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燃(shen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金玙璠 李秋涵 周继凤

王敏 魏婕 唐亚华 王慧贤 

编辑 | 金玙璠


鸡娃,是指用打鸡血的方式教育小孩、催促孩子学习,多发生在焦虑的中产阶级家长身上,更特指北上广深家长们流行的教育方式。

 

这类家长在自家孩子的教育上,潜心钻研,无所不用其极,安排孩子上各种培训班,从语数英到音乐美术都不能落后,甚至要学日后用于上流社会的社交礼仪。时间、精力、金钱,在鸡娃面前都不值一提。

 

焦虑两个字是鸡娃家长最外露的标签,如果你和他们聊上几句就知道,在他们的标准里,教育这条路拼的是家庭付出,不做、不全做,就是耽误孩子成长,必须不动摇不偷懒,全家人齐心协力。只要肯鸡娃,自家孩子上课外班也能上成996。


当越来越多人认为学校教育只是底线,家庭教育才是上限,还有家长能做到不焦虑吗?当北上广的家长都在拼命“鸡娃”,还有多少家长安心“散养”孩子?


但是,当上小学的孩子因为压力大长出白头发,对妈妈说着“太累了我受不了”时,一些家长也开始意识到,过度鸡娃并不可取。比起一味追求分数,从小培养孩子独立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更为重要。这届家长,该醒醒了。

 

本文是8个一线城市鸡娃家庭的故事。


全家背负“爬藤”KPI

每个补习班都是藤校路上的敲门砖

Kim | 北京顺义 40岁 孩子十一年级


我家孩子,从我刚怀上她开始,我就认定了,她一定要上藤校(常春藤联盟学校,美国一流大学)。我一怀孕就成了全职太太,全部精力都花在培养孩子上。


听起来夸张,但哪个顺义妈妈不希望自己孩子上藤校呢?这可以说是我们的共识,既然这样,就尽早做准备,赢的可能性才更大。


她在我肚子里,我给她读英文小说,听柴可夫斯基的钢琴曲,从她刚会说话,我就已经开始为我俩的幼儿园考试做准备了。


之所以说是我俩,是因为好的幼儿园不但要挑选孩子,还要挑家长。孩子需要通过数学、英语的笔试和校方的外语面试,我也需要通过外语面试,和她学完英语绘本,我还在APP上找美国外教练习口语,每天打卡,无一例外。


上了幼儿园,我们一家的爬藤之路便正式开始了,我就相当于一家创业公司的CEO,这家公司的唯一目标就是把孩子送到藤校。一个藤校孩子=健康的身体+顶尖的成绩+阳光的心态+优雅的谈吐+丰富的兴趣爱好。为此,家里的每个人都背负着严格的KPI。



家里的保姆主要负责身体,她精通营养搭配,需要具备营养学、西餐西点、中餐的相关知识,让孩子既能熟悉中国饮食,去了国外也能适应西方饮食。


我主要负责“顶尖的成绩”以及所有业务的统筹,她看什么书、考什么证、报什么班、假期学什么都归我负责,今年孩子11年级,学的有英语、国际象棋、钢琴、芭蕾,如果不受疫情影响,暑假还需要去参加哈佛、哥大这些美国顶尖大学的夏校,作为入学的敲门砖。


为了掌握她学习的进度,她学什么我就学什么,她学习历史,我就得能和她聊大航海、殖民统治,她学经济,我就得能和她聊亚当斯密、宏观经济、货币体系。


阳光的心态是我们全家的KPI,我们从不当着她的面争吵,还会时常关心她的心理,我也在看教育心理学的相关书籍和论文。


优雅的谈吐主要是孩子爸爸负责,他在投行工作,每天接触的都是精英才俊,吃饭的时候会和女儿聊聊金融圈的事情,也会教她一些交往礼仪。


丰富的兴趣爱好就得全家出力了,她学的那些课,爷爷奶奶就负责监督,完成练习量。


被广告、销售洗脑而报班不会存在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我十几年来专职在给孩子规划藤校路线,她报的每个班都是她爬藤路上的敲门砖。


提前两年上小学

孩子因为压力大长出白头发

张峥 | 北京海淀 40岁 孩子小学四年级


我孩子性格活泼开朗,从小跟人相处融洽,特别受幼儿园老师和同学的欢迎,属于人群中的小焦点。她在双语幼儿园语言能力碾压其他人,也很讨老师喜欢,有一次抓着话筒对着叫Killy的老师唱起了:“Killy,Killy,I love you.”


看到她和别人交际没问题,英语水平也好,我就带她参加了私立学校的面试,让她提早两年上小学了。


这是我一手拍板做决定的,尽管孩子的妈妈和奶奶都反对,但我对女儿有信心,而且孩子那么早上小学,说出去大家都很羡慕,我也很有面子。


也是那时开始,我就给她报了四五个兴趣班,学习跳舞、游泳、体操、唱歌、钢琴课,周末都塞满了。我周末也不用加班了,就开着车带女儿全城四处跑。


在孩子的教育上,我觉得我已经足够上心了。没想到,上了一年级,孩子突然变得没那么优秀了。周围都是比她大好几岁的小朋友,她很多东西都不懂,比如一些相处规矩,别人的橡皮掉了之后,她不知道捡起来还给别人,她会捡起来放到自己桌上。



学校老师开始频频找我谈话,说孩子学习吃力跟不上。我一开始没有放在心上,我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差呢?可能是她不太适应,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但问题越来越严重,孩子的中文一直不好。我不想让她走高考的路子,所以一直没有分出太多精力让孩子学中文,她待的学校又是中英双语学校,到了三四年级,随着课业难度加大,对语言能力的要求也变高了。


孩子在学校成绩开始吊车尾,亮红灯。老师跟我说,孩子中文不好,导致阅读理解不好,影响人际沟通等。


我听这话真的有点生气,那么优秀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学不会呢,但又特别担心,于是又给孩子加了中文课。


那段时间,我肉眼感觉到小孩子有点不快乐,有一次发现她长出了白头发。


说实话,那一瞬间真的是又心疼又难过,但又能怎么办呢,北京竞争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家都在拼,不优秀等于没有未来,如果我的孩子不拼,就很容易泯然于众人。好在,现在孩子突然开窍了。

 

我自己是做技术出身,教育确实改变了我的命运,但又没有安全感,总是担心掉下去,就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好的教育,能活得比我们好。


培训班同学还在一年级

已经开始学五年级的内容

程洁 | 上海闵行 37岁 小学三年级学生妈妈


我硕士毕业后定居在上海闵行,这里是上海的鸡娃大区,做到完全不焦虑是不可能的。

 

我儿子现在在上三年级,从幼儿园中班开始给他报培训班,算是周围人里比较晚的。当时突然发现,原来周围熟识的几个小朋友好久都不到楼下玩了,一问才知道是去上培训班了。

 

当时我开始焦虑,担心孩子被落下,开始报学科类、素质类的培训班。等我每天送孩子上课、和周围家长交流上海的升学情况时,就越发焦虑了。

 

在上海,只有高中进入了“四校八大”等重点高中,进入好大学的机会才会高。而重点高中大多数的名额都是自主招生,难度远高过中考,那自然就要报课外培训班超前学习。

 

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大班时,想要让孩子插班到一个机构的数学高端班,但那个班里的几个家长抱团反对,担心我家孩子基础不好会拖整个班级的后腿,拿来一份题,说要达到多少分才能进。



我一看那份题非常难,想放弃,和孩子商量后还是打算尝试一下,没想到孩子居然达到了分数线,之后就一直跟着这个班级的体系往上走。我们家孩子现在三年级,数学已经学到五年级的内容,培训班里还有个孩子在读一年级,现在同样也在学五年级的内容。

 

孩子的学校有个同学是公认的“学神”,去年暑假大家都在四处游玩的时候,“学神”一直在家学习,开学后大家问他,是不是一直没有出去玩,他说:“去了呀,去了学而思”。看到“学神”的状态后,我们孩子心里也知道自己的辅导班不多,也习以为常了。

 

这学期,我们给孩子报的辅导班除了语文、英语、数学之外,只有毛笔和网球。每年报培训班的费用在10万左右,我们觉得还算正常,周围一年花二三十万报班的大有人在。我们上的是公办小学,学费相比民办小学比较低,就相当于用报民办的学费花在课外补课了。

 

我和两位大学同学有一个小群,我们上大学的时候没怎么打过交道,结果毕业后因为孩子是同一个年级聚在了一起,每天都在群里分享资料。有时候也会感叹,在上海升学太难了,我以前小的时候在老家升学,基本就是一场考试、一套卷子解决问题,不会有面谈、自招那么多规则,现在是不可能回到那个时候了。


孩子每天只睡7个半小时

但学习时间还是不够用

郭雨 | 上海闵行 36岁 孩子小学一年级


我记得,在女儿三岁说话还不太利索的时候,我给她报了第一个课外辅导班。现在回想起她努力读英语的样子,就觉得特别搞笑。在她上幼儿园的时候,英语、跳舞、画画的辅导班我都报过,为的就是让她发掘自己的兴趣点。

 

今年她7岁,上小学一年级,每天的课程安排满满的,晚上10点半睡觉,早晨6点起床,每天睡7个半小时,但还是觉得时间不够用。

 

周一放了学,要先学画画,晚上8点再上英语培训班,周二要上编程课,周四上学校开的羽毛球课,周五去学跳舞,周六早上学书法、学英语,下午上思维课、游泳课,周日弹钢琴,上语文课。

 

每次报课外班之前,我一定会提前和她商量,一开始也会觉得报的课多,但看到她学到东西就很欣慰,有时候也会心疼孩子,问她要不要放弃一些课,但她想了很久,自己也不知道要放弃哪个。



大家都说,在上海只有50%的人才能上好的高中,周围的家长和孩子好像都在努力,你就不得不积极。很多人说,到三年级,就会看出孩子是不是块学习的料,所以很多家长在孩子一二年级的时候猛报辅导班,就怕孩子上了三年级跟不上,到那时就晚了。

 

有时候班主任会发一些小朋友的默写,看到写字好看的小朋友,家长就会跑去问:“你家孩子在哪里报的书法课呀?”然后大家都会一股脑报那家书法班。所以我个人觉得,家长的焦虑都来自于对比,小朋友和家长们的内卷化现象已经很严重了。


放弃快乐教育

辞掉工作准备孩子小升初

婧婧 | 38岁 北京海淀 孩子小学六年级


我是海淀区妈妈,孩子现在6年级,是在小升初的关口了,我决定辞职在家照顾他。

 

我其实是有点内疚的。

 

之前我们一直提倡快乐学习,周一到周五没有培训班,周六就是数学和英语这类常规的补习课。但现在即将小升初,要做简历,看到海淀区对奥数能力有要求,我们计划参加一些比赛,但在教育机构看了一些备赛题,才发现好难,孩子做不了。如果早点带着孩子系统的学习、多练一练会好一些。

 

本来我一开始还没有太焦虑,但听其他家长说现在情况多么严峻,培训机构说了备赛有多重要后,就越来越焦虑,我是起步意识晚的家长,之前投入比较少,有些自责。

 

之前我还在上班的时候,下班到家7点左右,就安排他做一些作业,最晚做到10点半,学校和培训机构的作业都要做。周六我们肯定不会在家吃饭的,时间太紧了,早上的课是8点半到11点半,下午的课是1点半到4点半,由于上午下午的课在两个地方,有30分钟路程,我们两头跑,吃饭就找最近的商场应付就行了。



星期天主要是计算机课,其余时间他就跟着爸爸去运动,也都是为了应试,因为体育也是考试项目。

 

为了他的小升初,我最近特地辞职了,主要是为了去了解升学政策,了解越多,看一些学习讲座越多以后,就知道海淀教育资源没有那么稳定,“贫富差距”很大,越想给他找到适合的学校,我就越焦虑了。

 

我意识到快乐教育是不行的,我的焦虑至少要持续到高考结束后。


孩子说“太累了受不了”

我开始改变自己

朵朵 | 北京朝阳 40岁 孩子小学四年级


北京每个区的妈妈心态不太一样,海淀和西城的更焦虑,东城、丰台就比较佛系,我是朝阳妈妈,算是各区中比较居中的。

 

我的孩子现在十岁,上小学四年级。很小就开始报班了,从一岁多开始上早教课,帮助促进宝宝的智力发育,幼儿园是学习语言的黄金期,开始跟着外教一对一学习,那时还报了很多兴趣课,包括游泳、画画、网球、击剑,还有跆拳道,想让孩子全面发展。

 

上小学以后,目的性就更强了,会先考虑哪些班能帮她提高学习成绩,语文、数学、英语肯定都要有的。兴趣爱好也在继续培养,我们让她在艺术类方面选定一科,她选择了画画,体育类选择一科,她选了网球,这两门一直坚持到现在,学习了有六七年了。

 


每周一到周五,她都安排了培训班。有三天是美术加体育,有两天是学习语数英。星期六全天满课,星期天有一节课,每周她有半天自由支配的时间。

 

现在每年培训班的花费是10万左右,英语课比较贵,一次课两小时要七八百,随着她年级升高,投入会更大。未来我们的预算大概是30万一年。

 

教育投入多,但我觉得我不算是很焦虑的妈妈。就是在2019年下半年时,孩子的成绩下滑得比较厉害,我跟一个海淀妈妈聊天,她分享了很多奥数学习的心得。我开始反思自己的孩子没怎么好好学奥数,就有点着急,在培训班里加大了投入,结果让孩子太累了,她跟我说有点受不了了。我也想了一下,海淀比较重视奥数,但在我们这边,对校内成绩提高意义不大,就放弃了。

 

孩子不快乐,是让我改变的根本原因,2020年反而是我焦虑有点缓和的一年。大家的焦虑来源于和别人比,我觉得孩子就跟自己比,跟别人比没必要,每个孩子不一样,每个人的家庭情况也不一样,大家该走什么路也不一样。


体验了市面上大多数课程

我就不焦虑了

刘一旸 | 北京昌平 35岁

北京嫩芽茁壮科技创始人


我的教育焦虑来自我不了解一些教育内容,而身边很多人都在关注的时候。


我们家现在3个孩子,老大5岁,老二2岁半,老三刚出生。我报了3万多块的美吉姆早教课程,结果老大的课程到现在还没上完,内容太水了,我们没动力去上。


幼儿园是我精心挑选的,理念是强调孩子人格的养成是首要的,思维力的养成要循序渐进的。


去年我发现身边人都在上语文、英语、思维课,我带着她把市面上几乎所有的课都体验了一遍,斑马思维、瓜瓜龙思维、叽里呱啦、美术宝、小熊美术、凯叔讲故事等。体验完之后,我首先就把思维课排除了。我记得幼儿园用了两个星期让孩子发现观察,最后得出结论影子和实物、光线之间是什么关系,孩子印象特别深刻,但思维课用45分钟灌输式地告诉孩子,我不认可这种方式。


其次是美术课的坑也挺多。市面上的这些美术课都是教简笔画,我们这个幼儿园是一个画家出身的人开的,他格外强调千万不要太早让孩子学简笔画,他只学会了模仿,没有去创造,直接扼杀了孩子的真正的艺术和他内心表达的东西。


一轮筛选之后被我留下来的是运动课和英语。我们现在一周上两次运动课,英语是我坚持的一件事情,我一周给孩子读4-5次绘本,其中的一些要求和技巧由我报的班的老师来指导。这个老师对我影响挺大的,他说6岁之前孩子学英语事半功倍,这个年龄之前孩子听满1000个小时英语,基本上以后听力不用学都能达到高中的水平。我坚持下来确实觉得效果不错。



孩子快上小学了,最开始在公立、私立还是国际学校的选择上,我挺焦虑的。了解之后我决定上离家最近的公立小学。我去现场感受过发现,私立学校理念、花样很多,但教育本身靠良心,私立学校教师的流动性很高,最后执行下来效果是受影响的,很有可能基础教育还没有公立学校的好,特色教育也没学到。


中国的基础教育在全世界做的都是比较好的,虽然生源什么样的都有,不像国际学校孩子那么条件好,但孩子就得学会认识真实的世界,生活环境丰富一点,有利于他们成长。


2020年,我们家孩子教育的花费大约接近12万元,包括幼儿园学费7万元,体能课一年3万块钱,跆拳道课约4千元,英语课约7千元,直播类课程大概5千元,以后大概也会保持这个花费。


我觉得教育焦虑主要是身边的人带动的,比如有时候突然发现大家都在忙什么,我怎么什么都没干,是不是落后了,人家已经学会100以内的加减法了,我们孩子还不会。倒不是和别人比,但我觉得如果身边的人都是那种水平的话,自己孩子落后太多会影响自信心。


这时候我会咨询专家、体验课程,了解清楚之后有自己的判断,就不会焦虑了。


给孩子报了几乎所有的线上课

但不认可市面上的教育理念

苏妍 | 北京海淀黄庄 37岁 孩子5岁


我娃正在上的课外班,线下有围棋、游泳、英语、书法,其他利用线上产品学的有拼音、古诗、历史、数学。


我本人是做教研出身,因为工作调研需要,给孩子报了几乎所有的线上网课。


为什么有这么多鸡娃非常狠的家长,道理很简单,这件事的效果非常明显,但凡孩子学一点和教育相关的东西,但凡家长努力研究一下,孩子的学习效率就可以成倍提高。


但我们缺的是正确的方法。就拿数学来说,公式不是数学,让孩子记公式,记一天一年可以,记不了一辈子,这种教学下,数学就是个非常恐怖的东西。我今年遇到的比较好的一类案例是,小学低段的孩子可以自学初中数学,而且孩子做的很高兴,还会跟爸爸说,这个题太简单了,不过瘾。



分数对孩子很重要,但我们也应该知道,分数不是他的全部,如果为了提高去分数,做了很多异化的动作,那就没有意义。


我给孩子报班的初衷是,让他自己学会解决问题。比如,我们在家里玩拼音,当他开始好奇,汉字怎么写,我就给他报了写字课,我的目标非常单纯,我需要有人一笔一划地教他写字,至于字写得好不好看,我不太在意。


当他有能力写字了特别开心,会兴奋地跟我说,妈妈,我会写“石”,然后他问我“头”怎么写。我很诧异,他竟然有这么强烈的求知欲,我开始教他查字典,接下来一两周,他都沉浸在“我会查字典”的喜悦中,每天抱着新华字典特别开心。我理解他的成就感来自有办法独立解决一些问题。


我非常反对的是,现在大量鸡娃的家长和市场上大量的教学,从小到大只教孩子一件事,叫做“套”,我给你个公式你去套。其实很小的孩子就会举一反三,没必要花12年时间去教给孩子这一个动作。


“更有效的教育”绝不是市面上这样的程度,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的教育在限制孩子的发展,他们本可以走得更高。家长还是要以身作则,用自己的思维影响孩子,毕竟,从小培养一批真的会思考的孩子,将来才可以应变这个激流中的世界。

 

*题图及文中配图均来源于Pexels。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程洁、郭雨、张峥、朵朵、苏妍、婧婧为化名。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立场。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请联系[email protected]


End


深入洞察2021工业互联网发展趋势

展望领域全新投资机遇

这是互联网的下半场游戏

也是工业互联的价值涌现时刻

虎嗅大鲸榜 | 重构工业·工业互联网企业深度分享会即将起航

⬇️点击链接即刻抢占席位⬇️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