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凯风
中国先进制造业的“国家队”呼之欲出。
近日,工信部公布先进制造业集群优胜者名单。深圳、广州、上海、成都、南京、青岛、杭州、长沙、西安、佛山、东莞、苏州、宁波、株洲、德阳等21个城市的25个产业集群上榜。
这些产业集群,分布于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山东、湖南、四川、安徽、陕西9省市,涉及21个城市,涵盖大多数重要的先进制造业生产基地。
制造业“国家队”名单揭晓,标志着中国先进制造业集群第一梯队的诞生,未来这些产业集群有望代表中国冲击“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01
粤苏各占6席,北京重庆武汉郑州未上榜
先进制造业集群,来自哪些省市?
从省域分布来看,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分布于9省市。
广东、江苏分别占据6席,浙江3家,上海、山东、湖南、四川各2家,安徽、陕西均是1家。
这其中,广东、江苏作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省,先进制造业实力最为突出。广东6大产业集群横跨信息技术、智能家电、智能装备、生物医药、新材料等多个领域,江苏6大产业集群则涉及物联网、智能电网、新材料等领域。
相比而言,京津冀、东北、重庆、湖北、河南、福建等地区,则与这一榜单无缘。
从城市来看,深圳、广州、上海、成都、南京、青岛等地相对突出。
深圳(4个):新一代信息通信、先进电池材料、智能装备、高端医疗器械
广州(3个):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智能装备、高端医疗器械
上海(2个):集成电路、生物医药
成都(2个):软件和信息服务、高端能源装备
青岛(2个):智能家电、轨道交通装备
南京(2个):软件和信息服务、智能电网装备
佛山(2个):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智能装备
东莞(2个):智能移动终端、智能装备
西安:航空
长沙:工程机械
苏州:纳米新材料
合肥:智能语音
杭州:数字安防
宁波:磁性材料
无锡:物联网
常州:新型碳材料
徐州:工程机械
温州:乐清电气
惠州: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
株洲:先进轨道交通装备
德阳:高端能源装备
值得一提的是,在25个先进制造业集群中,出现了不少三四线城市的身影:湖南株洲、四川德阳、广东惠州、浙江乐清等。
这些三四线城市虽然多数名不见经传,但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存在,无疑是发展实力的见证。
02
广东:
广深佛莞惠全部在列
广东是中国第一经济大省,也是第一工业大省。
这次,广东斩获6个“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
深圳市新一代信息通信集群;
深圳市先进电池材料集群;
广佛惠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
东莞市智能移动终端集群;
广佛深莞智能装备集群;
深广高端医疗器械集群。
这些集群,覆盖深圳、广州、佛山、东莞、惠州等5个城市。深圳有4个集群入选,广州3个,佛山2个,东莞2个,惠州1个。
深圳
是工业大市,电子信息、新材料、生物医药均相当发达;

广州则是以电子、汽车、智能装备、石化、生物医药为支柱产业。
佛山的智能装备、智能家电相当突出,拥有以美的为代表的智能家电产业集群。
东莞的手机制造业闻名于外,华为终端、oppo、vivo聚集于此。
惠州则以石化、电子为支柱,TCL总部就在惠州。
值得一提的是,广东的先进制造业不只局限于一城一地,而是横跨珠江东西两岸,形成庞大的跨城产业链和生产集群。无论是规模效应还是产业协同能力,在全国均是首屈一指。(参阅《一东一中一西,这三大城市被委以重任》)
广州、佛山、惠州形成了显示和智能家电集群,广州、佛山、东莞则形成了智能装备集群,广州、深圳则有医疗器械集群。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原因是广东制造业不仅规模庞大,而且实力一流。(参阅《GDP破11万亿,中国经济第一大省有多强》)
目前,全国9成以上的无人机、半数以上的彩电、4成多的手机、3成左右的空调,1/4强的工业机器人、20%左右的冰箱和集成电路,悉数出自于广东。
所以,广东能斩获6大“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一点都夸张。
03
江苏:
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徐州入围
江苏是中国经济第二大省,工业总产值仅次于广东。
江苏共有6城跻身先进制造业“国家队”:
无锡市物联网集群;
南京市软件和信息服务集群;
南京市新型电力(智能电网)装备集群;
苏州市纳米新材料集群;
徐州市工程机械集群;
常州市新型碳材料集群。

这6大集群,涉及南京、苏州、无锡、常州、徐州5个城市,各自分工地位有所差别。
南京坐拥两大“国家队”集群:软件和信息服务集群、智能电网装备集群。
软件和智能电网装备,均是南京的支柱产业。
2020年,南京软件业务收入约6000亿元,产业规模位列全省第一、全国第四;新型电力(智能电网)装备集群实现产值1800亿元,智能电网装备产业全国排名第一。
苏州、常州均为新材料领域,一个是纳米新材料集群,一个是新型碳素材料集群。
事实上,苏州是全国三大工业重镇之一,工业总产值仅次于深圳、上海。工业门类齐全,电子、电气、通用装备、化工为主要支柱产业,纳米材料则是面向未来的新兴支柱产业。
无锡
,物联网集群,且名列前茅。

无锡拥有全国唯一的国家传感网创新示范区,物联网产业规模日益壮大,目前已集聚物联网相关企业超3000家,涵盖关联芯片、感知设备、网络通信、智能硬件、应用服务等全产业链条。
徐州,工程机械集群。与长沙一样,徐州也是工程机械重镇。
徐工集团声名在外,卡特彼勒、蒂森克虏伯、利勃海尔、美驰、布兰均在此落户。目前,徐州工程机械企业已超1200家,覆盖工程机械20个产业门类等全产业链条。
04
上海:
芯片、生物医药重镇
长期以来,上海始终被经济中心和金融中心的光环所笼罩,让许多人忽视了其作为工业中心和科创中心的地位。
这次,上海有2个先进制造业集群入选“国家队”:
上海市集成电路集群;
上海市张江生物医药集群。

上海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工业大市,2020年工业总产值高达3.7万亿,与深圳不相上下。
深圳以电子信息为工业支柱产业,上海的集成电路、汽车、航空装备、生物医药等产业相对突出。
集成电路是上海高新产业的代表。
2020年,上海集成电路产业规模超过2000亿元,占全国比重为22%,有超过700家集成电路重点企业落户,仅去年一年就生产了288.67亿块集成电路。
中芯国际、华虹集团、中微、上微、紫光展锐等行业龙头企业云集于此,成为上海高新科技的代表。
05
成都长沙合肥西安:
中西部省会的突围
中西部省会城市,在先进制造业上也有一席之地。
成都坐拥2个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软件和信息服务集群、成德高端能源装备集群。
成都的电子信息产业规模位居中西部第一,2020年总产值首度突破1万亿元。目前,成都已有英特尔、IBM、戴尔、华为等60余家世界500强和国际知名公司,规模以上企业1400余户。

高端能源装备集群,则是由成都、德阳共同领衔。这是除了广东之外,少有的跨城性的先进制造业产业集群。
长沙是工程机械集群。
这两年,长沙以“让炒房客有去无回”而著称,遏制炒房而经济增长势头不减,背后不无工程机械产业的贡献。(参阅《全国学长沙!释放了什么信号?》)
长沙市中国工程机械之都,坐拥三一重工、中联重科、铁建重工、山河智能等诸多龙头企业,2020年总产值突破2500亿元,规模连续10年居全国第一。
合肥,智能语音集群。
合肥这些年来风头无两,京东方、蔚来、科大讯飞等企业的入驻,中国科技大学的加持,让合肥在高新产业时代一扭过去的颓势。
西安,航空集群。
许多人以为西安只是历史古城,GDP刚破万亿,早已失去了过去的荣光。却不知,西安还是军工重镇,集聚了占1/3中国航天、1/4航空科研单位和生产力量。
由于军工产值多数不计入GDP,这就造成西安GDP总量低估。如果考虑到军工产业,西安GDP更为可观。(参阅《这些省会是北方翻盘的希望》)
06
隐形冠军:
这些三四线城市上榜
三四线城市,不乏先进制造业集群。
在25个国家级先进制造业集群中,出现不少三四线城市的身影。湖南株洲、广东惠州、浙江温州乐清、四川德阳,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湖南株洲市,以“先进轨道交通产业集群”位列其中。
株洲坐拥301家轨道交通产业企业,中车集团在此重仓布局,全国30%以上的城轨车辆都产自这里,说是全球最大的轨道交通产业集群并不为过。
广东惠州,与广州、佛山一道以“超高清视频和智能家电集群”位列其中。
惠州拥有TCL等龙头企业,超高清视频规上企业超过70家,全市彩色电视机产量3102.9万台,其中4K电视产量1750万台,4K电视机产量占全国1/3。
浙江温州乐清市,只是普通县级市,但电气产业首屈一指。
据当地发布的数据,2020年,乐清电气产业实现规上增加值172.79亿元,低压电气占全国市场份额65%以上,是国内电气全产业链发育最完整的区域。
四川省德阳市,则与成都共同以“高端能源装备集群”位列其中。
德阳虽然名不见经传,GDP只有2400亿,但坐拥中国二重、国机重装、东方汽轮机、东方电机等多个知名企业。
全国60%以上的核电产品、40%的水电机组、30%以上的火电机组和汽轮机、50%的大型轧钢设备和大型电站铸锻件、20%的大型船用铸锻件,都是由德阳制造。
这些先进制造业集群的存在,诠释了三四线城市的产业力量。
—END— 
#精选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