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系读者投稿,来稿请投同时投至:
[email protected]n;[email protected]k.com.cn
-本文系读者投稿,不代表本刊立场-
文|读者:静思
如果不是手机照片“回忆”提醒,我都忘了一年前的今天,我剃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光头。
作为一名女性,在现下这个社会,剃光头早已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了,但当我把光头造型po在朋友圈时,还是收到了一波震惊的“问候”。
率先看不下去的是家里的亲戚们,七大姑八大姨们纷纷致电我妈,问我遭遇了什么事儿?受了什么刺激?
我没想到惊讶如此庞大。从小到大一直以短发示人的我,本以为大家会对我的光头造型视若平常。还是大意了。
在长辈的观念中,一个女人的头发,虽不至于陈旧保守的像古人那样寄托了浓厚的情感象征——一个女人剪断青丝,要么是给情郎的信物、要么是与情郎诀别、或者是要出家当尼姑,青灯古佛聊此一生;奈何长辈观念再进化,也认定一个正常的女性,随便剃光头,必定事出有因。

《少年的你》剧照
但我真没有。
我就是理发时一时心血来潮,想试试“脑袋空无一物”是什么感觉。不就是头发嘛,虽然不像脂肪囤积的那么容易,但总会长回来的,对吧。于是,一个光头女人就诞生了。
要说剃光头后有什么感受,首先是一个“爽”字!对于油性发质的我来说,终于不用每天早起洗澡洗头吹头了,省了这些工序,每天我可以多睡30分钟。
第二个爽点在于,我终于不再为掉头发而难过了。虽然我暂无脱发困扰,但作为头发相当不争气又细又软的人来说,看到梳头时、或者自然掉落的每一根头,难免有冬瓜皮做甑子——不蒸(争)气的悲愤情绪。现在好了,毛都没了,看你还能怎么掉!
但我也要坦白,即便是新时代的女性,刚剪完头发的前几天,我还是不敢毫无顾忌地顶着光头出门,要像琵琶女用手中琵琶半遮面时才好奏出婉转深情的曲调那样,我要带上一顶棒球帽稍作遮掩才好出门。
没办法,谁叫我之前顶着锃亮的脑袋走在路上时总会被行注目礼;走进女厕所时,总要被投来质疑的眼神;和朋友们见面时第一句话,她们的关注点总是在我的脑袋上。
21世纪了,大家对女性剃光头这件事依然感到诧异,主要还是千百年来,头发对女性实在意义重大。只是从古至今,女性剃光头这件事,从未被赋予过积极的象征,甚至连“正常”都谈不上。
古早时期,曾经在任何一个朝代、任何一块地域,剃光头都含有羞辱和惩罚的意味。
在中国古代,剃光头是一种刑罚,最早见于《周礼》。中国上古五刑中有一种刑罚叫髡刑,指剃光犯人的头发以及胡须,在“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年代,这是一种耻辱刑。
比如电影《驴得水》里,男性对张一曼的荡妇羞辱就是剃头。
《驴得水》剧照
一头柔柔卷卷长发、精心的装扮,随处可采的鲜花,高叉的旗袍,这些曾对张一曼意义非凡,它们那是大上海歌女的同款,那是她自己内心一个美好的梦然而,校长还是亲手一缕一缕的剪了她的长发,美其名曰为了大局,伸张正义。
在欧洲,剃光头是对战后通敌女性的羞辱惩戒,属于道德上对女性的惩罚、羞辱手段。
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经典一幕就是玛莲娜当众被剪头发。
当时误以为丈夫去世的她,为了生存下去沦为妓女,和德国兵厮混。战后镇上的女人们借着清算的机会,玛莲娜成为群众发泄对法西斯怨的替罪羊,看上去是因为“服务”了德国兵而惩罚她,实则是终于为她的美丽动怒:将她性感的卷发剃秃,扯掉她身上仅剩的衣服。而曾经前簇后拥为她点烟的男人们,站在一旁充当一场好戏的看客。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剧照
“女性剃头=惩罚羞辱”这个等式不止于在影视剧中成立,现实世界亦然。
在非洲有一个民族叫马赛族(Maasai),是一个非常著名的游牧民族。这个族群有一种奇特的风俗,那就是女人剃光头,男人留头发。在马赛族人看来,头发是男人勇敢和力量的象征,如果他们的头发被剃,就是受到了一种极大的羞辱。马赛人为了显示男人比女人的身份更加高贵,从而让女人剃光头,成年男子留长发。
以女性剪头发做文章的桥段鲜少被赋予积极意义,不过“意义”还是在缓慢发生着变化。
“女性”“光头”这两个词首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尤内斯库的荒诞戏剧《秃头歌女》。
但这部剧和“歌女”“秃头”一毫不相干。整部剧就是一对夫妻之间毫无逻辑、歇斯底里、满腹牢骚的对话,前言不搭后语,毫无章法和意义。而作者正是想通过这种形式来展现他荒诞的主题。
也许尤内斯库觉得这样还不够荒诞,所以当他在排练过程中,听到饰演消防队长的演员错把“金黄头发的女教师”念成“秃头歌女”,作者灵机一动,剧名就是它了,这样才够荒诞嘛。
女性剪头发这件事由惩罚和羞辱“进步”成为荒诞,也许我们该感谢一下时代的进步?
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提及美丽的女性,拥有一头如云飘逸的长发似乎是必不可少的要素。但女性的美感和力量不该仅由长发来承载。
段妮是中国最顶尖的女舞者,曾三度随不同舞团受邀美国纽约林肯艺术中心进行表演,三次荣登《纽约时报》并获得了“非凡强大的、令人敬畏的、控制力极强”这样的赞誉。
段妮还有一个很酷的称号:光头女舞者。
通常,大众对女舞者的印象是柔软的身段、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盘起。美丽优雅。曾经的段妮也是如此。26岁时,为了全身有更好的空间感受,从而能够跳得更极致、更开放,她便剃光了自己的一头长发。
段妮在曾经的采访中说过:“世界的通行证,就是优秀的自己本身”,今年44岁的她,多年来一直带着自己的光头在世界的各个舞台上跃动、驰骋。
《功夫足球》里,阿梅的光头是对自己能力的证明和对队员的承诺;《少年的你》里,陈念在遭遇霸凌后将头发剪成板寸,是对曾经脆弱的自己的告别。
在梁咏琪的歌曲《短发》里,剪短头发是一位受情伤的女性在剪断牵挂、剪断惩罚、剪断伤透自己的尴尬……我们对女性头发曾代表的单薄意义是时侯该与时俱进了。
正如《小妇人》中的乔说得那样:“女人有自己的主见、有灵魂,不只是有感情;她们也有目标、才华,不只有美貌。”
最后,仅以我个人剃光头的经历想告诉大家一个经验之谈:剃光头,并不会让你的发质变好,也不会让你的头发变浓密。如果是出于这两个目的,可以让Tony老师放下手中的电推子了。
END
本文作者:静思
微信编辑:同同
监制:L.L.
本文为读者投稿。
如果你对社会热点话题有敏锐的感知力与丰富的写作经验,欢迎自荐为《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号自由撰稿人;如果你在艺术时尚、影评娱评、美食体育、旅游地理等任一领域有所专攻,欢迎随时给《三联生活周刊》微信投稿。
原创要求:请作者保证投稿作品为自己的原创作品,未在任何公众平台(包括个人公众号)发布过。作品(包括图片)不含任何伪造、抄袭、洗稿及其他侵犯他人财产权、肖像权、知识产权问题,不涉及国家机密及他人商业秘密。若作品发生侵权或泄密问题,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作者侵权等事项给本刊造成直接间接经济损失,本刊保留向作者依法追偿的权利。
此主题征稿将长期开放,被选中稿件将发布在《三联生活周刊》微信公众号二、三条位置,同时作者将获得相应稿酬。请勿一稿多投,一经投稿,即默认由《三联生活周刊》编辑修改及发送。投稿20天后未得到回复的,可转投他处。
来稿请写明联系方式,标题注明“自荐撰稿人”或“投稿+稿件领域”。
稿件字数2000~3000字为佳。
稿件请同时发送至:
来稿请注明联系电话,方便沟通。一经采用,我们将提供有竞争力的稿酬。
期待你的文字。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大家都在看
本周新刊「直男」的消失?
点击图片,一键拥有它!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本期新刊「直男」的消失?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