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对于一个大国来说,最危险的事情莫过于被拖入一场错误的战争。米尔斯海默在《大国政治的悲剧》中提到,搞垮对手的最佳方式就是采用诱捕战术,通过将敌对大国引入一场针对小国的全面战争,耗尽敌人的资源与财力。
历史上,苏联依靠越南战争将美国带入低谷,让美国隐忍十多年,美国将苏联引入阿富汗,依靠阿富汗的游击队拖垮了苏联的财政。民族主义觉醒的年代,想要完全征服一个小国极为困难,大国的衰落往往起因于无法遏制自身的占领欲。
如今,美国打算故技重施,依靠乌克兰拖住俄罗斯,让俄罗斯陷入战略的被动,如果能以乌克兰一国换取俄罗斯的衰退,对于美国是大为有益的。
3月底,乌克兰东部再次爆发多起冲突,已有四名乌克兰士兵死亡,4月2日,俄罗斯号称要派遣50个营的兵力赶赴俄乌边境,而拜登也表示将会坚决支持乌克兰的自卫行动,俄罗斯与乌克兰再次面临腥风血雨。

乌克兰,是普京不能回避的阿克琉斯之踵,也是美国精心布下的陷阱。
一、乌克兰,普京大帝的软肋
乌克兰是普京大帝的软肋,自从苏联开始,乌克兰就和俄罗斯结下了梁子,当时乌克兰大饥荒,有约500多万人死于这场浩劫。苏联时期,乌克兰一直想要摆脱苏联的控制,1990年,最想解体苏联的,除了叶利钦为首的俄罗斯联邦,就属乌克兰了。
1991年,乌克兰摆脱了苏联的控制,赢得了自由,但很快一个棘手的问题摆在面前,那就是如何处理和俄罗斯的关系。乌克兰表面上是一个国家,实际上有两个部分,西边是亲西方的势力,信奉天主教,东边有很多俄裔,信奉东正教,亲近俄罗斯。
一个国家存在两种文化,两种认同。这种结构性矛盾为乌克兰的稳定埋下了隐患。2013年隐患终于爆发了。
2013年,亲俄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和欧盟的政治、贸易协议,欲强化和俄罗斯的关系,总统此举引发了亲西方势力的不满,掀起了大游行,最终亚努科维奇被迫下台,流亡俄罗斯。

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爆发,普京出于国内威望的需要吞并克里米亚,与乌克兰关系急转直下,同时由于克里米亚事件,乌克兰原本就心存不满的东部亲俄势力发动叛乱,独立建国与乌克兰政府对决。最终乌克兰政府被迫赋予东南部两州自治权,此刻起,乌克兰与俄罗斯的关系再无缓和的余地。
(2014年乌克兰危机)
那么普京为何执着于乌克兰呢?实在是维持统治的需要。
普京大帝上任时号称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但二十多年过去了,俄罗斯的经济仍然毫无起色,俄罗斯仍是一个日渐衰落的国家,对于俄罗斯人民来说,普京彻底食言了。
既然食言,普京就没理由不断连任,坐在这个位置上,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普京需要其他的事件来增加威望,经济之外,他找到了更好的灵丹妙药,那就是民族主义。
一个内忧外患的国家,往往民族主义会特别强烈,比如一战德国,曾经是首屈一指的大国,但却签订了《凡尔赛条约》,因此他无时不想光复祖先的荣耀。同样俄罗斯虽然衰落,但俄罗斯人民的记忆没有消失,他们仍然怀念苏联时期的威风八面。既然经济已经无可救药,不如满足国民的民族主义情绪。
奥巴马上任时曾坦言俄罗斯持续衰落已不再是美国的威胁,当时奥巴马准备调集力量进军亚太以遏制迅速崛起的中国。但普京却开始主动出击,进攻格鲁吉亚,吞并克里米亚,干预乌克兰、叙利亚,在英国毒杀政敌,一连串的举措让美国不得不回师欧洲,并对俄罗斯展开全面制裁。
制裁确实让俄罗斯损失惨重,但对于普京来说,西方的敌视稳固了他的地位,对于民族主义爆棚的俄罗斯人来说,普京营造出了一个硬汉的形象,他不辞辛劳的保卫其他国家中的俄罗斯裔,将俄罗斯人的利益放在首位。俄罗斯的民族主义如此强烈,以至于反对派纳瓦尔尼都不得不大打民族牌,指责普京还不够“民族主义”。
对于依靠民族主义作为威望来源的普京来说,乌克兰是退无可退之地。

(反对派纳瓦尔尼认为普京还不够民族主义)
二、美国的陷阱
对普京来说,乌克兰退无可退,美国索性利用这一点布下陷阱,通过不断刺激乌克兰的局势将俄罗斯拖入这场纷争。
对大国来说,执着于小国是危险的,冷战以来,大国的兴衰往往取决于几次针对小国的战争。美国因为陷入越南,损失大量财政,国内内乱频仍,被迫隐忍十年,直到1980年,里根才重振美国。
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扶持亲苏势力,里根趁机援助阿富汗游击队,在美国的援助下,阿富汗游击队不断获得武器和补给,将苏联活活拖垮。里根将阿富汗变成了另一个越南,苏联先后部署150万军队在阿富汗作战,伤亡5万人,莫斯科为此耗费450亿卢布。
阿富汗战争和低效的计划经济、美国的石油制裁一起拖垮了苏联的财政,让苏联不得不进行重大改革,大幅削减体制的福利,导致苏联众叛亲离,彻底灭亡。

(阿富汗战争是苏联的转折点)
2001年911,小布什入侵阿富汗,先后派遣几十万美军赶赴战场,之后小布什又开启了伊拉克战争,希望推动大中东民主计划,但最终阿富汗和伊拉克成为美国的阿克琉斯之踵,美国不仅一无所获,反而被拖垮了财政。这两场战争成为美国由盛转衰的开始。
冷战以来,小国在大国的兴衰中总能起到极大的作用,一场针对小国的错误的持久的战争往往会拖垮财政。

有着这么多前车之鉴,美国当然希望利用乌克兰将俄罗斯拖入战场,考虑到俄罗斯的经济水平远不如美国,那么一个乌克兰足以让他捉襟见肘,当财政困难时,普京将不得不进行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影响到普通人的福利,那将是普京政权崩溃的开始。
通过外战引发民变,就是美国的策略。
三、拜登的计划正在完成

经过特朗普的四年的折腾,美国与盟友的关系达到冰点,拜登一直为如何恢复盟友关系感到苦恼,但如今机会一个个的到来。
纳瓦尔尼事件让俄欧关系受阻,北溪二号停建,xj,hk事件让欧洲和中国心生间隙,而中俄伊关系的加强也给了欧美同盟以示范。如今的乌克兰危机则是最后一环。
一旦乌克兰局势发作,俄罗斯大举进攻,则欧洲将不得不倒向美国。想反对美国的马克龙、默克尔等人则黯然失色。欧洲议会如今的立场已经越来越贴近美国,北约因为俄罗斯的进攻也将联合起来。
局势的发展似乎预示了欧洲反美势力的失败和拜登计划的成功。
直到今年2月,拜登和布林肯还无计可施,但如今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一场大规模的冷战和对抗,离我们越来越近。
面对这样的局势,我们必须有所觉悟,做好准备。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普京大帝最危险的敌人

普京政权的危机:年轻人观念已变



欢迎关注本人公众号和小号,关注小号,以防失联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自由主义,罗马帝国的陨落,美国历史、自由的基因等。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