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音频专栏 | E闻美政
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纽约时间》立场。

第 126 篇

加税伤害美国经济?
经济学家们都不同意
By | Eric
在拜登政府推出加税政策之后,很多人都会有这样一个疑问:“也许加税对促进社会公平,减轻贫富差距是好的。但也许加税真的会伤害到美国经济,或者使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下降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反过来看看川普 2017 年减税的效果。这个减税方案叫做 “TCJA” Tax Cuts and Jobs Act 。为了排除 Covid 疫情的影响,这里只考察 TCJA 在 2018 年和 2019 年这两年中间实施的效果。
首先,这一减税对美国政府的税收打击是巨大的。并不像川普和共和党保证的那样 “减税可以刺激经济发展增加税基,不会影响税收”,事实上,据 CBO (国会预算办公室,无党派技术部门,相当于美国的会计)估算,TCJA 使得 2018 年的税收下降了 7.6%,也就是 2750 亿美元。这还没有考虑美国经济总量的增长。请注意税收减少的构成,企业税下降了 40%,这正好符合 TCJA 的减税幅度(从 35% 减到 21%);个人所得税减少了 5.4%,看上去真不错,好像老百姓的收入也减税了?你想多了。这 5.4% 主要是给高收入阶层的富人和投资者减的税。普通拿工资吃饭的老百姓,他们的税收减少是多少呢?1.7%。
也许有人会想,这才两年嘛,也许未来美国经济会因为减税而蓬勃发展,这样不就能扩大税基,税收又会自然上升了吗?很可惜,没有一家美国的经济研究机构得出这样的预测。注意,这里不考虑疫情影响。也就是说,即使在没有疫情影响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在可预见的未来十年中,税收会继续保持下降趋势,经济发展带来的抵消作用,不足 25%。换句话说,美国政府会迅速陷入巨额债务。
如今的共和党人总是以债务会增加为由,反对拜登政府的公共开支计划。但他们不会告诉你,几乎所有的经济学研究模型都告诉我们,减税造成的债务飙升甚至比公共开支要大得多。
为什么呢?这是因为在今天的政治和经济环境中,减税本身,对经济的刺激作用非常有限。
即使支持川普减税政策的华尔街日报,也不得不承认。减税初期带来的经济增长和投资增长,不但时间很短,而且效果不明显。华尔街日报承认,减税本身,不能带来足够的经济发展以弥补税收的下降。
Whirlpool 的 CEO Marc Bitzer 表示说,“减税总体上来说对消费者有利,但税率对于我们来说,真正的效果比你想象的小得多。” 他表示说,TCJA 对于家电制造商来说,无论在增加职位还是增加投资上,都没有太大的意义。TCJA 原本是希望通过降低税收来鼓励这些制造商将企业拉回美国,但与此同时川普又引发了和多国的贸易争端,使得这些制造商又有动机将企业搬到消费市场国去避免贸易摩擦带来的惩罚性关税。
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美国的政治气候。请注意,TCJA 是完全共和党单方面通过的法案,当时全国都弥漫着讨厌川普和鄙视共和党的政治空气,这一点在 2018 年中期选举民主党意外大获全胜上可以看出来。那么,跨国公司的决策者们并不是傻子,他们知道这样的法案并不具备政治稳定性。我花巨资将企业迁回美国,过两年民主党上台了,税率涨回来了,那怎么办?我再搬出去吗?我一个搞企业的,经得住你这样折腾吗?
所以,美国企业的利润,增加职位,迁回工厂和对内投资的增加,非常有限。
商业部给出的数据显示,美国企业的季度利润税后的总额,在 TCJA 实施之前和之后,没有明显改变,均在 1.85 万亿上下。一些因减税而受益的企业会不会因此将多出来的利润进行投资呢?数据显示,刺激的效果非常小,而且短暂。企业投资的增长率仅从 TCJA 前的 5% 上升到 6%,而在 2019 年之后,迅速下降至 2%。对比一下 2012 年奥巴马总统期间,企业投资的上升率为 12%。华尔街日报承认,美国企业并没有因为减税,而进行更多的投资。
那么减税会不会让跨国公司们将资金转回美国呢?
在 2018 年,确实出现了一波这样的转移。2018 年美国的跨国公司大约转移给美国母公司 1 万亿美元。但这些钱主要从哪些地区转回来呢?百慕大、荷兰、和爱尔兰。这远低于 TCJA 希望产生的效果,而且这一效果非常短暂。从 2018 年开始,在美国跨国公司在海外的资金又开始上升,因为那些国家的政策要稳定得多。
那么这些转移回美国的资金做了什么呢?绝大多数实际上都是用来回购自己公司的股票。标普 500 的企业,在 TCJA 之前,每季度的回购资金大约在1200 亿左右,而在 TCJA 之后,立刻几乎翻了一倍,达到 2300 亿。其中一半,仅仅来自 20 家左右的巨型公司,比如苹果公司一家公司,在 2019 年2、3 季度中就回购了 180 亿美元的自家股票。
同时,降低税率本来还应该有吸引外资投资的功能。但实际的情况是,这一作用也相当短暂和温和。仅在 2018 年3、4 季度,达到一个高潮,约有 800 亿的新增外国直接投资,很快到了 2019 年三季度就萎缩到只有 90 亿外国新增投资了。作为对比,2016、2017 两年,也就是在 TCJA 通过前的两年的平均季度新增外国投资在 500-600 亿左右,换句话说,TCJA 基本上看不到对吸引外国投资的效果。很多经济学家也认为,这主要是因为美国和各国的贸易冲突及不稳定的国内政治导致外国投资者踟蹰不前。
所以综合以上的数据,我们不难看出,减税对美国经济的提升,对促进美国企业回流,和对促进外国投资者对美国企业进行投资,效果都是不明显的。当然,效果非常明显的是,这大大地增加了美国的国债,这一点毋庸置疑。所谓减税会增加税基,不影响税收,所谓 “tax cuts will pay for itself.” 纯粹只是一个传说 myth.
有趣的是,这个现实,在 2017 年的一次对美国顶级经济学家们的调查中,绝大多数美国顶级经济学家们已经预言了这一情况。只有 2% 的经济学家们认为美国经济可以通过减税提高,52% 反对,36% 不确定。但是,他们几乎全部同意这样一个看法:“减税会大幅提高国债”。
为什么呢?因为所谓经济学家,他们一定程度上是经济历史学家,他们比川普这样不学无术的人更了解经济发展的历史和规律。我们先来看一个大历史图景。从美国南北战争之后,到一战之前,这个阶段美国几乎没有个人所得税,税收只占GDP 的3%。从一战到二战之后,税收占到GDP 的 11%,这是一个巨大改变,期间经历了大萧条和罗斯福新政和两次世界大战。从 1950 年之后,美国进入了高税收期,到目前平均联邦税收占到 GDP 的 17%。这三个历史阶段的税率完全不同,但是,这三个阶段的年人均GDP 增长,却是几乎一样的,第一阶段为 1.8%,第二阶段 2%,第三阶段 1.9%。
也许这个画卷太大,看不清细节?好,我们看看从 1947 年到现在,对于富人的税率下降了多少呢?1947 年个人所得最高税率为 86.45%,只要你的收入超过 20 万美元,就是这个税率。到 2015 年呢?你收入超过 46.7 万,最高税率也只有 39.6%。这一减税趋势是恒定不变的,但这期间美国经济上上下下,统计分析学指出,其中没有任何关联性。但是,有一点却非常有关联性,那就是美国的贫富差距,开始逐渐拉大。社会贫富矛盾越来越突出。
再看企业税。从 1947 年以来,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奇怪的趋势,即企业税越高的年份,经济增长越好。1950-60 年代,经济年增长率为 3.9%,而这时候企业总的税率超过 50%;2000 - 2010 年代,企业总税率只有 35%,经济年增长率只有 1.8%。而且如果仔细研究的话,加税还往往和第二年经济增长加速有很微弱的关联性,而且这个关联性随着加税幅度越来越大(这里需要的统计学知识较多,不细述了)。最保守的结论是:企业税率(也包括资本利得税)的增减,和经济发展的关联性不大。
请注意,这是无论保守派还是进步派的经济学家们,一致的意见。但同样请注意,他们都认为,减税本身,会快速增加政府债务。同时,减税和美国日益严重的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激化,呈明显相关关系。

最后做一个通知:“今日美政” 关于 2020 年大选的特辑,“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纪事本末” “What happens in 2020 Presidential Election” 。此书由张千帆教授和杜彦林博士作序,已由博登书屋出版,现在在Google 和 Blurb 上都有电子版和纸书版发售,现在还处于促销减价期间。谷歌和 Blurb 的购书链接在文字版结尾处。这是一个历史的记录,当我们多年以后回过头来看美国的 2020 年大选,看美国曾经出现过川普这样一个人物,我相信对历史和美国国民性的研究,都是有帮助的。谢谢各位的支持。

https://f.cp46.cn/l173
https://f.cp46.cn/zqws
https://www.blurb.com/b/10589533-2020
https://www.blurb.com/b/10589544-20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