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载自“秦朔朋友圈”


· 这是第3819篇原创首发文章  字数 3k+ ·

· 梁云风 | 文  关注秦朔朋友圈  ID:qspyq2015 ·


“逃离硅谷”

自去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逃离硅谷”在美国科技公司中成为一种潮流。

硅谷诞生了一批具有影响力的公司,包括英特尔、雅虎、思科、苹果、甲骨文、惠普、谷歌的老牌科技企业,以及推特、snapchat、Facebook、特斯拉等新兴企业,但是在2020年,这些明星公司却开始在离开硅谷。

去年12月,数据库巨头甲骨文公布第二季度业绩时,该公司发言人宣布将把公司总部从硅谷迁至得克萨斯州奥斯汀。成立于1977年的甲骨文公司,目前拥有13.5万名员工,印有甲骨文LOGO的建筑一直是硅谷的标志性形象,未来随着甲骨文公司总部的搬迁,将有大批员工离开硅谷。

而就在不久前,青年创业者的偶像特斯拉CEO马斯克对外证实他已经搬家到得克萨斯州休斯敦地区。在更早一些的时候,惠普企业公司也宣布离开硅谷,“出走”得克萨斯州。该公司的前身是历史悠久的惠普公司的企业级产品部门,而惠普一直被认为是硅谷的起源之一。

据参考消息援引西媒报道称,苹果、谷歌、脸书和推特等科技巨头也将陆续加入逃离大军。

科技企业逃离硅谷,其背后原因并不复杂。

首先是去年3月份以来,受新冠疫情影响,很多企业都被迫采用远程办公的形式运行。一开始这只是权宜之计,但随后很多公司发现,远程办公对工作效率的影响并不大,相反还能节省公司运营成本,提升员工生活质量,很多科技公司宣布远程办公在企业中很可能将长期使用,而不止是临时性措施。

例如,Facebook表示,该公司一半的员工最终将永久采取远程办公形式,预计将在未来5到10年内实现这一转变。推特也允许提出申请的员工“永久”采用远程办公形式。远程办公让很多员工离开交通拥堵、生活昂贵的大城市,根据美国邮政局的数据,在2020年3月至11月间,有9万名旧金山居民离开旧金山,前往生活成本更低的佛罗里达州、内华达州和科罗拉多州。

其次是高昂的生活成本,具体表现为高税收和高房价。硅谷所在的加州,个人所得税和资本利得税税率均处全美前列。而得克萨斯州没有设立个人所得税,也没有设立企业所得税,企业通常只需缴纳仅占总收入1%的特许经营税。因此高收入的硅谷精英们,自然向往着税率更低的地区。

高房价是让很多人离开的另一个原因,旧金山湾区一直是全美房价最高的地区之一。而在湾区,硅谷的房价中位数接近全美平均数的5倍。根据美国宗珀房屋租赁网站的数据,2021年1月旧金山的房屋租赁价格甚至比2020年1月下降了20%以上,但即使如此,当地的平均价格仍然是全美国最贵的。因此,如果科技企业搬离硅谷,很多从业人员会相当乐意去往既有类似工作机会同时房价相对不高的城市,比如德州、内华达州等城市。

种种因素的叠加,硅谷如今面临的局面似乎并不尽如人意。如果未来科技企业持续逃离硅谷对硅谷原先的聚集优势带来巨大挑战。

深圳会步硅谷后尘吗?

硅谷的成功得益于“双创”,即创业和创新,而显而易见,高税收、高房价将终结一个城市的创业创新生命力。在硅谷是这样,那在中国呢?

深圳被公认为“中国硅谷”,其城市的发展模型参照了美国旧金山湾区模式。深圳这些年孕育了华为、中兴、腾讯、比亚迪、大疆等一批高科技企业,也有清华-伯克利深圳学院、南方科技大学、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深圳大学、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等著名科研教育机构。背靠粤港澳大湾区,深圳的野心也是要成为硅谷这样的世界性“双创”中心。

但是当我们在问“深圳会不会成为另一个硅谷”时,其意思应该是两方面的:一方面是,深圳能不能成为硅谷这样诞生数以万计高科技企业的沃土;而另一方面则是,深圳会不会重蹈硅谷的老路,最后那些曾经让深圳以之为荣的企业逃离深圳。

如果撇开疫情这种偶然性的因素,硅谷现在面临的问题,无论是高房价还是高税收,其实可以归结为一个——成本问题。当成本与收益性价比降低,这座城市的活力将丧失殆尽。

对于深圳来说,税收问题并不突出,毕竟在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和打造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大背景下,营商环境的建设是重中之重,无论是税收政策还是整体服务水平都在向好发展。

房价成了如今深圳发展的重中之重。

深圳的高房价,到底意味着什么?

事实上,随着深圳房价越来越贵,在几年前,“离开深圳”就成了很多企业不得不做的无奈选择,其中又以华为在东莞松山湖建立新基地,将终端生产产能转移至东莞对深圳的触动最大。

从城市的发展来看,全世界范围内,尚未有城市因为高房价而没落,相反因为房价走低而没落的城市比比皆是——但这并不意味着高房价对城市来说是一件好事。

正常来说,房产的价值就是房子周边的各种国家提供的公共配套设施(教育、医疗、交通、商业、产业)的价值总和,房子周边的公共配套设施越多,质量越高,房子的价值就越高。

因此对一个城市来说,其房价是与其公共配套设施成正比的,也就是说房价的高低,其实要与两个因素密切相关,一个是当地公共配套设施的价值,房价与配套公共设施的价值不能偏离太远。中国房价行情平台数据显示,深圳房价高居全国第一,2021年1月深圳的平均单价已达90049元,是北京的1.35倍、上海的1.45倍、广州的2.2倍。深圳的房价已经严重偏离正常的轨迹。

另一个就是居民的平均购买能力。上海易居房地产研究院对全国50城的房价收入比统计中排名显示,深圳2018年为34.2,2019年上半年为36.1,均为全国第一。按照国际标准,房价收入比的合理区间在3~6,中国正处在城市化的半坡路上,处在国民经济较快上升的时间通道里,房价收入比高一些也算正常,但深圳等大城市如此之高,对城市的发展来说,对城市的伤害是不容小觑的。

2019年,深圳前副市长张思平此前专门撰文剖析深圳楼市。文章指出,深圳已是全球“最难买得起楼”的城市,高房价造成绝大多数工薪阶层买不起房,高租金拉高消费价格,降低中低收人的民生水平,降低深圳人才吸引力,恶化经商环境,制造业、物流业濒临空心化。

高房价对制造业的挤出效应是毋庸置疑的,高房价高地价绝不是经济繁荣的表现,最终会扼杀企业创造力,摧毁实体经济根基。深圳房价的高涨,让一般人高攀不起,最后的结果将是,制造业大量流失,整个社会结构呈现两级分化,即金融+IT的“金领”享受高房价带来的溢价,而一般生活服务业的“蓝领”,却无法安居扎根。

而一座以城市没有了普通人的立足之地,也将没有了烟火气。

高房价不应是城市未来方向

从2016年“华为撤离深圳”引发的讨论开始,深圳房价上涨的趋势狂飙突进,并未停止。我们不得不问,城市的发展到底是房地产支撑,还是靠产业支撑?

和硅谷相比,深圳无疑是幸运的。由于多家科技巨头都把赌注压在了得克萨斯州,该州已经开始被视为南方崛起的一个新技术中心,而奥斯汀则将成为“新硅谷”,有望承接更多的硅谷高科技企业。

而深圳则不同,深圳虽然有高房价,但同时还有相当吸引人的就业机会,有大量来自农村的廉价劳动力,有全国各大院校大量供应的廉价毕业生。深圳的活力并非高房价的伤害不显,而是同体量的北上广同样被高房价困扰,和国内大量二三线城市相比,深圳仍具有区域和产业的相当吸引力。

但这并不代表深圳不需要重视。还是那个问题,如果深圳制造业空心化,我们在问“深圳会不会成为另一个硅谷”时,是希望这个城市未来高科技企业集聚还是纷纷逃离呢?

关于房价,近年来,国家调控措施不断,各种反思、表态屡见不鲜,但房价仍大幅上涨,各地卖地收入仍不断创下新高,居民买房热情不断高涨,这背后的矛盾不应该轻易略过。

据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进入2021年以来,前两个月各地房地产调控高达87次,2月虽然有春节7天假期,单月调控仍然高达45次。整个2020年,全国各地的调控数量高达620次。

高房价不是城市的未来,但怎样的调控有助于实现一个可持续的未来?

  • 参考资料:

宋国友:《“硅谷神话”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第一财经:《77个城市房价过万:著名歌手唐磊感叹买不起深圳房子》;
参考消息:《高税收高房价终结“硅谷神话”》;
李宇嘉:《破解楼市困局,为深圳高质量发展解负》。
「 图片 | 视觉中国 」

投稿、投简历:[email protected]

广告、商务合作: nfcnewmedi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