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是第3837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4k+ ·

· 秦朔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秦老师亲自讲述,欢迎收听音频版

相传公元前333年,马其顿王国的亚历山大王子率军攻入阿拉伯半岛,占领了弗里吉亚王国的首都戈尔迪姆(Gordium)。在供奉宇宙之神宙斯的神殿里,他看到了一辆古老的马车,上面系着一个极其复杂的绳结,据说是几百年前戈尔迪奥斯王(Gordius)用皮带所系。神谕说,“谁能解开它,谁就是亚细亚之王”。

但几百年间,无人能解。

亚历山大心生兴趣,解了很久,一筹莫展,这时手碰到了剑,他灵机一动,手起剑落,绳结被砍为两段。后来,他果然征服了埃及和亚洲大片地区。

戈尔迪奥斯绳结(Gerdios knot)的寓意是,一个问题的解决,不能依赖产生问题的路径,要靠新的想法。

其实,我们对很多问题的认识,往往都受着强大的路径依赖影响,只是不自知而已。要保持思维的开放性,不内卷,不固化,就要有自我反省意识,谦卑心态,和向外学习的精神,用《论语》里的话,就是“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下面举几个我经历的例子来说明。

关于原罪

曾几何时,在很多人心中,民企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原罪,如寻租、偷税、诈骗、污染、假冒伪劣、不顾劳工权益、恶意逃废债务,等等。

而谈到国企,虽然也有各种问题甚至恶性事故、重大损失,某些国企领导人也因玩忽职守、违法乱纪被严惩,但似乎没有谁说,国企有原罪。

深究起来,还是歧视性眼光。每个法人生而平等,可能成功,也可能出错,失败,乃至犯罪,但决不能说某种类型的法人有着原罪,原罪就是生而有罪。

“两个毫不动摇”是大政方针,若说民企天生有罪,那岂不是政策在支持犯罪?这无论如何讲不通。

我长期关注民企发展,按理不该有“民企原罪”观念。可是时不时,写文章,发言,潜在仍有这种气息,好像民企“良心”的成色就不足似的。

2017年,新浪有个媒体和企业家座谈会,我讲供给侧改革和企业家的自我超越,随口就说到民企的原罪问题。

等企业家发言时,一位叫钟宝申的西安企业家说:“不能说中国企业都有原罪,我们就没有,很多企业也没有。”说的特别坚决。后来我了解到,他担任董事长的西安隆基绿能科技公司,是一家2000年成立、专注光伏能源全产业链发展的公司,从出生就是一个清清楚楚、阳光下的科技企业。

而之所以叫“隆基”,是几位核心创始人的母校是兰州大学,历史上有一位德高望重的校长江隆基。江校长“育人为本”的思想曾给他们很大启发,所以公司创立时就用“隆基”命名。

自从听了钟宝申的话,我再没说过“民企有原罪”,相信永远也不会说。

4年后,前不久我又遇到一家以学校创始人命名的创业公司,广州逸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逸仙是孙中山先生的号,几个年轻创始人是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的毕业生。这家公司最出名的品牌叫完美日记。

在逸仙电商,我又一次听到关于原罪的说法。

“我觉得上一代的企业在某种程度上是有‘原罪’的,产品做的那么low,抄袭拼凑,把中国的品牌形象做成那样!”

“我们这一代的追求,是美,是美不设限。

不能好好地把产品做美,把形象做好,是一种原罪。这是新一代创业者的观念。

从隆基到逸仙,我的“原罪”观念被更新了两次。

关于基础设施

我到逸仙电商前看了一下其市值,今年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最高时到过140多亿美元,最近受中概股调整等影响,跌到75亿美元左右,但仍远高于上海家化。

上海家化前身是1898年成立的香港广生行,其雙妹品牌在民国时就是名媛之选,2001年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行业的一面旗帜。

我问逸仙电商总裁,你们2016年才成立公司,为何短短4年就成为中国本土市值第一的美妆企业?

他回答:“我们从上大学起就有开网店的经历,对互联网比较熟悉,2015、2016年,我们清晰地看到中国经济的基础设施已经搭建完毕,包括支付、物流、交易、云和大数据。还可以利用微信等生态快速获得用户。如果说之前是基础设施建设期,是流量红利期,猪都能飞,当基础设施搭建好之后,对有专业能力的创业者来说,真正的创造时代刚刚开始,于是我们选择消费品这个赛道创业。”

今年1月在北京我也曾问过美团创始人王兴:“在外卖领域,美国的领头羊Doordash无论规模还是丰富性都远远不如美团。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们这一代创业者有独立思考,超越了过去拷贝美国模式的那个阶段?“

他回答:“主要不是我们的功劳。主要是环境的变化,国力的变化。中国创业者不比美国人笨,但美国也不比中国笨,且他们一直走在前面。只是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中国迅速建成了网络,智能手机普及,支付便利化,提供了过去没有的机遇。我们看到了‘人永远需要吃饭,但未必需要自己做饭’的吃的方面的机遇,看到中国的人口规模、城市化和家庭小型化,让这个机遇有可能变得非常巨大,我们相信这个机遇,在配送上做了巨大投入,形成了网络,为商家提供了便利。这是美团成长的基本逻辑。”

以上这两个例子,说的都是基础设施。但他们对什么是基础设施的看法,和传统的理解是不同的。互联网原生代企业家的很多观念和做法,在他们是自自然然,与生俱来,而对上一代来说仿佛隔着一条隐形的天堑。

在新创业者眼中,今天中国创业的要素条件已很成熟,老一代可能觉得建立一个品牌需要很长时间,要么这个条件不具备,要么那个条件不具备。而对像逸仙电商这样的创业公司来说,现在有的是“天时地利人和”。一开始没有工厂不要紧,找为国际大牌代工的工厂就可以了。2017年3月完美日记上市,通过一个长尾品类散粉切入,散粉单品做到全网销售第一。这是一个小切口,但通过“创造第一”引爆了注意力,从此一发不可收。

中国市场还有没有机会?不同的资源观、方法论,结论是完全不同的。

关于用户

蔚来汽车是一家明星创业企业,李斌是一位优秀的连续创业者。这几年我听很多传统一些的企业常说:“要是我们的客户像蔚来的客户那样就好了,他们一半多的销售靠的都是老客户的介绍。”

前不久和李斌交流,本希望弄一个“打造用户企业”的N条“秘籍”,结果一条也没有。因为在李斌看来,这都是术,而道最重要。道是什么呢?道是企业的价值观,价值观不是说出来的,更是做出来的。

李斌很多时间都花在用户那里。“每个人的时间只有这么多,你的时间花在哪儿?那就证明这件事情对你重要。我周末也经常去各地拜访用户,觉得很高兴,就像你要去拜访朋友,你会觉得这是个累赘吗?不会,你觉得这是一个挺开心的事情。”

不少企业卖完产品,和用户的关系基本就结束了,而蔚来的用户关系刚刚开始,还有NIO House,NIO Day,NIO Life、App等各种方式,“我不觉得是不务正业,我觉得很重要,因为这是我们的用户需求。”

蔚来的核心理念之一是让用户满意,“你的公司内部管理的制度,得匹配上。我们一线同事有一些奖励指标,比如奖励要跟他以前卖过车的用户对他的满意度强相关。而有的公司可能就比较简单一些,就是你这个月卖了多少车,只用新增用户去衡量。” 

为了做用户的企业,蔚来的做法是按订单生产(OTD),“比如说一个上海的用户,从你定制这辆车,把这个车交付到你手上,差不多可以在十天之内完成。有非常多的配置可以选。把零部件进场库存的时间也算上,也就是两个星期的样子。这背后是从供应链到制造,到物流,到用户连接,甚至上牌,所有事情都把它连接在一起。而传统的模式是先产出来,然后卖给经销商,经销商再卖给用户,差不多要两个多月。”

李斌说,2012年他就觉得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云已经开始连接万物,但很多企业还在用互联网出现之前的方式去服务用户,比如车主加油只能去加油站,人找服务。而蔚来的思路是用云把全国的充电桩、换电站、服务团队、车辆等都连接成一个能源云,用户只需要在NIO App上一键下单,全国的服务专员就能提供能量无忧的上门服务,做到服务找人。App上有用户的点评,比如这个桩到底能不能充,充的速度大概会是什么样,让大家心中有数。另外,不同公司运营不同桩,如何在支付环节打通,用一个账号就可以支付所有的桩,这种体验特别重要,但非互联网出身的公司往往会忽略。

如果只是我们自己的设备就简单多了,但要把社会的资源尽可能都连起来,要付出非常多的努力。比如说换电站,我们要让用户知道边上的换电站电池仓里有多少块电池,它的状态是充到了多少,这样我先就可以远程预约,节省时间。又比如电的容量,怎么更好地错峰,这些事情都可以通过云去做。不光提升用户体验,从内部运营效率角度讲也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我们现在接进去了将近40万根充电桩,除了蔚来用户,现在每天都有十几万其他用户在用我们的App,在做各种各样的加电。”

这两年我去了很多新创业的公司,慢慢有一个体会,如果一家公司一开始没有很强的IT、数据团队,没有云的思维,不在用户服务、流程、供应链管理等方面采用SaaS等服务,并自己进行深度参与,定制开发,甚至完全自己开发,几乎就可以断定,这还是传统企业。

拿蔚来的加电服务来说,它背后的逻辑是:围绕降低服务时长和行驶距离的目标,算法工程师要挖掘超过200个用于描述人、车和资源的行为参数,同时利用原创的服务资源组合搜录算法,构建出结合精准定位、资源预测、运力调度、路线规划、时间预估的综合量化模型。基于模型,能源云会对每次一键加电请求计算出超过2000个服务方案组合,在打分和排序后最终锁定一个多维加权结果最优的方案。整个过程平均在零点几秒内完成,超强的计算能力让用户每次在App上刚点开一键加电,就能看到预估取车时间和服务时长了。

几乎每个企业都在讲用户为导向,消费者为中心,数字化转型,等等。但同样的词汇,背后的做法是不一样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


关于科技

我和李斌聊到最后,我说我是老媒体人,要多从你们身上呼吸一些新鲜空气。他说,秦老师,我们觉得你早就是新媒体人了。

我理解李斌的意思,我是依靠微信公众号的强大能力和分发机制而进行传播的,换言之,最近这些年,我所在的平台是新媒体平台。其速度、效率、便捷,和我以前做过的杂志、报纸、电视、广播,有很大不同。

这天我特别高兴,回家跟夫人说,李斌都说我是新媒体人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突然又很沮丧。

我确实是在新媒体平台上创作,但只是穿了一件数字化外衣,我真的理解新媒体的运作规律、本质、玩法、用户关系吗?我甚至都很少思考这些问题。

就像现在很多银行都在讲金融科技,我去过微众银行调研,微众银行的科技人员占员工数量的60%,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近10%,银行对他们来说从第一天起就和网点无关,而是包括支持场景创新的开放平台、基于开源软件等等的开放创新、基于分布式技术的商业联盟等在内的一种服务。

在微众银行行长李南青看来,微众银行的宝贝不是他,是一批AI工程师。

微众银行不少技术人员过去都在其他银行搞开发,但本质是不同的,过去的做法是业务人员发现一个市场机会,业务部门向技术部门提出开发需求,技术部门开发,层层审核后上线。由于技术部门害怕上线后出问题背责,所以慎之又慎,开发时间很长。中间的审核也特别复杂。最后市场机会没有了,产品也就无法上线了。很多开发从第一天起就知道最后上不了线。而微众银行的做法是,业务线一旦发现机会,比如现在车险市场看到一个产品机会,立即和开发线的同事组成小组,一起工作,迅速上线,哪怕有点bug也不怕,快速改,在和用户互动中改善、迭代。

“过去一个产品的开发上线要几个月甚至半年,在微众银行最快可以10天。这就是集中式创新和分布式创新的不同。分布式创新是很多个大脑在动,在观察,当然会有更多发现,效率也更高。”

传统银行也讲金融科技,那是一个部门。对于微众银行,金融科技是DNA,是生命。传统银行业也讲数据驱动,数据是提交给领导的一套套报告,而微众银行,数据是血液。

我也在做新媒体,但“新”到生命中了吗?

叹一口气,有些东西,可能你永远都无法真正拥有了。

提一口气,至少我知道,风向哪里吹。我也在努力感受和传播各种各样的“风再起时”。

有一句话叫“要把论文写在大地上”。大地,那不断变化、永远涌动着一代代人的创造热忱和想象力的大地,本身真的就是最好的论文。

只要坚持拥抱大地,尽己所能去观察、思考和创造,大地之母一定会许给我们所有人——不管前浪后浪,一种有意义的、值得一活的存在方式。

有些绳结就像宿命,我们注定终身受缚,但有些绳结的化解,其实就在,一念之间。

「 图片 | 视觉中国 」

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开白名单:duanyu_H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内容合作、投稿交流:[email protected]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