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篇的文章里,通过每篇6500字的优质原创

逻辑梳理出真实的中国历史脉络

点击下方关注小吏

冉闵杀石鉴做了皇帝的同时,石祗在襄国也即了皇帝位,剩下没有死于冉闵屠羯的杂胡武装们全都响应归附了石袛。(石祗闻鉴死,僣称尊号于襄国,诸六夷据州郡拥兵者皆应之)
至此,汉胡泾渭分明的在河北大地上划分了界限。

350年四月,石祗派石琨统军十万讨伐魏国。
这十万可以说是后赵的最后力量了。
六月,石琨进据邯郸,还迎来了繁阳方面的王泰力量前来会和,但被冉闵先生在邯郸砍死一万多。
八月,张驾度、段勤、刘国、靳豚等会师再度进攻邺城,又一次被冉闵在苍亭打了反击战,张贺度等大败,被杀二万八千人,冉闵追到阴安杀了靳豚,尽俘其众。
此时此刻,冉闵兵众已达三十多万,旌旗战鼓绵延一百多里,声势盖过石氏最盛之时!
(闵戎卒三十余万,旌旗、钲鼓绵亘百余里,虽石氏之盛,无以过也)
在冉闵基本屠灭了后赵的最后武装力量后,慕容儁决定再拱一步,开始进略冀州,拿下了章武、河间、渤海等地。
在这个时间点,氐族下了河北争夺战的牌桌,开始西进回关中老家了。
其实氐人本有可能让这河北大平原更乱一些的!
早在石鉴告密冉闵杀了石遵的时候,大量原来被东迁来的秦、雍流民就开始结伴西归了,路经枋头时,被蒲洪团结在了一起,部众多达十余万。(后石鉴杀遵,所在兵起,洪有众十余万;秦、雍流民相帅西归,路由枋头,共推蒲洪为主,众至十馀万)
在杀胡令下达之前,蒲洪的儿子蒲健相当有眼光的看出了浩劫将起,在邺城瞅准时机冲破了关卡带了数千人投奔枋头。
在这里,专门说一下苻健的事。
石虎有一个极其推崇看重的大和尚佛图澄曾经对他说:蒲氏有王气。
别看冉闵怎么跟他哔哔劝他杀蒲洪石虎可以不搭理,但预言家的提醒石虎那是相当上心,开始琢磨怎么一步步搞死蒲洪一家,蒲洪也是耳目通天,从此就称疾不朝了。(佛图澄言符氏有王气,虎阴欲杀之。洪称疾不朝)
石虎继续对蒲氏相当厚待,但暗地里找茬杀了身在邺城做人质的蒲洪长子和次子,打算慢慢断了人家的根,但唯独没有杀这个蒲健。(季龙虽外礼苻氏,心实忌之,乃阴杀其诸兄,而不害健也)
啥原因呢?
史书中的原因是说蒲健性豁达,好施舍,而且善于和上级领导搞关系,深得石虎父子们的喜爱。(及长,勇果便弓马,好施,善事人,甚为石季龙父子所亲爱)
真的如此吗?
有两种可能:
1、石虎还没来得及下手,自己就先不行了。
2、蒲健被石虎拿下了当狗,或者蒲健实在太会演戏了让石虎自己认为他拿下了这条乖乖狗,最终石虎杀了他的俩哥哥让他成为了接班人的第一顺位。
后者的可能性非常高。
因为蒲洪的幼子蒲雄始终在他身边同样身负大才,而且还有一大堆孙子,尽灭蒲氏只能等老妖精蒲洪死了以后才能实施,所以此时杀掉蒲健只会让蒲洪铁了心的培养蒲雄。

这就不可控了,也并不符合收益。
不如扶植培养一个自己的狗去接班,等蒲洪将来死了以后,再慢慢对蒲家军团下手。
再来感觉一下石虎的手腕,石虎杀了人家的两个儿子,然后蒲洪这些年一直拥护虎的领导,还指哪打哪的去帮着满世界去平叛。
石虎最后要死的时候,因平梁犊之功,封了蒲洪为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都督雍秦州诸军事、雍州刺史,进封略阳郡公,让蒲洪回老家。
啥意思呢?
这货活的相当明白,肢解蒲家要等蒲洪这个老妖精死,但自己他娘的没熬过人家,他死了以后自己生的这帮二百五绝对压不住人家。
既然如此,倒不如赶紧给他往远处派,大不了把关中送给他!
瞅瞅这算计和止损的水平,人家之所以能够成为千年华夏魔王之首不是没有原因的。
石遵革命成功后听了冉闵中山狼的话,收回了蒲洪都督关中的任命,结果蒲洪很愤怒,去派人搭了东晋的关系。
(及石遵即位,闵又以为言,遵乃去洪都督,余如前。洪怨之,乃遣使降晋)
等石鉴干掉他兄弟石遵后,石鉴这个小机灵鬼特别明白他爹当年的用意,赶紧把都督关中的任命又给了蒲洪,希望蒲爷赶紧走。(鉴惧洪之逼,欲以计遣之,乃以洪为都督关中诸军事、征西大将军、雍州牧、领秦州刺史)
但此时此刻,让蒲洪走人家也不走了!
蒲洪已经预判出了石家八王之乱的趋势和冉闵这只中山狼的想法,于是大会属官讨论该不该接受这个任命。(洪会官属,议应受与不)
这明显是个阴谋,这还用讨论嘛!邺城已经打乱营了石鉴在示好服软嘛!大大方方拿着呗!
结果主簿程朴傻不拉几的撞了枪口,说咱应该和后赵平起平坐如列国般分境而治,蒲洪很愤怒道:我特么不配做天子吗!扯什么列国!直接把程朴拉出去砍了。
(主簿程朴请且与赵连和,如列国分境而治。洪怒曰:“吾不堪为天子邪,而云列国乎!”引朴斩之)

蒲洪在用一种夸张的方式向跟着他混的这帮同志们表示,咱们要做最大的事业!
内部画饼表态完之后,已经修炼成精的蒲洪没有像冉闵那样着急忙慌就称帝了,而是又接着等了下去,随后的这段时间发生了如下事件:
1、东晋东西两路北伐双双现眼,北境汉民从此不再对南朝抱有希望。
2、羯人对冉闵展开了五次阴谋,结果被冉闵五连杀。

3、轰轰烈烈的冉闵屠羯开始了,二十多万杂胡被杀,民族斗争被彻底调动起来了。
4、慕容氏南下进入了幽州。
5、冉闵屠灭石氏称帝。

6、东晋方面任命他做了征北大将军、都督河北诸军事、冀州刺史、广川郡公。
此时蒲洪已经66岁了,人家可一点没着急。
石袛称帝后号召全体六夷攻打冉闵,但蒲洪和姚弋仲这两个老妖精都是口号喊的很响,但一点动静没有。
这哥俩都有着自己的宏大梦想,谁也不会在这跟你拼掉自己的老底。
350年闰二月,姚弋仲派其子姚襄率兵五万明面上去讨伐称帝的冉闵,但实际上调转了枪头去偷袭了蒲洪,结果被蒲洪迎头反击,斩杀了姚襄的三万多兵,几乎是全军覆没啊。(姚弋仲、蒲洪各有据关右之志。弋仲遣其子襄帅众五万击洪,洪迎击,破之,斩获三万余级)
为什么姚弋仲要来打蒲洪呢?
因为姚戈仲如果想要拿下梦想的关中,那么蒲洪的防区就是必经之路,而且都是关中出来的老狐狸,谁都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必须得证明我羌人能打哭你们氐人,我才能顺理成章的去关中老家一呼百应!
于是此次羌氐会战不可避免的发生了。
17年前,石虎对姚弋仲和蒲洪这两位异族示爱者的安排比较随机,让这二位身处清河物流线更好的支援中央以及帮自己去四处平叛。
姚弋仲可能永远想不到,决定自己一生事业成就天花板的最终就毁在了当年石虎的这个随机安排上了。
枋头作为清河入黄河的关键物流枢纽,成为了南下的必经之路。
蒲洪在这里已经经营了17年了!
而且后赵大乱后,蒲洪由于把住了枋头因此收到了大量的西归人口红利,实力暴涨至十多万。
秦、雍流民相帅西归,路由枋头,共推蒲洪为主,众至十馀万

这些年所有被迁徙来的羌氐和杂胡们基本上都是从西面被拆迁来的,人家落叶归根只可能会向西,这也导致了东边驻防的姚家根本没有从后赵大乱中获得什么红利。
如果姚弋仲在此经营17年,是否被狂屠三万的就是客场来袭的蒲洪了呢?

这次枋头之战使姚家元气大伤,最终直接决定了后面三十多年的关中归属,也最终决定了五胡时代下半场的历史走向!
这是枋头历史上的第一次承担转折历史的作用,此战基本预示着关中第一阶段的归属,是氐人的了。
战后,开始有人劝说蒲洪称王,蒲洪因为谶文中有"草付应王"的话,改姓了符,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三秦王。
这次改名理论上讲是不靠谱的。
因为自王莽篡汉刘歆改名刘秀想当天子时就预示了谶语的一项规律:必须得是天生就是才行,你后期改名改姓一味的迎合是没戏的。
所以蒲洪这次改名并没有啥意义,而且还很快就没了命,实在不吉利。
蒲洪英雄了一辈子,但最后这一哆嗦时敏锐度不高,他真没必要改名的,因为他有一个孙子,这个孙子的背上莫名其妙的有着两个字:草付。
这个孩子,叫苻坚。
(又其孙坚背有"草付"字)
此时此刻,符洪击败了他异父异母的双胞胎,一生简历复制粘贴的老姚头后,对博士胡文说:我现在有十万之众,居此枋头战略要地,冉闵和慕容儁都不是问题,老姚头那爷俩也被我料的死死的,我取天下,看来比当年刘邦轻松多了。
(洪谓博士胡文曰:"孤率众十万,居形胜之地,冉闵、慕容俊可指辰而殄,姚襄父子克之在吾数中,孤取天下,有易于汉祖)
符洪心比较大,他看重的并不仅仅是关中,而是整个天下。
但很遗憾,他的人生到站了。

人老了,命比较飘,寿比较虚,改名字真容易出事。

苻洪刚改完名没用几天,降将麻秋就劝他说:“冉闵石祗正在对峙,中原之乱难以平定,您不如先攻取关中,等到大业的根基稳固以后,再东进争夺天下。”
麻秋同志属于十处敲锣九处有他,堪称后赵第一背景板,当年受降段部是他带着三万人去的,结果被慕容恪秃噜死了十之六七,后来打前凉前后三次带队出征,那家伙让人打的呀,脸都不要了。
等到冉闵杀胡令颁布后,镇守关中的王朗、麻秋率兵从长安奔赴洛阳,麻秋接冉闵手书杀掉了王朗部队中的千余胡人。
(秋承闵书,诛朗部胡千余人,朗奔襄国)
这其实比较无厘头,因为麻秋本人是并州杂胡出身。(后赵石勒将麻秋者,太原胡人也,性虓险鸩毒)
麻秋大概率和冉闵是那种穿越种族的死党,他杀胡后也是要带队伍去邺城投奔冉闵的。

但是,他回河北需要路过蒲洪的防区,结果被蒲洪之子蒲雄打败收编了。(秋帅众归邺,蒲洪使其子龙骧将军雄迎击,获之,以为军师将军)
投降的麻秋劝符洪去关中建国后没几天就给苻洪下了毒酒,想要吞并苻洪的部队,结果老符喝了,麻秋被砍了。(秋说洪西都长安,洪深然之。既而秋因宴鸩洪,将并其众,世子健收而斩之)
苻洪在最后和毒酒作斗争时对接班人苻健说:“我这一年没有马上入关是因为我觉得最终能够拿到这场河北锦标赛的胜利,结果被麻秋这王八蛋暗算了,平定中原这事不是你们兄弟能办到的,我死后你要迅速入关!”(洪将死,谓健曰:"所以未入关者,言中州可指时而定。今见困竖子,中原非汝兄弟所能办。关中形胜,吾亡后便可鼓行而西)
苻健替接班后放弃了苻洪自封的大都督、大将军、三秦王称号,改称了东晋的官职,派叔父苻安前往建业报丧等中央指示。
不仅接受东晋的领导,苻健还接受了后赵授予的官职,在枋头修建了宫室,命部众种上了麦子,大有在这过下去的打算。

史书上说,苻健种麦于枋头是为了让驻防关中的杜洪放松警惕,认为这段时间苻健一定不会动西去的打算。
(健密图关中,惧洪知之,乃伪受石祗官,缮宫室于枋头,课所部种麦,示无西意,有知而不种者,健杀之以徇)
实际上别非如此,苻健就是在储备西回关中的军粮。
因为他直到八月麦子收割后,才尽众十万西行。
此时占据关中的,是王朗的部将杜洪,此时自称晋征北将军,雍州刺史,深得关中百姓拥护。(时京兆杜洪窃据长安,自称晋征北将军、雍州刺史,戎夏多归之)
杜洪之所以受到了戎夏的纷纷拥护,是因为他奉晋朝正朔,汉人自然归之,而冉闵的民族主义广告相当吓人,相比东晋并没有屠胡法案,所以六夷也短暂的抱团于了杜洪的手下。
所以苻健相当高调的也打着东晋的名义,自称晋征西大将军、都督关中诸军事、雍州刺史和杜洪去争夺东晋的政治红利,开始一路向西。

苻家军团走到孟津后起浮桥渡黄河,派弟弟苻雄率兵五千为先锋前驱攻打潼关,派侄子苻菁率兵七千从轵关入,自率大军随符雄走豫西通道入关。
让苻菁走北路,本心是让侄子去分散关中的防守,但十万大军苻健仅仅给了侄子七千兵,其实就是充当炮灰去的。

临别的时候,苻健拉着苻菁的手说:“如果大事不成,你死在黄河之北,我死在黄河以南,咱就再不相见了!”
渡过孟津后,苻健烧浮桥示再无归还之意,也断了后面打算跟来的别的势力。
杜洪在知道苻健西进后,给苻健写了一封信表示看不上他,随后派张先率一万三千人在潼关以北迎战苻健,结果张先的兵众大败逃回长安,苻家军顺利进入关中。
苻健虽然胜了,但一点也不膨胀,又修书给杜洪,然后送了明马珍宝希望去长安给他老人家上尊号。
杜洪比较明白,苻家这群狐狸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于是征召了关中当时所有能调动的部队来会战苻家。
(洪曰:"币重言甘,诱我也。"乃尽召关中之众来距)
不过他弟弟杜郁此时已经看明白了,劝他迎接苻健,结果杜洪不听,杜郁便带着本部军迎接苻健去了。(洪弟郁劝洪迎健,洪不从;郁帅所部降于健)
等到苻雄的先锋兵入关到达渭水北的时候,关中的氐人首领毛受,徐磋、羌人首领白犊也各带着自己的数万兵众向苻健投降了。(健遣苻雄徇渭北。氐酋毛受屯高陵,徐磋屯好,羌酋白犊屯黄白,众各数万,皆斩洪使,遣子降于健)
北路军的苻菁同样是兵不血刃的一路走过了豫北通道,所过之处,无不降附,并在渡黄河入关后击败了张先的最后抵抗。
十月,苻健到达长安,杜洪逃奔到司竹。
苻健入长安后,派人到建康去进献俘虏和战利品,并与桓温修好,安抚东晋方面。
与此同时苻健加紧了对关中的控制和消化,放宽了后赵横征暴敛的税法,开放了官方的工程和军事禁区,凡是后赵前面不利于百姓的苛政被一律废除!
苦赵多年的关中百姓无论汉人还是羌氐,全都归附了苻洪。
十二月,苻雄率兵攻杀了石家最后的抵抗凉州刺史石宁,彻底拿下了关陇地区。
转过年来352年正月,苻健借助东晋的名头完成了对关中的控制,随后用完就扔的抛弃了东晋,自己即天王、大单于位,立国号为“大秦”,改年号为“皇始”。
氐人在关中立国了。
苻健趁着后赵大乱这功夫在关中抢下了根据地,这段时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的河北怎么样了呢?
冉闵仍然在和各民族作斗争。
去年十一月,苻健刚刚拿下关中忙着满世界慰问的时候,冉闵正带着十万人打襄国。
冉闵在屠羯法案即将一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打出了莫名其妙的牌,命他的儿子冉胤又当上了大单于,还给他配了一千名投降的杂胡士兵。(闵率步骑十万攻石祗于襄国,署其子太原王胤为大单于、骠骑大将军,以降胡一千配为麾下)
他的光禄大夫韦謏劝他:这帮杂胡是我们的世仇,如今他们投降不过是为了活命,现在给他们武装万一将来他们哗变怎么办?您还是继续玩灭绝吧,也赶紧把那单于的名号去了,这是哪跟哪啊!(胡、羯皆我之仇敌,今来归附,苟存性命耳;万一为变,悔之何及。请诛屏降胡,去单于之号,以防微杜渐)
冉闵的反应是大怒杀了韦謏的全家。
冉闵的打算,是希望通过这个姿态让杂胡们放下武器。(闵方欲抚纳群胡,大怒,诛及其子伯陽)
这种又当又立的表现相当天真。
因为你的杀胡令早就把所有民族间的退路都堵死了。
摆在你面前的唯一一条路,就是鼓动起所有能动员到的汉人,对所有的异族进行种族消灭。
好几十万胡人都让你杀了,你现在又玩起武装异族的造型了,人家又不是傻子,这就是一年前的翻版嘛!先是告诉我们随便走,然后我们放下武器后你开始种族灭绝,这不就是又诱降我们嘛!
冉闵这招并不能软化仇敌,还又弄出来了汉人非常仇恨的“大单于”,反而在给己方阵营泄气。
冉闵围困了襄国三个多月,石祗坚持不住了,自己去掉了皇帝的称号改称为赵王,派太尉张举到前燕请求援军,并承诺送去传国印玺,随后又派中军将军张春向姚弋仲求援。
冉闵听说慕容儁想要救后赵,于是派大司马从事中郎常炜出使前燕。
慕容儁见了常炜便骂道说:“冉闵是石氏养子,他背弃养育之恩大逆不道还敢妄称皇帝尊号,有什么可说的!
常炜说:“商灭夏,周灭商,有道伐无道,曹操是宦官之后,最终奠定魏国大业,如果不是天命,咋可能成功?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我们不过是顺天命而已!
随后的所有谈话,双方就传国玉玺展开。
问:听说冉闵刚继位时拿金子想铸一个像来占卜成败,结果那像死活铸不成,有这事吗?
答:没听说过。
问:上我们这逃难的人都说了,快别装了。
答:那都是造谣,我们有传国玉玺,天命所归,还有啥好说的。
问:传国玉玺在哪里?
答:在邺城了呗。
问:又骗人,石祗说在他那,只要我们打你们就把传国玉玺送给我们。
答:他那是扯淡,我们宰他们的时候邺城里所有高鼻梁被一网打尽,极少数逃脱的那都藏在了臭水沟里,他们知道个屁,还传国玉玺呢!张嘴胡嘚嘚罢了,现在他为了求救他连他媳妇都能送给你!
问:你再特么不说实话我可烤了你了啊!
答:石家人这么不是东西,当年几十万大军打你们忘了?现在反而帮当初拆你家房的仇敌,咱也不知道你们是咋想的。
谈话结束,慕容儁把常炜囚禁在龙城。
都是土包子出身,冉闵这个同样战斗力爆表的牛人跟石勒的巨大差距体现出来了。
没有见识啊!
都想当皇帝,都惦记着那个破石头,你咋就非得把自己打造成活靶子啊!
这位武力加强版的袁术把乱世中本来基础不错的一把牌就这样打烂了。
民族矛盾如此尖锐,汉族人民的弹簧被压得这么狠,冉闵本有极大的可能利用调动这刻骨的仇恨去完成自己的欲望!
此时东晋再窝囊,那也是有着正当合法性的,不然为啥杜洪要称晋朝官吏来笼络戎夏?苻健为啥要打着晋朝正朔的旗号入关?
而且背靠东晋这课大树,你完完全全可以将东晋的人力财力引为后援,团结一切可以为我所用的力量嘛!
你打的是民族主义的牌,东晋又是华夏正统,根本不冲突嘛!哪怕用完再扔嘛!
结果你这个前朝的养子突然自己当了皇帝。
不仅说服力欠佳,而且给人的信心是不足的。
你非要在这个最乱的乱世当这个烫手的皇帝,结果就是他向东晋请援北上灭胡,人家根本不搭理你;前燕这个后赵的世仇现在的主要矛头对准了你,因为人家也想当皇帝。
最关键的是,你自己都三天一改,上一秒还斩胡人之首封官有赏呢,下一秒就让儿子当了大单于还砍了劝谏的自己人。
你这位汉人的胡人养孙到底是特么啥意思?
你到底站的是哪一边呢?
老百姓最害怕思考,也最忌讳让他们思考,结果你非要给他们一个捉摸不透。
结果就是,他闹这一大摊的最终红利,被另外两个民族拿走了。
后赵的并州刺史张平眼看后赵就要完蛋了,派使者去向前秦符家投降了。
慕容儁被传国玉玺的诱惑打动了,尤其看到此时后赵已经苟延残喘自去皇帝尊号了,再去晚了也许传国玉玺就被冉闵抢走了,于是派三万兵前去救赵。
前燕来算是意料之中,石袛没想到空手光张嘴的一路也成功了。
没能去成关中的姚弋仲派儿子姚襄率骑兵二万八千人援救襄国。
临行前,姚戈仲对姚襄说:“冉闵不仁不义屠灭石氏,我受石虎大恩,应当为他复仇,你才能高他十倍,不把他头带回来就别来见我!
两路外援前来的同时,石琨也自冀州收兵,三月,姚襄及石琨率先赶到了襄国战场,冉闵派出阻击的胡睦和孙威全军覆没。(三月,姚襄及赵汝陰王琨各引兵救襄国。冉闵遣车骑将军胡睦拒襄于长芦,将军孙威拒琨于黄丘,皆败还,士卒略尽,睦、威单骑而还)
冉闵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局面。
亲们,帮点
“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