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查理·芒格担任董事的Daily Journal公司披露增持阿里巴巴的股份,截至3月底,该公司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约3750万美元,为首次持有阿里股份。
作为巴菲特的老铁,芒格在市场上的影响力举足轻重。因此市场上有观点认为,芒格的买入也许意味着阿里到了价值发现的时候,正如当年巴菲特买苹果那样。
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Daily Journal
首先我们来看Daily Journal这家公司。Daily Journal是一家法律报纸集团公司,总部位于洛杉矶,主要业务是在美国加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等地方出版报纸和网页。
在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报业是一门非常好的生意,巴菲特入股华盛顿邮报就是一笔经典的投资,所以查理芒格持有Daily Journal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和外界渲染的Daily Journal是芒格旗下公司不同,实际上查理芒格持有的Daily Journal股份并不多。
根据万得的数据,截止2020年12月,查理芒格仅仅持有Daily Journal大约5万股,持股比例3.62%,市值大约在8000万人民币左右。
这个数量级的股份,无论对于芒格还是Daily Journal,也许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而且目前没有资料表明,Daily Journal的投资决策是来自于芒格的。
因此,现在就将芒格买入看成阿里要反弹的信号,在逻辑上还不成立。
翻看Daily Journal近几年的投资,虽然风格和巴菲特很像,都是集中投资、长期持有,持有股票都是价值股为主。
但是从回报上,其实略微有点差强人意。
从2015年至今,Daily Journal的持仓基本只有四只股票:富国银行、美国合众银行、浦项钢铁和美国银行。
其中重仓股市富国银行和美国合众银行,占比分别为65%和30%。
那么这两家公司表现怎么样呢?
富国银行2015年1月份最低价格为41美元,而在疫情前的2019年12月份,股价最高是52美元,满打满算5年加上派息的回报率仅为26.8%。
美国合众银行稍微好一点,从2015年到现在,股价从34美元上涨到56美元,同样已经复权派息的影响,5年回报率为64%。
从回报率来看,两只重仓股的表现都不算太出色。
重仓股表现一般,那么整个投资组合的回报就好不到哪里去了,Daily Journal目前的投资规模仅为1.3亿美元左右,多年来规模变化不大。
从投资组合我们也可以推敲,Daily Journal的投资风格稳定是稳定,但不够性感,买入的都是经营稳定,但是成长性一般的企业。
这一次,Daily Journal斥资3000多万美元买入阿里,投资金额占到其规模的25%,基本算是重仓买入了。
只不过考虑到其往期业绩,不知道阿里的投资者,是应该开心,还是失望了。
阿里的基本面
我们再来看阿里的业绩。比起上述的富国银行、美国合众银行,阿里业绩其实要好上不少。
2020年第四季度,阿里的整体营收增速为37%,其中核心商业营收增速有39%。从利润的角度看,四季度经营利润为490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4%;调整EBITDA为68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2%。
虽然利润增速略慢,但是仍然符合去年大部分券商给阿里的预期,例如交银预期阿里的核心电商增速就在20%左右,整体EBITA利润为410亿元。
预期没变,股价跌这么惨,主要还是投资者的情绪变了。
去年10月份是阿里的高光时刻,伴随着市场对蚂蚁上市的憧憬,阿里股价一度突破300港元,创下历史新高。
同时,由于打新市场正处于最高潮的阶段,有不少投资人将阿里当成了蚂蚁打新的代理,想在阿里身上赚个情绪钱。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蚂蚁IPO临门一脚踢飞,阿里股价瞬间雪崩,再加上后来各种市场不利消息传出,阿里股价一蹶不振。
中国政府反垄断,华尔街担忧影响阿里扩张速度,阿里跌;
十年期国债上行,科技股跌,阿里也跟着跌;
不过事后来看,这些消息并不都是坏消息,例如反垄断,反而让微信打开了一个口子,让阿里系电商可以进入小程序营业,假如能利用好微信流量,阿里的社交电商也不是不能做。
其次,从更长远的角度看,中国要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势必有更多的人跻身中产阶级,这对于阿里所处的零售赛道,还有足够的坡可以滚雪球。
估值
经过市场连番毒打后,阿里的估值也确实变得便宜了。
简单从动态市盈率的角度看,目前阿里的TTM PE为27倍,在现在的低利率环境,对于一个利润增速在20%的零售龙头来说,足够吸引。
和国内的同行对比,同为巨头的腾讯2021年市盈率为33倍,略高于阿里;电商同行京东2021年市盈率为45倍,拼多多2021年市销率为10倍,均高于阿里。
假如按分部加总法估值,中金给出了以下的方案:
阿里的电子商务业务年净利润在210亿元,22倍市盈率的话估值46120亿人民币;阿里云按14倍PS估算,估值约为1.2万亿人民币;
再加上新零售,不考虑公司投资和现金估值,阿里的股价也应该在303港元左右,比当前股价有37%的空间。
从市场的角度看,假如把疫情股灾期间的股价作为锚点,阿里下跌空间也已经不大了。
2020年3月份,在市场流动性最紧张的时候,阿里股价最低触及167港元。一年过去了,阿里的整体营收增长30%左右,市值也仅增长33%。
从这个角度看,阿里已经和2020年3月份差不多便宜了。即使上涨动力不足,下跌空间也已经不多了。
事实上,在去年蚂蚁出事之前,不少机构如景林、高瓴,都在阿里身上有很重的仓位,只是到了4季度披露的时候,都换到拼多多身上。
而现在拼多多的黄铮辞任CEO,蚂蚁也整改结束了,这些长线基金也许会调仓阿里。
结语
整体来看,阿里的估值确实便宜,Daily Journal的买入可以证明这一点。
但是股价要涨,目前看还不一定。
我们可以参考腾讯2018年的表现。当年腾讯也是流年不利,前一年增速极高带来高基数,又碰到大股东减持、贸易战、游戏版号限制等一系列事件,于是股价长期在350港元附近震荡,当年的估值也仅为35倍PE左右。
那么,是什么让腾讯股价重新向上呢?是疫情的放水,以及居家隔离给游戏高增速带来的催化,一下子让腾讯走出了戴维斯双击的行情。
同为BAT的百度,遭遇困境的时间更长。虽然稳坐国内搜索领域老大,但是没有新业务的想象空间,百度估值一直在15倍PE徘徊,只到自动驾驶的故事出来,股价才重新被市场认可。
所以我们能看到,好公司未必股价都能涨,市场除了数据、业绩,参与者的想象力和情绪,都是非常重要的因素。
现在的阿里,虽然便宜,但是要想重回上升通道,也许还要等新的催化剂出现。目前从阿里的业务来看,社区团购MMC模式、微信电商小程序,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引爆点。
丫丫商务合作微信:wushuxi_
(添加好友请备注:公司+合作事项)
丫丫内容投稿:[email protected]
 "转发" 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