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南通的谷先生,大概是目前全国知名度最高的小偷了。

2020年6月13日下午,67岁的谷先生,在超市“拿”了两个鸡蛋没有结账就想离开,被工作人员阻拦后猝死。家属认为超市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和基本救助义务,起诉超市索赔38万元。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超市工作人员行为属于自助行为,驳回家属请求。原告不服提出上诉,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从家属起诉超市起,这起案子就引起了网民的高度关注。前不久,央视的《今日说法》针对此案专门做了一期节目,让这件事再次成为舆论热点。
很多网友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之前媒体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用词都比较客气和委婉,用的都是“老人超市鸡蛋”这样的表述。
而在这期节目播出后,中国某顶级权威媒体,终于不再给死者和家属留脸面,在报道中干脆明白的用了“偷”这个字。
在一个讲究死者为大,讲究为死者讳的社会里,媒体这种一点不留情面的做法,可以说非常罕见。

看完下面这个视频,你大概就能明白为什么媒体不再给死者和家属留任何面子了。

脸面这东西,是留给要脸的人的。
对一个完全不要脸的人,对一个完全不要脸的家庭,真没必要给他们留什么脸面。
反正,你留了他们也不要。
说实在话,作为一个读过一点圣贤书,懂得一点礼义廉耻的人,我真不明白家属哪来的信心和勇气去法院起诉超市;我同样不明白,面对公众和媒体,他们得有多厚的脸皮和多好的心理素质,才能不羞愧的无地自容。
阿宝在山东农村长大,我小时候,如果四邻八乡出现这种事情,家属一家人大概得去对方家里磕头赔罪,恳请对方谅解,赔偿人家经济损失。迷信一点的,还得请巫婆神汉或者和尚道士做场法事帮人家去去晦气。
尸体带回家里,家属会羞愧的连丧事都不好意思操办,晚上悄悄挖个坑把尸体埋了了事。有点身份地位的清白人家,都不好意思把这种人的尸体埋进祖坟。
这期调查节目里面,有一个之前媒体没有提到过的细节:

谷某猝死后,超市并没有对外宣扬他偷东西的事情。死者家属询问的时候,超市方面一开始也没说谷某偷东西的事情,而是说:买东西的时候突然倒在了地上,送到医院人就没了。

可以说,超市方面的表现,非常的善良和厚道,给死者和家属都留足了脸面。

按理说,在得知事情真相之后,家属应该对超市的这种保全死者和家属声誉的做法,心存感恩之情,低调处理此事,保全死者身后的名誉。
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为死者讳,这是中国的传统,也是子女应有的孝道。
以上,是我们正常人的逻辑,是我们正常人的道德观。

然而很明显,谷先生的儿子,和我们有完全不同的逻辑,完全不同的道德观。
谷先生的儿子在媒体镜头前的那种自信和坦荡,不像是强装出来的。从他的语气和眼神来看,他是真的认为道理就在自己这一边,真的认为超市就该是理亏的一方,真的认为自己父亲就是死的冤枉,真的认为超市就应该给他家巨额赔偿。
我们看看他的说辞:

他本身就是很要强的一个人,你这样去对他施压,不依不饶的,真的是不依不饶的,我们家属就看的非常愤怒,导致我父亲突然就倒地了。
你不能当面挠破他脸面,没有给他台阶下。

如果没有外部诱因的话,是不可能导致心肌梗死的。嘴上肯定是不依不饶的,这个是逃不掉的。
对于谷先生儿子的这种奇葩逻辑,我真的一个字都不想反驳。

关于这件事情,无论是天理还是人情,无论舆论还是法律,得出的结论都是完全一致的:谷某咎由自取,超市没有任何责任。

任何事情,我们只能在一个共同的道德体系和评判标准中进行讨论。
如果双方采用的是完全不同的道德体系和完全不同的道德标准,那我们根本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也没有讨论的可能。
就如同: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烧杀抢掠,按照中国和全世界正常人公认的道德体系和评判标准,那肯定是错的;但是,如果按照日本军国主义者的道德体系和评判标准,他们不仅不觉得这是错,还觉得理直气壮,甚至引以为荣。

很明显,在这起偷鸡蛋被拦猝死案件中,谷先生一家人的道德观念,和我们普通群众,也是完全不同的。
在我们正常人看来:一个要面子要强的人,就不应该去偷人家东西。既然去偷东西,就不要怕被抓的时候被挠破脸面没有台阶下。你偷了人家的东西,人家肯定要对你不依不饶。

而谷先生一家人则认为:虽然我父亲偷了你东西,但是他很要强,所以你不能伤他自尊心,不能不给他台阶下,不能对他不依不饶,不能当众挠破他面皮。
在自己这套独特的道德标准和逻辑体系之下,谷先生一家人,理直气壮的对超市的做法感到非常愤怒,理直气壮的去法院起诉超市要求38万元的巨额赔偿。在诉讼要求被法院驳回后,他们感到气愤不已,自信而坦荡的在央视记者面前陈诉自己的冤屈。
看谷先生的儿子在镜头前侃侃而谈,有理有据的样子,他大概是读过不少书,有相当文化水平的。

看完这个节目,我不由得感到庆幸:幸而谷先生死在了超市,而不是死在了医院。否则,这妥妥的一家潜在医闹。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一说到医疗纠纷,一说到医闹,我们某些领导就一口一个:没有不能沟通的患者,医生要耐心和患者沟通。
更有甚者,现在的患者有任何不满意,都可以直接拨打市长热线投诉。而某些医院悍然规定,只要接到市里转来的这类投诉,当事的医务人员就要受处罚。

他们不明白:这世上有一些人,是和正常人不一样的。他们没有我们正常人的道德标准,没有我们正常人的行事底线,不接受我们正常人处理问题的逻辑和方式。
而且,这些人很多并不是处在社会最底层,也不是没有文化。他们受过很好的教育,他们有很好的社会地位。但是,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和道德观念,和我们这些正常人完全不兼容。

无耻的最高境界,是不以无耻为无耻,是理直气壮的无耻,是义愤填膺的无耻。
谷先生一家,就是已经修炼到这种境界的奇葩。

而且,这种奇葩,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罕见。君不见,曾有人堂而皇之的公开宣扬:不能把患者和医院的矛盾,转化成患者和执法部门的矛盾;在医院摆花圈设灵堂,是合理宣泄失去亲人的悲伤。
这些人,和谷先生一家,又有什么区别呢?

最后,我很想恭喜谷先生一家人,恭喜他们一家出名了。

本来,谷老先生偷东西的事情,是没人知道的。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他是个老贼了。

古人讲为尊者讳,为长者讳,为死者讳。
做子女的,但凡有一点点孝心,也应该竭力维护过世老父亲的声誉。
谷老先生死的不光彩,但也算付出了足够大的代价。人死不言其非,如果没有后面这些波折,这事儿本来也就这么稀里糊涂过去了。
但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谷老先生,偏偏摊上了小谷先生这么一个孝顺儿子。
为了38万元,小谷先生成功的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了自己亲爹是个偷鸡蛋的贼。
在小谷先生的不懈努力下,谷老先生的街坊四邻,亲戚朋友,同学同事,以及孙子孙女,都知道谷老先生是偷鸡蛋的贼,是偷东西被抓现行猝死的。

不知道谷老先生,是该含笑九泉,还是该死不瞑目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