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2021年“德国小姐”(Miss Germany)诞生了——今年赢得桂冠的是安雅·卡伦巴赫(Anja Kallenbach),一位33岁的女企业家,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卡伦巴赫经营者两家自行车企业,自己也曾参加山地自行车赛,还爱好打排球、游泳、滑雪,可以说是一位运动健将,浑身散发着健康和自信的光芒。

27岁时,已经是两个孩子妈妈的卡伦巴赫又去做了模特。她说,自己参加比赛的目的是鼓励女性 "做任何感觉良好的事情,不管她们的年龄多大,长相如何,或者别人怎么说"。


长期以来,选美活动在德国受到女权主义者抨击,被指责“物化女性”和“性别歧视”。

于是,“德国小姐”的主办方一心要摆脱“选美”的标签,强调要展示女性的内在美以及“多样性”。

在代表德国16个州入围总决赛的16名佳丽中,个个都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而她们的故事似乎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励志

在16名入围者中,有一张中国面孔格外引人注目,她就是 “巴符州小姐”王伟华

实际上,这个26岁的姑娘在德国早已小有名气,更是被很多德国华人所熟知。

 “巴符州小姐”王伟华

王伟华出生于中国,8岁时随父母来到德国巴符州的施韦青根(Schwetzingen)生活。

她曾在曼海姆大学攻读工商管理学士学位和管理硕士学位,不仅是一名 “学霸”,还在异国他乡积极参政。经历令人眼前一亮:

20岁,当选德国施韦青根市市议员,成为德国最年轻的华裔市议员,成为当年欧洲十大华裔新闻人物之一

22岁,当选德国绿党地区的党主席

23岁,成为德国绿党国家委员会委员

24岁,成为由47个欧洲国家组成的欧洲委员会中的德国青年代表

26岁,当选巴符州小姐,随后代表该州参加“德国小姐”大赛

2018年,王伟华还参加了CCTV-4《世界听我说》节目,在节目中讲述了她在异国他乡的成长和奋斗故事。


王伟华在节目中这样形容初到德国的感觉:“我的生活从天堂掉进了地狱。我从一个受宠爱的小公主,变成了一个受排斥的外国小丫头。”

她说,那时最煎熬的是课间休息时,小朋友都成群结队地在校园里玩,只有她在角落里,与别人格格不入。王伟华哽咽地说:“有时候为了打发时间,我会把自己锁在厕所里。那段时间的委屈让我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

但正她妈妈鼓励她的一样,这些磨练最后都成了她的宝贵财富,并帮助她一步一步融入了德国社会,事业和生活都风生水起。

现在,王伟华全职担任企业管理顾问,兼职担任音乐会、体育、慈善活动的主持人,同时积极参与各种政治经济界的研讨会等活动。

相信王伟华的故事会给很多留学生小伙伴带来激励人心的“正能量”。

在今年入围选手中,这样“正能量”的故事不止一个。

来自汉堡的茱莉亚∙克雷默(Julia Kremer)是一位大码女装模特,也是本届入围佳丽中最受关注的选手之一。


茱莉亚从小就因为身材问题而遭受到很多冷眼和不公平的待遇,她曾为此非常自卑,也曾拼命尝试减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茱莉亚说:“在我过去的一大半生命中,我都在减肥。人们嘲笑我太胖了,或者对我说出难听的话。”

她决心要改变这一现状。“任何人都不应该因其身材或其它特征而受到歧视!  为何我们女人从小就把一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材上?”

对于媒体中过于单一的美女标准,茱莉亚表示不满:“在德国,超过60%的女性穿42号或者更宽大尺寸的衣服。媒体为何不反应这个现实?”她希望年轻人能够自信起来,她说:“我年轻时缺乏一种榜样,而我现在就想成为那时缺乏的榜样。”

2020年,她成功地当选了“汉堡小姐”,成为自己口中的“榜样”。


这样励志的经历还有很多。

“不莱梅小姐”玛拉·麦柯 (Mara Maeke)

“不莱梅小姐”玛拉·麦柯 (Mara Maeke)几年前因病切除了整个结肠,后半生都只能依靠人工肛门生活,其中的痛苦是常人无法体会的。

但她并没有因此而自卑。如今的她正在攻读海洋微生物学的博士学位,是一位科研工作者。

她克服了身体和心理的双重痛苦,在舞台上勇敢讲出自己的故事:“也许我是个书呆子,我有残疾,也许我的身体看起来并不完美,但所有这些小小的缺陷,让我变得独一无二。”

“柏林小姐”卡塔琳娜·沃拉普(Katharina Wohlrab)(左)和她的同性伴侣

“柏林小姐”卡塔琳娜·沃拉普(Katharina Wohlrab)是一位经历过强奸和性暴力的受害者,后来她开办了一个博客,专门讲述修复内心创伤,教女性学会勇敢和自爱,并致力于为女性争取更多的权利。

……


看得出,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女同学”。她们可能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但这正是“德国小姐”主办方所追求的改革目标——

外表的美丽不再是唯一的选拔标准,更重要的是多样性、真实性和女性的权利。今年“德国小姐”的口号是“Empowering Authentic Women”(赋予真实女性权力)。

但德国媒体认为,“德国小姐”的改革力度还不够。

《明镜》2月28日的评论文章称,尽管主委会一再宣扬反对歧视女性,但决赛现场还是流露出一些针对女性的“恶俗的刻板印象”。

文章举出了一些例子——

比如无论参赛选手多大年龄,都被主持人称为”Mädels”(姑娘们,女孩们,丫头们),而且无人反驳;

比如尽管一直强调说外表不重要,但主持人还是时常夸“你看起来漂亮极了”;

比如虽然讲了很多胖瘦不重要的场面话,但最终还是选了身材苗条的当冠军……

在德国媒体多少有点吹毛求疵的批判下,“德国小姐”正在从选美比赛变成一个维护女权的励志节目……这一点,你们怎么看?

——————
主要参考来源:

https://missgermany.de
https://www.spiegel.de/panorama/leute/miss-germany-2021-anja-kallenbach-gewinnt-julia-kremer-macht-weiter-a-afd69fe0-f838-4d76-9f78-f430285744a1



如果觉得文章不错,请点亮右下角的“”和“在看”,在右上角为八米外设置星标,让腾讯接收到您喜欢本号的电波,彼此不再错过


爱屋及乌:

《欧洲人为何迷恋“肺结核美女”?》

《此生一见不言他?素颜美人与伪自由枷锁》

《很多人认为阿富汗男的都像恐怖分子,女的都过着悲惨生活,这让我很不爽》


本文转载已获原创平台授权

本号致力于提供多元化观点,

文章内容不代表本公号立场。


点赞+在看,让好文绽放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