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的精神荒漠,远比我们所知的要广袤无垠。

 Photo by Pixabay from Pexels


文/呦呦鹿鸣

3月,上海肯德基嫩江餐厅开出了第一个“食物银行”,将临期食物放在冰箱里免费提供给需要的市民,结果,被哄抢。昨天我写了《精神穷人批量上线》,以做反思和警醒,期望关注“精神贫困”问题。
像往常一样,很多人对我一顿怒喷,我放了一些上来:

还有很多留言,是更坏的,什么“你妈死了”什么的,我怕过度污染大家的视线,不放了。

很多读者不理解:反对哄抢,成全善举,把食物让给真正需要的人,在物质丰裕的同时让精神也富裕起来——这样的观点有什么错呢?为什么会让这么多人如此着急跳脚?

这个世界的奇妙就在这里。我们以为是常识的事情,在很多人眼里,却是惊天之论。比如,“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不拿白不拿”“一定是敌对势力设局抹黑我们”,这样的想法,确实有很多人奉为圭臬。

所以,诸君,如果您认为这仅仅是呦呦鹿鸣评论区的特殊现象,或者说,如果认为这仅仅是针对呦呦鹿鸣个人,您就真的错了。

当下的精神荒漠,远比我们所知的要广袤无垠。

我举个呦呦鹿鸣之外的例子吧。在微博,有一位拥有39.2万粉丝的大V,和我一样也姓黄,@黄飞珏,其认证信息是:“传媒经营博士、资深媒体人、资深影评人、资深电影宣发人、作协会员、申江服务导报创始人之一”。

《申江服务导报》由解放日报报业集团主办,1998年创刊,一度是上海很流行的周报。这样报纸的创始人团队成员,又是一位博士,自然是上海精英无疑了。他对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呢?

他的观点很清晰:“坏的是肯德基”,“把这个东西放在中国任何一个内地城市都会出现哄抢“,这是“肯德基良心大大地坏了”,有意坏上海形象。

这个言论,和昨天我文章里引用的那个留言几乎一样,只是,@黄飞钰 先生是一位博士,资深行业人士,黄先生说出来,分量更重一些。

从其微博留言看,这种观点拥趸不少:

@黄飞珏 (珏音读jue)博士说“把这个东西放在中国任何一个内地城市都会出现哄抢“。这是一个事实结论陈述,应当建立在事实基础上。

2020年8月,深圳市商务局发布《关于在餐饮行业制止餐饮浪费行为的倡议书》,呼吁餐饮企业科学合理处置已过最佳赏味期但仍在保质期内的食物。一个月后,肯德基积极响应,在深圳6家肯德基餐厅推出“食物银行”公益项目,将未售完的余量食物,免费提供给有需要的市民自取。

深圳肯德基“食物银行”启动
深圳有没有被哄抢?我不了解,所以,对哄抢结论,既无法支持也无法反对。那么,黄飞珏博士认为深圳也遭到哄抢的消息源和依据在哪里呢?以及,他是否知道食物银行并非孤例了呢?
昨天的文章里已经介绍了,食物银行在国外是流行多年的善举,普通市民、企业和公益组织均有热情参与,并不是什么新鲜事,这些年将其引进中国的,还有麦德龙、星展银行等。 
当然,事实欠奉倒还不是最糟的,更糟的是对这个事情的认知:

从什么时候开始,哄抢成了理所当然天经地义的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哄抢他人财物,责任在主人不锁门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哄抢公益食品可以归因于公益项目是有意陷害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贼也可以公开给行善的人泼脏水了?

这已经不是精致利己主义,而是无底线主义。 
到底这是精神穷人还是精神病人,我有点恍惚。
哪有这样寡廉鲜耻、自甘堕落的?
如果说,一个未受过教育的上海普通市民,认为“总有刁民想害朕”,认为这是肯德基的阴谋,我们还能接受,毕竟我们的教育在逻辑思维和常识搭建上有很多缺失;但是,一个博士也这样认为,并堂而皇之地宣扬,就不能不引起疑惑:我们的博士帽,是不是发得太多了?

据我所知所见,身边有很多好心人、守规则的人,因此我曾在呦呦鹿鸣多次写过“陌生人的善意”主题文章。不幸的是,在信息市场的传播竞争中,更流行的是那些包装潦草的恶意。但也正是如此,我们才需要继续为那些“常识”持续不断地鼓与呼,以便让常识真的成为常识。

最后,分享几条昨天呦呦鹿鸣文章下的公开留言,大家了解一下食物银行之前运作的情况:

最后一条有一半是夸呦呦鹿鸣的,我没舍得裁剪。以前,在留言区选择留言上墙的时候,我会有意不让表扬呦呦鹿鸣的留言上墙,但是,最近朋友们可能注意到了,我也选了不少表扬留言上墙了。有三方面考虑:
一是,实在被骂得太多了需要寻求一点心理安慰,助力心理建设;
二是,希望籍此向那些不明不白浑浑噩噩乃至阴阴暗暗的人传递信息——“一个正常、正气的人会从这些文章里感知到什么”,也许,这样可以帮助某些人提高一点醒悟的几率;

三是,在一个扭曲的环境里,仅仅成为一个正常的人已是很难,正常的人并不是多数,而是少数,少数人的声音,当抱团取暖。正如昨天这条留言:

20210307呦呦鹿鸣

呦呦鹿鸣:由“每天一千字”发起人黄志杰原创,只关注民生,倡导“日拱一卒,只为苍生说人话”。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