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上周日白人至上主义者举办的“白命贵”运动被反对者的人多势众给压倒,很多反对者以为他们在这场反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斗争中取得了压倒性胜利,但据《洛杉矶时报》称,结果并没有那么简单,这里有很多猫腻,这场较量的背后仍在暗流涌动。
反对者代表阿里(Najee Ali)在上周杭庭顿海滩举行的反对白人至上主义者“白命贵”活动的抗议示威中表示:“我们赢得了今天的胜利,他们(白人至上主义者)不会出来了,他们被我们的人多势众吓跑了,杭庭顿海滩社区胜利了”!但《洛杉矶时报》14日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白人至上主义者并没有就此善罢甘休,他们仍然在暗流涌动,策划着另一场周末行动。
一位身着骄傲男孩T恤衫的男子被媒体与民众团团围住。侨报记者邱晨摄
种种迹象表明,“白命贵”的策划者一方面被众多的反对者出来唱对台戏所震惊,另一方面他们利用这次的“失败”在白人社区制造白人受到攻击的悲情,以此唤起更多的白人至上主义者加入到“白命贵”的游行队伍中。
橙县反诽谤团体区域主任雷维(Peter Levi)认为,白人知道宪法不再赋予他们白人至上的权利,但他们想要死灰复燃,尽管他们做不到,现在他们打着言论自由的幌子煽动白人再次站出来,但没能得逞。
上周末美国多个城市同时出现了“白命贵”的游行示威,但都被“黑命贵”反对者的浪潮所淹没。但“白命贵”的策划者利用这次的“失败”在白人右翼群体中散布白人受到攻击的言论,称他们的旗帜遭到黑人的抢夺,煽动更多的白人于本周末出来继续抗争,以非法移民、边境安全和警政改革为由头继续走上街头游行示威。
白人至上主义专家艾瑞克沃德(Eric Ward)表示,“白命贵”策划者在蓄积力量,向更多的白人渲染“白命贵”运动的惨败,让那些参加这次活动的白人成为其他右翼心目中的悲壮英雄。在过去的几年里白人右翼和反对者在多次的交锋中过招,让双方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在上周末的交锋中,反对者以压倒多数的优势击败了“白命贵”参与者,他们高呼“纳粹滚回去”的口号把所有的白人撵出了航廷顿海滩的栈桥。
但在上周末的反对阵营中,有一些团体的代表明确表示他们并不赞同反对者的一些做法。“黑命贵”共同发起人、洛杉矶州大教授阿布杜拉(Melina Abdullah)分析,“白命贵”的“失败”很可能是一种策略,如同往年那样,利用这次的“失败”煽动更多的白人走上街头,以此作为法律诉讼的本钱,作为炒作的噱头,吸引媒体的注意力。

本文为美国侨报记者稿件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