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之前,要说大通胀即将到来,我大中国根本就没人信。毕竟在我大中国统计局的威严之下,消费物价指数的增幅每年都被精准的控制在了3%以下,看起来就是一片风调雨顺物产丰富物价平稳的盛世景象。然而2020年这一年过去,物价涨幅实在是高到统计局都没法应对了,今年以来更是涨声一片,于是连国家金融委这种最高决策机构,都开始提出要警惕“输入型通胀”。(相关新闻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21-04-09/doc-ikmyaawa8686931.shtml)。作为全国首屈一指的数据大咖,我当然很有必要认真梳理一下真实的通胀率。
在这里,我选择了十种代表性商品的价格,作为基础物价,计算这十种商品价格的算术平均涨幅,以此作为通胀系数。这十种商品是:螺纹钢、电解铜、硫酸、平板玻璃、汽油、稻米、大豆、棉花、生猪复合肥。这十种商品代表从基础制造业、房地产配套、日常消费和农业的全经济领域,并且在各自的领域都具有很高的地位,所以我没有分别给予权重值,而是直接计算算术平均涨幅。下面是这十种代表性商品从2014年至今年一季度的价格情况及平均涨幅。
2014和2015年,我国经济出现了寒冬现象,从地产到实业,全都出现清晰的下滑趋势。在金融领域,则是一会儿钱荒一会儿股灾。表现在商品价格领域,就是十种商品价格平均涨幅(也就是通胀率)连续两年为负值,2014年为-3.1%,2015年更是-9.9%
2016年之后我国启动供给侧改革,也就是传说中的涨价去库存,实际上就是银行开始了大宽松政策,这当然就带来了2016和2017年的物价大涨,通胀率分别达到了
17.6%
9.0%

老实说,虽然统计局的消费物价涨幅从来都是3%以下,但是决策层对真实的通胀率,还是心知肚明的。一般来说,5%的物价涨幅就是通胀,10%就是恶性通胀。2016和17年的这种物价涨幅,已经恶性得不能再恶性了。于是2018年以后,在金融领域就启动了一系列的收缩措施。央行开始主动进行缩表操作,银保监会则大张旗鼓的清理各种不规范的信托和理财产品。在这样的背景下,2018年的真实通胀率下降为-1.7%,2019年在贸易战正酣的背景下,也维持在了7.6%。这已经算相当不错的宏观调控成绩了。
然而任何人都没想到的是,2020年,突然之间,新冠恐慌就蔓延全球。全球经济被关掉了发动机,就靠欧美国央行发钱来维持经济运转。这种搞法就是胡扯淡,一定会带来猛烈的通胀。果不其然,2020年的真实通胀率高达25.9%,对这种数据我实在是无法评价,只能说是造化弄人了。
好吧,再到2021年,美国那边民主党通过大规模的肆无忌惮的选举舞弊,干倒了特朗普,极左派成功上位,然后这帮上厕所不分男女的政治正确晚期患者干了三件事:第一,禁止经济正常化,以新冠为由强迫美国各州全面封闭;第二,重启各种被特朗普停止了的极端环保措施,并限制页岩油开采;第三,先发了两万亿美元,又计划发3万亿美元。这一套组合拳下来,全球经济想不继续通胀,都不可能。

表现在数据上,就是今年一季度,我国的真实通胀率,又达到了
6.6%
。注意,这才是第一季度啊。如果这种趋势摁不住的话,今年又是轻轻松松,破20%的节奏。关键的是,现在这个通胀,跟我大中国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纯粹就是美国那边的极左派作出来的,把全球经济往火坑里带的结果。

在这个事情上,我个人也实在不知道该说啥。现在全球大宗商品定价早已趋向一致,基本上都是一个价,欧美与我中国的价格差异不会超过5个百分点。没理由你美国滥印钱的同时搞极端环保,把大宗商品价格吹起来,我中国居然还能保持石油、化工原料和钢材价格的稳定。
在人类历史上,这也是第一次全球经济中心美国完全由极左这种神奇的生物掌权
,完全控制了国会和政府,保守派被完全驱离了权力中心。极左将会把人类带到多深的坑里,反正我们很快也就知道了。对这件事,我们一定要相信极左的实力,他们一定并不会拖太久的。呵呵,呵呵,呵呵哒。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