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自统一政权以来,都是处于相当艰难的境地,内忧外患,积弱不振。


但是国势贫弱的宋,却是在秦汉统一王朝之后,年祚最长的朝代。唐代只有289年,宋代却有319年。


《清平乐》剧照

两宋周边环伺的敌人都非等闲之辈,先后是辽、金两大强敌,最后面对的是横扫欧亚的蒙古。

北宋被金所灭,宋室南渡,虽然失去了半壁江山,但也支撑了颇长的时间。

可见宋绝非不堪一击的弱国,仍然有它顽强的一面。


这种国族精神也反应在宋代整个文化当中,尤其是在宋词之中。郑骞《词曲的特质》里曾经这样的说:

宋朝的一切都足以代表中国文化阴柔方面,不止词这一端。柔并不是一味的软绵绵,而要有一种韧性。这个“韧”是强韧、坚韧的韧。



宋词,中华文化的阴柔一面


宋词代表中国文化阴柔的一面,但所谓阴柔并不是一味的缠绵软弱,而是要有一种坚定的生命力,可以称之为韧性。

只有韧性才能成为文学的一体,这种韧性来自认真、热忱的生命态度,不屈不挠的精神,抒发为文,自然有一种格调,一种骨气。


词虽然写感伤之情,但名家的作品普遍都不悲伤,反而笔力沉着、豪荡,抑扬有致。

《诉衷情》

陆游

当年万里觅封候,匹马戍梁州。关河梦断何处,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身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州。


正因为有这种韧性在,宋词里所表现的那种执着的信念,即使岁月多变,人世难料,但此情不渝,这都呼应了宋人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的积极入世的情怀。

如同春天的生命,像野草一般,柔中带刚,有着无穷的生机。


阴柔与韧性,形成生命中一种不断拉扯的动力,配合着长短参差的句式,起伏变化的语调,使得词之为体,词情顿挫有致,多了一种婉转曲折的韵味。

宋词的美就美在有这种跌荡之姿。

南宋 佚名 《盥手观花图》

我们喜欢词,爱读词,可以是因为欣赏词的文字之美,或者是被词情感动所致。

那么词情是如何感动我们,引起我们的共鸣呢?词之所以如此的美,又是怎样的缘故呢?


词如何实现美感特质?


这跟词的特殊文体有关。当今的学者大多数都是这样界定词的:

“词是依附唐宋以来新兴曲调从而创作的新体诗,是音乐与文学紧密结合的特种艺术形式。它的内容写景,多不出闺阁庭园,言情则不外乎伤春怨别,表现为一种精微细致、含蓄委婉,富有阴柔之美的特质。”


那词呢,又是当时流行音乐和诗歌的组合,是在商业都市文明中发展出来的,自然倾向于物质性、装饰性的美感。

《刺客聂隐娘》剧照

那么,词这种文体的特点是什么呢?

首先是文辞美。大量的文人参与创作,使得词的文句更加的优雅华美,写情更婉转深刻。

《知否》剧照

文人词所用以配合乐曲的诗,基本上是律诗。律诗在声韵、格律、炼字、修辞上是大家所公认的最为讲究、最锻炼的一种文体。

以律来合乐,就是说,将如此美丽高雅的文辞配合那么优美动听的乐音,两者相得益彰,自然就成就了词体负有美感的特性了。

北宋  赵佶(传) 《听琴图》

第二是音乐属性。词是配合音乐填写的。相对于绘画、建筑之为空间艺术,音乐有两个特点:

一是它属于时间的艺术,二是感染性特别的强。这正与词所书写的主题是相契合的。

《影》剧照

第三是抒情属性。词的抒情性主要是以不变的时空,对照变化的人事为主轴,一方面表现为对人间情爱的专注执着,另一方面则表现为对时光流逝的无穷感叹。

因此在词里面,美人迟暮、年华虚度、往事不堪、理想成空等情思,就变成了它的主题了。

《十面埋伏》剧照

而词的体质,如乐律、章节的重复节奏,文词句法的平衡对称,长短句的交错运用,上下篇的对比安排,更强化了这种婉转低回、流连反复的情感韵味。

欧阳修的《生查子》这样写:

《生查子》

欧阳修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去年元宵节的美好,是因为有人同在,但今年则物是人非,依旧是月、依旧是那样的灯,却因为人不在,便不觉得它的美好了,反而让人触景伤情,泪满衣襟。

美丽的景色与哀伤的心情,去年的欢乐与今年的寂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此而知,词就是一种融合着美丽与哀愁的文体,具有独特的情韵,在高雅的格调中蕴含着哀怨的情意,形成一种独具魅力,惹人怜爱的美感。

(本文主要观点来自《刘少雄·唐宋词的情感世界》)


如何走进词的世界


宋词对现代的回应是无远弗届的,只是时空的尘埃遮掩了宋词的光彩,很多时候我们习而不察。
 
如何走进宋词的世界,品味每一首词当中不同的美感,随时提出当下最需要的那一首词呢?


台大终身杰出教师,刘少雄教授说很简单——像看电影一样读宋词。

台大的词学研究,从郑骞、叶嘉莹,到吴宏一,是台湾词学界最坚强的一脉。

刘少雄深受三位的影响,吴宏一更是他的指导老师,所以在从事词学研究的三十多年里,刘少雄在诗词的义理、词章、考证等方面,都有着杰出的表现。


有人说,听刘教授讲诗词,如沐春风。
 
为此,我们与刘教授一起打磨了这门音频课程《唐宋词的情感世界》,唐宋时期不可错过的一百多首最美的词,都在这里。通过几个月的学习,你将学会欣赏诗词的文辞之美,提升个人的涵养与品位。

限时特价69元,原价99元
活动时间:3月2日-3月7日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订阅本课程

课程亮点

贯穿两大艺术时代:唐与宋


不光宋代,唐代的词也是无法让人忽略的,李白写过词,温庭筠写过词,还有唐宋之际的南唐李煜,更是一座高峰。所以讲词,光讲宋代,一定不够。

 

所以这门课从唐朝开始讲起,贯穿中国历史上的两大艺术时代,唐与宋,让你对词有更深入的了解。

 

经过几个月的完整学习后,你就能建立起自己的词库,唐宋百首词,都能信手拈来。

 


走进词中的画境


老师会用生动有韵味的语言,为你描述词中的美景、意境,而不是网上简单粗糙的翻译。让你对词的理解,更上一层楼。
 
比如老师讲秦观:
 
“自在飞花轻似梦”,这“自在飞花”用“轻似梦”来形容,说它轻轻柔柔飘下来,好像梦境一般。这个形容跟我们平常比喻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们通常会用比较具体的事物来形容比较抽象的感觉,让人可以透过具体的物象,以了解内在的情思。譬如用花开、鸟叫,来比喻快乐的心情,或者用玫瑰来象征爱情吧。然而秦观在这里面却反其道而行,他竟然将实物虚化了。
 
如果不看这一段解析,我们可能只会觉得这一句很美,却不知道它美在哪里,听完老师的解析后,我们不但知道知其美、知其所以美、还能学以致用,用老师的方法去鉴赏其他的文学名句,不断加深自己对词的理解与积淀。
 

拆解唐宋词中的复杂情绪



孔子曾经说,人心“有坚而缦,有缓而悍”,词也如此,一首词里可能同时存在着复杂、甚至矛盾的多种情绪,老师会带我们一一拆解,让我们不会掉进片面、简单的逻辑陷阱。
 
比如宋词,很多人印象是感伤、柔弱,但其实它同时也有坚韧、积极的一面,关于这一段,可以看一看老师是怎么说的:
 
词虽然写感伤之情,但名家的作品普遍都不悲伤,反而笔力很沉着、豪荡,抑扬有致。正因为有这种韧性在,宋词里所表现的那种执着的信念,即使岁月多变,人世难料,但此情不渝,这都呼应了宋人那种知其不可为而为的积极入世的情怀。
 


你将收获


拥有自己的词库,远离搜肠刮肚、不会表达的尴尬情况,成为一个“肚子有墨”的人;
 
从词的角度,认识人情世界,找到面对自己和他人复杂情绪的方法,成为一个更加优秀的情绪管理者;
 
给心灵做一场彻底的按摩,把深层次的情绪宣泄出来,舒缓日常生活带来的压力。


限时特价69元,原价99元
活动时间:3月2日-3月7日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订阅本课程

▼点击“阅读原文”,订阅《刘少雄·唐宋词的情感世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