可能没听清,把
“渐”
给漏了。

苻生刚即位时要改年号为“寿光”,群臣就上奏说:即位不满一年就改年号,这不合乎古礼啊。(群臣奏曰:“未逾年而改元,非礼也)
结果苻生上来就追查提议的主谋,刚上台几天就杀了辅政之一的右仆射段纯。(生怒,穷推议主,得右仆射段纯,杀之)
苻生随后将大量的亲信宗室封王并安排到了蒲坂、陕城等重要岗位上。(秦主生封卫大将军黄眉为广平王,前将军飞为新兴王,皆素所善也。征大司马武都王安领太尉。以晋王柳为征东大将军、并州牧,镇蒲阪;魏王为镇东大将军、豫州牧,镇陕城。
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不久对苻生又进言:近来异星划过大角星座,火星进入井宿。“大角”意为帝王;“井宿”为前秦分野,这天象的意思是不出三年国家就会出现国丧和大臣被杀的事情,陛下您得修德以避免丧乱的出现啊!(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言于生曰:“比有星孛于大角,荧惑入东井。大角,帝坐;东井,秦分;于占不出三年,国有大丧,大臣戮死;愿陛下修德以禳之)
苻生听完后表示:“皇后与朕对临天下,足以顶上大丧之灾,毛太傅、梁车骑、梁仆射受遗命辅政,这就是国之大臣。
苻生随后杀了皇后和太傅毛贵(国舅)、车骑将军梁楞、左仆射梁安去应对天象之灾。
(生曰:"皇后与朕对临天下,亦足发塞大丧之变。毛太傅、梁车骑、梁仆射受遗辅政,可谓大臣也。"于是杀其妻梁氏及太傅毛贵,车骑、尚书令梁楞,左仆射梁安)
十一月,苻生任命他的宠臣太子门大夫赵韶为右仆射,太子舍人赵诲为中护军,著作郎董荣为尚书,总之,苻生相当没有安全感的迅速开始了布局。
丞相雷弱儿性格刚烈耿直,对苻生宠臣赵韶、董荣有切齿之恨。(秦丞相雷弱儿性刚直,以赵韶、董荣乱政,每公言于朝,见之常切齿
打狗是要看主人的。
你想弄死人家的狗,人家主人会怎么想呢?
你是恨狗呢?还是恨我呢?

赵韶、董荣向苻生进谗言诬陷雷弱儿,随后苻生杀了羌族大佬雷弱儿及其九个儿子、二十七个孙子(韶、荣谮之于秦主生,生杀弱儿及其九子、二十七孙)
雷弱儿是南安羌酋,雷弱儿死后诸羌全都叛乱了,苻家在各羌族部落那里开始失去选票。
(诸羌悉叛。弱儿,南安羌酋也)
苻生虽然在苻健丧期但游玩酣饮如常,在朝接见大臣们时也总是佩刀带箭,锤钳锯凿等刑具更是常备左右。(生虽谅陰,游饮自若,弯弓露刃,以见朝臣,锤钳锯凿,可以害人之具,备置左右)
司空王堕性格刚峻,和右仆射董荣、侍中强国这帮太子党相当不对付,每次上朝见到董荣连话都不搭理,有人对王堕说:“董君贵幸无与伦比,您应该冷静点,不能这么不给人家脸。王堕说:“董荣就是鸡狗!我堂堂国士难道要和畜生说话吗!
恰巧这时天象又有变故,董荣与强国便向苻生进言:“现在天谴极重,应该派贵臣挡灾。苻生说:够级别的只有大司马和司空呀。(会有天变,荣与强国言于秦主生曰:“今天谴甚重,宜以贵臣应之。”生曰:“贵臣惟有大司马及司空耳)
董荣说:“大司马苻安是王室至亲咱可不能杀,就杀王堕吧。
行刑前,董荣还专门跑去送行,问道:还敢把我比作鸡狗吗?
没多久,王堕的外甥洛州刺史杜郁也被苻生的心腹左仆射赵韶诬陷通敌东晋,也给弄死了。
356年正月,苻生在太极殿宴请群臣,让尚书令辛牢做督促大伙喝酒的酒监,正喝到尽兴时,苻生愤怒地说:“现在还有坐的好好的,这特么是没喝多啊!你这酒监咋当的!拿起弓来就把辛牢射死了。(生宴群臣于太极殿,以尚书令辛牢为酒监,酒酣,生怒曰:“何不强人酒而犹有坐者!”引弓射牢,杀之)
群臣吓得赶紧灌自己,全都喝的吐沫子,给苻生乐的呦。(群臣惧,莫敢不醉,偃仆失冠,生乃悦)
总之,苻生继位不久,后妃、公卿以下至于奴仆,被杀掉的总共有五百多人,而且死法骇人,锯腿、断肋、砍头、剖腹,比比皆是。(即位未几,后妃、公卿已下至于仆隶,凡杀五百余人,截胫、拉胁、锯项、刳胎者,比比有之)
后世关注的通常都是苻生残暴的石虎第二属性,但实际上其实大家仔细观察后发现,苻生继位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当年他爹安排辅政的八位大佬除了鱼遵之外,剩下的丞相雷弱儿、太傅毛贵、司空王堕、尚书令梁楞、左仆射梁安、右仆射段纯、吏部尚书辛牢这七位已经已经全部被他干掉了。

手段相当果决干脆,比如灭皇后一族,眼都不带眨,雷厉风行。
而且更重要的是,苻生杀的都是辅政级的大佬,除了雷弱儿背后的羌人势力明面上表示愤怒不合作了,剩下的所有利益集团全都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辅政杀了七位,全部被株连的不过五百多人,这个数和司马家、刘家、石家清算政敌时的动辄数千人也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

太宗杀兄灭弟夺位的时候,一个齐王府被杀的都不止这个数。

也许苻生真的很残暴,但他干的这些事也客观使他成功的镇住了本来应该相当风雨飘摇的前秦建国初期的领导人交接现场。
之所以我们说“也许”,是因为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真实的苻生是什么样子我们今天已经很难清晰的还原了。
因为得位不正的统治者总喜欢翻翻看看,随后删删改改。

但只要涂涂抹抹过,就总会露出些蛛丝马迹。

就在这个时候,桓温开始了二次北伐。
因为“三秦豪杰”第一次北伐的不给力,桓温放弃了关中,将矛头指向了软柿子姚襄。
不仅因为姚襄比较软,还因为姚襄最近闹得动静比较容易给桓温送政绩。
姚襄在打洛阳。
姚襄和东晋撕破脸后所辖诸部都劝姚襄北还,姚襄同意后北上进据了许昌。
356年五月,姚襄率众开始进攻洛阳,打算循序渐进的往关中打。
姚襄也看出来了前秦现在皇位交接后内部风起云涌,认为关中有机可图。
结果连打了一个多月洛阳都没有攻克。(姚襄攻洛陽,逾月不克)
王亮劝姚襄别再顿兵坚城之下了,城不是这样攻的,容易被别人钻空子,姚襄没听继续打。(长史王亮谏曰:“明公英名盖世,兵强民附。今顿兵坚城之下,力屈威挫,或为他寇所乘,此危亡之道也!”襄不从)
桓温随后出动了。
温遣督护高武据鲁阳(鲁山县),辅国将军戴施屯兵黄河,自率水军自江陵走水路北伐洛阳,行至金城(南京市东北长江南岸,东晋侨置琅邪郡治所),见起家干琅琊内史时所种的柳树全都长成十围大树,慨叹道"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折柳哭泣后北上淮泗出征北国。
(温遣督护高武据鲁阳,辅国将军戴施屯河上,勒舟师以逼许洛,以谯梁水道既通,请徐豫兵乘淮泗入河。温自江陵北伐,行经金城,见少为琅邪时所种柳皆已十围,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涕。于是过淮泗,践北境)

这段史籍留下了“金城泣柳”的著名典故,其实这个典故除了“金城”这个地名外,其他全都是陪衬。
真正有用的是桓温的北伐线路。
桓温自江陵顺流而下南京,在金城哭了一通后自中渎水道入泗水,随后走汴水入黄河,堪称中国古代的水路自驾游之最。

这个记录其实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此时长江和黄河之间的水道是通着的!!!
桓温与同僚们登上大船高楼遥望中原,慨叹道:“使我神州大地沉沦,百年基业变为废墟,王衍这帮天天扯淡的玩意儿不能不承担责任!”(与诸僚属登平乘楼,眺瞩中原,慨然曰:"遂使神州陆沈,百年丘墟,王夷甫诸人不得不任其责!")
和桓温一直不太对付的小年轻袁宏说:“时运有兴废,哪能这么肯定就是这几个人的过错!(记室陈郡袁宏曰:“运有兴废,岂必诸人之过!)
桓温脸色变道:“当年刘表有一头千斤重的大牛,吃的饲料是寻常牛的十倍,干的活还不如一个病牛老牛拉的多,这货就让刘表一直养着,等曹操拿下荆州后对这种废物的做法就是杀了犒劳诸军。(温作色曰:“昔刘景升有千斤大牛,啖刍豆十倍于常牛,负重致远,曾不若一羸,魏武入荆州,杀以享军)
这是在说袁宏吗?

听话要听音。
桓温为啥要举刘表养吃货,曹操杀吃货的例子呢?
刘表当年是“儒家八俊”,曹操品牌是“唯才是举”。
刘表是名士掌握话语权的,结果一辈子没啥大出息(不能怨他,他其实表现相当不错,三国季已经分析过了),养的那头牛就是这帮光知道扯淡屁本事没有的座谈客。
曹操唯才是举这辈子实事求是,所以人家不在乎这个虚名,对那堆没有用的社会垃圾直接就屠刀对待了,所以人家最终挥鞭扫北。
此时玄谈仍然是东晋的主流高点,桓温说这话就是表个态,我这不养闲人!我这少给我扯淡!
他拿曹操杀牛怼完袁宏,所有人都惊了。
(意以况宏,坐中皆失色)
这其实就是在一步一步的夺回属于自己的“文化自信”。

从意识形态上树立多干实事的文化引导,从精神高点上重塑这个国家的精气神,与此同时将那堆占着高级位置的高门垃圾们逐渐挤出权力圈层。

桓温曾经雪天打猎时碰到了王濛、刘惔等人,这帮都是玄谈圈的大咖,刘惔看见桓温一身戎装问道:“老贼欲持此何作?”(桓大司马乘雪欲猎,先过王、刘诸人许。真长见其装束单急,问:“老贼欲持此何作?)
瞅瞅,多狂啊!

桓温回道:“我若不这样扛起这个国家,你们这帮哪可能坐这无忧无虑的扯淡!
(桓曰:“我若不为此,卿辈亦那得坐谈)
桓温为啥打个洛阳要绕这么一大圈走水路呢?
1、水路省钱。
2、路过建康,震慑朝堂,增强政治影响。
3、考察中原水系,为下一次北上出击做储备。
八月初六,桓温抵达伊水,姚襄把包围洛阳的部队撤下来迎战桓温,并将精锐部队隐藏在伊水以北的树林中。
随后,玩起了兵不厌诈。
姚襄派人去找桓温说:“领导您带王师来了,我姚襄要归附天命,您要不往后撤撤,我们好夹道欢迎您呀!(温至伊水,姚襄撤围拒之,匿精锐于水北林中,遣使谓温曰:“承亲帅王师以来,襄今奉身归命,愿敕三军小却,当拜伏道左)
桓温说:“让你们领导来!我不跟你们废话!
我来光复中原拜谒皇陵,你们领导想来见面就自己前来,我近在咫尺随时恭候!
眼看糊弄不了,姚襄拒伊水和桓温开战。
桓温结阵向前亲自披甲督战,然后就是照常例的把姚襄打败,姚襄死了几千人,然后率手下数千骑兵逃到洛阳北山了。(襄拒水而战,温结陈而前,亲被甲督战,襄众大败,死者数千人。襄帅麾下数千骑奔于洛陽北山)
桓温打跑姚襄后,弘农杨亮从姚襄那投奔了桓温,桓温问姚襄的水平,杨亮回答道:比孙策还要牛。(先是,弘农杨亮归襄,襄待以客礼。后奔桓温,温问襄于亮,亮曰:"神明器宇,孙策之俦,而雄武过之。"其见重如是)
这就比较搞笑了。
孙策这辈子的标签是“小霸王”,突出的就是个能打。
其实倒可以把姚襄比作老刘。
姚襄被打哭的当晚,抛妻弃子跟随姚襄的百姓有五千多人,姚襄驻扎阳乡后来投奔的人又有四千多户,姚襄前后多次惨败,每次被暴打后百姓都要打听到姚襄在什么地方,扶老携幼的去投奔他迎接下一次暴打,这回一度听说姚襄被打死了,被桓温军控制的军民们无不向北流泪。(其夜,百姓弃妻子随襄者五千余人,屯据阳乡,赴者又四千余户。襄前后败丧数矣,众知襄所在,辄扶老携幼奔驰而赴之。时或传襄创重不济,温军所得士女莫不北望挥涕。其得物情如此)
姚襄和老刘一样,都是手里拿着几万人就脑子懵圈的得民心教主。
困守洛阳的周成随后率兵投降桓温,桓温随后拜谒修复司马氏诸陵,并分置了看守陵园的陵令,然后上表任命镇西将军谢尚为都督司州诸军事镇守洛阳,因为谢尚还未到达,留下颍川太守毛穆之、督护陈午、河南太守戴施以二千人的兵力戍守洛阳。都安顿一通后,桓温把三千多户迁徙到了荆州凯旋。
桓温的第二次北伐,考察了整个中原的北伐水系,改封了南郡公,原临贺公降为县公封给了次子桓济,又稳稳的往前迈了一步。
桓温扎马步的同时,被他打哭的姚襄来到了黄河以北的河东地。
他不打算稳了,他看到前秦苻生的暴力执法后想搏一把了。
你这个除了能在殷浩那占点便宜的业余军事爱好者能拿什么去搏呢?
如果说他和孙策哪里像的话,只有一点能够高度还原,就是寿数。

27岁的姚襄即将迎来人生的最后一站···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