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全文3500多字,细致分析进击的巨人的崩坏)
继权力的游戏后,进击的巨人成为第二个烂尾的神作,谏山创仅用1话,就终结了巨人的传奇。作为巨人的老粉,我是爱之深恨之切。
进击的巨人与权力的游戏一样,都遭遇了神作的困境,他们前期的主题过于宏大,提出了过于复杂的问题,以至于到了后期难以收尾,只能用伤害读者(观众)的方式草草收尾。
谏山创的手笔,堪称虎头蛇尾的典型。

进击的巨人的核心主题是“自由”,从第一话开始,作者就一直凸显自由的重要性,当其他人类享受三道墙壁的保护,而自愿拘禁在墙内时,艾伦则想驱逐巨人,看一看墙外的世界。而调查兵团的标志也是自由之翼,无数人参加调查兵团只是为了一睹墙外的天空。
直到50话,巨人的主题仍是人与怪物的战争,自由的斗争仍然是善恶分明,但王政篇开始后,主要矛盾逐渐变成了人与人的战争。尤其在地下室的秘密揭晓后,主角们发现原来自己才是人类的公敌,自由的阻碍,自己的不自由原来是祖先罪恶的代价。
从这时起,巨人的主题就升华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他牵扯到了诸多政治问题,比如种族歧视、种族灭绝、受害者心理和战争罪行等,由此也引申出一个深刻的问题,那就是当你的自由危害到他人的自由,你该如何做呢?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卢梭说人人生而自由但又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人生下来就要接受社会规则的束缚,对自身的自由进行限制,比如你喜欢你邻居家的玩具,你能直接拿来吗?你大快朵颐之后能不付钱吗?还有学校安排的课程你再不喜欢也得通过考试,走完义务教育的流程。绝对的自由是不存在的。
而上升到国家,牵扯的问题则更加残酷。

谏山创对于艾尔迪亚人的描写其实颇有昭和日本、一战后德国的影子。昭和日本从未说过自己是侵略,他们的口号一直是争取生存空间,捍卫日本的生命线,大东亚共荣圈的官方说辞也是将西方殖民者驱逐出亚洲,为亚洲赢得自由。不管我们如何看待昭和日本的罪行,但当时的日本人认为自己是正义的,是在追求大和民族的自由,但他们的行为显然严重危害到了其他国家的自由。
日本就是以扩大生存空间,保卫生命线的名义入侵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另一个更典型的例子是魏玛德国,当时德国战败,其他列强因为德国的罪行设置了巨额的战争赔款,屈辱的《凡尔赛条约》成为德国人心头的刺,德国要偿还债务,德国被限制军队,德国经济濒临破产,德国人因为一战罪行低人一等。
最终这种愤怒的情绪诞生了希特勒,希特勒将德意志民族的利益和自由放在首位,德国人摆脱屈辱追求自由的行为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
进击的巨人描写的艾尔迪亚困境,与上述两个例子并无不同,艾尔迪亚人犯了罪,艾尔迪亚人能变巨人,艾尔迪亚的扩张必然引起其他人类的抵抗,其他人类因为恐惧艾尔迪亚人,不得不主动发动进攻。
这个套路,和当年的德国有什么不同呢,这种日耳曼情结在巨人的作品中随处可见,我怀疑作者就是参照德国的历史创作了作品,而艾尔迪亚人带的星星标志也颇像犹太人的六芒星。
(进击的巨人影射了大量历史,这决定了作品的现实主义基调)
可以说,到了后期,艾尔迪亚人的自由已经严重威胁到了其他人类的自由,艾伦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才发动了地鸣,妄图用毁灭世界的方式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到马莱篇,进击的巨人已经影射了太多的历史,而这个问题及时放在人类历史上也是难解的。历史上,这个问题是如何解决的呢?是美国、苏联用更强大的武力击败了德日,最终美国驻军德日,对德日进行民主化改造。
逻辑上讲,如果巨人也安排一个科技无比强大的人类国家,最终击败了艾尔迪亚,并采取类似的驻军模式,当然是合理的,但谏山创不可能这样画。一是太容易联想现实,而谏山创在采访中一直在和政治撇清关系。二是作为日本人,恐怕谏山创内心无法接受这样的结局,恐怕没多少日本人觉得这种美国监管的状态是理想的。
因此谏山创只能另辟蹊径,实话讲,他最终想出的方案还不错。
在最终话出现之前,贴吧一直在讨论巨人的结局,总体来讲就两种。
1、鲁路修结局。艾伦之前的冷酷是一种伪装,他的目的就是拯救世界,他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引出怪诞虫这个大boss,最终三笠杀死艾伦,众人消灭怪诞虫,巨人之力消失,仅剩的人们重新建设家园,他们一边建设一边怀念着艾伦。
2、灭世结局。既然难以收尾,不如学三体(人类基本灭绝),最后来个全灭,地鸣发动踏平了世界,人类重新开始2000年前的轮回,剩余的人们重新从古代开始发展,因为贪欲,又一个女孩接触了怪诞虫,开始了新的轮回。这个结局完全符合巨人的基调,呈现出一种悲怆感。
谏山创在两者间做了折中,艾伦是拯救世界的鲁路修,但他同时通过部分灭世来为艾族赢得自由。艾伦提到他的地鸣消灭了墙外人类八成的实力,他用地鸣强行让墙内墙外达成了实力平衡,这样即使失去了巨人之力,艾族也可以自保。
艾伦还成就了阿明等人,让他们亲手在马莱人面前摧毁了始祖巨人,这样他们就会成为戴巴家那样的英雄,为世界所尊敬。谏山创想出的结局还算自洽。
(直到这张图,巨人的逻辑都大体自洽)
但谏山创没想到的是,前面还有一个大坑是他难以解决的。那就是尤弥尔的动机。是什么让尤弥尔甘愿被初代王奴役2000年?是什么让尤弥尔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不愿丝毫反抗初代王?
谏山创给自己留下了一个巨大的bug,而他一直没想出填坑的办法,最终他决定落到爱情身上,他的这个选择让巨人彻底失去了神作的地位。

进击的巨人一直在主打严肃向,讨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深刻,而且自始至终都在回避爱情,读者都能看出三笠喜欢艾伦,但艾伦就是不断的回避,即使在临死之时,也不愿和三笠接一个吻。阿明和阿尼虽然互有好感,但也只是发之于情,止乎于礼,直到结尾才互诉衷肠,但两人仍然没有接吻。
作者一直在回避爱情,谏山创对于爱情之回避,已经到了读者需要自画同人的地步,可见爱情从来就不是巨人的主题。谏山创可以安排千百个结局,但唯独爱情的结局不行。
进击的巨人一直在讲自由,尤弥尔的遭遇也必须要和自由结合,虽然设定本身就不合理,但谏山创完全可以说尤弥尔服从是因为长期培养的奴性,而艾伦和三笠,就是为了让尤弥尔摆脱奴性,放弃这不道德的义务。
但谏山创回避了最终回避了自由的主题,反而选择了最伤害读者的一个。这个结局如此的不正常,甚至和前面的剧情自相矛盾。艾伦说他一切的动机就是打动尤弥尔,他也不知道三笠哪个举动感动了老祖宗,这种无厘头的说法不能说服任何人。
(进击的巨人中,爱情表现的很隐晦)
难道是尤弥尔渴望和初代王的感情吗?初代王作为一个天杀的渣男,一直在迫害尤弥尔,为了获得巨人之力甚至干出了子女生食母亲的丧尽天伦之事,尤弥尔恐怕早就对初代王绝望了。
当时艾伦之所以能唤醒尤弥尔就是因为尤弥尔已经彻底厌倦了这种生活,她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愤怒。最后,作者毫无征兆的将尤弥尔的动机放在渴望爱情上,完全是走了邪路,也是对自己的否定。读者认为谏山创把尤弥尔塑造成了一个斯德哥尔摩患者。
当谏山创在最后一话偏离了主题后,巨人这个神作就彻底终结了。
(始祖尤弥尔是斯德哥尔摩患者吗)
除了尤弥尔,还有很多坑作者没有填,比如145代王的故事,最后也没有交代,还有怪诞虫的原理,最后也没有说。整部作品的结尾,让人感到十分的草率。谏山创用爱情解释尤弥尔的归顺,恐怕也是情急之下的无奈之举。
谏山创的骚操作让我想起了权力的游戏,当时权力的游戏结局一出,也是一片骂声,权游的编剧也犯了这个错误,整部剧的核心是权力斗争,但你最终却选了一个与权力完全无缘的人当王,这完全背离了本剧的主题。

但比巨人好一点的是,权力的游戏自第五季开始由于缺乏原著支撑只能独立编剧,因此第五季开始,剧情就有点崩坏。而且由于剧集经费限制,编剧只能尽早的进行收尾,通过强行写死人物促成剧情的推动,多恩线的团灭,老波顿的死,玫瑰家的迅速覆灭都是编剧无奈的手笔,到了第七季,权游的剧情就已经崩溃了。
虽然编剧明明有更好的选择(比如让龙妈或者雪诺当王),但仍然选择了最不靠谱的结局,但由于前几季剧情崩溃的心理准备,观众心理上反而能接受一点。进击的巨人最遗憾之处,就在于他在结局导致了剧情的崩溃,之前一直是高潮迭起,因为结局而毁掉了神作,所有人都感到无法原谅,他们实在没有做好巨人崩坏的准备。
无论是进击的巨人还是权力的游戏,其烂尾都是相似的,都是前面布的局太大,写着写着才发现自己无力掌控剧情,最终只能草草结尾。
当画到130多话时,谏山创才发现自己填的坑,连自己都无法圆了。他和权游的编剧一样,最终都以伤害读者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传奇。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如果想讨论人生,也可以加入)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