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第3842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3k+ ·

· 舒时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香港市场即将迎来4月初的复活节长假。根据个人经验,香港市场在“复活节”假期之后,往往会出现较大的波动,因此该月通常在我看来是一个“敏感月”,是一个尤其需要小心行事的月份。

从香港4月的长假名称,也能看到4月有多令人摸不着北——先是耶稣受难日,然后又是复活节。究竟4月之后,是受难还是复活,不小心翼翼处理的话,真是很难判断。

敏感月成因

4月是敏感月,有几个原因:

一是复活节长假,容易累积大量的消息,但却无法进行交易,因此在节后有可能会在短期内造成交易拥挤,往往容易形成信息洪流下的过度应激性行情。届时,市场很可能过于乐观,也可能过于悲观,具体还得看当时的信息流具体内容。

二是香港市场通常有“五穷六绝七翻身”的说法,即5月和6月往往是港股调整或是成交萎缩的月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用相对表现的思维,4月最好是逢高减仓,至少是不应该过度进取。

其三,从经济逻辑来看,因为通常3月开始公布上年度业绩,一直至4月才会基本上结束,通常在上市公司的业绩粉饰作用之下,市场走势不会太过恶劣。但4月中旬之后,随着上市公司的业绩基本披露完毕,业绩粉饰效果也逐步消退,这时候市场会再显本该有的走向。

翻查WIND数据库就会发现,从2008年以来,看恒指的月度表现,4月与5月经常是呈现相反的走势,而且4月全月收涨的频率大于收跌的频率。想来也好理解,“五穷”之前,大户可以先来一波拉升的动作,然后才反手做空,两边收割收益。

但是2021年的4月,恒指是否会再现收涨?笔者却觉得不太乐观。2021年的4月和往常有很大的不同,这里一一说明。


“头肩顶”形态不容忽视

首先是从技术上看,恒指已经形成头肩顶,并且在上周二(323日)下穿了颈线很多读者不喜欢用技术指标,特别是价值投资的原教旨信徒,往往更不屑于听从技术分析。

就本人的经验来说,基本面分析与技术面分析是缺一不可的。本人做的是另类投资理论与实践研究,很多具体的另类资产(比如股指期货、商品期货、黄金、甚至近期流行的比特币等)需要用基本面分析方法来拆解——比如在分析比特币的时候,不能只看比特币的价格走势,还要分析比特网络的安全性、流动性、稳定性以及数字货币被接受的程度等。

但在具体判断该资产的价格方向时,还是得需要借助技术分析,在分析市场走向时尤其如此。过往亲身经历的案例不断提醒我:越是有效的市场,越是流动性强的金融产品,其技术指标分析就越是有效——恒指正是这样的一个产品,所以用技术分析完全可以解释当下投资群体的行为,甚至有一定的前瞻预测作用。

说回“头肩顶”,没有兴趣做技术分析的读者可以不必深究,但至少要知道,一旦确认了这个形态,恒指的后市走向大概率会出现大幅调整——如果确认从“右肩”位置下跌,其调整后可能跌落的位置,会是从右肩下跌位置开始算起,幅跌是顶部(头部)到颈线(连接两个肩膀的线)的垂直距离。从这个角度来说,恒指下一步大概率要跌至25700~26000区间。

就实践角度来说,头肩顶的形态也意味着,即便近期港股有所反弹,也是逢高减仓的好机会,而不是建仓的良机。

港股为什么会出现头肩顶?这个问题对于技术分析来说并不重要,因为技术分析的前提就是价格已经包含了所有的信息(有效市场假说)。当然,如果深究下去,我们可以挖出很多原因,但这已经不是本文的重点了。

顺便提一句,虽然港股整体技术走势转差,但笔者还是不建议大家做空港股。因为做空有诸多风险因素,并不容易赚钱,更不是普通投资者可以轻易掌握的。前阵子华尔街对冲基金被集体轧空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中概股危机也将冲击港股

其次,和往年4月不同的是,2021年的4月增加了中概股的退市风波。

根据香港奇点财经3月27日的消息,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于上周五(3月26日)再遭洗仓——这已是一周内连续第三次整个板块出现重挫。其中,百度(BIDU.O)盘中股价一度急泻14.9%,最低见174.05美元;腾讯音乐(TME.N)当天最多重挫19.8%至全日低位16.31美元,较上周二刚刚创下的历史新高32.25美元滑落49.4%,短短数日市值已经被抹去近半。

另一受灾股爱奇艺(IQ.O)盘中一度急降27.2%14.6美元;而跟谁学(GSX.N)也被腰斩,股价最低触及29.4美元(20205月底的水平)。

罪魁祸首是美国证监会(SEC)通过的《外国控股公司责任法案》(HFCA Act)。该法案要求外国上市公司也要根据美国的审计要求,提交所有该披露的材料和信息,如果外国公司不遵守,将被要求从美国交易所退市。

SEC3月24日公布,上述法案还要求上市公司额外披露一些敏感信息:包括所在国政府控制的股份百分比、政府是否对公司的财务权益有控制权、上市公司董事会或经营高管中是否有党员、公司章程是否受党章影响等。

这些规则相当于执行了美前任总统特朗普在2020年12月签署落实的《外国公司问责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

有关条款,表面上是针对所有在美国挂牌的外国公司,但实际上主要针对中国。因为中国目前尚未允许中国企业将审计底稿不受限制地向境外审计机构予以披露,因此除非中美双方能在近期达成新的审计监管合作协议,否则在美上市的众多中概股,均可能将面临美国交易所除牌的风险。

大家可能会憧憬,在美国的打压之下,将有更多中概股公司回A股或去中国香港上市,但是香港的中概股“第二上市”是以在美国上市为前提的,如果被迫从美国退市,港交所会如何处理这些中概股,目前还未见定论。

而如果中概股公司以IPO形式重新申请在中国香港上市,则要走冗长的上市流程,这对近期港股并不构成明显的利好。

宏观因素对港股的压力

其三,利率与货币问题。20214月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就是美国的经济出现较明显的复苏迹象,美国10年期债券收益率屡创新高,美元指数也强劲上扬。而这两个指标,对于美国以外的投资者来说,都不是好现象。

自2008年以来,全球的投资者早已习惯了过度宽松的流动性环境,现在突然发现流动性在自发地收缩——这无异于逼迫各大机构开始向市场上的各种资产索取更高的收益。特别是美元指数如果确认出现强劲反弹,更会逼迫投资者考虑,将资金从香港等新兴市场撤出,流向货币升值趋势明显的美国。

但是比较难以决断的是,迄今为止的基本面因素都不支持美元走强——包括持续宽松的美国货币政策;美联储前所未有的广泛量化宽松措施;不断扩大的美国财政赤字等,这些都在清醒地告诉巿场,有必要继续维持对美元贬值的看法。在这种情况下,基本面和短期内的实际价格走势出现了背离,这为判断香港的资产价格投下了不确定性。

至于美国国债利率,迄今为止的10年债息走势,主要体现出市场前瞻性的预期,即认为中期而言,美国的货币政策很有可能会出现变化。市场对美联储未来首次加息的预期时间点,已经从2024年,提前至2023年初。

今年以来,美国10年债息已经稳稳地攀升至2020年初疫情暴发前1.5%水平上方,接下来,它是否会进一步上涨至2019年底的2.0%水平,以及,这种利率走势是否会进一步驱升美元升势?这会直接关系到全球投资者对于美元资产配置的方向。

上述三个因素,没有一个不是敏感而重要的,因此,4月份建议大家需要更为敏感地应对市场信息。

  • 作者:舒时,港漂,博士,资深另类投资者。曾任中资资产管理基金经理及投资总监等职。新著《重新定义金融:加密货币与数字资产》。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