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关注视频号:<哈德逊河畔>看精彩小视频

以下文章素材来源于Hanson临床科研 
作者王宇歌,Henry
中国如何错过了mRNA疫苗的早期研发?
2021年4月14日,彭博社发表了Bruce Einhorn的文章,首次揭露了很多中国mRNA疫苗研发的消息
读过之后尽管尚未得到中国官方证实,但情节仍然令人唏嘘。
文章披露,在2020年疫情早期,实际上唯一掌握有mRNA疫苗脂质纳米颗粒技术和专利的人,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Drew Weissman,收到了一个中国公司的问询,称其对mRNA技术研发新冠疫苗有兴趣
Weissman教授资助了mRNA最大功臣Katalin Karikó博士的系列研究,也是该技术的实际老板。美国Moderna公司和美国辉瑞/德国BioNTech公司的mRNA疫苗都是利用Weissman教授的专利技术研发而成,Katalin Karikó博士更是被德国BioNTech公司聘为副总裁。
收到中国公司的问询后,Weissman教授非常兴奋,因为当时其他国家尚无新冠疫情,在当时这是其技术应用于临床的最好机会。
Then, nothing happened.
“I never heard from them again,” Weissman said.
(然后,后面什么也没有发生。“我再也没有收到他们的消息,”Weissman说。)
后面的情况则更有戏剧性。
中国CDC主任高福在去年12月说,他无法排除mRNA疫苗的副作用;并直言“这个疫苗是为癌症病人研究的,用于治疗癌症的。。。”。
但在2021年4月10日,高福呼吁国内需要关注mRNA疫苗,并罕见坦言,中国目前疫苗保护力不高。
随后,科兴疫苗的一系列结果公开发表,保护力仅为50.4%;以及mRNA疫苗ARCoV研发者透露:中国即将启动此疫苗的3期临床试验。尽管遗憾错过最好时机,但还是很高兴看到这个转变。

实际上,中国也不是唯一一个错过mRNA疫苗的国家。
早期仅有美国和德国的公司在研发mRNA技术。但现在,除了美国、德国、中国之外,印度、日本、韩国、意大利、法国、泰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13个国家都有公司在进行mRNA疫苗的研发毕竟,新冠病毒疫苗只是mRNA疫苗的一个很小的应用领域,癌症治疗才是mRNA疫苗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
甚至这个星球上最有长远透视眼的钢铁侠Elon Musk都投资了mRNA疫苗技术
,以期待在以后医生能够“依据治疗的需要打印出所需的蛋白”。

但随着新冠病毒不断发生突变,且正在导致原来研发的mRNA疫苗保护力降低、甚至失去保护力,特别是针对南非突变株研发新的疫苗势在必行,目前,美国已经开始了二代mRNA疫苗进入临床试验。
2021年4月13日,美国Moderna在bioRxiv上传了一篇重要研究论文,报道了最新开发的针对南非突变株B.1.351的mRNA疫苗mRNA-1273.351的临床前数据。
小鼠试验研究提示,只要在之前免疫两次普通的mRNA-1273的基础上,追加一次mRNA-1273.351就可以同时预防野生型和B.1.351感染。
目前这个疫苗的1/2期临床试验已经展开。可以看到,分为8个组别检验新的mRNA疫苗。
希望我国科研人员能奋起直追,在mRNA新冠疫苗甚至与之相关的癌症研究领域尽快赶上世界先进水平。

欢迎到下面留言发表您的看法
来源:走向科学
请点击图标进入查看
扫码关注:<哈德逊河畔>看精彩小视频
请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好产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