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本公号随一随大流,讲讲近20年中国妇女的地位演变。这次的数据来源很杂,包括国家统计局历年发布的“妇女儿童状况统计资料”、“社会统计年鉴”和“就业年鉴”。我把其中涉及性别的部分摘录了出来,也是很有趣的数据了。


首先给出的是预期寿命演变表,我直接从《2020年妇女儿童状况统计资料》里截图了。不得不说,女性确实比男性活得长,寿命差值越来越大。


我估摸着这其中的原因,还是在于男性承担了危险性更高的工作的原因。比如客货运输、军警消防、安保、建筑工地以及喝大酒这些高危工作,主要就是由男性承担了嘛。


接下来,我们来看女性受教育的情况。我选取了最典型的代表女性教育地位的数据:大学在校生人数中的女性比例。



1999年女性大学生占比为40.9%,到2019年提升至51.7%。注意,这种占比提升并非由于大学扩招。恰恰相反,男学生才是近二十年大学扩招的受益者。如果没有大学扩招的话,估计女学生的占比能超过六成。我列举一组数据出来,大家就明白了:2019年本科招生431万,其中女生占比57.7%;专科招生484万,其中女生占比51.0%。看明白了没?女学生的高考成绩在整体上比男生强多了去了。


不过,可惜的是,这种女性在高端教育上日益明显的优势地位,完全没有在高端就业上体现出来。下表给出的是全国城镇单位就业人数中的女性占比演变。城镇单位指的是:国有单位(包括国企和政府、事业单位)、外企和大型混合所有制企业,也就是默认的中国最值得羡慕的高端就业岗位。



注意,从1999-2019年,女性在大学生占比问题上,从4成提升到超过5成,但是,在高端就业占比上, 长期徘徊在38%的水平上,基本上没有增长性。并且,仔细检阅细分数据的话,女性高端职业主要集中在教育领域。2019年我国教育行业教职工总人数2142万,其中女性1441万,占比高达67.2%。女性被默认为更有耐心,更合适教育下一代。如果扣除教育行业的话,女性在高端就业中的占比将下降到34.9%,大致上就是三分之一左右。举例来说,2019年中国一共有713万的科研技术人员,女性只有185万,占比只有26.0%,这大概可以反映出女性在高端领域受重用程度不足的现状。


在本文的最后,我再提个建议吧:要提升女性的职场地位,拜托有权参与立法的同仁,不要再提交类似延长女性产假的议案了。这种制度只会令用人单位更加抗拒使用女性。如果要提升女性的生育欲望,并同时提升女性的职场地位,那么我的建议是:使用财税手段。财政要向保护女性生育权的单位提供真金白银的补贴。比如,单位全体女性员工的生育比例每提升5%,企业所得税率下调1%,二胎和三胎的权重可以翻倍;生育之后五年内,女性员工的个人所得税减半。我相信使用这样真金白银的财税鼓励手段,生育率一定会噌噌噌的往上提。搞什么延长产假,事实上是让企业代替国家背负生育成本,这是不可行的,也绝不会有效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