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上一篇文章(美国“白左”是如何发家的?)我给大家讲述了白左是如何发家的,这篇文章我就谈一谈白左的主要思想。新左派在60年代盛极一时,但由于他们的行为过于离经叛道,遭到了大多数美国人的唾弃。
70年代,左派学生遭到了美国上下一致的谴责,随着黑人民权运动的成功,越战的结束,他们在一片骂声中暂时退居幕后。

面对极为不利的形势,新左派分成了两拨人,一拨人放弃了新左派的思想,他们投入工作,并在后期接受了保守主义观念。另一拨则潜入大学,决定利用高校不断向新生灌输新左派的理念,从而将希望放在下一代上。
马克思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新左派认为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他们相信只要不断改变美国年轻人的思想,他们终有一天会掌握权力,到时新左派将不战而胜。事实证明,他们赌对了,如今美国政坛上的白左政客,无不深受他们影响。
80年代,虽然新左派在学校之外已经销声匿迹,人人喊打,但在高校内,他们的势力却越来越大,彻底篡改了西方的社会科学传统。
1982年,新左派大佬伯特尔.奥尔曼和爱德华.斐诺夫出版了《学院左派:美国校园里的马克思主义学术》一书。书中指出,经过10多年的努力,新左派对美国的大学教育,尤其是社会人文学科,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大学中正发生一场马克思主义的文化革命,越来越多师生在学习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的解释,它是如何兴起、如何运作的,这是一场和平的革命,主要以书本和讲座做武器。……以政治学为例,1970年以来关于美国政治已经出版了四本以马克思为指导的教材,三个最权威的大学出版社——剑桥、牛津和普林斯顿推出了十五本研究马克思主义的书籍,几乎全是赞美的观点。现在开设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课程已经超过了四百
,而1960年一门都没有……。”

新左派吸取了60年代的教训,不再追求参与民主或者支持具体的民权运动,而是退回学校,把重点全部放在解构资本主义上,新左派领袖詹姆逊认为:要建立一支马克思主义的知识分子队伍,建立起一种马克思主义的文化。”
而另一个左派学者华勒斯坦则认为美国的自由主义必将走向终结,他的任务就是号召全世界摧毁美国的秩序。
(华勒斯坦认为美国的自由主义必须被摧毁)
虽然打着马克思的旗号,但是新左派在诸多核心观点上与马克思完全相反。
1.马克思认为工人阶级是革命的核心,但是新左派却认为工人已经被资本主义腐化,已经沦为资本家的走狗,工人不再是左派的朋友而是左派的敌人。左派应该把重点放在学生身上。
2.马克思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主张发展生产力推动生产关系的变革,但新左派却认为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他们吸取了葛兰西的理论,葛兰西认为与利益和权力相比,思想和文化更能影响人的行为,因此上层建筑比经济基础重要。
葛兰西主张发动一场打碎旧传统的自上而下的政治运动,通过瓦解文化霸权来追求权力。新左派由此认为,要想革资本主义的命不需要从经济做起,相反要从文化领域直捣黄龙。这场革命的主角不是工人而是知识分子,工人阶级已被虚假意识操控,只有知识分子能完成这场伟大的革命。
(葛兰西与福柯)
在确定方针后,新左派学者开始不断解构美国的秩序,他们不仅深入人文社科,甚至连自然科学都受到了影响。他们将一切学科都变得政治化,认为一切现存成果都是资本主义的压迫,应该予以解构和摧毁。他们有着以下几个共同点:
1.将一切学科政治化。
要从阶级、种族和性别的角度来重新审视一切,要把已有的历史完全颠倒,他们最喜欢用霸权、压迫、控制这些概念,在他们眼中,爱国主义是虚假的,一切都是资本主义和白人男性的欺骗。
今天白左取消西方历史课,开设中东、非洲历史课,修改日常词语、强行提高黑人学生比例、斥责很多学科种族歧视,攻击某些科学家,都是政治化的表现。他们的目的是颠覆一切现存秩序。

2.将西方文化作为斗争目标,通过摧毁西方文明来颠覆现存制度。
他们认为西方文明全都是压迫性的,他们否定存在的西方文明经典,将其称为白人至上主义的代表。他们将一切问题归结为西方的压迫,他们甚至提出了非洲是阳光文明,欧洲是寒冷文明的说法,认为非洲人天性乐观善良,而欧洲人天生阴毒凶残。
有人甚至提出要用非洲中心论代替西方中心论,用黑人优越论代替白人优越论。如今白左对于白人男性疯狂的攻击来源于此。
3.理论晦涩难懂,语言十分另类。
新左派认为语言是权力的载体,为了摆脱资本主义和西方的压迫,必须抛弃既有的文学成果,要另造一套语言论述学术。现在很多西方左派的文章晦涩难懂,就算是学者都难以看懂,就是为了有意的和过去切割,如今中国社科界也染上了这种疾病。(大家可以读一读福柯、萨特和马尔库塞的书感受一下)
新左派的所有方针,都直指美国赖以为生的美国价值观和新教伦理,他们的目标就是摧毁美国的根基,以完成60年代未达成的夙愿。他们相信,只有坚持不懈的努力,不断改造美国的新一代,迟早会让美国变成新左派的乐园。
他们确实成功了。
80年代里根执政后,虽然掀起了新保守主义的大潮,
但是里根大幅缩减了美国大学经费,大幅削减新增教师,致使这些新左派学者独领风骚,由于没有新鲜血液进入,大学就这样被他们霸占了几十年。
90年代,当美国公众意识到新左派的影响时,为时已晚,随着全球化的开启和新一代观念的转变,保守主义的根基彻底遭到动摇,新左派的思想已经不可阻挡。他甚至永远改变了民主党。

90年代前的民主党,是罗斯福和林登约翰逊的继承者,他们与共和党的分歧主要在经济领域,即大政府小政府的问题,但是90年代后,民主党接受了新左派的政治正确,开始玩弄身份政治和多元化,民主党就此走上邪路

在美国精英一致的推动下,新左派从被公众唾弃的不入流思想一下登上了大雅之堂,他和自由主义左派结合,对保守派形成了压制,如今,已经很难讲美国精英是出于利益还是真的信奉了这种思想。
但从结果来看,新左派已经大获全胜,百年大计至少完成了一半,山巅之城就此蒙上了一层阴影。
(弗洛伊德暴乱中,华盛顿杰斐逊被推倒)

下一篇我将详细介绍白左政治正确的起源和内容。如果大家喜欢这个系列,欢迎转发,赞赏,如果反响好,我会一直更新下去。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美国“白左”是如何发家的?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如果想讨论人生,也可以加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