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吾嘶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奥特曼”。
1966年以前,这句话不会在抖音上毁掉一个男生。
2020年就会。
在这一年淘宝年度搜索中,“奥特曼”全年搜索量超过2亿次,还被《天猫时尚周刊》评选为“年度时尚人物”。
不过到2021年,尤其在4月份之后,奥特曼会不会成为“年度危险人物”就有待商榷了。
就在4月6日,江苏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发布《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消费调查报告》,报告来源于该委员会于2020年12月至2021年3月开展的一个名为“动画领域侵害未成年人成长安全消费调查”项目。
这份报告以“21部动画片查出1465个问题”登上热搜,分别在用语、剧情、场景、动作、引导暗示等五个方面。
与此同时,该委员会会针对这些问题形成单独的立法提案,并希望在多方进行深度探讨之中,“从社会监督角度出发,着眼于提升未成年人动画分级制度科学性、可行性设计,全力推进动画分级制度化建设的落地”。
这一下再次把“动画分级”拉进网友的视野,尤其在3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广播电视法(征求意见稿)》的通知发布之后,“设立未成年人专门频率频道”的条款让无数网友狂欢点赞,以为电影分级制也会随之而来。
不过大家还是很快冷静下来了,“设立未成年人专门频率频道”与“设立成年人专门频率频道”根本是两码事。
4月5日,意大利文化部宣布颁布了一项彻底废除电影审查制度的新法令,取而代之以“电影分级制”,设定了四个等级:
适合所有年龄层、6岁以下儿童禁止观看、14岁以下儿童禁止观看、18岁以下青少年禁止观看。
动画分级制或者电视节目分级制也大致会根据年龄进行划分,现在不管是优爱腾还是抖音、快手也都会提醒用户切换“未成年人模式”,但是在开放的互联网上,还是太难了。
那从观看终端上如果无法完全保护,是否从内容生产的源头就可以彻底消除了呢?
尤其是“动画分级”的话题几乎是年年提、人人说,近20年来持续、反复,至今没有定论。
早在2004年,彼时还在筹备的上海动画频道就说开播后将推出“分级动画”。
同一年,专家就“呼吁实行卡通片分级”了。
而在2003年,对于卡通片能否分级专家们还“众说纷纭”。
就在2005年,还是在上海,“上海卡通总动员”活动上,《中华英雄》《风云漫画》的作者马荣成也呼吁“动漫分级”。
那时候也是也有相关的调查,数据比“21部动画片查出1465个问题”还是严峻,“有研究者调查指出,如今卡通的暴力内容比例相当高,发生一次或一次以上暴力事件的卡通片所占比例达到93.5%”。
对此,马荣成认为,由于卡通片已经不再是小孩子的专利,为了少年儿童一个纯净的视野,动画分级是势在必行。  
直到2007年的“虹猫蓝兔”事件,这个讨论从一个论坛到了整个社会。
108集武侠动画片《虹猫蓝兔七侠传》因为涉嫌“暴力、血腥”,在播到89集时突然停播,有名为刘书宏的网友称“自己的孩子受到毒害很深”。
当然,奥特曼也未能逃脱这一风波。
人民网在2007年发文《“奥特曼”给谁一巴掌,动画片分级制度何时有?》,文章措辞极其严厉,“暑假过后,家长发现如奥特曼般垃圾的动画节目,严重影响了孩子的身心健康。
1993年-1995年,上海东方电视台引进“奥特曼”系列,“宇宙英雄”一共有杰克奥特曼、艾斯奥特曼、泰罗奥特曼、雷欧奥特曼和爱迪奥特曼共6个昭和奥特曼。而对暴力元素过多的《赛文奥特曼》做了不引进的处理。
即便如此,还是在2009年出现了“2岁男童痴迷《奥特曼》动画片见人就打”的骇人听闻的事件。
2013年发生的另外一起事件,当事人把动画片制作方告上了法庭,更是使得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国产电视动画片内容审查的紧急通知》。
2013年4月6日,东海县的三名儿童在一起玩游戏,其中10岁的儿童要模仿《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剧情做“绑架烤羊”的游戏,随后他把另外两名儿童(一个7岁、一个4岁)绑在一棵树上,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树下竹叶,导致原告兄弟俩被严重烧伤。
为了举证,原告方也对170集的《喜羊羊与灰太狼》动画片进行了数据统计:
“在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全集中,灰太狼被平底锅砸过9544次,被抓过1380次,被煮过839次,被电过1755次……”
所以在《紧急通知》中特意强调了“避免暴力恐怖”的一条:
动画片不宜过多出现打斗情节,渲染激烈血腥场面。避免出现威胁他人生命或侮辱他人人格的语言,避免出现人和动物被残杀或虐待的过程,避免出现使儿童惊恐、紧张不安或感到痛苦的声音或者画面,避免出现容易被儿童模仿的危险行为。
尴尬的是,“灰太狼烤羊”事件发生之前,根据《2011年中国电影艺术报告》一书,“去年中国上映的动画电影观众主题83%竟是成年人”。所以,当时的讨论是“国产动画电影很低幼,要加成年人喜欢的元素”。
当然,以上所有的调查数据、新闻事件都指向了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缺乏分级制”。
如果分级了,随之而来还有很多问题。比如《大圣归来》《哪吒之魔童降世》这些也被诟病的存在暴力元素的动画电影,在影院结束放映之后再到网络平台、视频网站之后,未成年人还是可以看到。

再回到那“1465个问题”上,“渣男、草包、乡巴佬等粗俗用语”从动画片中消失之后就真的不会影响未成年人了吗?
“偷窃、抢劫、抽烟、纵火、吊门框、爬管道”这些问题行为从动画片中消失后就真的不会影响未成年人了吗?
还有,对于那些在未成年时期看金庸、古龙,沉迷变形金刚、柯南,热衷魔幻修仙、升级打怪的家长们来说,是否统计过乔峰使用了多少次降龙十八掌、柯南剧集一共死过多少人、自己游戏生涯中多少次blood呢?
2021年了,那个痴迷《奥特曼》动画片见人就打的男孩已经14岁了,再想想他的妈妈周女士,当时说的是“记不清有多少娃儿挨了儿子打,我不知道如何让儿子远离暴力”
这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了,“远离动画片”并不等同于“远离暴力”啊,孩子把幼儿园的小伙伴当成怪兽,这并不是《奥特曼》的错。被打的小伙伴也有人看了《奥特曼》,他并没有做出同样的举动。

如果需要净化,或许不只是动画片,而是所有艺术作品。
不对,也不只是艺术作品,而是整个世界。
2013年《紧急通知》里的条款应该变成这样的表述:
这个世界不宜出现打斗、血腥场面。
整个社会应该避免出现威胁他人生命或侮辱他人人格的语言,避免出现人和动物被残杀或虐待的过程,避免出现使儿童惊恐、紧张不安或感到痛苦的声音或者画面,避免出现容易被儿童模仿的危险行为。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