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今,夏雨都仍能清楚地记得,24年前自己第一次见到袁泉时的样子。
那是一个夏日傍晚,夏雨在学校的操场上有一场篮球比赛,中场休息间隙,他远远看见袁泉走来。
那时袁泉刚洗完澡,穿着一件肥肥大大的衣服,头发湿湿的,盘在头顶,一个竖卡把头发随意地夹着,胳膊底下夹了一个脸盆。
那一刻,夏雨感觉自己被击中了。
他说:“我就盯着她,她也看着我,我们两个就这样互相看了十几秒钟。”
在那之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夏雨都把自己与袁泉的这次相遇,视为某种命运的指引。
直到后来,两人相恋后,在一次聊天中夏雨讲起那次傍晚的对视,夏雨讲得起劲,袁泉却一脸迷茫——她对于这段相遇,没有任何记忆。
夏雨问她:“那你当时是在看什么呢?”
袁泉回答:“我大概,只是在发呆吧。”
关于袁泉,夏雨曾在自己的自传里这样描写:
“袁泉是我的第三个女朋友,她们(三个女朋友)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她们三个可能都适合我,但为什么前两个分手了,而和袁泉好了这么长时间呢?”
“因为以前我老想找一个100%我喜欢又适合我的,现在明白了不可能,所以我觉得最好的办法不是要找个100%的人,而是两个人加起来争取达到100%。”
写下这话时,是夏雨与袁泉相恋第三年。
对那年26岁的夏雨而言,这段长达三年的感情,是他人生中最长,也是对他影响最深的一段恋爱。
今年,是夏雨与袁泉结婚的第12年,对于他们而言,这段从校园里走出的爱情,在过去的岁月里,有过站在春风里的日子,也有过被骤雨淋透的时刻。
而如今,已经是两人相恋的第22年,如果再问夏雨,这段感情是否达到了他所期盼的100%时,45岁的他或许会给出不一样的答案。
夏雨比袁泉大一岁。
有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因为夏雨的口音,以为他是北京人,然而实际上,夏雨是青岛人。
因为出生那夜家里下了一场雨,所以父亲给他取名“夏雨”。
夏雨说,这个名字似乎注定了他“春雨贵如油,夏雨满地流”的人生。
青年时期的夏雨
3岁那年,夏雨父母离婚,夏雨被判给父亲,但由于父亲常年在外奔波,只好将夏雨送到姑姑家,交由他们抚养。
姑姑十分严厉,常常在夏雨做错事情时,以体罚的形式惩罚他,每当这时,夏雨就会想,如果自己和父母一起生活,或许就不会挨打。
那时夏雨养了一只小猫,每次感到委屈时,他都会抱着小猫缩在角落里。许多年后,已成人父的夏雨常常会回想起小时候的那个自己:
“跟一个小豆芽菜一样,抱着个猫在那里偷偷流泪。”
在夏雨家不远处,是黄晓明家。
初三那年,夏雨爱上了滑滑板,每天放学后,都会在家门口的小台阶前和男生们一起滑滑板。
那时黄晓明偶尔路过,会远远看一眼那群滑滑板的男孩,然后回家做作业。
那时,黄晓明还没有baby,夏雨也没有袁泉,日子过得很慢。
夏雨聊起与黄晓明年幼时的偶遇
这似乎也从某种角度解释了,为什么初中升高中的时候,黄晓明考入了市重点学校青岛一中,而夏雨却差一分半没有考上,被调剂去了青岛十二中。
在那里,比他大两届的学长中,有一个叫黄渤的男生。
那时,每天抱着滑板跑来跑去的夏雨未曾想到,十几年后,自己和这位名叫黄渤的学长,都会成为“影帝”。
夏雨与黄渤
和夏雨常独自流泪的童年不同,袁泉度过了一个完整且幸福的童年。
袁泉出生在湖北荆州的一个普通家庭中,爸爸是乒乓球教练,妈妈是小学老师,除此之外,袁泉还有一个姐姐。
虽然家境不太富裕,可一家四口也算衣食无忧。袁泉曾形容11岁之前的自己:十分快乐,且精神世界富足。
袁泉小时候
因为喜欢唱歌,那时袁泉常觉得自己是一个十分有艺术细胞的人,偶尔会蹦跳着来到父亲面前,对他说:“爸爸你真厉害,生了我这样一个天才。”
普通女孩袁泉的人生转折,发生在她小学四年级。
那一年,中国戏曲学院附中的老师来到袁泉的学校,说需要给湖北省京剧团代培一批学生,在湖北省境内寻找有学习京剧潜质的孩子。
在老师的推荐下,层层筛选后,袁泉脱颖而出,要被送去北京集中培养。
袁泉(右)与姐姐
那年,袁泉只有11岁,父母不知道这条路有几分好几分坏,于是将决定权交回袁泉手中。
有一天,袁泉在家里洗脸,母亲问她:“你想清楚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想去学京剧。”
袁泉回答:“我真的想去。”
袁泉与母亲
就这样,11岁的袁泉第一次离家,和另外7个被选中的孩子,坐上了开往北京的绿皮火车。
后来袁泉说:“明明是开启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我却觉得自己的内心从那一天起,就关上了一扇门。”
进入北京戏曲学院后,因为想家,有很长一段时间,袁泉都不喜欢说话。
每天一下课,袁泉就会爬到床上一个人看书,在她的同学将刘德华海报贴满床头时,袁泉的偶像却是《红楼梦》里的林黛玉。
她甚至曾经为了躲避集体活动,骑着自行车去医院,要求医生帮她在眼睛上贴了一个纱布,装作眼疾。
或许就是从那一时期起,袁泉开始用一层层硬壳,将11岁之前那个活泼的自己包裹起来,开始独自面对一切。
独自面对,独自等待。
和袁泉小时候就觉得自己有艺术细胞不同,夏雨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演员。
1992年,姜文计划筹拍自己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对于电影的男主角“马小军”,姜文只有一个要求:“长得像我。”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16岁的夏雨
为了找到合适的演员,他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十几岁的男生,寻人广告甚至登到了《北京晚报》和《新民晚报》。
夏雨父亲的朋友看到广告,打电话给他,对他说:“老秦(夏雨父亲的笔名),姜文招演员呢,你儿子长得那么像他,快让他去试试啊。”
夏雨的父亲觉得是个机会,于是一个电报发回青岛,把16岁的夏雨叫来了北京。
那时,夏雨正在青岛家里过暑假,每天在门口滑滑板,整个人晒得黑黑的。
姜文见了夏雨,先是捏了捏他的肌肉,又当着夏雨父亲的面,问了他一个敏感问题:
“会抽烟吗?”
在当时,夏雨其实会抽烟——在和朋友们一起练习滑板时,他曾被拉去吸过一两次烟,但是碍于父亲在跟前,夏雨只好回答:“不会。”
姜文听罢递给夏雨一只烟说:“抽一根吧”。
结果夏雨刚点上抽了一口,姜文立刻就说:“你会抽!”
紧接着,姜文就转头对夏雨的父亲说:“老秦你走吧,儿子就给我留下了。”
 姜文与夏雨
就这样,夏雨被姜文选中,成为了《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马小军”,和主演宁静、陶虹一起,被姜文送去京郊良乡的一个部队汽车团集中管理。
在那里,剧组每日给他们放着六七十年代的歌曲,让演员们感受剧中人物的情感。甚至请来了杂技团的老师,教他们学习骑自行车与北京话。
姜文还给这一过程起了名字——腌制。
“腌制”小半年后,电影正式开拍。
虽然《阳光灿烂的日子》剧本设定是在夏天,可拍摄时,却是冬天。
在北京零下的天气中,剧组的演员们不仅要跳水,还要为了让说话不要呼出白气,而不断地吃冰棍。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夏雨与陶虹
其中有一个镜头,是夏雨扮演的马小军在雨中呼叫米兰的名字。
夏雨后来回忆,纵使自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真的站在雨中时,那种刺骨的寒冷,依然超出了他的想象,纵使如此,他仍坚持完成了这场戏。
拍摄结束后,夏雨被工作人员用军大衣层层包裹住,回到监视器旁,他听到姜文转头对摄影师顾长卫说了一句:
“哥们演得真好。”
夏雨说从那时起,他突然感受到,自己好像真的可以演戏。
《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夏雨
当16岁的夏雨在冬天的雨戏中声嘶力竭呐喊时,15岁的袁泉也在忍受着冬日的寒冷。
在戏曲学校的日子里,每天早上,袁泉都要六点起来练功,最难熬的是北京寒冷的冬天,每次早上,她都要裹上军大衣,才能抵御住寒气。
不过对那时的袁泉而言,比寒冷更让她苦恼的,是上专业课。
因为腿长,袁泉总是在一些基本的舞蹈动作上,无法达到老师的要求。每当这时,苦恼的袁泉就会写信回家:
“老师说我还不够刻苦,我听了心里非常难受,因为我觉得已经使出了自己最大的力量。不管怎样,我还是要更加刻苦。”
在戏剧学校读书的7年时光里,像这样的往来书信,袁泉攒下了297封。
每天下了课到吃晚饭之间,袁泉总会去收发室里看看有没有父母的回信,如果有的话,袁泉说:“那种感觉就像是过年一样。”
对于那些年的袁泉而言,家人的爱,是她成长过程中唯一的支持,直到她遇到了夏雨。
在中央戏剧学院老师的眼中,夏雨与袁泉,是两个很不同的学生。
一个是在入校时就已经摘下影帝桂冠,被无数人关注的男同学,另一个则是不爱说话,在班级里存在感很低女同学。
但是,在夏雨与袁泉的故事里,又存在着某种共性,比如都是在年少时突然被抽离出之前的生活,又比如都在出演第一部电影时,就站在了山顶。
凭借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马小军”一角,夏雨成为了威尼斯电影节最年轻的影帝。
彼时夏雨对于这一奖项没有太大概念,获奖之后最让他高兴的,是成为影帝可以拥有3000美金的奖金,对于1994年的他而言,那无疑是一笔巨款。
获奖后的姜文和夏雨
对于年少成名,夏雨说这一过程有好有坏:“好的是你能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但是坏的是你可能会被捧杀。”
拍完电影之后,夏雨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成为了中戏表演95级中的一员。
以影帝身份进入中戏的夏雨,迅速成为了老师与同学关注的焦点。
有同学甚至在他入校时就打趣他:“你都这么厉害了,是你教老师啊,还是老师教你。”
过高的期待,压得夏雨喘不过气。
第一年期末演出,面对台下坐得密密麻麻的人,夏雨紧张了很久,他说:“我总觉得大家都是来等着看我的,越担心,我的演技就越僵硬。”
那次演出之后,关于“夏雨不会演戏”的言论,开始在同学之间蔓延开来。
甚至在有导演来找夏雨拍戏时,老师都会拦住,对剧组说:“夏雨还不会演戏,需要多学习才能接戏。”
那时的夏雨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特别痛苦,甚至冒出过退学的想法,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拍了一部戏,就一定要成为大家的榜样。
在夏雨痛苦的时候,比他小一届的袁泉,也没好到哪里去。
和夏雨的孤注一掷不同,袁泉在高考那年,分别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与中央戏剧学院,并被同时录取。
在袁泉纠结选择哪所学校时,中戏表演专业的班主任常莉给袁泉的母亲写了一封长达六页的信,信里她写:
“袁泉将来在有机会拍电影电视剧的同时,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音乐剧、话剧演员。”
在当时,这封信里“话剧演员”四个字深深吸引了袁泉,在此之前,她曾看过一次徐帆主演的话剧《阮玲玉》,从那时起,她就对这种表演形式充满兴趣。
于是,袁泉选择了中戏,成为了章子怡、刘烨、秦海璐、秦昊的同学。
中戏96级的7位女同学
进入中戏后,因为繁重的课业,在最开始的一年,袁泉都觉得天空是灰色的。
压力最大的时候,袁泉每天都要靠吃很多东西来疏解。
那时每天下了课,袁泉都会和同宿舍的女生一起回到宿舍,拿面包夹上黄油与花生酱,一次性吃上3片面包。最胖的时候,她体重达到了120斤。
夏雨后来形容那时的袁泉:“脸胖胖的,和现在很不一样。”
大二那年,袁泉出演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部电影——《春天的狂想》。并一战成名,获得了中国电影第19届金鸡奖最佳女配角。
凭借这部电影,袁泉开始被电影界注意到,而在此之前,她就已经被比她大一届的学长夏雨注意到了。
《春天的狂想》中21岁的袁泉
如今看,在中戏96级表演班的女生里,有被称为中戏校花的曾黎,有大二就出演张艺谋电影的章子怡,有性格洒脱的秦海璐。身处其中,袁泉从来不是引人注目的那一个。
而夏雨却偏偏就对安静的袁泉一见钟情。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
大三那年,夏雨开始对袁泉展开追求,常常叫上同班男生邀请袁泉一起出去玩儿,虽然十次有八次被拒绝,但夏雨仍没有被打消积极性。
1999年夏天,夏雨毕业前夕,北京八达岭长城开放了夜景。
夏雨约了袁泉去赏灯,顺带打算表白,出发之前,天上打起了巨大的闪电,夏雨后来说:“当时一打闪电,我就觉得,这事儿有戏。”
那晚因为天气不好,在城楼里只有夏雨和袁泉,两个人没什么话聊,就一人靠着一面墙,互相看着。
回程路上,雨越下越大,夏雨索性将车停在路边,一边等待雨停,一边打开车上的音响,播放了一首郭富城的《今夜我有点坏》。
在那次赏灯之后不久,夏雨就与袁泉成为了恋人,并且顺利从中戏毕业。
毕业之后,高晓松邀请夏雨出演自己的第一部电影《那时花开》,在电影中,与他搭档的是周迅与朴树。
拍摄中,袁泉常常带着鸡腿去片场看夏雨,而朴树和周迅也因为这部电影,成为了恋人。
后来,高晓松说,在那一年夏天的北戴河旁,自己见证了两段爱情,一段是夏雨与袁泉,另一段则是朴树与周迅。
这两段爱情都很绚烂,却走向了不同的结局。
《那时花开》中的朴树、夏雨与周迅
第二年,袁泉拍摄毕业大戏,已经毕业的夏雨一有空就往学校排练场跑,有时带着汤,有时带着零食。
同学田征后来回忆:“那时我们都不知道他俩恋爱了,就看夏雨一来,袁泉就停止排练,和他在角落里聊天,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两人早恋爱了。”
也是在这一年,袁泉与朴树合拍了一部电影《如果没有爱》,许多年后,人们再度将电影中朴树采访袁泉的电影片段截取出来,依然感叹着那个年代袁泉的灵动与朴树的少年感。
《如果没有爱》中的朴树与袁泉
片段中,在北京王府井的街头上,23岁的袁泉穿着蓝色背心,骑着电动车从远处而来,被27岁的朴树拦下。
朴树问她:“接下来你要去哪里?”
袁泉笑了笑回答:“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吗?”
《如果没有爱》中朴树采访袁泉
电影中的袁泉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而屏幕外的袁泉,却始终知道方向是什么。
在袁泉毕业那年,中央实验话剧院的院长点名从中戏表演班要三个人:章子怡、秦海璐、袁泉。
这其中,只有热爱话剧的袁泉选择留在了话剧院,而当时和她同在话剧院里的,还有同样是中戏毕业,比她大两届的师姐陶虹。
在中央实验话剧院的袁泉(一排左一)与陶虹(二排左二)
毕业之后的那几年,袁泉在话剧舞台上留下了许多鲜活的形象,而在这期间,她也经历过低谷。
2003年,在出演话剧《赵氏孤儿》时,袁泉不慎从舞台上摔落,造成锁骨粉碎性骨折,胸口打了六根钢钉与一根钢条。
话剧舞台上的袁泉
因为这次受伤,袁泉在医院里住了十几天,彼时正值非典肆虐,夏雨每天都戴着口罩,去医院给袁泉送饭陪床。
出院那天,夏雨开车去接袁泉,打开车门,袁泉看到车的后座上被枕头塞得满满当当。
夏雨说,枕头是为了固定袁泉才放置的,为了防止她在车里晃荡,扯到伤口。
夏雨甚至将袁泉送回青岛的姑父家,让姑姑姑父帮着照顾,自己则全程陪伴在袁泉身边。
在夏雨和家人的悉心照顾下,袁泉很快恢复了健康,出现在话剧《琥珀》的排练现场。
话剧《琥珀》中的刘烨与袁泉(2005)
除了话剧,那几年,袁泉在电影上,也有着亮眼的表现:
毕业之后,凭借电影《蓝色爱情》,袁泉获得了第八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并被提名了第21届中国金鸡奖最佳女主角。
电影《蓝色爱情》中的袁泉
2年后,她又凭借着电影《美丽的大脚》,获得了第22届金鸡奖最佳女配角。
或许是因为表演风格的独特,也或许是因为袁泉安静的性格,袁泉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与喜爱。
电影《美丽的大脚》中的袁泉
和袁泉的逐步攀升不同,有很长一段时间,夏雨都被困在了顶点上。
毕业之后,夏雨连拍了好几部电影,但都没有激起太大水花,每次采访,话题依然总围绕着“马小军”与“姜文”。
夏雨觉得困扰,《阳光灿烂的日子》仿佛变成他人生中的一道高墙,困在其中,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拥有超越“马小军”的角色。
而在这一过程中,袁泉始终陪伴在夏雨身边,给他鼓励与建议,也帮他理清思路。
终于,在毕业第四年,夏雨凭借电影《警察有约》拿下第27届金鸡奖最佳男演员,又在两年后,凭借电影《独自等待》,被提名了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电影《独自等待》中的夏雨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部电影里,袁泉还客串出演了一个片段。
电影的最后,夏雨扮演的“陈文”说:
“如果生活跟童话故事是一样的话,我就应该有一个特别美好的结局,可这是现实,还想怎么样,难道下个进门的就是我的对象吗。”
下一秒,袁泉就笑着从门外走进来。
电影《独自等待》中的袁泉客串片段
回头看,虽然夏雨与袁泉同为演员,但却鲜少合作。在这过去的二十几年里,两人唯一的深度合作,是在电影《上海伦巴》中扮演了一对情侣。
在这部电影的采访花絮中,两人穿着剧中角色的衣服接受采访。
采访中,袁泉说自己一直是夏雨的影迷,而夏雨则说,自己很少看袁泉的戏,因为:“看完她的戏,我会不自信。”
电影《上海伦巴》中的夏雨与袁泉
那一年是2006年,夏雨与袁泉恋爱的第七年。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将共同携手走入人生的下一阶段时,两人却在2007年初,秘密分手。
在被爆出分手之前,在一次采访中,袁泉聊起自己与夏雨的感情,说起多年来的不易。
她说:“不管这段感情是怎样的一个结果,不一定是人们想象中的那个结果,但是在我们心中,这段感情已经开花结果了。”
访谈的过程中,袁泉一度哽咽,甚至中途落泪退场。
好在,这次分手只持续了10个月。
2007年10月,在第16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的红地毯上,夏雨再次拉起了袁泉的手,站在无数媒体相机前,宣布复合。
这一年,袁泉30岁,夏雨31岁。
2009年8月,夏雨和袁泉结束10年爱情长跑,登记结婚。
两个人没有举办盛大的婚礼,而只是简单邀请两边家人一起吃了个饭,并回到中央戏剧学院——他们爱情开始的地方,拍摄了一组结婚照。
拍结婚照那天,袁泉很早起床,想着早上学校操场的光线好,人也少。
结果到学校一看,袁泉傻了眼:那天恰好是新生报到,整个学校挤满了人,操场上堆满了大小军训要用的包裹。
看到这么多人,袁泉开始有点慌神,后来转念一想,她又觉得欣喜:“我们在婚姻的殿堂里,未尝不是新生报道呢。”
夏雨与袁泉在中戏拍的结婚照
婚后第二年,夏雨与袁泉的女儿夏哈哈出生,袁泉说,孩子之所以叫“哈哈”,是因为一叫她,她就哈哈直笑。
成为母亲之后,袁泉说自己变得勇敢了很多,那些她过去常常会出现的厌世与悲观情绪,随着孩子的到来,突然之间消散了。
孩子的到来,也对夏雨产生了很大影响。
女儿出生后,夏雨有长达两年半的时间,没有外出拍戏,而是专心在家陪伴孩子。
在这期间,夏雨错失过几次很好的电影剧本,有人曾经问他是否感到可惜,夏雨说:
“当然不会,因为孩子是我至今为止最好的一部作品。”
 夏雨的女儿看他冲浪
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一些曾经困扰夏雨很久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
夏雨说,小时候自己脑中常有很多为什么:为什么父母要离婚,为什么爸爸不带着我生活,为什么要在姑姑家长大,为什么见不到妈妈……
后来,成为父亲后,他突然理解了自己的父母:“人生就是这样,酸甜苦辣,都不容易。”
夏雨与父亲
而那几年,袁泉也降低了拍电影的频率,渐渐回归家庭。
但是,从《我的前半生》中的唐晶,再到《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的吴小姐,几乎她的每部作品,都能让人回味许久。
《我的前半生》中的袁泉
2014年,袁泉出演韩寒导演的《后会无期》,在剧中,她恰到好处说出的那句:
“喜欢就是放肆,但爱就是克制”,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成为社交网络上被频繁引用的金句。
就连韩寒都特意写了一段文字称赞袁泉的演技,他说:
“她对台词节奏的把握极好,有的时候我在监视器里觉得该说了,她就是会多停顿半秒,结果效果更好;有的时候我觉得该停了,她还多说半句,结果依然是她的更好。”
“遇上一个好的演员就是希望有几万尺胶片永不停机。”
电影《后会无期》中的袁泉
今年,夏雨45岁了。
这些年,夏雨参演的电影并不太多,他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伴家人与享受生活,他学滑板、滑雪、冲浪、帆船、泥地赛车,甚至跟着专业的老师学了几个月魔术。
就连黄渤都在看过夏雨的魔术之后,建议他去摆一个魔术摊,自己去替他收钱。
滑滑板的夏雨
夏雨的粉丝早已习惯他的“不务正业”,他们称夏雨为“课外活动组组长”,说他已经是“半退休”状态。
夏雨说:“人一辈子就这么几十年,你所拥有的东西其实都不是你的,它们只是寄存在你这里,我们努力赚钱买了房子和汽车,还要为了更大的房子和更好的车子努力,能不累吗?”
曾经有人问袁泉,怎样看待夏雨的这种生活态度,她回答:“无论他是变魔术还是滑雪,我永远是他最忠实的观众。”
不拍戏的时候,夏雨和袁泉很少出现在大众视线中,偶尔出现在新闻中,通常都是他们带着孩子在超市购物,或者是与好友聚餐。
而另一方面,虽然演戏不多,但他们的每次出演,从来不会让观众失望。
2020年初,凭借在电影《中国机长》的表演,袁泉获得了第33届金鸡奖最佳女配角,以及第35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
这一年,袁泉43岁。
电影《中国机长》中的袁泉
夏雨在微博上恭喜了自己的妻子,他说:“梅开二度,小姐姐加油。”
在这一年的年末,夏雨出演的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上映,电影中,夏雨扮演的父亲老马热爱魔术,且开明幽默。
袁泉也在自己的微博上,替丈夫宣传了电影,她说:“大叔有点帅啊,等着买票。”
此时,是两人恋爱的第21年了。
或许,在人生中相遇简单,但长久的陪伴、共同的成长、以及彼此的理解,实属难得。
更何况,相遇本就不简单了。
袁泉42岁生日那天,夏雨曾写了一首小诗送给她: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新的一岁继续灿如春华,皎如秋月,翩若惊鸿,婉若游龙。风姿绰约,平安自在。”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如今的袁泉与夏雨,早已拥有了比100%的爱情,更为珍贵的东西。
夏雨年少成名
袁泉那时花开
祝幸福!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