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近20年院长,骨科医生出身的陈海啸,在临海这样的县级市里,成为一名现代医院管理的实践者,在国内创下了多项第一。2021年,他获得2020年度医学界价值医疗泰山奖之“医院管理奖”,他是怎么做到的?本文给你答案。


浙江省台州医院位于临海市,穿过一条古街就到了。除了进入医院时,需要亮健康码和测体温,医院早已恢复往日的繁忙,位于室外的休息区域也坐满了人。

身为医院院长、台州恩泽医疗中心(集团)主任,陈海啸的办公室位于医院一隅的一栋小楼上。楼下大门敞开,也没有安保人员。陈海啸说:“不需要保安的,我们医院医患关系挺和谐的。”

做了近20年院长,骨科医生出身的陈海啸,在临海这样的县级市里,成为一名现代医院管理的实践者。他在国内创下了多项第一,台州医院在2019年获得第十八届“全国质量奖”,成为全国首家获得这一大奖的医院。


疫情考验

经历了2020年的抗疫,陈海啸对自己又有了新认识,觉得自己还挺行的。

2020年1月27日,武汉已经因为新冠病毒疫情封城,远在近千公里外的台州,新冠确诊病例已经有40多例,确诊人数在当时全国城市中排第4位,患者基本都是从武汉返乡人员。

“当时形势非常严峻,市政府召开会议,提出能不能集中收治,我一口就答应下来。很多人都很惊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个胆子,但我是有底气的。”

陈海啸的底气来自于医院新建的一栋感染大楼。经历了SARS疫情之后,全国公共卫生系统迎来了一次大规模建设,当时很多地方的传染病医院都选择建在了远离市区的偏僻之地。2008年,台州也等到了国家批下的一笔用于建设传染病医院的钱。

那时台州医院刚刚并购了路桥区第一人民医院,并计划投资10亿再建一所医院。“我当时跟市领导讲,传染病医院不能建的太偏远,病人不愿意去,医生也不愿意去,发生重大疫情时更指望不上。传染病医院就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把钱给我,我在新建医院拿出30亩地,给你建一个传染病楼。”

这栋楼的第一稿设计方案出来后,陈海啸只问了设计师和传染病专家一个问题:能防得住SARS吗?“他们说不行,我说不行的话,我们造它干什么?一定要按照防御烈性传染病的标准造,按最高标准。”

这栋于2012年启用的4层感染病楼,所有病房都是负压病房,负压床位达188张,设置标准的三区两通道,而且病人和医务人员封闭式运作的基本生活设施齐全,一旦进入“战时”,在里面工作生活半个月不成问题。到了2020年,这栋楼终于派上了大用场。

“我坦率的说,我的底气不光是来自这栋楼。”陈海啸对“医学界”说,“我更大的底气来自我们的医疗团队,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整个医疗集团从10年前4个院区ICU床位加起来才36张,发展到今天,我们有235张ICU床位,这才是恩泽真正的底气,188张负压病床我派上去的全是ICU的医生和护士。”

台州的抗疫战打了53天,就结束战斗了。“我们一共收治了156个病人,是全浙江省单体医院收治病人最多的一家医院,有37个危重病人,医护人员零感染,患者零死亡,全部治愈。”

陈海啸形容自己这场抗疫战,赢得还是挺轻松的,喝喝茶的时间还是有的,并不慌乱。当然实际情况并非他说的这么轻松,医院的宣传栏里展示的关于那段抗疫战时期的图片中,有一张就是陈海啸自己拍的。那天他在医院工作到凌晨两点,看到灯火通明的感染大楼,他感受到一种令人不安的寂静,就拍下了那张大楼的照片,并发在医院干部微信群,配了下一段方字:寂静的深夜,看到公卫中心灯火通明,那是一种令人不安甚至恐惧的光线,多么希望像往常一样只有路灯闪亮的日子。好担心正在红区工作的同事们,但人民需要你们,我为你们骄傲。


台州医院在这次新冠疫情的应对上,也完全称得上从容不迫。陈海啸要求,进入感染大楼参与一线救治的医务人员,两周一轮换。“都说要关心医务人员,怎么关心?进去两个礼拜就出来。”

第二批人员进去时,陈海啸发现有两个年龄比较小的女孩,他一问年龄,都是95后的。“我说你们两个今天不能进去,她们说院长,我要进去,我本来就在ICU工作。我说不行,你们还太小,我相信你们技术没问题,态度更让我感动,但工作时间还太短,应对这种传染病的经验可能不足。”

陈海啸还开玩笑般的问她们谈恋爱没有,一个在谈,一个还没有。“我说恋爱都还没谈过呢,院长怎么能舍得送你进去呢?大家哈哈大笑,我当场就把她们留下了,让她们负责外面的防疫工作。”

后来台州医院评选抗疫先进,陈海啸特意问那两个小姑娘都评上没?结果俩人都没选上。“我说那不行,我特批,这两人必须评先进,当时她们进隔离区的态度和决心就够了,只要后续工作中没有犯过错误,就应该评上。”

陈海啸说他就是这样的人,他反对形式主义,充满乐观精神。那时候新闻里报了很多医院科室写请战书、集体按手印申请上抗疫一线,台州医院一个科室刚要这么做,就被陈海啸制止了。

“如果是个人行为,写请战书、按手印,我不反对,但我不去宣传,如果是科主任在科室发动这么做,我立刻制止,不要这么搞,我说现在还没到那么危急的时刻,我们进隔离区的人都是有保障的,悲悲切切干什么?搞得气氛很沉重,大家免疫力都下降了。”

从医生到院长

做院长之前,陈海啸是台州医院的骨科医生,手外科和显微外科专业方向,在断肢再植、游离皮瓣移植、拇指再造等方面,在浙江省也颇有名气。

1995年,陈海啸担任台州医院副院长,2011年任院长,此后就逐渐脱离了临床。对此陈海啸也觉得有些可惜,那时他已经是中华医学会骨科学分会的委员,全国也只有五十几人,而他是当时委员中唯一一位地市级医院的骨科医生。

“对我来说,从医生转向做医院管理,特别是做了院长后,我的一个很大的愿望,就是想改变一下医疗的生产、组织方式。”陈海啸说。

做医生的时候,陈海啸就试图进行过改变。那时每两周,都有一批学生过来跟着他实习,他从1993年的时候,就开始尝试临床带教的标准化、规范化。“当时我自己罗列了一个清单,每批学生来,我把人集合起来,按照清单一条条讲清楚,也不会遗漏。”

后来他还把这个方式应用到临床上,常见的疾病他都列个清单,需要问患者什么问题、做哪些检查、治疗的基本步骤等。陈海啸说,这都是他自发的对工作标准化和质量均衡化的一种追求。

那时候,陈海啸的另一个困惑是,为什么患同样疾病的患者来看病,不同的医生会有不同的治疗方案。“虽然要体现治疗的个体化,应该允许有不同的地方,但我想总会有相同之处吧,小学数学就学过提取公因式,我们临床工作中的那个公因式,就是可以标准化的地方,意味着可以提高工作效率。”

2003年,陈海啸到美国参加北美骨科年会,第一次接触到了临床路径,一下就觉得豁然开朗了,这不正是他一直探索想做的事吗?2004年他回国后,就开始在医院研究推广临床路径,成为国内最早推行临床路径的医院。2009年底,当时的卫生部印发《关于开展临床路径管理试点工作的通知》时,台州医院已经做了5年了,很快成为全国的学习对象和培训单位。

陈海啸说自己是典型的长期主义者,他想做点难的,想做点长期的,做点别人不愿意做,但是能代表未来的事情。

2006年,他又把不良事件报告制度从国外引进医院并推行,这也是他一直想做的事情。“我很早就想做这件事,提升医疗质量就要抓小抓早、抓事故苗头、抓现场,怎么抓?只有让所有人都愿意参与进来,前提则是不能进行惩罚,一旦去惩罚,大家都都推卸责任了,所以我们是在中国最早推出非惩罚性的不良事件报告制度的医院。”

做院长之后,陈海啸推行的多个制度,后来都由政府发文在国内广泛推行开展。“2004年我还做了一件事,向中国移动借鉴学习,在医院里建立了呼叫中心,直到现在我们也是全国医院里最大的呼叫中心,20个席位,提供7x24小时咨询服务。”

台州医院的呼叫中心不仅承担患者的咨询服务,还承担病例随访服务,台州医院出院患者的首访率可达99%,二次、三次随访率也能达到90%左右。

国内成立医疗集团,也是最近几年才呈现遍地开花之势,但早在2008年,陈海啸就成立了台州恩泽医疗中心(集团),并担任中心主任,通过整合区域医疗资源,带动区域医疗集团化发展。

作为一座小城的医院,陈海啸对医院的发展定位有着清晰的思路,他深知在医学创新能力方面,肯定无法与大城市医院比。早在2003年,他就提出一个后来贯穿他20余年院长生涯的“1234策略”:1个中心——以患者为中心;两个基本点——患者满意、职工满意;三个要素——技术、服务和人才;实现4化——技术专业化、行动军事化、服务宾馆化和管理企业化,后来又把管理企业化改称管理精益化。

陈海啸说:“我们这家医院,让台州老百姓更健康,就是我们的使命,有人可能会说我没有大志,台州这么小的地方嘛,但我不这么认为,台州有615万人口,能服务好这些人口,我觉得已经够了,我挺自豪的了。”

后来台州医院获得全国质量奖,评选专家认为,台州医院走出了一条适合于自身的医疗服务路线。

持之以恒抓质量

陈海啸接任院长时,台州医院只有900张床位,还不是三甲医院。现在,作为一个区域医疗集团,已经有3400张床位。回顾他做院长这些年,他说:“我们真的是持续20年一直探索医疗质量,我在国内最出名的也是抓质量。”

2019年8月,临海市遭遇了建国以来最大洪水,老城区平均积水1.75米,全城停电3天。洪水刚开始退下去时,有人拍了一张照片:台州医院的病房大楼成为全城漆黑夜空下唯一的亮光,这张图片在临海市民朋友圈疯传。


这张照片也让陈海啸深有感触,后来他悬赏2万元寻找图片拍摄者,但没有找到。他说:“这就是我们对质量追求的有力证明,我们讲质量,讲管理,就体现在灾难时期,经得起打击,能扛得住灾难,能提供为老百姓提供健康保障。”

陈海啸做事常常打破常规,敢做决定。疫情早期,台州之所以成为湖北城市之外病例最多的地方,也在于他突破常规做事。当时浙江省要求新冠疑似病人的核酸检测都在防疫机构做,陈海啸认为防疫站的设备、人员都不如台州医院,他向政府打报告,要求核酸检测在台州医院做,没有试剂,他就自己找渠道采购。

“这样一来,就把诊断提前了,诊断提前就意味着早期发现病例多,能及时阻断社区传播,所以后期发病少,完全符合传染病防治原则,这就是专家治院的好处,我们懂医学,做事就有底气。”

做精益管理,也让陈海啸行事与众不同。很多医院的医生都抱怨经常加班,休不了假,陈海啸却要求各科室医护积极休假,如果科室休假率达到90%,还额外给予现金奖励。

作为一个小城市,为了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陈海啸也为专家开出了高薪。“我的年薪是税前58万,我们的大专家超过150万,都是阳光收入,即使超不过上海,也不会比上海低吧,不这样我怎么能留住人?”

陈海啸认为,他在经济上吃亏点,但赢得了大家的尊重,这样他就能够更好的去领导,这就够了。近些年来,医疗反腐如火如荼,不久前,台州医院也接受了4个月的市委巡察组巡查,医院整体和班子成员都经受了考验,个个好样的。

“有人说你是院长,你怎么会不拿,我说不拿我就够了,不拿我活得没负担,晚上能睡着呀,这也是我的收益。”陈海啸说。



来源:医学界
作者:田栋梁
校对:臧恒佳
责编:潘颖
更多“泰山奖”报道




2020“泰山奖”获评者公示(第一轮)

2020“泰山奖”获评者公示(第二轮)
2020“泰山奖”获评者公示(第三轮)
助力中国价值医疗发展!2020“泰山奖”来了


点击“原文阅读”,查看更多“泰山奖”消息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