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始本文的正文内容之前,先介绍一个很有趣的新闻(链接地址: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8595966930665041&wfr=spider&for=pc):2020年9月份,教育部召开记者发布会,讲述了当年度教育领域取得的巨大成就:全国义务教育阶段的辍学人数从上一年度的60万人大幅下降到了本年度的2419人,几乎已经完全消灭了辍学现象。


对这个非常有意思的数据演变,我们当然忍不住要进行一番追问:既然2019年的官方义务阶段辍学数据都高达60万,2020年9月份(初中已经毕业)之后才大幅下降,那么此前每一年的情况如何?累计的辍学人数有多少?好吧,这其实是很容易计算的数据:每年的统计公报都会发布小学招生数、小学毕业数、初中招生数、初中毕业数。我们计算这四个数据之间的差值,就能很容易的计算出历年的义务教育阶段的辍学人数。



单看2010-2020年的数据,辍学高峰期出现在2014年,当年度辍学人数高达469万人。注意,这里的计算口径是结果性数据,是根据毕业生人数反算出来的,其辍学结果是已经决定了的,是几乎无法再返校的。之所以2014年出现阶段性的辍学高峰数据,我能给出的解释是:此前中国经济其实遭遇了巨大的困难,尤其是2013年钱荒反复发作,各行各业遭遇重创,导致大量家庭丧失经济来源,并造成儿童辍学,这个结果性数据在2014年体现了出来。此后我中国经济在史无前例的涨价去库存策略的刺激之下逐渐复苏,辍学现象也是逐渐减轻,到2020年,辍学人数下降到了38万,较2014年的降幅高达91.9%。这其实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了。


我再强调一次,本表中2020年的38万辍学人数,是结果性数据,是此前就脱离学校的儿童,其辍学结果通过毕业人数的反算,在2020年予以确认。根据教育部在9月份的统计,在剔除这批已经被确认辍学的儿童之后,剩下还处于辍学状态之中的儿童,已经只剩下了两千来人。对这种数据,我有一个解释:2020年大量的农民被困在家里,没法出去打工,辍学毫无意义,所以干脆复学。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再强调一次:无论从什么口径来看,我大中国近年来在阻止辍学问题上都取得了惊人的成就,这是必须要点赞的!


好吧,各位,虽然上表算出了一个惊人的数据:从1990年至今我大中国合计增加了1.33亿的初中没毕业的文盲,也就是90后里面有1亿多文盲,单这个数据已经可以碾压其它骚浪贱的公众号了。不过作为全国首屈一指的数据大咖,我的分析当然不能只停留在这个层面,我当然会有进一步的分析,那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在3年之内,我大中国的教育学位严重过剩的问题,就会发作出来


为了更清楚的说明这个问题,我只列出2010年之后的招生数和人口出生数据表。



2016年我国出生人口数量达到峰值的1791万之后,就开始剧烈下降。2020年的人口出生数还没有公布,需要等待2020年人口普查结果才能发布。不过事实上公安部门的户籍登记早已实现全面电子化,出生证明也都是在网上办理。有个别地区可能有少部分未进入公安系统的遗漏人口,也会有部分人口会延迟办理户籍登记,不过每年都会有这种现象,延续到下一年,规律是不会变的。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的新生儿共1003万,较2019的1179万,降幅14.9%。这个降幅是可以作为整体规律来推算2020年的出生人口的。2019年出生人口1465×(1-14.9%)=1246万。这大概就是2020年出生人口的较为乐观的推算。


按这种数据的话,2020年的出生人口,较峰值的2016年,短短四年时间的降幅就达到30.4%。并且,由于期间结婚人数更加迅猛的下降,一定会带来出生人口的随之下降,而生过二胎的妈妈们现在也已经普遍超过40岁,很难指望她们再生第三胎。所以此后我国的出生人口也一定会维持快速下降趋势(本公号相关文章地址:当中国人不再愿意结婚)。


2016年的峰值出生人口,大部分将会在7年后的2023年入学。这意味着2023年之后,我国的小学教育学位就会整体过剩,并且过剩情况会发展得非常快,根本就让人措手不及,教育部门根本就来不及应对。想想吧,2016-2020的4年时间内,出生人口整体萎缩3成,所以推算起来,教育部门在2023年之后,就必须要以极高的效率裁撤三成小学。并且伴随着新生人口规模的持续下降,会有越来越多的小学由于无法招到生源,而被迫要裁撤。


按我国目前这样的新生人口下降速度的话,2023年我国的新生人口大概率就会低于1千万,而这意味着到2030年,小学必须要较现在被裁撤约一半。2019年我国小学教职工总数为585万人。即便我们考虑采取小班教学可以留下更多的老师,到2030年,这批人也要至少被裁撤三分之一,也就是至少190万小学教职工,必然失业。


并且,你们一定要记住的是:这种裁撤是自下而上的,从小学一步步延续到初中,再到高中、大学。这是客观规律,无从抵御。所以,小学老师在3年内就要面临被裁撤的命运,10年内要裁撤至少三分之一;那么初中老师就是6年内,高中老师9年内,大学老师13年内,全都要面临被大幅裁撤的命运,这就是客观规律,绝对无从抵抗。考虑到教育主管部门一定会未雨绸缪,提前发起裁撤动作,以应对教育过剩的局面,所以这个时间还要再往前推。最快在明年,小学就出现全国范围内的并校潮


基于这样的考虑,我们可以做出进一步的推论:


第一,所谓的学位房投资,将会成为史上最大的笑话。10年内必然裁撤至少一半的学校,并且只要新生人口下降趋势不变,会有更多的学校被裁撤,学龄儿童将会成为宝贵的资源,教育变成买方市场,侥幸存活的学校会变着花样拼命多招生,根本就没有限制入学这个概念,哪里还会存在买房才能入学这种概念。从趋势上看,最快2023年,最迟不会迟于2025年,根据居住地强制性分配学位的做法就会烟消云散,变成新一代的中国人无法理解的历史记忆。而学位房投资,也将会因为其别致性的愚蠢,而被历史反复嘲笑。这事的荒谬程度,估计唯有臭名昭著的荷兰郁金香炒作事件,才能与之相提并论。


第二,下一批高考考生,请不要报考师范专业了。呵呵,师范专业即将成为就业前景最烂专业,这就不需要解释了吧。


在本文的最后,顺便吐一下槽:我大中国的大学几经扩招之后,现在已经基本接近百分百高考录取率了,考生已经基本上被各级大学一网打尽了。在数据上,2020年高考报名人数1071万,这个人数大幅超过了当年度的普通高中毕业人数787万,是因为高考还允许职业高中和中专生报名,同时也有部分复读生的存在。好吧,录取结果事这样的:2020年高校本专科一共招生了967万,整体录取率高达90.3%。以高考大省山东2020年的高考录取率为例,它的本科录取率50.2%,专科录取率39.4%,基本与全国的整体水平平齐。也就是说,现在参加高考,只要考生愿意的话,基本上能保证有个学校可以去混。只不过,很快的,伴随着新生人口的剧烈下降,这种遍地大学的情况会迅速改变。我估摸着,类似佛山科技学院、柳州工业大学这种地方性高校,会首当其冲,因为缺乏生源而被裁撤。这也不是多难想象的事,很快,大家就能见识到了。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