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认知层面的变化未能实现,就会让变革原地打转。
撰 文  | 邓中华
责 编  | 周 琪
CBR精华抢先看:
01.第一步:从尊重“负能量”开始。
02.第二步:从指责到担当。
03.第三步:从立Flag到识别“对抗性承诺”。
04.第四步:从无意识的“真理”到可检验的假设。
美国作家斯宾塞·约翰逊在其畅销书《谁动了我的奶酪》中提到:“每个人都要给自己一点儿危机感。因为生活永远在变化中,而变化就意味着危机。别以为目前的舒适是一种享受,享受惯了这种舒适,你也就变成了呆子、傻子,最终必将一事无成。”
在Instagram上有一句高频出现的话,“舒适圈是一个美好的地方,可惜的是,这里却什么都没有”。
成年人每天都会面临许多个“要不要跳出舒适圈”的选择,大到要不要辞职、跳槽、创业,小到要不要少刷一会手机,多看两本书。只可惜,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改变”这四个字,谈论变革的声音就像摇滚乐一样让人浑身来劲,很少有人不热情拥抱变革,但“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立愿景、树“旗帜”轰轰烈烈,过不了多久便心安理得地回到原地。
新晋世界首富埃隆·马斯克有个创新“第一原理”。在认知疗法的推崇者眼里,认知更新大概可视为深度改变的“第一原理”。哈佛大学成人发展和学习领域的专家罗伯特·凯根在其新作《深度转变:让改变真正发生的7种语言》中为成年人走出舒适圈,实现深度改变提供了一套可遵循操作的方法。
凯根认为,改变之所以困难,是因为在人的认知层有一套防御机制,凯根称其为“免疫系统”,这套系统会通过动态平衡的机制,抵消变革的努力
例如,一个人决定跑步减肥,当他跑了一个月还没见成效,脑子里就会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运动减肥是没用的;当他节食饿到头昏眼花时,另一个声音就会一遍又一遍地对他说,人生在世须尽欢,莫使饭碗空对月。
凯根进一步指出,只要以一种有利于变革的方式来说话,认知层的更新就会发生,变革就会真实有效,并持续向前。如果认知层面的变化未能实现,就会让变革原地打转。
具体来说,如何让认知层发生更新呢?
第一步:从尊重“负能量”开始
要想实现转变,首先要做的,不是压抑、污化、耻化抱怨,而是尊重它、正视它。
之所以要这么做,有两个原因:
第一,抱怨是不可能除尽的,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来围堵它,它都会像野草一样,只要春风还在,雨露不涸,太阳照常升起,一定会侵道接城。
第二,人们“不会抱怨自己不在乎的事情”——“在奔流不息的抱怨洪流之下,隐藏着一条值得关注的暗河,那其中蕴含着你最珍视、也最让你全身心投入的东西”。
因此,变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负能量里挖掘出隐含的“承诺或信念”
尊重抱怨是因为抱怨里有通向新世界大门的线索。抱怨明确表达了我们不喜欢什么,因为我们知道喜欢什么、追求什么;抱怨产生摩擦和无力,而发现其中的承诺能激发能量;抱怨不是错误的,而是关心某件事的信号。
第二步:从指责到担当
为什么我们距离目标和承诺是如此遥远?除了他人的原因、环境的问题,你自己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导致你心向往之、身不能至?
一味地指责他人,将原地踏步的责任甩锅在别人身上,等于是放弃学习的机会。
事实上,你不必着急去解决愿景与现实的差距,而是要认真把握自我反省的技术和能力,但自我反省的前提是,承认问题有部分或全部都是自己的责任
指责他人的结果是,第一,引起他人的防御和反击(如果被对方知悉);第二,自己产生挫败感、疏离感和无力感,因为改变环境和他人非常困难,结果是明日复明日、万事成蹉跎。
第三步:从立Flag到识别“对抗性承诺”
立Flag通常是这样一个循环:12月31日心潮澎湃,1月31日心猿意马,2月底心不在焉,3月底就心照不宣了。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立flag仍然是在强调诗和远方,探究其中的“对抗性承诺”,是要了解当下行为的正当性——舒适圈的“护城河”
举个例子。张先生总是抱怨他的领导外行瞎指挥内行,使他疲惫不堪、心情压抑。
这里的抱怨包含的承诺是什么呢?得到领导足够的尊重和信任。可是,当领导询问张先生“对自己的工作方式是否有意见”时,他并没有提出诸如“少干预”这样的意见,因为他下意识地相信,领导让大家给自己提意见是十足的陷阱,自己绝不能冒这个险。
“不能冒险,否则领导会不高兴”是阻止张先生跨出改变第一步的对抗性承诺。
第四步:从无意识的“真理”到可检验的假设
在张先生的案例中,给领导提意见会导致领导不高兴,领导不高兴的后果很严重,就是一个无意识的“真理”。
现在,如果张先生希望改变现状,他要做什么呢?
首先,观察他自己和这个“真理”的关系,这个真理会如何影响他的生活、选择和经历;第二步,积极寻找曾让张先生对这个真理产生怀疑的瞬间;第三步,探索这个真理是从哪里来的,诞生多久了;
最后,把真理暂时降格为一个假设,从很小但新奇的变化开始测试,看看真理的“含真量”到底有多少,看看不遵循它是不是真的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当然,测试要在可控的范围内进行,而且要多进行几次。
表1 张先生案例中,概念表的四列版本
实践以上四步的过程可能会制造混乱,产生焦虑,但是,如果你不试一试,就会永远蜷缩在一个并不舒适的“舒适圈”里。
量子力学的创始人马克斯·普朗克曾不无悲伤地讲过一句话,“一个新的科学真理的胜利并不是靠使它的反对者信服和领悟,(与其说是这样),还不如说是因为它的反对者终于都死了,而熟悉这个新科学真理的新一代成长起来了”。
变革从来都不是易事,从另一个方面来看,也正因为驾驭变革并不容易,历史才会如此精彩,守旧者与革新者的搏击才引人入胜。不过,如果我们不愿意过早成为守旧者,不妨去试一试。
关于走出舒适圈,
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留言点赞第一、二、四的读者
将获得▽

《深度转变:让改变真正发生的7种语言》
活动截止时间:3月23日11:00
欢迎交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