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刚和澳洲互通的新西兰就像中了魔咒一样,当日暴增23例均为海外输入,其中17例来自印度。
如果一天说明不了什么,那么从3月1日开始到现在,新西兰新增了146例海外输入,其中也有94例也来自印度。
刚刚,新西兰政府宣布:
印度航班 熔断!
4月11日起,禁止来自印度的人入境,至少到4月28日!

除此之外,今起,进入新西兰的人不允许本人去提取行李,得由工作人员直接送到隔离酒店。
熔断是什么意思呢?这个词最先是中国民航局提出来的,指的是航线如果出现多例确诊,就采取暂停措施。
印度昨天新增超过11万例。
印度仅4月6日一天,确诊就超过了10万!
网友直呼,政府聪明,这还不禁等到啥时候?
但是,对于墨尔本来说,

今天可能也是喜忧参半。
首先今天(4月8日)凌晨4.24am,墨尔本机场迎来了近2个月以来的首架国际航班:从斯里兰卡最大城市科伦坡(Colombo)飞抵墨尔本的斯里兰卡航空UL604航班。
随后,机上的11名旅客被安排住进了位于墨尔本CBD的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te),并开始他们为期14天的酒店隔离。
这也意味着,从今天开始,维州因本地疫情爆发而暂停了整整7周的国际航班入境和隔离酒店检疫系将正式重启。
据维州检疫系统发言人透露,按计划,今天墨尔本将迎来4个国际航班,除凌晨已经降落的这一班外,上午9.50am预计还有分别从新加坡和迪拜飞来的航班在墨尔本落地;今天下午4.55pm也将有来自多哈的航班落地。
根据规定,现在所有的一线工作人员,包括酒店员工,澳洲国防军人,维州检疫人员和警察都已完成接种。
酒店隔离检疫系统于2月中旬关闭,自那以后,有近5000名工作人员至少注射了一剂新冠疫苗。
“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的人才能参与酒店隔离检疫计划。”
到目前为止,该州的酒店检疫人员已经接受了7267剂疫苗注射。
维州将在之后的第一周内接纳800名入境者,之后每周将增加到1000人。
那么忧在哪?随着印度国内的爆发,一直被抨隔离酒店措施堪忧的维州,是否会因此遭受更多威胁?我们只能祈祷之前的疫情反弹不要再发生。
此外,维州方面也传来留学生最新消息!
澳洲的一批大学非常希望今年能接回留学生,他们建议推出一个类似澳网公开赛项目的检疫计划来实施这一计划,而他们将支付一部分费用。
而这些大学就是澳洲的四所名校:墨大、莫纳什、迪肯和RMIT。
此前的澳网公开赛期间,各国球员被允许进入维州,但有人数限制。
(图片来源:《时代报》)

《时代报》报道称,由墨尔本大学、莫纳什大学、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和迪肯大学以及州政府机构Global Victoria组成的国际教育特别工作组召开了一系列会议,
根据这项工作组提出的计划,每2周、最长不超过3周接回大约1000名留学生,他们将被安置在特殊的酒店中隔离。
根据提议,学生们将可以乘坐包机从中国和印度飞往墨尔本,并将他们隔离。
这些大学提出了帮助支付航班、医疗检测、交通和检疫设施的费用。学生和州政府也将为该计划捐款。学生一旦通过医疗检查,就会被送回各自的学校。
Daniel Andrews(图片来源:《时代报》)
州政府拒绝就此事置评,只表示,将在“安全的情况下”接回留学生。州长Daniel Andrews此前曾唱衰今年留学生回归的计划,但联邦教育部长Alan Tudge已向各州提供了让学生以小型试点项目回流的选择。
自疫情发生以来,约有26万名留学生滞留海外。正如《时代报》本周披露的那样,澳洲的边境封锁,在国际教育上很可能会给经济带来180亿澳元的窟窿,其中包括来自维州的60亿澳元。
几个月来,维州的教育行业提出了多个计划,但都没有什么进展。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发言人表示,正在与州政府、墨尔本市政府和其他大学合作,“制定一个办法,允许留学生回到维州”。
墨尔本大学发言人表示,该大学“过去的12个月里一直在与其他大学和州政府合作,来接回留学生”。
Scape位于墨尔本CBD的学生公寓(图片来源:《时代报》)
墨尔本市政府提出了自己的计划,包括包机接回学生。
维州代理州长James Merlino近期坚称,大学部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除了归国澳人外,让联邦批准留学生和其他“经济群体”返回。
学生住宿提供商Scape的共同创始人Craig Carracher表示,可以在安全的情况下接回留学生,但“两级政府的意愿是问题所在”。
新州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划留学生的回归事宜,政府上周呼吁学生住宿供应商提供兴趣意向书,以便今年能够让多达1万名学生回归。
最后,新加坡航空方面表态对澳洲的态度。
我们会继续关注后续
👇 更多相关内容请点下方关注获取 👇

新加坡航空希望与澳大利亚互航
图源:the age
昨天,新加坡航空表示希望新加坡将成为与澳大利亚开放旅行泡沫的下一个国家。
周二确认,澳洲和新西兰的旅行者将能够从4月19日无需隔离开放互航。
新加坡航空公司发言人Karl Schubert在星期三表示,新加坡航空仍然致力于与新加坡和澳大利亚政府合作,以支持两国之间安全旅行的重新开始。
图源:the age
澳大利亚的航空公司代表委员会BARA表示希望在未来几周内与联邦政府沟通,以推动向其他低风险国家的开放。
BARA执行董事Barry Abrams表示,国际航空公司需要了解边境何时以及如何进一步放松,政府需要提前考虑出一个框架或方案。
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周二提供了“交通灯”式方案。 
Ardern说, “如果旅行互航出现了风险,我们会立即作出改变。”
图源:the age
周二,新加坡政府表示,从5月1日起,边防官员将接受使用IATA旅行通行证应用程序核实旅行者在出发前72小时内的阴性测试结果。 
IATA,一个代表全球290个航空公司的机构表示,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旅行泡沫是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 
“这将有助于航空公司做计划,并为澳大利亚国际边界开放做准备。” 
文章素材来源:https://www.smh.com.au/business/companies/singapore-airlines-keen-for-city-state-to-get-next-travel-bubble-with-australia-20210407-p57h8d.html
https://www.abc.net.au/news/2021-04-06/covid-live-updates-wa-restrictions-queensland-cases/100049756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