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三联生活周刊」原创内容
文|贝小戎
据说好多打工人之所以要经常加班,是因为会议太多。这有一定的道理,会议往往比较冗长、低效,但这么说话的也有些炫耀的成分:忙于开会的人大小得是个管事的,说自己忙等于说自己比较重要。我们不时会听到有人显摆“我刚去北京开了个会”、“我下午还有一个会”。
一位白领在开会的间隙接受了我的采访,她说她有时候一天要参加六场会,平均每个二十分钟,那就是两个小时,占了一天工作时间的四分之一。每周有部门例会、项目例会,每月有管理层例会。有时开会,是因为先给上司通个气,以便之后写邮件说事情的时候,上司不会觉得太突兀,从而比较容易获批。
《沉默警报》剧照
管的摊子越大、职位越高,会议越多。有些会议是头脑风暴,各个职位的没有差别,管理层可以看到年轻人的贡献。还有一种会议就是掐架,关起门来为各自部门的利益争斗,会上掐赢的人会很有快感,中午会去吃一顿好的庆祝一下,如果跟掐输的碰到了(输了的人也需要美食的抚慰),情商高的赢家会趁机跟对方一吃泯恩仇。   
《精英律师》剧照
呆伯特漫画中有很多对会议的调侃:“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时间在开会的时候比真空中流动得更慢。”“我有这么多会要参加,我说我同一时间还有另一个会要参加,就可以躲掉所有的会。
日本的都筑响一在《圈外编辑》一书中说:“会议也算是一种避险行为。大家一起做决定,就算失败了,也可以把‘是大家一起决定的嘛’挂在嘴边。某种意义上会议只是一种集体回避责任的制度。
 《未生》剧照
2014年,《科学美国人》网站上一篇文章说,会议还是有必要开的。我们都忙,是因为我们在参与各种活动,这满足了我们的一种基本需求:归属感。在比较大的机构中,我们占据着各种角色。每一种角色都有其责任和权利。担负这些角色和责任定义了我们在社会中的位置,这些位置共同创造了我们的身份。
而担负责任、履行职责需要被人看见。别人要看到我们的贡献,我们做的事情才算数。所以我们很早就被教导要去参与,去出勤。参与或受到要求去参与等于再次确认我们在群体中的位置。这样是在强化我们的角色,让其他人知道我们的价值。害羞的性格是缺点,就是因为它妨碍了一个人去参与,而参与是一种社交通货,别人越经常看到你参与,你变得越重要。会议本身不是坏事,如果不经常开会,人们也会想办法碰头,会在工位上、在饮水机边聊天。问题在于会议的质量。
《哈佛商业评论》2017年一篇文章说,经理们平均每周开会接近23小时,而在1960年每周开会不到10小时。有一位员工说,因为在开会时备受折磨,她要用铅笔扎自己的大腿才不至于叫喊出来。
“会议能够达成合作、创意和创新。通常还能促进关系,确保信息交流。但为什么会有人为过多的会议辩护?因为经理们想成为优秀的战士。他们为了会议牺牲自己的时间和幸福,以为自己在为公司好,不知道公司为此付出的代价。会议太多会打断同事们的深度工作,聚精会神不被干扰、需要高度认知能力的工作。这导致人们早到、晚下班,甚至要把周末用于平静、专心。研究发现,机能失调的会议行为(跑题、抱怨、批评)甚至会影响公司的市场份额、创新能力和员工稳定度。”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剧照
组织行为学博士杰米·波特说,会议太多会让员工感到疲惫,还会导致他们只能匆忙去做完其他工作。员工对会议的感受会影响他们的工作满意度以及对公司的感觉。要想知道人们对会议是什么看法,去搜索引擎输入“工作会议”看一下自动填充的关键词就知道了——“浪费时间”或“让我焦虑”。
《我,到点下班》剧照
但公司会议不见得是真的多到匪夷所思的地步。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多数无知”,如果一个人觉得其他人都对某件事都持同样的看法,他们也会参照众人的看法。因此,也许大部分员工其实并不介意开会,因为可以趁机休息或者社交,但他们可能会为了符合社会规范而以为自己不喜欢开会。有些性格类型的人完全以完成工作为目标,会特别不喜欢开会,他们不知道,工作也涉及社交成分。
END
本文作者:贝小戎
微信编辑:同同

监制:L.L.
本文为原创内容,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文末分享、点赞、在看三连!转载请联系后台。
作者档案
贝小戎
本刊主笔,写思想栏目时署名薛巍,哲学硕士,假装读过的倡导者和践行者。
个人公号:贝书单(ID:bookpage)
个人微博:@贝小戎

⬆️  扫描二维码,关注「贝书单」
大家都在看
本周新刊「 一个人住 」
点击图片,一键拥有它!
▼ 点击阅读原文,一键下单本期新刊「 一个人住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