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丽华/口述

悠 悠/撰文

我叫吴丽华,1989年出生在江西鄱阳县一个贫困的小山村。2005年,初中毕业的我做出了身边女孩子最常⻅的选择:出⻔打工。我当时的计划是:先进厂打一年工,挣点学费,然后去考艺校学美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涂涂画画。没想到,这工一打,我便再也没有回到学校。但我并没有放弃学习,2011年开始,我跟着服装厂的设计总监学习服装设计。

如今,我已经成为了一名服装设计师。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虽然压力也很大,但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还是很满意的。

我的近照,里面的碎花衣服是我自己用废布裁剪改造的。

在我4岁时,爸妈就去福建的服装厂打工了。我和弟弟跟着爷爷奶奶过。出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所享有的教育资源,和5公里之外县城的孩子相比,简直是天差地别。县城里美术、舞蹈、音乐……想学什么都有,而我的老师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爸妈不在身边,爷爷奶奶又要务农,又要照顾总共六七个孩子,经常顾不过来。我可以说是在“放养”中长大的。

那时候爸妈在外打工,只有过年会回家呆一两周。他们坐船回来,每到他们回来的日子,我一大早就会去河边等着,一等等一天。

老家门前的河,每年过年前,爸爸妈妈都从这里回来。

有年暑假,我和弟弟去了爸妈工作的地方——福建石狮。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也是我第一次看到了海,看到了轮船,看到了高楼。

我还进到了爸妈工作的厂房,他们厂是加工外贸服装的,厂房很大很干净,屋顶装满了吊扇。工人的宿舍里摆着高低床,爸妈住着夫妻间。那是我最开心的一个暑假。

我和弟弟去福建石狮找爸妈,一家四口在一个石狮子雕像喷泉前照了这张照片。

一件印象特别深的事发生在我初二。一天,我和另外一个女孩去好朋友家玩。好朋友的爸爸在县城当干部,家境比较好。在她家,我看到了洋娃娃,抱着就不愿放手了。说来你可能不信,但那真是我第一次见到洋娃娃,我家里是没有这种玩具的。

我看见洋娃娃的衣服线缝破了,便找来针线给她缝好了。缝着缝着,我又萌生了给娃娃做套新衣服的想法。于是找来朋友妈妈做衣服剩下的边角料、不会再穿的衣服、她家盖家具的破布,东剪一块西拼一块,开始了这项“大工程”。

晚上,好朋友已经熬不住睡了,我和另一个女孩还在缝缝补补乐此不疲,一直熬到凌晨两三点,硬是给洋娃娃做了套新衣服。这是我第一次动手做衣服,现在回想起来,还挺有趣的。但那时候,我也压根没想过要去做一个裁缝或者服装设计师,只是单纯觉得给洋娃娃做衣服挺好玩的。

我用织毛衣剩下的线头做的耳饰。初二给朋友的洋娃娃做衣服时,我完全没想过这个爱好会支撑着我走那么远。

虽然我在毫无时尚气息的乡村长大,但我和服装行业还是很有缘的。我家虽然不富裕,但我爸妈倒是给我和我弟穿得挺好的。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有小皮鞋穿了,我那时候穿的大翻领裙子,现在可流行了。我想这大概是因为爸妈一直在服装厂工作的缘故吧。

所以,我初中毕业后,就直接到杭州进了妈妈所在的服装厂。因为还差几个月才满16岁,杭州一些大的正规厂家都不要我,妈妈所在的厂是个只有二三十人的小厂,没那么严格,招了我。

16岁是我人生的第一个重要节点。在这之前,我是一个标准的留守儿童;在这之后,我成了一个标准的流水线女工。

打工时,在工厂宿舍拍的一张照片。那时候,流行非主流,我就剪了这么个发型。

在服装厂,最基层的工作就是流水线上的缝纫机车工,也是我的工作。整天踩机器、走线、 拼缝,拼袖子、拼衣身、拼衣领……每天从早八点踩到晚八点,赶单子的时候要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每个月休一天。这样一个月下来,工资不到一千块,直接打进妈妈卡里。

一年之后,我开始做计件活儿,每个月能拿到一千多了。又过了一年,我小姨开了个服装厂正好缺人,弟弟要高考,妈妈要回家陪读,我就去了小姨的厂里。在小姨的厂里,我依然在流水线上做缝纫机车工,但也算是熟练工了,工资高的时候能拿到3000元,淡季2000多元。

这期间,我并没有忘记回去上艺校学画画的计划。我试探过多次,但爸妈还是觉得女孩子呆在父母身边安全一些。我们那边很多父母不在身边的女孩子,十几岁就谈恋爱,怀孕挺着大肚子,我听着也觉得很吓人。

前几年,我去景德镇玩时拍了这张照片。小时候大人会在我涂涂画画的时候说:“好好画,以后去景德镇工作。”

我就这样一次次打消念头,最终放弃了回去上学的计划。但就这么一直在流水线上踩机器,我自己不甘心,爸妈也觉得不是个长久之计。

2010年,一位亲戚给我介绍了个工作,是一家染厂公司,做产前色样研发。具体的工作内容就是每天调制各种稀释液体染料,进行颜色的配方打样,每个色要打3到5版确认样给客户,有的甚至打10版都不一定过。这个工作每个月能拿到3000多块钱,早八点到晚八点,晚上也不用加班到那么晚,一周能休一天,还能学染色调色打样等技术。

我当年工作的调色打样间,现在变成了这样。加入了很多智能化的设备,条件好多了。

公司在江苏吴江的一个工业园区里,我一个人在这里总显得孤零零的。而且身边流传着各种关于生产事故的传言,什么有人不小心掉进温度极高的染缸里,人直接就没了啦……实在令人毛⻣悚然。虽然我在开发部,不用接触那些机器,但每天听着隔壁生产部轰隆隆的机器,时不时就会想到这些。

最终让我离开这份工作的导火索是:有一天,我不小心把染料打翻了,溅了自己一嘴。虽然我们用的这些染料是稀释了好多遍的小样,但听着它们名字里的什么酸什么酸就害怕,总觉得对人体有害,溅到嘴里就更吓人了。我当即决定辞职,离开这个令我又害怕又孤单的地方。

我和妈妈。

一年后,我又回到了杭州。妈妈陪读完也回到了杭州,在一家服装厂做质检做管理,通过朋友认识了那里的设计总监。总监正好需要一个设计助理,妈妈想到了我。还在做缝纫机车工的时候,我就发现厂里有一群人,总是打扮得光鲜亮丽,伙食也比我们的好,吃饭也不和我们一起,而是有单独的地方。我感到很稀奇,同在一个厂里,吃个饭都有三六九等。但同时,我又特别羡慕他们。别人告诉我,他们是设计部的。我心里想:我也要做他们那样的工作,成为他们那样的人。所以,当妈妈跟我说到这个事时,我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份工作,这成了我到目前为止最重要的一个选择。

总监姓赵,中国美术学院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的,非常专业,待我也很好,我叫她赵总。说是助理,但她待我更像是老师对学生。因为她不只让我帮她整理整理资料打打杂而已,还教了我很多东西。

赵总教我第一件事就是手绘服装平面图。那时候,设计师基本都用手绘。电脑画图虽然方便,但过于死板,远远比不上手绘的灵活。

我从小就喜欢涂涂画画,一直到现在,我还保留着这个爱好。纸上的字是“山有木兮木有枝”。

虽然从小喜欢画画,但都是看着什么想着什么就画个什么,至于什么素描啦水彩啦水粉啦完全没听过。由于缺乏专业系统的美术训练,我刚开始也不会画。一件衣服,今天画衣领,明天画大身,后天画袖子,涂涂改改好几天才能完成。整天从早画到晚,有时候画一天下来,一张能用的都没有。

一段时间过后,我的手就起茧子了,中指握笔的位置被压出了一个窝。但即便如此,因为平时老爱涂涂画画,比起其他小伙伴,我还是接受得更快。而且也没想过要放弃,因为这是我认准了的事。

虽然依然要从早八点上班上到晚八九点,依然是每周单休,工资也只有3500,但我觉得跟着赵总能学到很多东西,很值。

2011年,做设计助理时,我的办公桌,贴满了各种关于服装设计的图。

整个第一年,我都在画手稿、整理资料,缝衣服上的珠子做盘扣之类的基础训练。到了第二年,赵总就开始教我怎么认面料辅料,怎么做色卡,怎么下单。她出去买面料辅料,也会带着我。

画图画熟练了之后,开始接触面辅料。这件样衣上的辅料,都是我手工制作的。

到后来,这些事情她都可以放心地交给我了,还让我帮她完成了一场服装秀。她说,可以自己出去面试一下练练手。于是,我就开始留意各种服装设计的QQ群,各种张贴出来的招聘信息,看到有招设计师的,就去投个简历和手稿。

有一天,有人联系我,说他在一家公司的垃圾桶里看到了我的简历。他从上面看到了我的联系方式,因为他也想做设计,所以就联系了我,想着多个同行找工作方便一些。他说垃圾桶里扔了好多简历,我才知道,这些公司招设计师,都要看学历。学历不高的,没有毕业大秀的, 简历就直接扔进垃圾桶了。这件事深深地刺痛了我,直到现在,提起来我还会掉眼泪。我暗下决心,要更努力地提升自己的水平。

2014年,我去了一个童装公司做设计。这是我第一次独立做设计,能拿到5000块钱一个月。但只做了一年,老板就关店不做了,我和同事们只好离开。

正好这时候,原来的服装公司经营模式大调整,赵总要拓展新业务,需要人帮忙。她给我开5000块钱一个月,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因为我知道,跟着她能学到很多东西。于是,我又回到她身边,负责设计、采购面辅料以及下单对接等工作。

2015年,我重回公司任职,这是赵总带我去看面料展时的合影。

2016年,公司业务逐步稳定下来不需要设计部了,而是转为做网红供应链,不需要那么多人了。我又出来了,这时候,我就不想投公司了。公司招设计师要求高,换人也换得勤,看学历,看作品,还要求颜值高身材好,直播兴起后,还要求设计师会带货,这显然不适合我。

我把目光转向了市场女装设计。做公司和做市场,算是我们的行话。区别在于,公司里分工明确,设计师就只做设计。而做市场的设计师,设计、选购面料辅料、联系厂家,除了客户和账本老板自己管,其他的设计师都要管。对我来说,做市场挑战性更大。

公司走的是品牌路线,一年也出不了多少新款;而市场以批发为准,走的是量,什么好卖什么流行就做什么,需要设计师快准狠。做市场的,一般都有自己的店面或者档口,基本都是现做现卖,一天都要逼着设计师出好几个新款。

2016年,我被老板派到湖北、广州去出差。在广州出差的时候,两个同事跟老板闹矛盾,招呼都没打一个就走了,我一个人在广州孤零零地忙了半个月。我觉得这个工作氛围不太好,我也做得不太开心,也想走。但考虑到年底了,老板不好招人,就想着好歹做满这一年,过了年再走。于是,这份月薪6000的工作,我做了整整一年。

2016年,在广州出差。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回到酒店,才知道同事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2017年,一个做市场的老板娘让我去她的档口面试一下,她说她不看什么学历啦什么秀的,她只要做实事的人。聊了聊,我要8千,老板娘一口就答应了,因为别人都要一万。我降了2千,是想着当作学费来这里学习。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再换工作。一年后,我跟老板娘谈了一下,她给我涨了4千。2019年,我又谈了一下,给我涨到了一万五。2020年,因为疫情,生意受到了一些影响,我也就没好再跟老板娘提涨工资的事。

我的部分设计稿。

也是从2018年开始,我才有了周末双休。但我压力比以前更大了,现在要求一周上新两次,每天都要出款出款出款。现在做市场的,直接省掉了画手稿的步骤,都是直接买样衣,然后直接改。一件样衣早上拿到手,半个小时就要出版型,下午衣服成品就要出来了,根本没时间画手稿。我每天都要做好几个款,随时都在想新款,每天睡前都在想明天出啥款。

虽然,我的工作时间是从早八点半到晚五点,但经常是晚上十一二点了,我还在和厂家沟通样衣。老板娘随时一个电话,不管是周末还是凌晨,我都要跟她沟通好了才行。面料辅料都要自己管,杭州各大面辅料市场,我都逛遍了。一逛逛一天,脚磨破、鞋磨烂是常事,饿了就在街头随意啃个馍。

从学设计开始,我在生活中就更加留意这一行。和服装相关的书籍、网站,我都会去看。看到什么美好的东西,花花草草啦小动物啦,就会想怎么把它用到服装设计里去。逛商场逛街的频率也变高了,但基本都是看服装市场流行什么,看又出了什么新款,看别人是怎么设计的,有没有什么亮点。

我反而不会去买特别贵的衣服,基本都是几十块钱一件的,因为自己做这一行,实在太了解一件衣服的成本是多少。

堂妹要扔掉的一件大衣,被我拿过来,裁成了套装。

堂妹要扔掉的一件大衣,被我拿过来,裁成了套装。

从15岁开始,我就再没问家里要过一分钱了,借都没借过,对这一点,我还是挺自豪的。这十几年,从流水线上最底层的缝纫机车工,到市场女装设计师,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工资越来越高,吃穿住用都越来越好,但压力也与日俱增,特别是看着身边同龄人的事业做得有声有色,经常感到自己永远追不上他们的脚步。自卑的同时,又在这光怪陆离的城市打拼着,靠自己的努力去实现自己所愿。

我也经常感到迷茫,站在城市街头,久久不过斑马线,望着天空发呆。但有一个愿望始终清晰,那就是: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拥有自己的品牌,能办自己的服装秀。我想做个轻奢品牌,设计一些适合我们这些小个子的款式。这些年,我甚至在脑海中为这个品牌想了无数个名字。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够实现这个愿望。


-THE  END-

本文在今日头条首发,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打开今日头条
搜索自拍关注我们 


点击以下关键词看故事
去伊拉克挣钱 | 出差去南极 | 空巢十年 | 职业杀熊 | 3年不上班 | 偷渡美国 | 中年意外 | 冷冻妻子 | 裸模 | 性欲是什么 | 被美国人收养 | 流水线厂妹的逆袭  | 上海底层家庭的奋斗 | 做自己 | 香港富二代 | 龙套演员 | 胖女孩 | 财务自由后 | 非洲酋长 | 东北女人 被砍伤的医生  酗酒的俄罗斯女人 3个空巢老人家庭 武汉单亲妈妈  遗传病家族 生7个孩子 戒毒33次 | 北大保安 |美国打工14年 | 男保姆 |5%首付买房父亲大我45岁 | 离开美国 | 32岁失业 在家留学 | 46岁卖房读书 | 


自拍”栏目长期招兼职作者

要求详见【招募要求】


给我们提供故事线索
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在看我们的故事?分享到朋友圈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