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内,新加坡那边再传针对澳新互通的消息。
想必这也是最牵动大家心的一件事了。

各家外媒包括新加坡权威媒体早报网都在发布:
这则报道表示,莫里森承认,新加坡是澳洲下个启动旅游泡泡的目标。
此外,启动互通的目的除了振兴旅游,还有就是国际教育。分析指出,一旦达成互通安排,可以借助新加坡为4万澳洲人返回澳洲作准备。澳洲国际教育平均每年贡献数百亿,也是经济的一大支柱。
早报网也在其微博平台上发布了这一通知:
图源:网络
不过澳洲总理似乎最近还在为疫苗所困,
让他说出个所以然来可能都只是:
不知道,不确定。
而这一切的都是因为最近的疫苗事件。
图源:daily mail
近日,莫里森计划在10月之前开放澳大利亚进行国际旅行的计划受到了质疑,因为人们担心到那时不会接种完疫苗。
政府此前曾预测,到10月,每个人都将收到疫苗接种,海外旅行将广泛进行。
但是,由于阿斯利康疫苗有导致血液凝块的风险,澳政府近日建议50岁以下的人应该接种辉瑞疫苗,这将推迟时间表。
总理上周五承认,他不知道何时完成疫苗部署以及何时可以开放边界。
图源:daily mail
“我们目前无法确认时间表。”
同时,由于成功推出了疫苗,世界其他国家也准备放宽边境措施。
例如,英国政府正准备从5月开始为海外旅行开绿灯,并以Covid-19风险对目的地进行系统评级。
自2020年3月以来,因边境关闭而被影响的澳大利亚旅游经营者担心,今年下半年边境可能会一直关闭。
昆州旅游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丹尼尔·格施温德说:
图源:daily mail
“鉴于疫苗的推出可能受到影响,
这显然是我们关心的问题。”
他说:“我们被明确告知,放宽限制、减少锁定措施和开放国际边界的道路全取决于疫苗的推出。”
“因此,我们非常希望尽快实现这一目标。”
但是,飞行中心负责人Graham Turner希望,一旦最脆弱的人群接种疫苗,边界就能重新开放。
“主要的问题是,最有可能因这种病毒而生病的人仍会接种疫苗,因为他们通常超过50岁。”
图源:daily mail
但是他说,如果年轻人想出国,他们将需要选择接种疫苗。
“问题在于,要访问美国、英国和欧洲等地,可能需要接种疫苗证明或疫苗护照,因此,想要旅行的年轻人必须要选择接种。”
莫里森强调,如果他们愿意,年轻人仍然可以得到阿斯利康疫苗接种。
Turner预测,“如果这种延迟改变了开放边界的时间,我会感到惊讶。如果我们等待整个世界注射完疫苗,那么我们将永远等待。”
在周五举行的内阁会议之后,莫里森透露,他已要求医学专家说出边界开放之前需要做什么。
图源:daily mail
他想了解接种疫苗的澳大利亚人可以安全地出国并且回国后不需要隔离的时间。
在这种情况下,来自低风险国家的接种疫苗的旅行者也将被允许进入。
首席医学官Paul Kelly教授说,在开放边界之前,专家们需要找出几个问题的答案。
“与病毒传播有关的疫苗计划的作用和性质是什么?”

“所关注的变种疫苗情况如何?这些问题将如何改变?”
“正在使用的各种疫苗给予的保护期是多长?孩子什么时候应该接种疫苗呢?”
图源:daily mail
同时,在阿斯利康疫苗与可能致命的血块有关后,澳大利亚又订购了2000万剂辉瑞疫苗。
这些疫苗将使澳大利亚辉瑞公司的疫苗总数达到4000万,将在2021年的最后三个月内到货。
莫里森表示,澳大利亚人仍然可以选择接受阿斯利康疫苗注射。
“这不是禁止使用阿斯利康疫苗,我们只是提供建议,因为这些疫苗的副作用风险很小。”
所以说白了,老莫就是对于国际旅行不确定,对于开放国境无法保证,对于互通计划也不知道,请问您能靠谱点吗?
我们会继续关注后续
👇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下方关注获取 👇
今早,疫苗接种时间线更新了!
莫里森政府的目标是到今年年底,为所有澳大利亚人接种至少一剂新冠病毒疫苗。
但是贸易部长丹·特汉(Dan Tehan)表示,世界仍处于疫情阴霾之下,情况可能会随时改变。
上周,澳洲政府的疫苗接种计划遭受了重大挫折,此前卫生当局建议,由于存在血液凝结的风险,仅应向50岁以上的人接种阿斯利康牛津疫苗。
牛津是澳洲政府严重依赖的疫苗。好在此后莫里森宣布又获得了另外的2000万剂辉瑞疫苗剂量,并将于今年晚些时候从国外运出。
Tehan对《天空新闻》的《星期日议程》节目说:“这是我们设定的目标,力争在今年年底之前让所有澳大利亚人都接种这一目标。”
总理莫里森最初计划在10月之前为所有澳大利亚人接种疫苗。
Tehan说:“在应对大流行病时,有很多未知因素,必须确保设定目标并随时准备根据情况进行调整。”
这位部长将从周三开始对欧洲进行“疫苗外交”旅行:他将与欧盟及其在法国,德国和布鲁塞尔的部长级官员会谈。
Tehan说:“我还将与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会面,讨论我们如何确保不仅向澳大利亚而且向全球供应疫苗。”
太平洋国家很快将拥有在澳大利亚生产的新冠病毒疫苗,莫里森政府承诺每周出口10,000剂。
政府表示,将从受疫情重创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和东帝汶开始,在邻国充分利用其国内生产的阿斯利康产品。
斐济,所罗门群岛和瓦努阿图也将在未来几周内开始疫苗接种工作。
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外交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和国际发展部长以及太平洋地区的泽德·塞瑟利亚(Zed Seselja)在一份联合声明中说:“我们地区的卫生安全和经济复苏与我们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
有关阿斯利康疫苗的新建议已迫使昆士兰州约克角半岛和托雷斯海峡的疫苗接种暂时停止,那里最北端的岛屿距离受疫情打击的巴布亚新几内亚仅有数公里距离。
北领地的第一次接受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而没有不良反应的人,政府建议可以继续进行第二剂疫苗。
但是,托雷斯和开普省医院和卫生服务局表示,对于该地区人口最多的50岁以上的人群的计划并不确定。
该服务在周末表示:“我们尚未从联邦获得有关如何以及何时将必要剂量的辉瑞(Pfizer)疫苗运送到我们这样的地区的信息,以便遵守新的疫苗接种建议。”
来源: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9452303/Covid-vaccine-setback-Fears-Australians-trapped-year.html
在华澳人分享中国疫苗感受
图源:网络
澳媒报道称,在上海和北京,尽管西方国家对中国生产的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持怀疑态度,但澳大利亚企业高管及其家人仍在竞相预约冠状病毒接种。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疫苗被视为在边境重新开放后进出中国的免检疫旅行的护照。像澳大利亚一样,中国很少在本地传播冠状病毒病例,这消除了接种疫苗的紧迫性。
尽管如此,许多在华澳大利亚人计划接种中国疫苗。
驻上海的招聘人员,澳大利亚商会前主席Peter Arkell说,“接种速度非常快。当他们宣布向非中国公民提供疫苗时,我是在第一天就报名了。”
图源:网络
“我在这里没有受到病毒的威胁,这里的病毒确实受到控制。紧迫性更多地在于未来旅行的能力。”
Arkell预测,未来中国当局可能会要求提供接种疫苗的证据才能在该国旅行。他的妻子也预约了。
在中国生活了数十年后,他并不担心中国生产的疫苗的安全性。
“当我生病时,
我经常访问中医,
我对中国疫苗充满了信心。
中国政府不会给中国人民
接种不起作用的东西。”
图源:网络
对于与中国有业务往来的澳大利亚人来说,更为紧迫的困境是,一旦疫苗护照开始运作,堪培拉是否会承认中国疫苗接种的有效性。
驻上海的澳大利亚公司的律师兼商业顾问Michael Wadley说,“我不急于接种它,因为我在这里感到很安全,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会接种它。”
像澳大利亚一样,中国的疫苗接种行动起步缓慢,因为当地人并没有感到感染该病毒的直接威胁。
但是最近几周,政府加大了对疫苗接种工作的力度。
图源:网络
中国希望在6月底之前为5.6亿人接种,占其人口的40%,以求赶上美国等强国。
中国已经创建了一种数字疫苗护照,可以在公民的手机上使用。
但是,专家表示,冠状病毒疫苗的政治化将使中国公民和居民未来出行的能力变得复杂。
图源:网络
商业团体敦促中国和澳大利亚政府承认在两国分发的疫苗。
澳洲大学也担心,如果只接受中国制造的疫苗,国际学生是否会被允许进入澳大利亚。
来源:https://www.afr.com/world/asia/why-australian-expatriates-are-signing-up-for-the-chinese-vaccine-20210406-p57gx2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