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金庸小说,《天龙八部》讲的是众生皆苦,《射雕英雄传》讲的是家国情怀,《连城诀》讲的是人性的黑暗,而《笑傲江湖》讲的则是政治。
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后记》中说:“这部小说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
其中最让人深思的角色就是岳不群。一个开篇是君子后期是小人的角色,岳不群为了振兴华山派,甘愿自宫练剑,在追逐权力的路上,岳不群逐渐迷失了自我,变为了不男不女的怪物。
岳不群的堕落,既是作茧自缚,也透露出万般无奈下的悲凉。
君子剑岳不群,华山派的掌门,在武林中因其恪守儒家伦理而获得君子之称,但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岳不群表面风光,实则处境艰难。
在笑傲江湖这个险恶的世界,君子不能当饭吃,要想生存下去,比的是谁武功更高,谁更阴险毒辣,在小说开篇,华山派的处境可谓相当不妙,君子剑岳不群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机。
小说的一条主线,就是五岳剑派合并,五岳指嵩山、华山、泰山、北岳恒山和南岳衡山,为了对抗日月神教,五岳剑派同理连枝,结成同盟,而嵩山派因为实力最强,成了这五岳的盟主。但嵩山派掌门左冷禅是个野心勃勃的人,他想要更进一步,吞并四岳,成为五岳剑派掌门。
左冷禅想要统一,其他四岳无疑是不想的,左冷禅要想实现目标,只能软硬兼施。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就是左冷禅的一个阴谋,衡山派的刘正风因为和日月神教长老曲洋的友谊,打算退出江湖,避免正邪两派的争斗。
按理说,这是刘正风自己的私事,但左冷禅偏要管上一管,管的理由当然不是正邪不两立,而是借机削弱衡山派。左冷禅的目的达到了,通过刘正风事件,他让衡山派元气大伤。
搞完衡山派,他又搞起了华山派,通过寻觅华山剑宗的传人,左冷禅再次挑起了华山剑气二宗的恩怨,力图借此削弱华山派,渔翁得利。
这就是岳不群面临的开局,外有左冷禅虎视眈眈,内有剑宗传人频繁挑衅,面对这些挑战,岳不群是无力应对的,为什么呢,还要说到华山派剑气二宗的内斗。
几十年前,最强的不是嵩山派,而是华山派,华山派高手如云,一流高手多达二三十个,但因为对武功的领悟不同,分成了剑气二宗,为了争夺正统之位,两派大打出手,华山派元气大伤。比剑的结果是气宗获胜,剑宗因此被逐出门派,被迫下山。

气宗虽然得胜,但实是惨胜,《笑傲江湖》开篇,就属华山派的一流高手最少,华山派的一代弟子,只有岳不群和宁中则,相比之下,嵩山派有左冷禅加上嵩山十三太保,一流高手是华山派的六倍,虽然岳不群在五岳剑派中的实力仅次于左冷禅,但好汉架不住人多,帮派最终拼的还是整体实力。
因为华山派一流高手太少,因此总是面临窘境,比如区区桃谷六仙就能吓跑岳不群夫妇,药王庙一战,十五个黑道高手就能团灭华山派,都显出华山派的弱小。
这样的实力,岳不群是无法抵御左冷禅的,岳不群明白,通过正常途径,岳不群绝无可能取胜,要想赢只能剑走偏锋。

绝望之下,岳不群瞄向了辟邪剑谱。他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这本神功上,他相信辟邪剑谱真的存在,而且练完真的像当年的远图公一样天下无敌。只要能振兴华山派,他甘愿不择手段。
为了得到辟邪剑谱,他驱逐余沧海、木高峰,收林平之为徒,为了从他嘴里套话,还故意罚令狐冲上山思过,为的就是让女儿接近林平之,成为他的妻子,从而套出辟邪剑谱的秘密。岳不群带领门人下华山,为的就是辗转到林平之的老家,以寻觅辟邪剑谱。
岳不群还利用左冷禅的贪心摆了他一道,左冷禅也一直垂涎辟邪剑谱,岳不群索性将计就计,故意将假剑谱透露给劳德诺,让左冷禅习得错误的剑法,同时他守株待兔,在林平之获得剑谱后蒙面抢走了剑谱。
得到剑谱后的岳不群大喜过望,但欲练此功必先自宫的开篇还是吓到了他,怪不得林家父子武功平平,原来他们不愿割下男人的命根子,为了做男人他们选择不练这门绝世武功。
但岳不群眼里,华山派的兴亡远比做男人重要,想想这些年自己受了多少苦,不仅不能完成师傅的嘱托,还频频遭遇灭门风险,都说君子剑,君子剑,可君子剑能当饭吃吗?难道因为他君子,他就可以号令八方,保全门派了?事实是残酷的,武林中人满口仁义道德,最终看的还是实力。
任我行作恶多端仍然横行江湖,左冷禅是真小人却节节胜利,少林寺方证和尚,武当派冲虚道长看起来是正人君子,但是关键时刻,他们何时伸出过援手?这两个高级玩家,永远都是唆使令狐冲搅乱局势,他们从不亲自下场,也不关心华山的死活。
要想光大华山派,活的有尊严,只能靠自己。
岳不群狠下心来,终于自宫,练成了绝世武功。因为练辟邪剑谱,岳不群无意还看到华山思过崖魔教十长老的刻画,这让华山派尽学五派剑法,实力大增。
有了实力,岳不群总算能将计就计,借着五岳合并的大会重创左冷禅,成为五岳的盟主,左冷禅失败,不是因为算计不深,而是实在没料到华山派竟在短时间内实力大增,更没料到会在一对一的决斗中败给岳不群。
凭着辟邪剑谱,岳不群赌赢了,虽然世人皆骂他是伪君子,但如果他真是真君子,恐怕活不到中期就已经死了,如果是真君子,他的下场不会比天门道人好多少,在这险恶的江湖,君子实在不能当饭吃。
(岳不群凭借辟邪剑法击败了左冷禅)
成为盟主的岳不群志得意满,但终究他算错了两点,一是辟邪剑谱的副作用,岳不群练了辟邪剑谱后仅有的理智都丧失了,经常疯疯癫癫,还变得不男不女,而根据东方不败的表现,岳不群在这样下去迟早也会变成只会插花,喜欢男人的柔弱女子,对于没有野心的女子,五岳派掌门又有什么意义。

二就是算错了令狐冲。令狐冲本是岳不群养大,情同父子,但父子之情终究没能掩盖嫉妒之心。令狐冲和魔教之人来往,岳不群虽然厌恶但还不至于绝交,但药王庙一战,令狐冲独立拯救华山派,引得蒙面人高呼令狐冲远超岳不群,应为华山掌门,这一刻刺伤了岳不群的心。

岳不群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一个小伙子超越,自己苦练紫霞神功,隐忍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还不如毛头小子,令狐冲宛若开挂一样,什么都没付出就拥有了绝世武功,这让岳不群如何能够接受?那一刻,岳不群觉得自己是个废人,这更加剧了他获得辟邪剑谱的心情。
(自宫后会逐渐变成人妖,参见东方不败)
(岳不群越发变态)
原本的嫉妒之心在辟邪剑谱的副作用下逐渐演化为无理由的仇恨,岳不群后期处处和令狐冲为难,终于小河沟里翻大船,被任盈盈灌下了三尸脑神丹,彻底走向毁灭。伪君子尤其迎来了人生的终结。
岳不群,无疑是一场悲剧,他代表了一个平庸中年人的垂死挣扎,他没有令狐冲的奇遇,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连紫霞神功几十年不能保住老婆孩子的可怜人。如果可能,岳不群真的想做真君子,伪君子一辈子不就是真君子吗?伪君子总比随意危害百姓的真小人要强。

很多人喜欢采花大盗田伯光,觉得他豪爽仗义,但田伯光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而岳不群为了维持君子的形象,至少不能公开为恶,对于没有妨碍他的人,他也尽量以礼相待。
岳不群不是不想做君子,实在是形势逼疯了他,他不愿意接受平庸的命运,如果有路,谁都想走康庄大道,但有时候,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旁门左道。《人民的名义》中的祁同伟也是这样一个角色,祁同伟初期也想做真君子,但现实逼得他只能走旁门左道。

岳不群的悲剧映射了无数中年人的悲凉,我们常说油腻大叔,觉得很多中年人现实功利,散发着世俗的恶臭味,可我相信,他们年轻时没谁想做岳不群,他们都想像令狐大侠一样,抱着美人横行江湖,再弹一首笑傲江湖曲。但我们终究是没什么奇遇的凡人,现实之下,令狐冲的美梦飘散而去,而岳不群的现实则扑面而来。
最终我们抛弃了真君子的理想,接受了伪君子的现实。
试想一下,如果你是管理者,五六十岁时一事无成,公司面临倒闭,给你一份速成的《辟邪剑谱》,你是会选择自宫还是就此接受命运呢?我想真会有人选择前者。
人如此,国家也如此,那些落后国家的领导人,要想振兴自己的国家,总是要牺牲一些东西,东亚三国,哪个不是靠牺牲一代人完成崛起的,一代人的岁月,损害的环境,无数的血泪,酿成了经济奇迹,让东亚在短时间内有了和欧美抗衡的资本。
但快速发展就和修炼《辟邪剑谱》一样,总会有副作用,极为快速的现代化耗尽了社会的生命力,东亚三国都陷入了极低的生育率中,宛若练过《辟邪剑谱》的人将不再有后代,只能像远图公一样为他人做了嫁衣。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欲练此功必先自宫?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方证大师:笑傲江湖中的权斗高手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如果想讨论人生,也可以加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