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文提要:为什么小朋友会害怕黑暗呢?(点击阅读:小朋友为什么会怕黑?



上周我们讲了一下关于汉语拼音“o”的读音问题(点击阅读:汉语拼音的“o”,到底应该怎么读?),在留言区中不少读者提到了自己在教孩子拼音的时候所遇到的困难。


比如小朋友会问,为什么“波是bo,却读b-wo波?”,为什么“五不直接写成u?”,为什么“yu应该读i-u 优,结果却是鱼?”


其实导致这些问题的原因,往往是来自我们对拼音的一个很基础,但是也很普遍的认知偏差 ——以为“拼音就是音标”。





想了解拼音是什么,就要先了解一下汉语拼音的历史。


之前文章中曾提到过,《汉语拼音方案》是在1958年的时候,周恩来总理向人大提交并通过的。但拼音方案在中国大陆推行之前,还有另外一种给汉字标注读音的方式,那就是目前我国台湾地区仍在使用的“注音符号”。


所以在《汉语拼音方案》中,当时是用注音符号和同音汉字两种方式,给拼音的拉丁字符来标注声音的。


▲声母表的一部分


▲韵母表的一部分


之所以需要拼音或者注音,是因为汉字是一种以象形、表意为主的文字,于是如何确认文字的读音,就是令人头疼的事情。在古代,用韵书,标注直音、反切等方式来标注读音,但这类方法的问题比较多。所以到了近代,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很多人开始参考西方的字母文字来给汉字注音。


在汉语拼音出现之前,出现过多种标音的系统。比如19世纪英国外交官设计的威妥玛式拼音法,即便在大陆地区有时依然也会见到,比如Peking、Tsinghua、Soochow等大学的名字,或者在功夫胖达的海报上。



而在辛亥革命之后,当时的北洋政府开始研究如何将汉字读音标准化,并在1918年推出了用汉字笔画来作为符号标注读音的“注音系统”。这是第一套真正在中国社会推行的拼音系统,在当时的扫盲、推广汉语标准读音、普及拼音法中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如果仅仅是标注汉字语音,注音符号也够用了,而且有些时候可能比我们现在用的汉语拼音还更精准一些。但注音符号有一个重要的缺点,就是只有中国人能看懂,老外还是看不懂读不出来。所以在使用上,依旧要使用另外一套拉丁字母用来配合,才能将中文翻译成其他语言。


这样就导致在推广注音之外,中国人如果需要和外国人沟通,还要学习其他字母拼音系统,比如威妥玛式拼音法,或者由林语堂等人发明的“国语罗马字”等等。这无疑加大了学习难度和时间成本。所以在使用40年之后,出现了字母系统和注音文字的汇总升级版 —— 汉语拼音。


相对于注音,新的拼音所承载的功能,其实是前面两者的结合:

1,标注汉字的标准读音,帮助推广普通话;

2,提供一种中文的标准拉丁字母的“写法”,方便直接翻译和用字母书写。


当我们在教孩子拼音时容易纠结的原因,往往是因为忽略了“方便翻译书写”这个需求。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汉语拼音就是对应的汉字的发音。但实际上,为了方便书写,很多拼音规则是在标注发音的基础上,进行了变动,最重要的两种是:缩写和替换。


比如,拼音“o”是读叹词“喔”的音,而“窝”的音是“uo”。但bo却是读成“b+窝”的波,而不是“b+喔”。


因为波的真正发音本来就是b+u+o,而不是b+o。汉字中单独用到声母+o的情况非常少。因此在汉语拼音方案中,就将发音是buo(波)、puo(坡)、muo(摸)、fuo(佛)的拼音,缩写成了bo、po、mo、fo。


汉字中还是有一个字,是单纯的声母+o的,那就是叹词“咯-lo”,读音是下面这样的,大家可以感觉一下和luo(罗)的区别。



类似的缩写还有一些,比如un其实就是u-e-n的缩写,iu是i+o+u的缩写(所以“优”的拼音是you,而不是yu),ui是u+e+i的缩写等等。


还有的,就是比较纠结的是看上去比较像的“ü”和“u”。如果某个声母后面同时可以接这两个韵母,那就需要区分写。比如lu(卢)和lü(吕),但如果一个声母后面只能接ü,那ü的两点就可以省略,比如ju(居),qu(区)、xu(需)等等。


这些都是为了书写更简单快捷而产生的变化。


除了缩写,另外汉语拼音的一个常见变化,就是在汉字的发音不是声母开头的时候,韵母就要换一种写法。比如发音u+o的窝,就要写成wo;i+a+n的烟,要写成yan;ü+a+n的圆,要写成 yuan。至于为什么a、o、e开头的拼音不用替换?可能是因为这些汉字比较少,也可能是因为英文字母不够用了吧。


那为什么要做这么麻烦的变化呢,甚至可能要多用字母,比如u(屋)要写成wu,i(衣)要写成yi。


因为声母可以视为一个汉字拼音的开始,因此这样的规则,可以减少拼音连在一起的时候造成的阅读困难,比如 dúīúèr 和 dúyīwúèr,哪个阅读起来更友好?


不过在汉语拼音出现后的前30多年,这种区格的优势并不明显,毕竟还有声调和空格来辅助阅读。直到上个世纪末,随着电脑、手机的出现,拼音输入法开始逐渐成为每个人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拼音这种变化的优势也体现了出来。


声母可以帮助电脑轻松的判断如何“断字”,因此可以更准确快速的输入。比如没有变化的an、ai等读音的汉字,就经常造成输入困难:xian是“先”还是“西安”?huan是“换”还是“湖岸”。如果遇到前面提到的duiuer,那是du-i-u-er,还是dui-u-er 还是du-iu-er?




今天讲了汉语拼音的由来以及特点,以及前面举了这么多例子,是希望大家以后在面对拼音读什么的问题时,稍微放轻松一些 —— 汉语拼音不是音标,他只是一种约定的汉字对照拉丁字母的写法。o读“喔”但bo却读“波”?iu读“优”但yu却读鱼?这并不矛盾,因为这只是约定。


这些年,新的小学语文书弱化和推迟了拼音教学,让很多认为认字的关键是学拼音的家长很不适应。有了汉语拼音,可以更方便地翻译、输入、查字典、推广普通话。但汉语拼音并不是学习中文的核心。毕竟汉语拼音只有几十年的历史,而汉字已经存在几千年了。





我们新增了日常提问咨询的入口,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点击我们公众号下方工具栏的【提问沟通】告诉我们:


与语文教育相关的文章,也可以点击工具栏里的【文章查询】,在搜索栏里输入“语文”来进入相关的文章列表:

  • “既”和“即”,怎么让孩子分清不容易混?(周末的语文课)

  • 死记硬背还总出错的“笔顺题”,背后是舍本求末的语文教育

  • 从扫盲教育到文化教育,2020之后的语文教育变局

  • 别用弟子规来绑架国学教育

  • 别用识字卡破坏孩子心中的汉字之美

  • 修改读音没问题,只要高考别再考拼音题

  • 汉字启蒙中总被忽视的重要一环:偏旁

  • 为什么幼儿园教识字却不让教拼音?

  • 家长对学拼音的焦虑,源自哪些误解和错误

  • 给孩子选择标拼音的注音版书籍,要谨慎

  • 在被弟子规这些污名化之前,真正的国学教育应是怎样的

  • 认字的基础方法,就在“文”和“字”两个字中

  • 天秤座能不能读成 “天píng座”?

  • 如何让孩子分清“三点水”和“两点水”的汉字

  • “熊”的爪子在哪里

  • 一个、一起、一二三的“一”是多音字吗

  • 总写错的“舔”和“添”,为什么右下比“小”多一点【周末的语文课】

  • 为什么不需要区分“的、地、得”?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