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贯线在《有光》里唱:我明白你的从容,是知命也是真勇。
李宗盛写的词,总是能把现实拆解得精准又温柔。
知命和真勇加起来,才是真的从容。/图虫
知命,就是知晓命运路途上总有艰难险阻,知道自己不过是平凡之躯中人之才,知道即便拼尽全力可能也无大成。
真勇,就是明知道命运并不友善、未来并不明朗,还敢决意向前,越级挑战,放手一搏,如同萨特所说,勇敢地奔向一种“徒劳的激情”。
知命和真勇加起来,才是真的从容。
从容当然是一种美好而珍贵的人生姿态。但它很难。
你不友好,但我不躺平
当代年轻人,非常不容易。
如你所见,世界并不友善,事情很难顺遂,标准总是严苛。
房价高企、婚恋难求、社交焦虑、收入难达预期、生活空间被挤压、未来仍是一团迷雾。
以及,无处不内卷。
面对各种压力,年轻人并不轻松。/图虫
许多媒体与公共空间中,充斥着肆意放大和消费年轻人焦虑的内容。年轻人隔三差五就要被毁掉、恐吓或吊打,“XXX是否正在毁掉年轻人”“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XXX”“第一批90后已经XXX了”之类的题目每天在推送。
最近连文科生都被单拎出来成了被嘲讽的对象。而今年3月有一个数据,“16-24岁年轻人的调查失业率是13.6%”。年轻人被不断扔进舆论场和统计表冲刷,结论似乎都不乐观。
所有这一切加起来,造成了年轻人接连不断的自我怀疑和过度收缩。于是总有人慨叹,“这个时代对年轻人太不友好了”。
这个时代,每个人都被模糊成报表上的百分比。/图虫
可是,时代并不友好,世界不如所想,就直接躺平吗?
当然不。
如果躺平而不做尝试,被困难劝退而不做任何反抗,是对年轻的浪费,大概率会后悔。
像科幻作家尼尔·盖曼在20岁一个漆黑漫长的深夜里所想的那样,“是那种你一生中只会遇到一两次的、连灵魂都随之黯淡的夜晚。我睡不着觉,脑袋里始终在想,‘我能写出好东西,但却完全没有尝试’。这还不算糟,更糟的是再过五六十年,我可能会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还在对自己说:‘我本可以成为一个作家’。到那时,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在撒谎。”
有选择怎么活的自由
有战斗到死的意志
王小波说:人这一生,可以选择的事很少,没法选择怎么生,也没法选择怎么死。我们能选择的,只有两件事,这一生怎么爱,这一生怎么活。
人到中年时,他又提了一遍类似的观点:人在年轻时,心气总是很高的,最后总要向现实投降。我刚刚过了四十四岁生日,在这个年龄上给自己做结论似乎为时过早。但我总觉得,我这一生绝不会向虚无投降。我会一直战斗到死。
是的,世界很难,否定很多,但我们依然有选择怎么活的自由,也应该葆有战斗到死的意志。
没有哪个年纪是应该停滞的,只要活着,我们都还有战斗的权利。/图虫
谁说未来已经定型呢?人不应该活在自我设限和约束的牢笼里,不要在十几二十岁时陷入无所改变、无所求的消极状态里。
你可以找一万种退缩的理由。你可以说,生产方式陷入创新瓶颈,大家都在做差不多的事情,没有人掌握了更先进的解决方案,而当你进入一个公司或者市场,格局看似早已定好,头部玩家呼风唤雨,圈层板结没有缝隙。有人多跑甚至偷跑了很多步,这让你觉得沮丧,于是你选择不迈开腿。
可是,为什么不是另外一种可能呢——你比别人年轻,你掌握工具、积累认知比别人更好,你可以通过学习迅速成长和提升,向前辈看齐,甚至扳倒他们,在社会、市场和他人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平衡自己的心态以不断攀升,最后用你的影响力去带动更多的后辈。
而不是,成为一个年华逝去之后才慨叹“我确实是不行”的中年废柴。那多没劲。
年轻不可再来,因此它是奢侈的。年轻意味着你有很多错误要去犯,但它有助你扶摇直上的潜力。所以你也应该回报以贵重的东西,比如贵重的脑力、精力、灵感、韧性、渴望、野心,去回应这段岁月给予身躯和脑子最具活力的馈赠。
少壮还得多努力,老大才不会徒伤悲。/图虫
年轻的遗憾,大都是这两种情况:要么头太铁,冲太猛,适得其反;要么太犹豫,没把握机会,徒留遗憾。所以,为什么不试试看就投降呢?
年轻就是要尝试,要被看见。不然你年轻来做什么?让人失落固然是这个世界的真相之一,但这就停下前进的脚步,未免也太无趣了,也太可惜了。
所以,世界对你我不好,你的愤懑与担忧我感同身受,但我依然选择努力前行。希望你也跟我一样。
“dare to leap”
熟悉手机的人都知道,在目前智能手机市场里,要出一个能打的新品牌,有多难。跟年轻人初入职场就以高调的姿态惊艳全部人一样难。
realme就是一个极年轻的品牌,年轻到很多人还没搞清楚它的来路,就已经被它当下达到的体量和取得的成绩所震撼。
敢于超越,才能看见更好的自己。
你可以想象,在2018年那个机圈已然很卷的年代,有一个新品牌突然冒出来,大声说“我要在全球手机市场中有一席之地”,大众会报以怎样的眼光?大概会像一个面对前辈和竞争对手口出狂言的年轻人那样吧——
“哈,你认真的吗?成熟品牌都搞不定现在的消费者,大家增量有限,市场同质化严重,小品牌缺乏话语权和辨识度,供应链分分钟掐死你。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杀进来?”
这就是世界对年轻人的恶意,不是么。他站在高位说你上不来,但我说,你可以的。
就是这么一个“年轻人”,不到三年时间就完成了从初出茅庐到江湖留名的传说,截至到2021年3月,realme在全球61个市场卖出了超过7000万台手机,稳居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第七的位置,增速连续五个季度保持全球最高;2020年第三季度,realme跻身国内5G手机市场份额Top5之列。
考虑到前面那些大佬们经过多少年积累、扛下过多少质疑和才有如今的声量,realme的速度和成绩让人称奇。
回到那个带着挑衅和质疑的,“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的问题。realme给出的回答是,把他们从出生就带来的信仰“dare to leap”(敢越级)这句话印在产品的后盖上,迎着日光,闪闪发亮。
哪怕世界再幽暗,我也要让你看见我的光芒。
这股光亮,就像把“我要干掉你”写在额头上的年轻人。很好,来吧,别怕,干他。赢了就顶上,输了便再来。在最新的Q3系列产品上,realme用了萤光的设计。这个比喻比单纯的光来得更为精确,它融合了知命与真勇两个维度的气质:哪怕世界再幽暗,我也要让你看见我的光芒。
很多年轻人都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这世上从来没有天生的王,如今的王者,无非也都是当初敢头铁一些、迈多一步的年轻人——就像萨特穷尽一生实践的“自由选择,积极行动”,这是对抗虚无和未知的意志,也是年轻本该有的自觉。
无论用什么方式,高调的,隐忍的,激烈的,平和的,你都要发光。所谓的年轻,就是有看透世间艰难后还有余力向前的愿望,来自于看到高处也要攀登高处的志向,来自于敢于挑战敢于越级的野心,来自于不希望终此一生碌碌无为没有光芒的不甘。
大家都在说内卷,无论人海机海都是如此。那么,如何向上?努力发光,让自己变成小小的、可见的、不一样的光,成为“当潮不让”的萤火青年,用萤火般的微光照亮世界,即便微弱,也会有越来越多人看见。
✎作者 | 康斯坦丁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广告合作请联系微信号:xzk96818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