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奇奇点点、六神磊磊
我怀疑金庸是带过实习生的,而且经历非常糟糕。
他写的《侠客行》,就是一伙实习生怎么活活把老师逼疯的故事。
《侠客行》里的雪山派出了一个淫徒,叫石中玉。
此人作为雪山上的银枪小霸王,强奸师妹阿绣未遂,携枪畏罪潜逃。
女儿受辱,父亲肯定气疯了。于是阿绣的父亲、同时也是门派大弟子的白万剑下山追杀,欲手刃小淫贼。
雪山派内的众弟子一听,白老师要出差?公费旅游,冲啊兄弟们,白老师选我!
白老师大手一挥,觉得自己能打的就跟上,咱雪山派有的是钱。
一伙人出了凌霄城,自西向东,从西域追到中原,这一追就是七年。
试问还有比出差出七年更痛苦的事吗?
有,那就是还要带二十来个实习生,一个小学生出游团。
先说明,雪山派,本就是个爱搞形式主义的虚头巴脑的门派。
他家的武功,刺伤人的时候还要剑尖虚晃,在敌人身上留下六个洞洞,这招叫“雪花六出”。
众实习生虚头巴脑久了,在派内成日到点下班,混吃等死。
殊不知,命运的馈赠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
一开始白万剑以为,带了这么多人,打架出任务啥的肯定都轮不上自己了吧。
所以当他碰到“抢玄铁令”这个支线任务的时候,就想着只派七个实习生去。七打一,这波稳了。
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这七位道友身体力行告诉我们:
千万不要只派实习生去搞项目。
其中,壮汉耿万钟——同期实习生里的leader,领头躲在暗处搞突袭。
耿万钟真的是耿,金庸真是从不胡乱取名字。搞偷袭这种事,你就不要穿工装啊!
一群飘飘白衣躲在屋顶,当别人瞎吗?在旁的民间黑社会金刀寨都笑了:雪山派,好苟。
另一个实习生——刺头王万仞,典型在外面到处给公司招黑的小年轻。
被敌人一秒缴了械后,气急败坏,两手一摊:牛啊牛啊,有本事你弄死我?
缴他械的谢烟客是谁,当时的顶流大侠啊,能受他的气?当下把他心口衣服挖了个洞:孩子,再深挖,你就得体验什么叫奶头乐了。
还有那实习生花万紫,嘴巴碎,啰啰嗦嗦想把谢烟客绕晕。
谢烟客头都炸了,啪地一股袖风隔空扇了花万紫一个大嘴巴子。
这是最跳的三个实习生。另外四个则弱到连被羞辱的资格都没有。
等他们回去复命,白万剑肯定直打脑壳:玄铁令呢?怎么衣服破了洞,胸也露出来了,脸也被扇肿了?你们到底出去干什么了?
就好比你安排实习生去甲方公司递资料,心想:七个总能有一个靠谱的吧。结果一个把资料搞丢了,一个和甲方爸爸打了起来,一个泼妇骂街,剩下四个在旁边拍手叫好。
哦对了,他们刚到中原时还死了两个,因为在街上调戏美女...
白万剑隐隐觉得不祥,瞧这队伍,处境不妙啊!
错了,白老师你过虑了,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书中,雪山派一行人再出场,已是七年后了。
七年转不了正的这一伙实习生,你自己想象。
经过七年的寻找,白万剑终于在长乐帮生擒叛徒石中玉(抓错了,其实是石破天)。
代价就是一换七,带去的一组实习生全折,七人统统遭擒。
一想到还要回去救七个师弟师妹,白万剑头都痛了。
他也终于恍然大悟:
原来我单独就可以抓人,带那几个货去做什么?
除了已沦陷的一组外,还有一个留守的二组,躲在一个破庙里负责接应白万剑。
这个二组,都是一组挑剩下的,素质你体会。
看书上,似乎他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给带队老师捧臭脚:
“白万剑刚踏上岸,庙中十余人已欢呼奔至……”
白老师白老师!贼子抓到啦?真棒真棒~
白老师白老师,咱们练的是不是同一种剑法呀,怎么你的这么出神入化?
马屁山响,真到了做项目时又崩盘。果然,没多久敌人“黑白双剑”来了,二组十八个实习生又全部被打倒。
倒下的时候连声音都没有,连呼救都来不及。
当时白万剑正专心和石清看ppt,一回头,才发现整个团队又栽了,工牌掉了一地。
割韭菜都没这么快吧?
就算是十八头猪,也没有那么好抓吧?
注意,从这时候开始,白万剑就跌入了一个迷局,就是时空循环隧道。
因为很快地,这伙实习生又再度被擒,抓人的又是长乐帮。
作为带队老师的白万剑不得不再次出发去长乐帮救人,时空好像开始无限循环。
白万剑救人,实习生被抓;实习生被抓,白万剑救人。
他已经搞不清楚自己下山到底是来抓人的,还是来救人的。
七年的时光啊,七年。
别的师哥师叔在凌霄城苦练武功,吃喝玩乐,我呢?就剩下肝疼了!
等我回去,出差报告怎么写?
四 
注意,从这之后,白万剑就沉默了。
从中原往西域去,他很少说话,更不打人骂人。
生活像一把无情锉刀,改变了我们模样。
只剩下麻木的白万剑,已没有了当年的热血。
看到这里,你才能理解企业里那些带实习生的朋友。
实习生迟到早退了,他们不生气,笑着说道:年轻人嘛。
实习生交上来屎一样的材料,他们也不恼,拍拍肩膀:还行,还行。
实习生心想:老师真好说话!
其实不是好说话,是早就没脾气了,不敢有脾气啊,谁有谁是白万剑。
如果易立竞老师来采访白万剑的话,会是这样的。
易立竞:你觉得你配得上雪山派一线大侠这个称号吗?
白万剑:我不配,我没有作品。
易:出差七年都抓不到一个人,你觉得是实习生的责任还是你的责任?
白万剑:是我,一锅都是我的。
易:你带出来的实习生全是垃圾,会不会因为你本身就很垃圾呢,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白万剑:(开始喝水)是的,我是垃圾。
易:那好,我们换个话题……
白万剑望向摄影棚外乌泱乌泱的雪白色应援服,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易:就最后一个问题了,对于本次项目您还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白万剑沉默几秒,突然开始狂扇自己嘴巴:
“带实习生?还一带就是二十多个?你也配!”
往期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