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要:绘本使用了大豆油墨,为什么还会有明显的油墨味(点击阅读:Q&A:大豆油墨印的图书为何也有味道?对宝宝有害么?
本周一个让大家揪心的新闻,就是日本政府确定要以海洋排放的方式处置福岛核电站事故核废水。十年来,关于福岛核电站事故的后续污染问题一直牵动着东亚人民的神经。尤其是几个月前可能会排放废水的消息放出后,很多人已经开始担心这个事情了。
这两天日本政府的决定被确认之后,更是引发了国际间的抗议,我国外交部用“极其不负责任”的强烈措辞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韩国民众开始示威。日本民众自己也在东京等地集会抗议。
↑韩国民众抗议新闻
↑日本民众抗议新闻
那这次的事件会对我们的生活有怎样的影响,我们又要怎样去看待和理解此次排放决策的前因后果呢?
首先需要说明一点,有些人看到新闻之后就已经恐慌了,比如不敢吃鱼。但现在还不是马上开始排放核废水,而是日本政府决定将要排放。具体开始排放的日期还未确定,可能会在约2年后开始。因此还不需要现在就开始担心自己今天晚饭菜单。
但这并不是说我们不用关注和了解这个事情,而是说我们依然有一点时间可以去阻止或解决排放可能带来的各种负面问题。否则2年后,就真的要纠结了。

说起来,我们和福岛核污染的话题也打了不少交道。前几年澳洲谣言号们曾经批量炒作过很多关于核辐射的谣言,引发了社会上的恐慌,甚至有读者跟我们说,去一趟大阪回来发现怀孕,家人就转发了一堆谣言过来,建议放弃这个宝宝......
所以4年前,福岛核事故爆发6周年的时候,我们曾经去日本,从东京开始,去千叶、茨城、栃木、福岛、宫城,包括到福岛核电站周边走了一圈,实地测量这些曾经在核事故中受到不同程度污染的地区,6年后的剩余污染情况。
↑我们4年前行经的路线
我们这么做,是希望能拿到第一手的真实资料,了解日本当地的辐射情况,确认中国游客去了日本的主要城市和景点,是否会有被辐射的风险。
当时实地测量的结果是,辐射较高的地点主要集中在深山和福岛核电站附近一些区域,如果游客只是去市中心商业区、热门景点、交通枢纽则无需担心。需要注意的是一方面避免前往深山,尤其避免在福岛县内攀爬野山。另一方面是在福岛核电站附近,仍然很多地区有核辐射超标或者严重超标的情况,如需要前往这些地区,请遵守当地政府的要求,不要步行进入,驾车也不要试图进入禁止进入的地区。
一晃几年过去了,又再次爆发了和福岛核泄漏相关的新闻,不过
这次并不能仅仅靠科学检测分析就可以回答大家的问题,因为背后涉及到的因素更为复杂。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这几个容易混淆的科学概念。在此次相关的新闻中,尤其是日本的一些相关新闻中,常会混淆一些概念,声称核电厂的日常排放也会排放大量废水,所以日本这次排放并没有什么问题。

实际上,建设在海边的核电站日常的确会向附近海域排放“核废水”,但这种所谓的核废水只是核电站的冷却水,这些水并不会接触到核反应堆内部,也不会含有核辐射物质。这种核废水的直接排放也会造成一定的环境风险,但并不是因为核污染,而是因为水温升高会伤害附近海域的生态
核电站运行过程中只会产生
极少量可能含有辐射物质的废水
,也会经过过滤、蒸发等方式去除其中的放射性物质,
在达标后进行排放。
但此次日本计划排放的120多万吨“核废水”,本质上是“核污水”,也就是被核反应堆污染过,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污水。这跟传统意义上核电厂的冷却水是两回事,完全不能放在一起讨论。数量上达到惊人的百万吨量级,因此才会引发日本国内和国际的强烈反对。
那日本的核污水中有什么污染物呢?
核污水在处理前,主要含有氚(氢3)、碳14、钴60和锶90等几种放射性物质。日本政府说明会将要排放的废水用ALPS(多核素去除设备)进行处理,只剩下很难去除的氚。在最终排放前会进行稀释,稀释到世卫组织饮用水标准的1/7,“喝都没问题”。
当然,如果只看“氚浓度会稀释到WHO标准的1/7”这一点,似乎的确很安全,也很符合“脱离剂量谈危害就是耍流氓”的科普党模式。但真的这样去理解,就会忽略一个重点,那就是向海洋排放有核污染的废水并不是简单的科学议题。
1,日本是否有尽到全力处理核污染废水的义务,是否是无处可走只能排放到海洋中,还是仅仅出于节约成本的目的而这么做。根据目前日本媒体给出的理由,日本选择向海中排放核废水,其核心原因是这样最经济省钱,而不是最环保或者没有其他选项。
2,不管稀释多少,污染物的总排放量都不会有区别。并不是稀释100倍,污染就减少100倍。不然任何一个污染企业将污水倒进几百倍的干净水里稀释一下再排放,就能宣称自己环保了?
3,如何证明日本排放的核废水真的达到了自己宣称的无害水平?是否有能让各国信任的国际监管机构,日常监控和公开日本排放的核废水是否真的经过完整的ALPS二次处理,是否达到了所宣传的标准。毕竟在福岛核事故的过程中,东电和日本政府的表现并不及格,现在仅仅用一句“请相信我们”是无法得到信任的。
4,更重要的是,不管怎样稀释,都不代表日本有权力向人类公有的海洋中排放核污染物。在核能开发的过程中,有一个道德准则是各国都需要坚守的,那就是自己的核废料、核污染物需要自己处理。如果不坚守这个准则,那大家就都可以往海洋里扔东西,或者发达国家在自己享用核能便利后,就把贫穷国家当做核垃圾场。
做个类比,如果小区里有人因为自己瞎折腾,家里放了太多垃圾,现在觉得垃圾回收费太贵,于是就决定往公共绿地上扔。这行为的对错,和垃圾到底有没有毒,垃圾里到底有什么并没有相关性。并且如果有一家乱扔垃圾还不被惩处之后,公共绿地很快就会被越来越多人的垃圾填满。
同样的,
日本向海洋中大量排放含污染的核废水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违背国际道德的,这和排放是否稀释达标了并没有关系。
如果随意任由日本这么做,之后很可能会引发其他国家效仿的骨牌效应。

从科学的角度上来说,如果排放的污水真的能达到“WHO饮用水辐射标准的1/7”,那的确是安全的,但这只是理想的情况。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我们必须要明白 —— 不能仅靠日本自己的声明,就相信排放的核废水达标无害;同时,是否达标,稀释多少,都不能代表日本在有其他方法可选的时候,有权向海洋中大量排放核废水。
如果日本在福岛附近排放核废水的话,首先遭殃的是日本自己的渔民,这也是为什么此次日本国内的渔民、农民会猛烈抗议政府的决定。
北太平洋洋流是顺时针流动的,福岛在日本太平洋一侧,就像311核事故时的影响一样,核废水中的污染物,大部分会先随着太平洋暖流前往北美,到达加拿大、美国西海岸,然后随着赤道暖流回到东南亚,之后再回到东北亚。在这个过程中,中韩的近海反而会因为军迷们痛恨的第一岛链的存在而相对安全一点。
↑洋流图
但令人诧异的是,此次中、韩两国是反对声音最强烈的,而可能第一波被影响的美国,则不疼不痒的出来表示可以理解日本政府的决定。

需要说明的是,这两天有些国内媒体自媒体说美国虽然口头支持,但实际却对日本食品下了禁令,还有截图,
但这是个误传。
所谓的美国FDA99-33禁令是从2011年开始就有的,并不是刚出来,10年来这个禁令不断更新,今年唯一的更新是上个月将岩手县的鲑鱼从禁令中去除了。

↑FDA 99-33禁令今年的最新更新部分
在日本刚开始公布排放决定之后,美国政府第一时间出来用“公开透明”来赞扬日本,这说明日本此次决定之前,虽然瞒着中韩等邻国,但肯定和美国是私下“公开透明”的沟通过。美国的这种态度,也说明了此次日本核废水排放新闻背后更深一层的问题 —— 这已经不仅仅是科学和环保的议题,也是新一轮的国际政治斗争的表现。(毕竟日本整个核能工业的背后都是美国)
而且今天菅义伟就要动身去美国面圣,和拜登会面。想必美国可以用这一句“公开透明”的空话,从日本身上扒下来很多实惠,不管是逼日本站队反中,还是逼日本吐血支持美国印钞,日本为了这句夸奖八成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那为什么日本政府会冒着国内强烈反对,国际声望暴跌的风险,依然决定公布排放废水呢。菅义伟肯定知道决定向海中排放大量核废水,会导致社会内部以及周边国家的强烈抗议,但却依旧决定这么做,这是让很多人看不懂的无逻辑操作。
如果要了解这一点,需要从菅义伟内阁的窘境,以及过去的1年多,日本政府经历了怎样生不如死的日子说起。
2020年的跌宕起伏,大家可能想到更多的是美国的疫情、暴乱、选举,但在我们的近邻日本,2020过的一样苦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2020年初,日本还是在安倍晋三内阁的“长治久安”之下,人民盼望在新的“令和”时代中,日本可以摆脱“平成”30年下滑,甚至可以完成安倍的修宪梦,让日本恢复“正常国家”。而即将召开的2020东京奥运会似乎就是这样的转机,也许可以和1964年东京奥运会一样,成为日本再一次崛起的契机。
但新冠疫情的爆发,让2020东京奥运会没有复制1964版,却差点复制了因为战争取消的1940版东京奥运会。
虽然最终推迟到2021年进行,也已经取消了海外游客入境,只开放运动员参赛,但依旧有很多人不看好能如期举行。绝大多数日本民众也对奥运会失去信心,认为办不办都没什么区别,坚持办奥运只是为了面子,浪费金钱。目前在日本的民意调查中,大部分民众认为应该再推迟甚至取消。


在2020年同样消失的不仅仅是奥运会,也有日本政坛上难得的常青树总理,安倍晋三。在2020年9月,因为疫情、奥运、自己身体等原因,
安倍在支持度跌破50%之后黯然辞职,将总理宝座交给了继任者菅义伟。
而新的内阁菅义伟上台之初,的确背负了日本民主的高度期盼,但随之而来的各种混乱和无序,日本疫情的持续上升,让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迅速下跌,几个月后,就快速下跌到30%。

↑菅义伟内阁支持率变化
雪上加霜的是,日本的疫情并没有随着疫苗接种而被控制,而是再次严峻。目前来看,菅义伟内阁将很难坚持度过2021年,很可能在9月选举后下台。
↑日本新冠疫情日新增确诊数变化
那为什么已经焦头烂额、时日无多的菅义伟内阁,还要惹事决定排放核废水呢?
因为正是由于菅义伟内阁的无力化,才导致了此次排放核废水的决定。
按常理来说,日本作为议会制国家,国家权力掌握在议会,并集中到首相手中。那除了不掌实权的国家名义最高统治者天皇,首相应该是日本最有权力的人。
但是实际上,在当代日本政府中,最有实质权力的,往往不是首相领导的内阁,而是另外一个庞大的群体 —— 僚,也就是公务员。
中国人可能会对这个有点晕,因为我们的公务员和官员是一体的,但在日本,公务员系统和我们不太一样。既有经过议会选举和政府认命出任的“特殊职”公务员,也有通过考试等选拔方式,掌握各专业部门实权的一般公务员,这就是官僚。
而这些不同行业的官僚在和相关财阀公司的利益捆绑后,成为日本政坛一股巨大的力量。
日本的现代史,也是这两派的斗争史,在日本经济最辉煌的年代,官僚公务员们甚至曾经喊出“我们为国家服务,而不是为内阁服务”的口号。而在日本历史上各个短命内阁倒台的背后,往往也有官僚体系黑手的阴影。
↑雅人叔出演的描写官僚光辉年代的日剧《官僚们的夏天》
但近几十年来,随着日本社会、政治体系的变化,经济不景气,公务员的人数和权力缩减,在和内阁大臣们的斗争中逐渐落于下风,
尤其是强势首相安倍的长期执政期间,公务员官僚更是被打压。
但日本各个行政体系的基石毕竟是控制在官僚体系的手中,在安倍去年黯然下台之后,被压制多年的官僚体系马上开始反击。最明显的,是用“赏樱会案”(认为安倍的后援会有账目不清等问题)来羞辱刚刚病退的安倍。
早在几年前,日本核能行业的官僚,以及背后的核能产业巨头们,为了能尽快止损,用最简单省钱的方式处理存放的巨量核废水,就已经要求当时的安倍内阁,准许将核废水排放到海洋中。但因为这个决定一定会得罪农业、渔业,以及引发国际争端,所以被安倍一直拖着没有处理。
但现在时过境迁,安倍黯然归隐,菅义伟上台后支持率迅速暴跌,这种无力的内阁,肯定无法抵挡住核能官僚以及核能巨头公司的压力。甚至我们可以怀疑,已经看到终点的菅义伟内阁,说不定也有了破罐破摔,或者自我牺牲的心态。

所以结果就是,日本政府在内部没有做好和农业、渔业、环保等部门、团体的沟通,在外部没有获得周边其他国家的谅解,就莫名其妙的自己宣布决定排放核废水了。
我们看这次日本政府的决定,其实可以发现一个奇怪的点,就是并没有立即排放,而是选择了2年之后再开始。如果按照日本现在的说明,排放的核废水环保安全,那直接开始做才是最合理的。包括日本副首相、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也是主张马上就开始向海洋排放。
所以,再等两年的背后,也能看出菅义伟内阁的一些想法:一方面2年之后储存罐放满了,可以有更多的理由排放。另一方面,也就是说还有2年的时间,可以改变目前的这个决定。如果国内农渔业、环保团体,或者国际压力太大,也有时间反过来去后悔,跟官僚和财阀说:不是我们不想,是反对的人太多。
那是否会发生这样的逆转,就要看内部和外部的压力有没有足够大,足够久,多到日本政府认为排放到海里省下的这点钱得不偿失。
最后,需要再说明一点,反对此次随意排放核废水,并不等同于反对核能。核能在安全认真的管理下,是人类目前能获得的最低碳、环保、高效、廉价和稳定的能量来源。但前提必须是有绝对严格和认真的监管。所以我们需要认真反思核事故的原因,面对核事故带来的环境、经济损失,这是进一步安全发展核能的基础。
我们支持日本民众对此事的抗议,也希望国际社会能有越来越多的声音出来反对日本政府缺乏国际责任和道德的行为。即便2年后无法阻止排放,也必须要求能让排放的废水情况100%公开,得到包括我国在内的相关国家、国际组织的监控。
4年前我们去福岛测试的时候,曾经和一些当地民众聊天交流过。其中有在自己教堂中改造出公益检测机构的牧师;有因为核事故不得不远离家乡的年轻妈妈;有自己送米来检测核辐射,希望有朝一日摆脱辐射阴影的农民;也有热爱当地农作物,认为福岛农渔业一定会再度复兴的小餐馆主人......这些人和我们一样,都只是努力工作,希望自己的家乡能变得更好的普通人。

但即便在核事故过去10年后的今天,日本的渔业,福岛及附近几个县的农业,依旧远没能恢复元气。如果日本政府真的开始连续排放几十年的核废水,无论如何宣传无害,对全球消费者信心的冲击,将很可能彻底毁灭日本这些地区的农渔业,毁灭我们见过的那些普通日本人民的梦想。而这么做的原因,可能只是为了帮官僚和财阀们省点钱。
反对日本排放核废水,和反日无关,和反核无关
,而是对道德良知、和责任的坚持。

我们新增了日常提问咨询的入口,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提问沟通】告诉我们:
更多相关文章,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的【搜索文章】工具栏,在搜索栏里输入 “辐射” 等关键字来进入相关的文章列表:

近期文章回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