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不管军方领袖敏昂莱如何倔强,他都必须认识到时代变了。


对军政府来说,他最大的软肋就是合法性,19世纪,托克维尔就预言民主的潮流好好汤汤,自法国大革命开启了民主的潘多拉魔盒后,民主宛若风暴一般席卷世界,法国大革命之后,已有三次民主化的浪潮,民主制度虽然遭遇过挫折但总的趋势仍然是不可阻挡。


21世纪的威权政府,要么依靠绩效维持合法性,要么就只能运用暴力苟延残喘,缅甸军政府虽然控制着缅甸的经济命脉,并掌握着强大的武装力量,但在民主化的浪潮下仍然遭遇了挫折。


2月28日,缅甸多地爆发大规模示威,人数达到上百万,与以往的示威不同,这次不仅有大量学生参与,就连教师、公务员、小贩、工人也大规模参与,对军政府的抗议已经演化为全国性的暴动。


截止3月1日,缅甸军政府已经射杀了18名示威者,射伤了30余人,因为示威和言论被逮捕的人更是不计其数,但大规模示威仍然没有消退的迹象,长期的,全国性的民变让缅甸的局势产生了变数,对军政府来说,如果民变长期剧烈的持续下去,恐怕将对军政府的统治不利,到时军政府将被迫与公众达成某种妥协。



一、军政府的合法性问题


军政府最大的软肋是合法性,在民主深入人心后,军人统治就成了专制的代名词,对于军政府来说,他一旦夺取政权,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将自己文职化,披上合法的外衣,如朴正熙发动516政变后仍然尊重当时的总统尹潽善,并在之后正式参与总统选举,完成军人向文官的转型。二是用政绩收买人心,通过经济发展让公众忘记专制的事实。


如朴正熙上台后迅速开启了工业化进程,通过两个五年计划缔造了汉江奇迹,迅速的经济发展为军政府的统治赢得了合法性,朴正熙统治期间,对他的反抗一直来源于在野党控制的地区,始终没有全国性的暴动。而另一位军事独裁者全斗焕上台后也大力推动经济发展,他实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并放开娱乐产业,以淡化公众对518光州事件的记忆。


(朴正熙虽然破坏了民主,但带来了汉江奇迹)

(与韩国军政府相比,缅甸军队既不能发展经济在外战中又常吃败仗,还占有了大量国家资源,宛若国家的毒瘤)


但是这两点,缅甸军政府都没有做到,缅甸军政府一直拒绝让自己文职化,仍然保留军事化的政府组织,另一方面,缅甸军政府在政绩上也乏善可陈,这么多年,缅甸经济发展缓慢,军方在没有经济成就的情况下仅依靠针对罗兴亚人的强硬民族主义维持合法性,这样的合法性无疑是脆弱的。


在以往军方还能维持统治,但当前将军的女儿昂山出现后,军政府受到的威胁越来越大,昂山是一名拥有个人魅力的领袖,受到民众疯狂的拥护。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缅甸的年轻一代越来越占据社会的主流,这些年轻人生长在社交媒体时代,长期使用推特脸书,往往对西方思想有更深的认同,他们成为了昂山的主力军,在这次运动中,年轻人担当了示威的先锋,与军队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这种民主意识潜移默化的扩张让军队的合法性愈发脆弱,也让昂山的进攻愈发尖锐。



二、公众与军政府的矛盾难以调和


虽然自2010年开始,缅甸名义上实现了民主转型,但是在2008年的宪法框架下,民选的文人政府难以和军队并存,2008年宪法规定军队能够独立行使权力不受民意和选票的约束,军队牢牢掌握着国家的安全事务,并且仍然拥有自己的产业,民选政府因为缺乏必要的武装力量和经济汲取能力,只能对军队委曲求全。


2008宪法的框架下,缅甸的和平完全取决于民盟领袖和军队的私交,一旦昂山和军队领袖敏昂莱关系破裂,缅甸将立即陷入分裂与战乱。


2015年,军方担忧昂山的势力进一步扩张,便以其儿子为外国国籍为由,禁止昂山担任总统一职,但昂山仍然想到了办法,他借助全民盟在国会的优势,强行通过《国务资政法》,让昂山以国务资政的身份管理政务,军方当即就表示全民盟进行了民主霸凌,完全无视军方的利益。


2019年,昂山再次提议修改宪法,希望在15年内逐步减少军委国会议员,削弱国防军总司令的地位,以将军队彻底清除出行政领域,但昂山此举遭到军队全员的否决,这次否决直接导致昂山和军方领袖敏昂莱断绝联系。



(敏昂莱一直与昂山角力)


2020年,全民盟在大选中大获全胜,彰显了国民对于民主的渴望和对军方的摒弃,军队虽然在法律上仍握有权力,但形势显然是朝着不利于军队的一方前进,昂山正不断借助民意以压制军方的势力。


正是出于丧失权力的危机感,军方才在2021年发动政变,通过囚禁昂山素季以中断改革进程,对军方来说,昂山素季这样的魅力型领袖是最大的威胁,但碍于昂山的民意,军方仅仅是囚禁昂山并以较低的罪名起诉。


但对于公众来说,军方的行为是对民主的践踏,以前没有选举时,公众还能接受军方的统治,可如今民主转型已经十年,公众已经习惯了全民盟的文职政府,军队猛然将其掐断必然后患无穷。


正如托克维尔所说正因为旧制度被更改了一部分剩下那部分才更遭人厌恶,缅甸人显然不愿丧失来之不易的选举权,他们希望更为民主的生活方式和更为安全的环境,简单来说就是免于恐惧的自由。


无论是韩国军政府还是缅甸军政府,对言论的钳制和对反对者大规模的逮捕都是家常便饭,让公众重回恐惧并不现实。



三、大规模民变可能引发蝴蝶效应


之前我判断缅甸军方倒台,至少要有外部势力的干预或者军队内部的分裂,现在看大规模的民变增加了这种可能。


一般来说,光靠学生运动是不可能推翻军队的,唯有全社会广泛的参与,齐心合力的让社会瘫痪才能让军队因孤立而感到恐惧。这次缅甸游行的规模无疑已经是一场全国暴动。各个阶层都广泛参与其中,这就为缅甸局势增加了更多变数。


第一个变数是民变引发政变。对军队来说,与全社会长期的作斗争并不划算,军队也需要生活,如果一个社会长期处于动荡,公众对军队采取不合作态度,则军队的统治难以维持,长期的民变会让军队分裂为激进派和温和派,这种分歧往往是军政府失败的开始。


如1987年六月抗争,当时韩国各个阶层,包括保守的中产阶级都参与了示威,这种全国性的暴动让韩国军队内部产生了分歧,以卢泰愚,郑镐镕为首的军方对全斗焕愈发不满,正是在他们的促成下,全斗焕才答应直选。大规模的民变有可能引起缅甸军队内部的分化。


第二个变数是外部势力。如果民变被迅速镇压下去,则不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但如果民变规模越来越大,长期存在,就会引发世界舆论的关注。对于拜登来说,虽然他的战略方针是战略忍耐,但如果缅甸示威发生了大规模流血事件,引起了西方舆论的重视,拜登就不得不予以回应。


目前缅甸已经18人被射杀,如果这在情况继续下去,美国舆论就会对拜登形成相当的压力,美国一旦对缅甸军队大规模制裁,军方显然是难以维持的。


总之,拖得越久对缅甸军方越不利。



缅甸军队最好的选择就是在自己尚有优势时放昂山一马,并与全民盟展开谈判,如果军方绝不妥协,即使这次压住了民变,也难以赢得公众的信任,而一旦权威破裂,则民变会无穷无尽。


通过这次示威,缅甸军方必须认识到,民主的意识已经深入缅甸的民心,尤其是年轻人已经很难接受军方的统治,军方想的应是逐渐退出政治领域,而不是进一步握紧权力,对丧失合法性的军方政权来说,主动的放权,让军人远离政治回归本职才是最佳的选择。


不管军方领袖敏昂莱如何倔强,他都必须认识到时代变了。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韩国历史重演?缅甸军方能维持统治吗?

军政府、昂山素季和缅甸政变的前前后后





欢迎关注本人知识星球
更多私货内容将在知识星球分享
包括中国古代政治,美国政治等
进入星球可扫码入vip群,vip群将分享一些敏感内容。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