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大张旗鼓的做星球号了,也就是旅游领域的抖音+头条,比如导游们直播在马尔代夫潜水、在巴黎喂鸽子、在埃及骑骆驼,用这个吸粉并且转化为订单。
这当然是为了应对来自视频的竞争,因为传统上携程一直是基于图文的,也是要应对来自推荐的竞争,因为携程一直是基于搜索的。
每一家企业都要面临不断的新竞争,就算两家当红的新巨头,美团和拼多多,也免不了。
美团也是基于图文和搜索的,现在也要面临视频和推荐这两样东西的进攻,比如抖音上开始出现餐馆的短视频,吸引食客团购或者种草,这会分走注意力以及餐厅的预算。
今天美团面对的抖音的进攻,有点像当初百度面对的头条的进攻。我们打开美团和百度一般就是搜索,而打开抖音和头条,就是直接看现成的。后来百度进化成“有事搜一搜,没事看一看”,算是顶住了进攻。
拼多多曾经把自己叫做电商里的头条,推荐也很强,但也要面临视频的竞争,抖音快手上的视频和直播更容易把一件商品介绍得更清楚。
而美团和拼多多这两家一直泾渭分明的企业,也要在社区团购这个新赛道上直接对抗,有人把美团的打法概括成大中央小地方,拼多多则是小中央大地方,这当然是被两家的不同的肌肉记忆影响的,而结局也要取决于两家围绕一个新业态,能做出怎样的适配。
有两种企业,一种是新时代的企业,踩准了一个浪头忽然长大,另一种就是进化的企业,从一个浪头不断跳上另一个浪头。
特地去看了下,目前200亿美金以上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只有两种,一种是2010年移动时代之后创立的,比如tmd、拼多多、快手、小米,另一种是2000年之前创立的第一波互联网企业,比如bat、京东、网易、携程,这些就是穿越历史周期的进化型企业。精彩在于,像凭借推荐和视频这两手改变一切的抖音,受到的最大阻击,正是老家伙腾讯推陈出新做出来的视频号。
而在2001年到2009之间创立的目前还有至少200亿美金以上市值的,几乎没有。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理由可能是,这一波既没踩着pc互联网的先机,缺乏原始根基,也没碰上智能手机,漏了爆发势能。
携程做视频号,看好或者不看好都有很多的理由。梁建章自己去那些短视频平台搜索“旅游”,然后看着看着,就不由自主的看美女帅哥去了。所以他认为大而全的短视频平台还满足不了旅游这个重度垂直的需求。
几十块买个东西,几百块吃顿饭,是可以冲动消费的,短视频平台比较容易促成。旅游是动辄花几千几万的,不适合冲动决定。旅游的供应链太长太复杂,下了单只是开始,后面无穷的流程和细节,一旦扯皮就是大大的麻烦,这是携程的优势,它积累了最多最强的供应商,还有运营经验。
事情需要一点一点去做,现在下预判很不靠谱,不过携程是一家不断穿越周期的企业,其船大调头的能力是被证明过的。
历史上,携程最险的一次是差点栽在去哪儿手里。2013年梁建章迫不得已从美国回来,重新做CEO时,去哪儿机票已经快追平携程,整体携程的增长是40%左右,而去哪儿是100%,过不了几年,去哪儿就把携程甩后边了,而且不可逆。
关键原因,这两家不是一个时代的企业。携程99年生,是跟当初三大门户一个类型的,也就是b2c。当时上网的东西不多,聚拢成一个入口来展示,由平台对这些内容负责。而去哪儿是2005年生,是跟搜索一个类型的,也就是c2c,因为上网的东西逐渐多了,就有了搜索的需求,于是网民看的不是平台一家的网页,是其他人的网页,买的不是平台一家的票,是千万代理商的票。
看一个数据就清楚了,从2005年进入机票到出票数第一,去哪儿后来居上的10年,也是机票的在线售卖比例从不足20%升到80%的过程。后来去哪儿做酒店也是一样,把携程之前没覆盖的边远地区的中小酒店都搬上网了。
当然,智能手机是这一场普及的前提。所以说,携程是从pc长起来的,而去哪儿是借手机爆发的。
2013年梁建章回归,也是把智能手机价格打下来一两千的小米爆发增长、众星捧月的时候,很多人还是很怀疑的,老物种被新物种淘汰是大概率事件,梁建章比庄辰超大7岁。
梁建章回归后当然是要全面拥抱新时代,拥抱手机,做开放平台,接入代理商,补搜索技术的短板。可这需要时间。
于是就有另一件事,大把花钱,入股同程和途牛,把这两家的量通过合作方案纳入到自己的体系,增长率维持到40%,然后又拿下艺龙。这几下就把总量和增长率推了一把,为转型开放平台和手机准备时间。
大把花钱还有一个去处,打广告,买无线用户,买增长率,也就至少部分遏制住了去哪儿的增长率,还打价格战,把自己打亏损,把去哪儿打得更亏,用这个打压去哪儿的股价,加大它融资的难度,以及短期赶超携程的难度。
就是在这个扑朔迷离的背景下,梁建章搞定了去哪儿的大股东百度,携程把去哪儿装了进来,两家变一家,还是梁建章坐庄,这一次救险完胜。携程从pc的浪头跳上了手机的浪头。
有人说,携程这一次险胜并不是靠产品和技术,而是靠资本上的合纵连横,不过只要是胜了,合理合法就好,战争从来都是全面的搏斗,梁建章也是看准了对手的罩门才开始走棋的。
后来携程又碰到美团,是一个比去哪儿更生猛的主儿,战事还没完,携程和美团这一对同属于图文和搜索时代的主儿,又同时遇到抖音这一个视频和推荐时代的主儿,战事不可能有彻底完结的一天,得一直往前跑。
与其看携程,不如直接看梁建章,看一家企业的灵魂,如果此人2013年没回归,估计今天的旅游业不会是携程一家独大,它比后面三家加起来还多。
梁建章是一个典型的“君子不器”,随心随势而变,完全无拘束,这一点是可以大说特说的,却也是不证自明的。
去年为救疫情,梁建章做了主播,几十场就几十个造型,唱rap、玩变脸、跳海草舞、扮武僧、剃了光头耍棍法,真是玩野了。我本来是很看不懂,这个真有必要吗?你自己的时间不可以用到更缺你不可的事情上去吗?
后来看到梁主播在跳海草舞时有两句伴唱歌词,“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话就把我击中了,疑问就没了。你把他当作一个惯常印象中的老板,自然觉得奇怪。可你只把他当成一个平常人,或者是在自由探索的孩子,就一点也不用奇怪。
他可以是创业者,也可以辞掉ceo去美国上学,也可以做研究,大声疾呼中国终止计划生育,也可以自己身体力行生了个二胎,也可以做主播,唱唱跳跳卖货,而所有这些也不妨碍他三天两头在公众号上点评各种社会问题,比如建议不要把“翻墙”定罪,建议借鉴新加坡处理网络谣言的办法。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如果说中国的ceo里最无拘无束、最能进化的,我觉得梁建章应该能进前三了,更何况这个人在行业里已经折腾22年了。这个人领导下的企业,变化能力值得期待。
携程最近一直在各种宣传,说它在旅游业的产业链上有优势,最有能力做一站式平台,虽然这也是事实,但其实每一家即将被赶超的老企业身上都是有不少资源的优势的,我觉得应该忘掉这些优势,只有梁建章不僵硬,携程就不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