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坝,这个距遵义50公里、仅有12平方公里的小山村,在1935年春天,大片油菜花激情绽放的美丽时节,因中国工农红军的一次重要会议,因雨后春夜一个提着马灯的孤独身影,使它声名鹊起。
也由此,苟坝的马灯,中国革命精神的薪火之源,也永远映照在中国革命的光辉史册。
然而,就在八十年多年后的今天,一群穿着西装,油头锃亮的干部们,重新聚集于此,也点起马灯,学着革命先烈那般,有模有样的在马灯下面学习起了党史!
写到这里,不要误会,在这里不是讽刺他们不能在马灯下面学习党史,仪式感有时候也很重要,做着先辈同样的事情,发自内心的来走一走先烈们走过的路,哪怕是模仿,是搞一种形式,只要是建立在真诚的基础上,也未尝不可。
但很显然,他们不够坦诚,哪怕是坐在先例们曾经做过的地方,哪怕是在革命之火的起点,他们依然在说谎
看看说的恶心不:
“集中学习突遇停电,但党史教育不能停止,干部们在马灯照耀下继续学习!”
为什么说恶心,因为太虚伪。如果在报道中,他们在马灯下能够坦诚的说,这就是一场点马灯学党史,缅怀先烈的宣传活动,笔者相信绝对不会有人出来驳斥,嘲讽!

也完全不会出现下面这种翻车的现象。较真的网友,就好奇了,大白天的,就算停电,你们拉开窗帘,也不至于点马灯啊!

再说,停电了,那些反光点又是啥?
网友电联社说: “估计遵义市供电不正常,常常停电,因而机关单位常常备下马灯……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老区条件还是这么艰苦!”
网友XXX说:“马灯在党的历史上承载了很多感人的高尚故事,本应是个让后人睹物思人、充满敬意的好物。同样的东西,却被遵义创新区的某些人用在完全相反的地方!既体现了始作俑者特别是参与此事的主要领导严重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也展示了他们过低的执政能力、德不配位,不仅损害了党和政府、广大公务员辛苦维护的正面形象,也破坏了当地政府的公信力,甚至对马灯都造成无辜伤害。因此,作为一名党员,建议组织严肃查处此事责任人,举一反三将此类害群之马及时从广大领导干部中清除!”
网友XXX说:“84年前的3月份,毛泽东披着大衣,提着马灯,沿着这条小道步行到长五间找到周恩来,说服周恩来撤销了原计划第二天攻打打鼓新场的作战命令,又一次在关键时候挽救红军,挽救了党,挽救了中国革命。现在你们这帮家伙,大白天的在这里造假,良心不会痛么?”
写到这里,这些干部们之所以令人反感,不是因为搞这种形式,虽然笔者从来不喜欢形式主义,但对于那种真诚的形式,其实并不反感,因为无伤大雅。

最反感的是什么,就好比古代宫里的太监去搞形式,搞些别的可以,但你千万不要去骑在马上去形式岳飞,因为看着让人恶心!

心中有,形于外,心中无,就算在行为上多么的惟妙惟肖,模仿出来的动作都会给人一种东施效颦般的恶心。

最重要的,心要坦荡。为什么小学生做的一些形式教育不让人反感,那就是由于小孩子有什么坏心思,他们的心是纯真的。而很显然,而今坐在马灯下的这些干部们,无论您们的表情多么庄重,但在马灯的照耀下,都会给人无尽的虚伪之感!
大大方方的说,我们就是来做一个宣传活动,不要那么假,真的就那么难?

就像去年那对新婚夫妇,大婚之夜秀党史,歌颂罢,翻车罢,尴尬不尬!

觉得三观一致,点击下方名片关注一波,谢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