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第3869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5k+·
· 悟00000空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现代天文学的传统起源于古希腊。公元前530年,毕达哥拉斯(Pythagoras)认为自然界(包括天体)的运行是有秩序的,可以通过理性来理解,而不是不可理喻的。

实际上,源自希腊语的英文单词cosmos(宇宙)就是chaos(混乱无序)的反义词。
人类对于自己在宇宙的地位的理解过程反映了人类的某些根本特质。
公元前350年,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在其著作《论天》中阐述了他对宇宙的理解,天体是静止的、不变的,圆形的、静止的地球在宇宙的中心。
公元150年,托勒密(Ptolemy)编撰了《天文学大成》(Almagest),体系化地阐述了地心说,地球居于中心,日、月、行星和恒星围绕着它运行。托勒密的体系非常复杂,计算方法也非常复杂,但是推算出来的天体运行的位置和实际位置十分接近。此书在中世纪被尊为天文学的标准著作;从13世纪到17世纪左右,地心说也一直是天主教教会公认的世界观。
1543年,波兰天文学家、数学家、神父哥白尼出版《天体运行论》,提出日心说。早在1508年,哥白尼就开始构建他的日心说模型,到1530年已经全部完成。但是为了避免遭受教会迫害,他一直到去世前几个星期才完整发表他的理论。
实际上,哥白尼并不是第一个提出日心说的人,早在公元前220年,也就是亚里士多德提出地心说之后130年,就有一个叫亚历斯塔克斯(Aristarchus)的人质疑地心说,提出了日心说,不过没有被人们接受。
到后来,地心说被天主教教会接受为教义,任何人提出质疑都被认为是对上帝的挑衅,很容易受到宗教迫害,所以历史几乎没有记录下几个质疑者的名字。
科学革命开始后100年,1600年,布鲁诺因为捍卫、宣传、发展哥白尼日心说而被作为“异端”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
注重观测的伽利略继续捍卫哥白尼日心说,他在给朋友的信中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日心说实际上与圣经文本如“他(耶和华)奠定了大地的根基,永远不要移动它”等并不矛盾,圣经是信仰和道德的权威,但不是科学的权威。
1615年,伽利略关于日心说的著作、言论被提交给罗马宗教审判庭,他被认为试图重新解释《圣经》,和新教相似。他接受了教会的训诫,表示放弃捍卫哥白尼。1633年,他再次被审判,被要求“反对、诅咒和憎恨”日心说;教会禁止出版他的任何作品,包括他将来可能写的任何作品;他被终身软禁。
从亚里士多德提出地心说到地心说最终被推翻,两千年间,太阳和所有其他天体都围着地球转,地球是宇宙的中心,不相信这一点的人被认为不应该活在这个地球上。
随着科学革命呼啸向前,地球实在无法再呆在太阳系中心了,只得让位于太阳。然而太阳系总归是银河的中心吧?银河应该就是宇宙的全部了吧?
1907年,哈佛天文台的聋哑女计算员(那时候还没有计算机)亨丽特·李维特(Henrietta Swan Leavitt)发现了造父变星周光关系,人类终于找到了一种测算宇宙天体间距离的方法,后来的天文学家完善了这套方法,并用它确定了宇宙的规模和结构。
天文学家们发现,太阳系并不是银河的中心,而是位于边缘,在银河系的第三旋臂(猎户旋臂)上,银河系的中心在人马星座的方向。银河也不是宇宙的全部,银河之外还有很多很多星系,被称为河外星系,河外星系的数量成千上万亿。离银河系最近的肉眼可见河外星系大麦哲伦星系和小麦哲伦星系距离我们银河系有16万光年。银河系也不是宇宙的中心。宇宙在不断地膨胀。也不知道宇宙之外是否还有宇宙。
人类在这个浩渺得无法想象的宇宙中渺小到无法想象,然而人类曾经认为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人类或许可以自称是地球上最牛的物种,但是自称是宇宙的中心,未免太妄自尊大了。地球不是太阳系的中心,太阳系不是银河的中心,银河不是宇宙的中心。
可见,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有着妄自尊大的毛病;此外,它的组成部分,比如部落、种族、民族、国家也同样有这个毛病,还有完全以虚拟想象的故事为联结纽带的组织,宗教。
几乎每一个部落都曾经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包括与世隔绝的孤岛塔斯马尼亚岛上生存繁衍了上万年、在库克船长抵达后短短一个世纪被有组织有计划地灭族的塔斯马尼亚人。
人类学研究中有一个名词叫“塔斯马尼亚岛效应”,在没有外部技术输入、且人口过低的情况下,某些地区的技术水平会被永远锁死在某一水平,甚至还会发生倒退。当然,就算塔斯马尼亚人没有退化,也敌不过库克船长们的坚船利炮,就像很多其他地方的人们一样。
几乎每一个种族、民族都曾经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是最优秀的种族、民族。走得最远的是纳粹,纳粹认为,远古时代,智人能够胜出就是优胜劣汰的结果,人出现后分化成几个不同的人种,“优异”的智人淘汰了尼安德特人等“低劣”的人种,统治了世界。
现在智人已经分化出几个不同的种族,而雅利安人拥有各种最优秀的特质,具有让人类进化为超人的潜力。不能让犹太人、黑人等劣等种族繁衍和雅利安人通婚,污染这个“人类的希望”的种族,而导致智人灭绝。所以必须将这些种族消灭。
纳粹一边白天享用着美食、晚上念诵着《圣经》的经典章句“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一边将几百万犹太人送进毒气室,眼睛都不眨一眨,眉头都不皱一皱。
他们的胃口和睡眠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把犹太人看成是和自己一样的人。就像库克船长看到塔斯马尼亚人时根本就不认为他们是人一样。
二战前的日本纳粹也十分膨胀,有日本生物学家专门改写了生物学教科书,从生物学的角度论证了日本人比其他种族的人优异,特别是比日本周边的种族(如中国人)优异。这也是日本纳粹杀人不眨眼的心理基础。
然而,20世纪中叶兴起的基因科学发现,所谓的雅利安人、犹太人、黑人、塔斯马尼亚人、日本人、中国人都是同一种人,他们之间的差异远远不至于形成不同人种。
实际上,不需要基因科学,人们也应该知道这个道理。马和驴子杂交出骡子,骡子和骡子无法生出后代,所以马和驴子不是同一个物种。但是雅利安人和犹太人、白人和黑人没有这种生殖隔离,混血儿和混血儿之间依然具有生育能力。显然,大家都是一个人种。然而,总是有人希望“我们”比“他们”优异,而且是生来就优异,不需要后天努力的那种优异。
不幸的是,现代基因科学发现,所有种族的人的基因差异十分微弱,而且没有优劣之分。实际上,从人口比例来讲,犹太人是获得诺贝尔奖最多的种族。但是在科技大发展之前,人少就是最大的劣势。现在则不同了,几百万人的以色列在十几亿穆斯林的汪洋大海中如一叶小舟,然而凭着最先进的科技,对周边一切明察秋毫,威慑控制,依然能安然度日。
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曾经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是最牛的国家。亚洲的各大帝国更是如此。1775年时,亚洲占了全球经济总额的80%,光是印度和中国就占了全球生产量的2/3。相比之下,欧洲简直不值一提。然而,在1500年至1750年间,西欧意气风发,地理大发现后到处攻城掠地,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就宣布这块土地归自己所有,成为“外部世界”(指南北美洲和各大洋)的主人。
欧洲人之所以能成功征服美洲、在海上称霸,一个主要原因是亚洲帝国对这些地方根本不感兴趣,或者说对自己国家以外的地方都不感兴趣。地中海的奥斯曼帝国、波斯的波斯帝国、印度的莫卧儿帝国、中国的明清,坚信这个世界是以亚洲为中心的,完全没有打算和欧洲人争夺美洲或大西洋、太平洋的新航道。
当时,甚至像苏格兰、丹麦这种国力不振的欧洲王国都曾经几次前往美洲探索征服,但亚洲这些强大的帝国却无动于衷。在中国发行的地图上,一直要到1602年才终于出现了美洲,还是欧洲传教士画的。
整整300年,欧洲人逐步主宰了美洲、大洋洲、大西洋、太平洋,互相之间为了争夺地盘时不时发生冲突。他们积累了大量财富和资源,能力大增,最终入侵亚洲,击败了亚洲各大帝国,坐地分赃。等到奥斯曼、波斯、印度和中国回过神来,惊觉形势不对时,早已无力反抗。
几乎每一个宗教都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中心,直到现在有一些教派的信众还认为,如果他们不祈祷,地球就会停止转动。一神论的宗教为了证明到底谁是主宰世界的唯一的神,几千年来发动了无数场战争,无数人惨死,最后也没能证明哪个神最牛。
到了现代社会,这种证明的企图已经失去意义。如果天不下雨,人们不再向神祈雨,而是诉诸灌溉系统;如果生病了,人们不再去教堂、神庙,而是去医院,吃抗生素、打疫苗,有时都忘了向神祈祷。全球的教堂、神庙各有特色,但医院都差不多。穆斯林占领一个异教地区后会捣毁当地的教堂,但不会捣毁当地的医院,因为还需要这些医院救治他们的伤兵。对于异教社会,他们什么都要消灭,除了抗生素和美元。
总之,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有着妄自尊大的毛病,它的组成部分,比如部落、种族、民族、国家也同样有这个毛病,还有宗教。它的终极组成单元,个人也有这个毛病。
认知心理学家研究发现,人有过于自信的倾向,觉得自己最牛、最厉害。大多数的人认为自己高于中位数身高,大多数的人认为自己开车比大多数人更娴熟更安全,大多数的人认为自己比大多数人更有运动才能,大多数的人认为自己比大多数人更能与人相处……
这种过于自信的倾向在投资者中更为严重,大多数投资者认为自己能够比大多数投资者更了解股市,赚更多钱。这个心理倾向加上选择性记忆的心理倾向(只记得自己赚钱的例子),是韭菜代代兴旺、绵绵不绝的基础。
行为金融学对这个问题有系统的研究,除了过于自信,其他主要的几种非理性倾向是判断偏差、从众、厌恶损失、好面子,等等。这些系统性的心理倾向加在一起,一个人要做出理性的投资决策简直难于上青天。
所以,投资成功的关键是克服人性的弱点,至于经济、金融知识和技能还都在其次。经济学的前提假设是理性经济人,然而这种人在现实生活中几乎不存在,或者只存在一小会儿。
人的这种非理性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婴幼童完全以自己为中心,不会从他人的角度看问题。
三山实验是心理学家皮亚杰做过的一个著名的实验。实验材料是一个包括三座高低、大小和颜色不同的假山模型,实验首先要求儿童从模型的四个角度观察这三座山,然后要求儿童面对模型而坐,并且放一个玩具娃娃在山的另一边,要求儿童从四张图片中指出哪一张是玩具娃娃看到的“山”。结果发现幼童无法完成这个任务。他们只能从自己的角度来描述“三山”的形状。
三山试验证明了儿童的自我中心主义,即儿童完全以自己的身体和动作为中心,从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去认识事物,而不能从客观的、他人的观点去认识事物。
当然,大多数人长大后就不再完全以自我为中心了,知道玩具娃娃看到的山是什么样子,知道这个世界不是围着自己一个人在转。不过有些人在这方面的发展停滞在五六岁的阶段,一直是个超级自我中心者,到老都是个“巨婴”。
这种巨婴现象在种族、民族、国家、宗教中也频频出现,自我中心,不顾事实,唯我独尊,“我们的种族、民族、国家在最中心、发展最早、最牛”。
了解了这些背景,再看最近大家关于三星堆的争论,就不奇怪了。有一种观点认为,神秘的三星堆文明的故事是这样的:西亚一支逃逸的部落通过某条路线来到了四川盆地,殖民了当地的部落,带来了先进的青铜器冶炼等技术,创建了三星堆文明;后来,当地部落打败了这些殖民者,焚烧、掩埋了所有代表殖民者权力的器物,遗弃了三星堆,整个部落迁移到了金沙,这就是古蜀国的前身,后来古蜀国被秦所灭。
古蜀国被秦所灭这段历史有文字记载,应该不会有错了,但是古蜀国的起源这段故事,这个版本是否为真,很难确定。不管怎样,这个版本的真实性、可信性不比其他版本高,也不比其他版本低,但是这个版本激起了人们的强烈抗议。
原因有三:
1、这个故事版本认为三星堆文明是独立出现的,这挑战了传统“华夏正统”观念,牵涉到“如何看待中华文明”的问题。在许多国人的观念里,中华文明是从商周(甚至有人说是从夏)一直流传至今,商周文明最早在河南一带,在河南外面的土地都是蛮夷,没有文明才对;
2、这个故事版本认为这个“蛮夷文明”不比“华夏文明”晚,只会更早,这更叫人受不了;
3、这个故事版本认为这个文明来自西亚,而不是本地发展出来的,这简直叫人忍无可忍,难道中国这块土地上最早的文明竟然不是本地文明,而是外来文明?这个故事也太大逆不道了。
然而,就算真的是这样,又如何呢?没有人规定文明必须是本地产的,实际上现在地球上的人这个物种都不是本地产的,除了非洲。
非洲智人三次走出非洲,前面两次没能走出多远,第三次枝开叶散,走到了全世界,包括当时的北京。他们把北京人(亦称北京山顶洞人,属于直立人)都吃光了(周口店的山洞里还有他们的头颅,早知道,真不应该把他们命名为北京人),成了现在我们中国人的祖先。
不仅是中国人,全世界的人(除了非洲人)的祖先都不是本地人,都是第三次走出非洲的非洲智人。
这一点也让很多人难以接受,但是上世纪中叶获得大发展的基因科学提供了实锤证据,不能不接受。全世界的人都源自250万年前埃塞俄比亚一个叫Lucy的老奶奶(Lucy是人类学家给她取的名字)。
不过埃塞俄比亚没有喋喋不休地宣称“我最早、我最牛、我是世界的中心”,颇有自知之明。2020年,埃塞俄比亚GDP为1000多亿美元,人均GDP约为1000美元,主要出口商品是咖啡、油籽、黄金、皮革制品和活体动物。比起我们中国,他们弱爆了。2020年,中国GDP是15.55万亿美元,世界第二;人均GDP10,000多美元,世界第59。
当然GDP只是经济总量的概念,并不能反映经济发展的质量,更不能反应整个社会发展的其他“软”的方面,比如教育、医疗,更不能反应一个社会将来发展的动力——创新能力。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很少看到中国人移民去埃塞俄比亚的,只看到埃塞俄比亚和很多其他国家的非洲兄弟们成群结队地来到中国。
不过,埃塞俄比亚是非洲有望成为下一个制造业中心的国家,因此也被西方媒体称作“非洲版的中国经济”。世界银行2021年度经济展望报告指出,在接下来的两年间,经济增速最快的三个国家将依次是南美洲的圭亚那和非洲的卢旺达、埃塞俄比亚。
全人类祖母的故乡在250万年后或将再次迎来发展的春天。或许它终于可以炫耀一把了:“我最早、我最牛、我是世界的中心!
  • 作者:曾在复旦学习、任教9年;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供职20年。微信个人公众号:悟00000空。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