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白左”是中文圈常用的政治词汇,大意是指迂腐圣母的白人左派,用来讽刺欧美盛行的政治正确和逆向歧视。但“白左”这个词并不正确,在历史中,他有一个更为准确的称呼,就是新左派。
美国的新左派诞生于60年代,他们之所以叫新左派,是因为他们与主张工人阶级革命的老左派内容迥异,甚至水火不容。如今在欧美,尤其是美国盛行的政治正确,均源于新左派而非老左派,新左派搭上全球化的顺风车,因为资本家的垂爱而逐渐壮大,他们犹如慢性毒药一般,从内部解构着美国社会,让他一步步走向死亡……。
谈新左派的诞生,就不得不提老左派。

老左派顾名思义,就是忠于马克思原典的左派,他们相信马克思的异化理论和剥削理论,认为可以通过无产阶级革命创造一个没有剥削的世界,老左派的核心力量是工人阶级。
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让美国左派的实力迅速壮大,1932年,美国社会党人数增加到11万,共有1039个社会党成员担任公职。美国共产党在1930年仅有1万党员,到1939年,美共党员发展到7万人,如果算上各种卫星组织,能够调动100万的人力。1933年,左派组织劳联有地方组织1300多个,先后两次动员100多万工人罢工,老左派的势力达到巅峰。
好景不长,随着罗斯福新政的推进和二战的胜利结束,美国的经济状况迅速好转,老左派顿时失去了道德感召力,战后的美国人急需享受和平的时光对于左派的激进主张心生厌恶,而苏联的一系列变故也让老左派走向了崩溃。
除了这些外部变化,美国政府也开始打压左派,当时麦卡锡主义盛行,他们一面清除可能的左派分子,一方面对工人进行分化,对要求政治变革的工人组织予以坚决打击,对于仅要求经济待遇的工会则施以仁政,尽量提高工人们的待遇。很多工人在得到福利后便不再参与左派活动。
(罗斯福新政和麦卡锡主义让老左派失去了生存空间)
(美国可能也就桑德斯继承了老左的精神)
双重打击下,老左派彻底衰落了,很多老左派学者退隐江湖,还有一些放弃了之前的激进思想,变成了地道的右派。

直到60年代,左这个字才重新回到美国人的视野,与30年代老左派不同,这次发起左派运动的不是工人,而是学生,他们不主张激烈的革命,而是通过另类的生活方式试图解构美国的历史。正如当时的新左领袖杰克所说:我们根本没有一大套抽象的思想,我们不过是一群想舒服的家伙。”
与主张依靠工人阶级暴力革命的老左派不同,新左派认为工人已经堕落了,他们已经成为资本家的走狗。
新左派完全接受了马尔库塞的理论,马尔库塞认为工人已经资产阶级化了,不能指望他们建立不同的社会。在新左派眼中,工人不仅不是潜在的盟友,反而是最强大又最不可救药的敌人。因为工人阶级在整个60年代都坚决反对新左派。
(马尔库塞和新左派认为,工人阶级已经资产阶级化,他们不仅不是左派的盟友还是左派的敌人)
马尔库塞的理论只是表象,新左派厌恶工人的根本原因恐怕还是阶级不同,与多是工人、移民出身的老左派不同,
新左派大都是大学生,他们多来自中产阶级和富人家庭,生活十分优越,他们与工人阶级有着天然的隔阂,在他们眼里,工人不过是愚昧的土老帽。

这种左派在国内也可以发现,那些毛左多是小镇做题家和农村出身的穷孩子,而信奉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非富即贵,动不动就能谈摇滚飙英文。
新左派背弃老左派,表面上看是意识形态差异,实质是本身的阶级就不同,老左派是穷人的宗教,而新左派是富人的游戏。
所谓新左派,就是由这样一帮耽于享乐,荒谬至极的屁孩子组成,他们没有什么革命目标,他们只想叛逆的生活,离经叛道的嬉皮士是他们最好的代言人。
这样一群纨绔子弟,参与了什么活动呢,简单来说就三个。
一是主张参与式民主。新左派学生组织认为,美国的代议制民主是精英主导的虚假民主,只有让民众直接参与统治才是真民主,因此他们往往罢课占领教室,随意修改课程以实践参与。
二是反对越战。反对越战的核心理由是拒服兵役,新左的组成成员大都是富人子弟,他们不愿到越南前线当兵,因此他们就编造了很多理由来粉饰自己的动机。他们说他们之所以拒服兵役不是因为懦弱,而是越战本身就是不正义的战争,他们将美国说成世界的恶魔,认为越南是绝对正义的一方。
一些新左派学生领袖不仅支持越南,甚至偷偷将武器输送越南,帮助越南人打美国人,他们认为只有完全摧毁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世界才能太平。
由于他们大量的逃兵役,拒服兵役,使得兵役只能落到穷人和黑人身上,因此当时美国的劳动人民对他们都没什么好印象。

(一些左派学生甚至给越南人送武器)
三是支持黑人运动。当时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运动闹的波澜壮阔,但学生们认为还不够,他们希望运动能够更加暴力,由此衍生出了黑豹党,但黑豹党很快发现学生和他们不是同路人,很快就分道扬镳。
学生们支持黑人不是为了伸张正义,而只是为自己的荒唐行为披上正义的外衣。
到了60年代末,学生们的行为越来越激进,他们不仅生活离经叛道,时常扰乱校园秩序,他们甚至开始制造空袭,1969年,学生中的极端分子扬言要以恐怖手段对付政府,他们先后制造了多起爆炸事件,最终死于格林威治自己办的炸药厂。
由于行动越来越荒唐,美国公众终于忍无可忍,纷纷谴责学生的荒唐行径,甚至出现了工人帮助警察殴打学生的事例。当时除了警察,打学生最狠最厉害的就是工人,那时是美国工人生活最好的时候,他们实在无法理解学生们的怨气从何而来。
随着越战的结束,黑人运动的终结,新左派运动也在公众的一片骂声中销声匿迹了。到1970年,新左派的核心人物要么回归校园,要么改行,很多甚至成了保守主义者,充分反思了自己的行径。
到1980年里根上台时,新左派已经销声匿迹,但令人惊讶的是,这样一种早就被美国公众抛弃的思想竟然在90年代死灰复燃,而且愈演愈烈,到了今天,新左派的政治正确,解构美国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那么原因是什么呢?
因为美国精英需要。
(新左派在生活上完全背离传统,他们崇尚原始社会的生活)
六七十年代,美国还没有全球化,因此企业家只觉得新左派在胡闹,并未给予支持,可到了全球化的年代,他们终于发现新左思想的好处。

六七十年代,美国工人福利很好,工会很强大,企业家没有多少谈判权,全球化之后,企业家再也不用受制于美国,完全可以将工厂迁到他国,同时他们还可以大量放进移民,降低劳动成本。

发现这一点后,美国高层才意识到新左派的思想有多么优秀,主张多元化可以名正言顺的引入移民,去美国化,世界主义可以为转移产业提供合法性。不仅如此,新左派的思想还能消解阶级矛盾,他们主张的身份政治将不同群体按照纵向划分,让他们因为分歧而无法形成合力。
黑人平权、政治正确、女权、lgbtq、环保组织纷纷脱颖而出,他们掩盖了阶级矛盾,将原本的反抗力量分散化,新左派厌恶白人男性的做法更是为愤怒的弱势群体找到了共同的敌人,以后出了问题,他们不会埋怨社会的不公,只会说是白人男性导致了这一切,一切的问题都不是分配的不合理,而是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
除了富人们,政党也找到了甜头,民主党发现新左派的身份政治非常好用,只要强调某一身份就能获得选票,因此他们就不断鼓吹小身份,小团体,还大量放进移民,通过赋予公民权的方式增加选票。
(矛盾从贫富矛盾变成了弱势群体和白人男性的矛盾)
亨廷顿在《谁是美国人》中提到,新左派的议案每一次都遭到70%以上美国公众的反对,但仍然顺利的通行,正因为美国高层从中尝到了甜头,推动新左派的,恰恰是美国的精英们。
美国的精英们出于无法遏制的贪婪,为美国灌下了一剂慢性毒药。我们之所以觉得白左荒唐,白左可恶,不是因为他们替弱势群体说话,而是他们用一种可鄙的方式转移了主要矛盾,甚至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身是被操控的。
如今,美国面临40年来最大的困局,拜登试图效仿罗斯福重振美国,但问题是,美国的精英们愿意放下贪婪,配合拜登完成“新政”吗?
美国风雨飘摇,而新左派的学者还在安详的坐在大学里,将毒素进一步灌输给下一代的学生们。

开启白左系列:后面会继续分析白左学生、白左知识分子、白左思想等,逐步剖析人类历史上最荒唐的学说,新左派。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如果想讨论人生,也可以加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