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朝阳少侠



🗣️ 近年来,美国极端反华势力处心积虑渲染“中国威胁论”,频频在国际上挑动“民主VS专制”的意识形态对立,让许多国家首鼠两端、左右为难。


许多事情,表面上冠冕堂皇,背后却藏了不可告人的勾当。今天少侠且来揭开意识形态的神秘面纱,还原这场“意识形态拉锯战”的真相。






第一问:

意识形态是什么?


“意识形态”是指一种观念的集合,简单来说就是对事物的理解、认知。从词源上看,“意识形态”的英文ideology可拆解为两部分:ideo指希腊语中的“理念”或“观念”,logy是“言说”或“思想”,意识形态即“观念的学说”。


马克思主义认为,意识形态是“观念的上层建筑”,包括政治思想、法律、道德、哲学、艺术、宗教等等。


物之不齐,物之情也。正如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中美社会制度不同、发展阶段有别、历史文化存异,这是客观现实。极端反华分子炒作两国有“意识形态分歧”,相当于说两国在一些方面的认知、观念存在不同,这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吗?又何必上升到非此即彼、不共戴天的地步?





第二问:

中国热衷搞“意识形态输出”?


新中国史已经证明,中国从不输出意识形态,从未颠覆他国政权,更无意称霸全球。中国要做的,只是终结“历史的终结”,打破西方“普世价值”一统天下的霸道,让中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人民都有权过上好日子。


近年来,中国崛起完全超出西方传统意识形态话语的解释能力,惊掉了“中国崩溃论”者的下巴。中国立场鲜明地提出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大讨论、大反思,掀起了一场新时代的思想解放与启蒙运动。


越来越多的世人正在看清,“民主”的真谛是要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福祉,“自由”的前提是不损害他人正当权益,“人权”的基础是生存权、发展权、健康权。一种制度好不好,关键在于它能否惠及最广大人民群众。


然而那些习惯了以上帝视角俯瞰苍生的西方老爷们,显然对东方吹来的新风尚无能狂怒,更担忧中国在世界上产生示范效应,让更多国家幡然醒悟:原来西方道路不是文明进步的唯一路径,西方模式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范式!


正因如此,西方早早将中国预设为意识形态大敌。哪怕中国和各国之间正常的人文交流,在“灰黑滤镜”下也成了意识形态输出。这恰恰反映了西方“四个自信”的匮乏:如果“自由民主”真是天命所归,又何必对中国意识形态恐慌提防至此?





第三问:

西方意识形态真的优越吗?


一些西方政客一谈起意识形态便能滔滔不绝。在他们眼中,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是西方的“国之大者”。可现实何其残酷,西方所谓“民主”已日渐沦为政党争斗的牺牲品,所谓“平等”不过是阶级矛盾的遮羞布,所谓“自由”早成了弱肉强食的免罪牌。


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才是美国意识形态的底色。美国将各国粗暴划分为“民主”和“专制”,表面以是否实行多党轮流坐庄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为衡量标准,实际上就是看听不听美国的话,符不符合美国垄断资本霸权体系的利益。


其实,意识形态本不必分出优劣。这就像中国人用筷子,西方人用刀叉,只是合不合适、舒不舒服的问题。奈何美西方习惯了像传教士布道一般,满世界兜售“普世价值”的海市蜃楼,逼迫别人按照自己的尺寸选鞋子。结果呢?非但没树起几个“民主样板”,反倒制造了无数21世纪的“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让数以百万计的无辜百姓被迫吞下战火纷飞、国破家亡的苦果。


可见,西方意识形态本身并不优越、更不普世,只是他们个头大、吼声响、闹得欢、善包装。谁要是真被他们洗了脑,恐怕只能被卖了还帮着数钱了。





第四问:

美西方对华大打“意识形态牌”的真实目的是什么?


2008年金融危机后,西方长期经济低迷,“民主内核国家”遭遇民粹强袭,政治极化、社会分裂愈演愈烈。新冠疫情不期而至,“中治西乱”高下立现,美国大选闹剧、国会山暴乱更是让西式民主彻底颜面扫地。集体性信心危机笼罩西方,往日“西方中心”大有被“亚洲世纪”取代之势。


此情此景之下,美西方建制派视拜登上台为强心针,急欲抓住美国政治向传统回调之机,利用西方社会因疫而生的对华偏见,再度祭起“民主”大旗,企图为去西方化的历史进程踩刹车,迟滞东升西降势头。


今年将迎来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逢喜必扰”的反华势力当然不会坐视中国道路越走越宽,中国声音越唱越响,势必千方百计炮制各种“话语陷阱”,鼓噪中国制度和意识形态威胁,营造“新冷战”氛围。目前美国新政府正紧锣密鼓筹备年内召开“全球民主峰会”,就是摆明了要跟中国唱“对台戏”。


美西方空前强调意识形态之争,更是剑指全球治理的“操纵杆”。美国重新入群返约,必将更多利用西方内部协调机制和全球多边机制,巧立标准规则等隐性名目,将西方意识形态嵌入国际规则,力图建立“价值理念+规则制度”两位一体的多边规则体系。凡此种种,很大程度还是为规锁中国而量身定制,目的就是要拒中国于全球治理门外。


美西方这些勾当已经成了摆在桌面上的“阳谋”,眼前可以撷取全球化的“低垂果实”,长远还可以把控全球治理改革方向,维护有利于西方的国际体系和规则,何乐不为?





第五问:

意识形态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不同社会制度、发展道路的国家当然可以和平共处、合作共赢。中国已同180个国家建交,是近100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贸易伙伴,就是最好的实证。


上世纪70年代初,中美“破冰”、“融冰”时并非不知彼此意识形态上存在差异,但更明白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因此选择“和而不同”。


正如美国前总统尼克松1972年访华时所说:“你们深信你们的制度,我们同样深信我们的制度……具有不同制度和不同价值标准的国家和人民可以在其中和平相处,互有分歧但互相尊重,让历史而不是让战场对他们的不同思想作出判断。”


建交至今,中美经济总量超过世界三分之一,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二分之一,双边贸易额达全球总贸易额五分之一,共同应对了恐怖主义、金融危机、埃博拉病毒等全球性挑战,为两国和世界发展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面对纷繁复杂的新形势和层出不穷的新挑战,中美都难以独自解决所有问题。中国无意取代美国,美国无法改造中国。唯有超越意识形态,才能各美其美、美美与共。


两个大国打交道,应如两位顶级运动员过招——棋逢对手,惺惺相惜。网坛中的费德勒和纳达尔,二人职业生涯中上演了无数次史诗对决,他们当然在意输赢,但同样在乎友谊。当费德勒处于生涯低潮期时,纳达尔说,希望费德勒能够重返赛场,这会使网球这项运动“更加伟大”。


纳达尔(左)与费德勒惺惺相惜


这才是竞争的本质——不在于孤芳自赏、唯我独尊,而在于彼此成就、共同伟大。


说到底,意识形态之争终究是冷战遗毒、历史残渣。如果仅仅因为意识形态分歧就要撕破脸皮、掀桌拔剑,遭殃的不仅是中美,更是整个世界。


文明的高度不在于自诩文明,而在于尊重文明。妄图生搬硬套,痴心好为人师,终将自绝于世界。





爱因斯坦说过:“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会使用什么武器,但第四次肯定是石头!”在意识形态领域,美国是时候停止对中国无休无止的猜忌、孤立与围剿了。


只有放下傲慢、学会包容,才能找到一条两个社会制度、文化背景不同的大国长期和平相处、合作共赢之道。


【特 别 推 荐】

白大师牙膏

白大师牙膏厉害的地方,

就是率先加入了专利成分——羟基磷灰石

采用独家专利技术,专门“修补”受损的牙釉质,

激发其“再生”的能力。


(各种合作,请联系微信:arscience)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