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美国是新罗马,罗马帝国亡于蛮族,美国会亡于移民吗?今天我跟大家探讨下这个问题。


先说罗马帝国亡于蛮族,一种常见的解释是罗马帝国中后期,罗马人骄奢淫欲,既不愿当兵也不愿生孩子,面对外族入侵,罗马人无力抵挡,只能招募蛮族充当兵勇,蛮族日渐掌握罗马的军政大权,一个偌大的帝国就这样毁在了外来移民的手里。


很多人认为美国如今大量引进移民无异于引狼入室,是自毁长城之举,美国的大学者亨廷顿也极为担心这一点,他担心大量移民的涌入会改变美国的文化,让美国价值观趋于崩溃。


2016年特朗普的崛起,似乎证明了亨廷顿的正确性,很多国人由此断定美国命数已定,时间在中国一边,很多中国人都在赌美国输。


我认为作出如此判断为时尚早,要想理解这一点,我们必须搞清罗马史的细节。


实际上罗马帝国自建立开始,罗马人就已经是帝国的少数,被征服的异族已经是帝国的大多数。奥古斯都时期,整个意大利的人口才600万人,而整个罗马帝国有多达7000万的子民,意大利的罗马人占比不超过10%。但10%对90%的外族人,仍然实现了200年的稳固统治。


这些占据多数的外族人仍然保持了对罗马的忠诚,并且竭力让自己罗马化。


《罗马帝国的陨落》一书中提到,那些高卢人、埃及人、不列颠人、西班牙人的上层竭力学习罗马人的生活方式,像罗马人一样泡澡堂看角斗穿长袍,他们努力学习拉丁语,希望成为罗马人的一员。很多被征服民族的高层成为罗马的官员,还有大量的异族子弟进入罗马军队担任辅助兵团。


(早在帝国建立之初,异族就已经占据罗马军队的半壁江山,图为罗马高卢辅助骑兵)

(让罗马摆脱三世纪危机的皇帝奥勒良就是非意大利人)


到公元2世纪,罗马的皇帝已经不局限于意大利,如五贤帝中的图拉真就是西班牙人,罗马人已经能接受非意大利出身的人成为皇帝。


在3世纪卡拉卡拉授予全帝国公民权后,帝国广大的非意大利人正式成为了罗马人,正是这些来自外省的非罗马人帮助罗马度过了三世纪危机,迎来了短暂的中兴。三世纪危机中的罗马皇帝,几乎全部来自意大利之外,这些罗马化的非罗马人成为了帝国的中流砥柱。


公元4世纪,意大利人和非意大利人已经完全没有了差别,比如公元4世纪,文学家叙马库斯曾像高卢人奥索尼乌斯请教拉丁语,叙马库斯还说他自己的拉丁语教师也是高卢人。


这段记载表现出两个惊人的事实,一是罗马境内大部分的异族已经完全罗马化。二是意大利人和非意大利人已经没有多少隔阂。向一位高卢人请教拉丁语在凯撒的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这些事实充分的证明所谓罗马帝国因为主体民族衰弱而导致国家灭亡的论点完全站不住脚,早在帝国建立之初,罗马人就已经是绝对少数,公元3世纪,连军队也完全由非意大利人组成,就连皇帝也不再有意大利人出身,但这些归化的异族仍然捍卫罗马帝国,并继续将其维持了200多年。他们甚至比意大利人还要钟爱罗马。


只要罗马帝国能够不断同化境内的异族,罗马帝国就能永垂不朽。


(帝国境内的异族精英努力让自己罗马化,模仿罗马贵族的生活方式)


但公元4世纪中叶,形势彻底发生了变化,因为匈人的驱赶,西哥特人大量涌入罗马帝国,与之前的被征服民族不同,西哥特人拥有武装而且是独立建制的涌入罗马,更可怕的是,罗马军队在阿德里安堡被歼灭后无力阻止哥特人,最终只能通过求和的方式默许哥特人在境内建立独立王国。


自罗马人向哥特人妥协开始,罗马帝国彻底埋下了毁灭的种子。虽然西哥特人只有区区30万人,但这30万人有自己的首领自己的武装,罗马无法同化他们,无法干预他们的生活,他们在不断的军事胜利中看清了罗马帝国的衰弱,慢慢有了独立的意识。


之后的法兰克人,盎格鲁萨克逊人,东哥特人、汪达尔人,都是以独立建制的状态进入罗马帝国,他们完全不受帝国的管辖,独立性越来越强,在西罗马帝国再也无法统治时,他们索性独立建立了自己的王国,西罗马帝国就在他们的瓜分下走向了灭亡。


帝国末期,西罗马帝国的人口足足有2000万,而各路蛮族加在一起不过100万人,蛮族是绝对的少数,但是100万的蛮族最终瓦解了2000万人的西罗马帝国,原因不是主体民族不生育这种荒谬的理由,而是罗马帝国已经不再具有军事实力。


由于军事上的失败,帝国无法干预蛮族的生活,更无法同化蛮族,力量不在罗马一边,反而在蛮族一边,此消彼长之下,蛮族不再崇拜罗马,最终用实力摧毁了帝国。



公元1世纪的罗马,虽然罗马人是绝对少数,但罗马拥有军事上的绝对优势,帝国境内任何有组织的军事力量都被消灭,各民族都以原子化的状态被罗马统治。因此他们只能学习罗马,努力成为罗马的一部分。


罗马拥有暴力,因此即使异族占90%,罗马帝国仍能稳如泰山,还能培养出一堆精神罗马人。


公元5世纪的罗马,虽然罗马人是绝对多数,但罗马军队已被粉碎,蛮族占据了武力优势,罗马在蛮族心中不再是强大的象征反而是软弱的代名词,由于满足掌握了主动,罗马人自然也就无法同化蛮族。


公元5世纪进入帝国的蛮族,不再学习拉丁语,反而发展出自己的语言,为以后独立建国奠定了基础。


两个时代罗马命运的歧途,根本原因不是主体民族人口多少的问题,而是帝国是否具有暴力上的优势,只要帝国的武力呈碾压状态,他就能不断的同化异族,同化移民,让他们成为精神罗马人。但一旦帝国丧失了武力的优势,蛮族移民就会反客为主,成为摧毁帝国的力量。


最根本的原因是暴力,只要帝国强大,垄断暴力,移民只会是帝国的助力而不是帝国的掘墓人。反之如果国家衰落,10%的异族就能让天下大乱。


罗马帝国是这个道理,美国也是这个道理。


(特朗普是德裔,但完全认同自己的美国身份)


美国其实从来没有什么主体民族,他和罗马帝国一样一直在依靠强权不断的同化移民。


开始,美国只有英格兰人和黑人(奴隶),后来又来了爱尔兰人,之后是德国人,后来又是东欧人,犹太人,最后华人、墨西哥人也来到了美国。


虽然种族繁多,但由于美国发展迅速国力强大,因此美国总能迅速的同化移民,各国的移民也无不崇拜美国的强大,1910年,甚至有移民上街要求政府教授他们英语,以迅速同化他们,让他们成为美国人。直到现在,美国的权威仍然强大,精神美国人也数不胜数,很多新晋归化的美国人,往往比老美国人还要忠诚,比如共和党的拉丁裔议员克鲁兹和卢比奥,还有民主党的奥巴马、哈里斯、戴琦等。


这些移民往往比已经三代四代的美国人更爱美国,所谓皈依者狂热和当年的精神罗马人并无不同。


只要美国保持强大的国力,让移民崇拜他的权威,那么即使白人比例不到50%,仍然可以维持霸权,甚至更加强大,想单靠移民就摧毁美国是不现实的,美国霸权的瓦解需要两个变数。


(皈依者狂热,戴琦和卢比奥和老美国人还要忠于美国)


第一个变数是美国国力大幅衰退,甚至在国际上吃了败仗,名声扫地。


罗马帝国毁灭的转折点是阿德里安堡的战败,当年罗马人无力应对哥特人,只能求和允许他们保留建制。帝国的陨落往往从一场败仗开始,如果美国因为实力衰退吃了败仗,丧失了神圣光环,那美国肯定会陷入危险之中。


第二个变数是罗马未曾经历过的,那就是新左派对美国的解构。


新左派不断否定西方文明的价值,意图从教育上解构美国的历史,摧毁美国的神圣性,这些年的白左乱象,都是新左派的功劳。


一个多种族的帝国,要想维持,必须让移民保持对他的崇拜,正如当年罗马帝国是文明之光一样,美国也需要维持他山巅之城,民主灯塔的形象,美国之所以费心费力的推广美式民主,除了传教士精神,更多是出于霸权的需要,美国需要美式价值观维持他的合法性,这样移民们才愿意归化美国。


这不仅是信仰的问题,还事关国家的生存,明白这点,你就不难理解为何美国对中国如此耿耿于怀,为何中国人觉得理所当然的事美国人决计不能忍受。


但是能摧毁美国神圣性的,不是中国,而是白左,如果新左派彻底解构了美国历史、美国宪法的神圣性,则美国的立国基础将不复存在,一旦丧失了神圣性,则美国再无能力让移民归化美国,移民就不再是美国的助力,而成为美国的掘墓人。


(四小将之所以对美国威胁大,主要在于他们不以美国为荣,反以美国为耻)


美国不一定会亡于移民,移民会不会毁灭美国关键看是否出现以上两个变数。目前看第一个变数不太可能,但第二个变数仍是未知数。


只要美国的实力还在,美国的价值观不受质疑,则移民绝不会摧毁美国,反倒会让美国再次伟大。拜登可以放开移民,也可以政治正确,但拜登如果继续放任新左派解构美国的历史,解构美国的价值观,恐怕美国终有一天会自毁长城。


如果真的发生,美国将成为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自我毁灭的国家,那样就太可笑了。





欢迎加入我新开的知识星球:跟团长读书(老星球已经被封)下面有三天免费体验卡。新开的星球主要带大家读一些学术经典,比如旧制度与大革命,苏联的最后一年,罗马帝国的陨落,西方政治思想史、自由的基因等。

目前星球更新罗马帝国的陨落。(因为星球政策,新星球不再更新时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