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第3848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4k+·
· 悟00000空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上一篇《走出七万年前的大脑,感受爱》讲到情绪管理的第一步,提高情绪意识,感受你的感受。那么当你意识到自己即将陷入一种不利的情绪状态时,接下来怎么做呢?
比如你意识到自己要大发雷霆了,可能要说会让自己后悔的话、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了,那么怎么办呢?
黄金抢救期
这时候要赶紧采取行动,分秒必争,不要错过黄金抢救时间。
首先是深呼吸,呼吸本来是无意识、自发的,现在得用意识干预一下;
其次,调动五官,色、声、香、味、触,眺望远处,倾听鸟鸣,嗅嗅香袋,吃块巧克力,摸摸项链、佛珠等佩件,具体的做法因人而异,反正就是让五官忙起来。
为什么呢?因为人有三个大脑,生理脑、情感脑和理性脑,情感脑和生理脑的联系比理性脑和生理脑的联系更紧密,情感脑会劫持生理脑,人就出现各种症状,呼吸加快、血压升高、心跳加速等等,损害健康的正是这些症状。
如果理性脑能在第一时间察觉情绪发作,抢在情感脑之前控制生理脑,让生理脑忙着接受自己的指令而没有时间接受情感脑的指令,那么伤害就不会发生。这就好比占据了生理脑的通讯频率信道,这样情感脑就无法劫持生理脑了。(见前文《放过孩子,放过自己》)
深呼吸、调动五官让生理脑忙碌起来不被感性脑劫持后,赶紧找一个好朋友话疗,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但并不是每一个人每一次都有这个条件,好朋友不够多,或者大家都在忙,这时候你可以去运动。
运动也是阻断情绪的好方法,你很难一边跑步一边生气,好比两个摁键,一个按下去另一个就跳起来,不可能同时按下去。你可以出去暴走几公里,或者跑几公里,或者跳广场舞,或者狠命练一筐球(往往这时候练球能练出精准发力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
总之运动起来,出一身大汗后,你会发现你已经差不多忘了之前愤怒的原因了,要想一想才接得上。如果还是要发火,那赶紧再深呼吸,重复一下这个流程。
你的情绪不是你
在通过调动五官、话疗、运动等一系列方法阻断情绪发作后,接下来的一步就是马上启动理性脑,进行以下的思考:
1. 情绪不过是生化反应而已,从这个角度讲,人好比是一袋化学物质,随时发生着各种化学反应;
2. 某种生化反应持续的时间是短暂的,特别是强烈的反应,越是强烈的东西越不会持久,你不会一直这样愤怒下去的,或者抑郁下去的,不要害怕,这一刻并不代表你存在的全部;
3. 既然是生化反应,就很容易被操纵。比如现在就给一个暴跳如雷、或者悲痛欲绝的人吃点XXX,他马上飘飘欲仙。只是打个比方,千万不要这样做,毒品对身体危害太大。那么如果有一种药,只会让人感到快乐,没有副作用呢?
1932年,正值经济大萧条时期,阿道司·赫胥黎出版了反乌托邦小说《美丽新世界》,书中将快乐当成最重要的价值,政治的基础不是选举、警察,而是一种称为苏麻(Soma)的合成药物,这种药物不影响健康和生产力,每天所有人都服用这种药物,他们感到十分快乐。
书中,世界大同,由一个统一的政府统治,不论生活环境如何,每一个人都很快乐、满意。战争、革命是不可想象的事情,甚至罢工、示威游行都完全不可能发生。
这当然是科幻小说,但是说明一个道理,人类的情绪太容易被操纵了。时到今日,人类还没有发明出苏麻,但是发明出了百忧解(Protac),用于治疗抑郁症。
抑郁的人吃足够多的百忧解,就不抑郁了。然而,他也不会感到快乐了,因为百忧解把所有的感受都钝化了,而不是选择性地精准钝化,没办法,目前生物科技只能做到这一步。
这三点说明什么呢?说明你肯定不是你的情绪,或者说你的情绪肯定不能界定你,因为产生情绪的生化机制那么多变、那么容易被操纵,怎么可能是你呢?说你是那袋化学物质,就好比说你就是你的细胞,然而人体的细胞一直在更新,在整个人体中,每分钟有1亿个细胞死亡。
指甲细胞的寿命为610个月,肝细胞寿命为150天,味蕾细胞的寿命为10天,肠粘膜细胞的寿命为3天,血液中的白细胞有的只能活几小时。
正如你的指甲不是你,你的脸不是你,你的手臂不是你,你的肝脏不是你,你的肺不是你,你的心脏不是你,你的情绪也不是你。
欧洲在18世纪晚期至19世纪初期出现浪漫主义运动,强调直觉、想象力、感觉,认为人生在世就是要感受、体验,鼓励大家尽量多地去感受各种情绪,去体验各种经历。
然而,某种意义上,不是你体验情绪,而是情绪体验你。一个人每天会产生1600018000个念头,绝大部分来无踪去无影,生化反应的过程太复杂、微妙,根本无法准确地解释。佛魔一念间。

管理好了情绪,你才能正常、正确思考
就像你接受了你的脸、并给予它必要的护理一样,你应该同样接受你的情绪、正视你的情绪、积极管理你的情绪。几千年来,人们倾向于忽视、贬低情绪,认为情绪是人类动物性的遗留,是低贱的东西,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脑科学研究结果表明,感性和理性一样重要,如果不是更重要的话。
很多人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情绪,试图用理性思考来取代它,结果迷失在自己的思考中。不断增加的压力和焦虑会大大削弱我们的思考能力。无法停止的焦虑导致睡眠缺乏,让人变得越来越愤怒、退缩,最终甚至可能会让人完全停止运转。
当强烈或持久的压力与无助感同时出现时,人们常常会受到重创。神经系统既想快速运转又运转不了,这会让我们处于停滞、冻结的状态。打又打不了,逃又不知道如何逃,只好僵在那儿。僵的时间有长有短,短的可能几秒钟就恢复压力平衡状态了,长的可能几个月、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十年一觉扬州梦。一个人(主要是女人)可能会困在一段创伤性的恋爱或婚姻中十几年甚至几十年醒不过来,她们把自己关在虚拟的笼子里真实地痛苦着,虚度光阴。醒来时,女神都变成女巫了。丧子之痛更让无数人彻底失去了活下去的力量,她们无法接受这种痛苦的情绪,永远被困在那里,动弹不得。
只有正视、重视、管理情绪了,你才能正常、正确地思考,做出明智的人生决策。你不正视、重视、管理情绪,情绪不会自动消失,你忽视、压制它,它就会像被堵截的洪水猛兽扑向你,耗尽你所有的心理能量,把你的人生夷为一片废墟。

提高“不适阀值”,与狼共舞
有时进化形成的生存本能是我们的敌人,生存本能让我们对很多东西、事情、局面产生不适感,以提高机体的警惕性,及时适当应对,提高生存概率。但是,当我们的不适阀值降得越来越低,低到不合理的程度时,我们的生活就变得难以忍受,我们将陷入不良的行为模式,对自己和周边人的健康甚至生命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现代人类的生存条件越来越好了,令人感到不安全、不舒适的因素越来越少了、越来越弱了,导致人类的不适阀值越来越低,人为灾难越来越多、越来越惨烈。大巴车司机和乘客吵架,就把大巴车开出大桥,冲进江水,全车人死亡。飞机机长被降职、炒股失败想自杀,就让飞机一头栽向地面,让机上所有人陪葬。
所有动物都有三种应激反应模式,打、逃、僵,但是人类作为万物灵长,还进化出了第四种模式,和。与不适的东西、人、事情、局面和平共处,与之共舞,相克相生,形成平衡,让它们变成你生命的一部分。
比如疾病,有很多病彻底根除是不可能的,只有带病生存。治病救人,治病是手段,救人是目的。不能搞成手术很成功,病人死了不要试图消除其实是不可能消除的东西。人生也是一样,不要抗拒,越是抗拒,问题越严重。
关掉挣扎的开关,接受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的事实,接受自己的平常相貌,接受自己的爆裂脾气,接受自己不够优秀的儿子,接受自己不够温柔的老婆(或者不够爱自己的老公)……更重要的是,要接受以下这个事实:所有这一切可能更糟糕,而且可能瞬间就消失。

冥想与佛教
识别压力过载、管理情绪的前提是提高情绪意识,感受自己的感受,而冥想正是能够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的好方法。
冥想最开始是一种古老的宗教修行,目的是减轻痛苦。现在普通人的冥想是不带宗教色彩的世俗练习,让身体放松下来,让思维安静下来,把焦点转向内在体验,帮助我们对自我有更敏锐的观察和意识。
冥想让我们在感受到威胁时还能保持平静和专注,这样我们能够更好地控制自己,不再失控变成恶魔,说伤人的话,做伤人的事;这样才可以让别人更多地感受到我们的善意和爱,看到我们最好的状态。
据说有研究表明,长期冥想可以改变大脑结构、布线,让你成为更睿智的人。冥想是佛教修行的一大法门。佛教对人脑的理解似乎比现代脑科学早了2500多年。有人开玩笑说,当科学千辛万苦爬上山顶时,发现佛陀已经端坐在上面了。
现代脑科学告诉我们,人的情绪不过是生化反应的结果,是飘忽不定、不可捉摸的浮云,不是你本身,不要太当真;而佛教早就告诉我们,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不仅仅是色即空,色、受、想、行、识,五蕴皆空,一切都是虚幻的,你又何必为了追求或逃避虚幻的东西而苦了自己?
根据佛教的说法,宇宙有三个基本现实:一切事物都会不断变化(诸行无常);一切事物都没有永恒的本质(诸法无我);所有情绪都是苦的、没有什么能永远令人满意(诸漏皆苦)。
就算你能够探索宇宙、银河系、太阳系、地球、人的大脑、大脑细胞,就算你能够探索一切,你也无法找到永远不变的东西、永恒固定的本质,更无法得到永远的满足。
人类之所以感到痛苦,就是因为总觉得在某个地方会有永恒的本质,而只要自己能够找到,就能永远心满意足,结果一生受苦。比如很多人追求永恒的爱情(特别是受西方十九世纪浪漫主义文学影响的青年),结果屡屡失败,最后只好说起码那些经过属于我其实某种意义上,不是那些“经过”属于你,是你被经过了。
只有明白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漏皆苦的道理,才能达到涅槃寂静的境界,这就是佛教的四法印当然小乘佛法和大乘佛法对这个四法印的解释有很大的不同,这里就不区分了。
一般人任由外部环境发生的事情影响自己的心情,像任由外力演奏的钢琴;积极心理学家说,这是不明智的,诚然,你无法控制外部客观世界发生什么事情,然而你可以控制你对客观发生的事情的主观感受,客观世界是虚幻的,主观感受才是真实的;佛教的境界更高,强调主观感受也是不明智的,你的主观感受也是虚幻的,不仅仅你的感受是虚幻的,你的想、行、识都是虚幻的。
所以离苦得乐的终极方法是不去感受,不去想、行、识,彻底切断压力刺激源,拔掉电源,不玩这个游戏了。比如李叔同,半生繁华半世僧,一念放下,万般从容。39岁出家,62岁圆寂。
弘一法师病重弥留之际,他告诉身边的法师:你在为我助念时,看到我眼里流泪,这不是留恋人间,或挂念亲人,而是在回忆我一生的憾事。他留给世人最后的绝笔是四个字——“悲欣交集修行23年,似乎并未能进入五蕴皆空的境界,可能是太早圆寂的缘故吧。
被他抛弃的日本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回到日本后,被父母抛弃(父母认为她与李叔同私奔有伤风化),在冲绳岛隐姓埋名做护工抚养两个孩子,在对他的日日思念中活到了106岁。
大部分人应该是做不到出家的,也没有必要出家,大隐于世,躲到佛寺修行不算本事,真正的本事是在这滚滚红尘中修行,在这滚滚红尘中悟见观自在菩萨,行深船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 作者:曾在复旦学习、任教9年;曾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供职20年。微信个人公众号:悟00000空。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