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篇的文章里,通过每篇6000字的优质原创

逻辑梳理出真实的中国历史脉络

点击下方关注小吏


1、问:小吏兄啊,说到文化价值观引导,有个疑惑你帮我解开下,赌博和毒这种无底洞陋习必须禁止这没啥商量的,输起来抽起来无底线,但是这黄嘛,明码标价一次多少钱多长时间服务什么的都是有底的,这方面是不是可以在管控下开放呢?


答:这个问题,好多人问过我。


很多朋友对于“赌”和“毒”都是能做到深恶痛绝的,这个“黄”总有朋友问我是不是罪不至死,是不是不应该和“赌和毒”放在一块讨论。


嫖一定程度上缓解压力啊,嫖也不至于倾家荡产啊······


今天把这个问题尽可能的谈透,把能说的都说了。


表面上看,卖淫嫖娼会有啥危害呢?


顶多社会风气上有不良影响,但貌似危害并不是那么大呀?


其实“黄”是“赌、毒”的温床和放大器。


通常卖淫嫖娼的地方,都会一定程度上的有着毒品和赌博的现象出现。


如果卖淫嫖娼合法化,那毒品和赌博就该控不住了。


举个例子哈。


一个女孩,22岁本科毕业后找一个工作,一个月挣5000块钱。


精打细算的开始人生后,她会大概率和一个也挣几千块钱的同龄男孩相爱,然后组建家庭,两个人的月收入最开始可能是一万。


两个人看电影,下餐馆,买衣服,租房子,觉得钱不够用,开始了辛苦的奋斗。


随后这个家庭的收入每五年一个大台阶的往上涨,两人开始买房、生娃、赡养老人,纳税尽责的履行自己的公民义务。


如果全国都是这样的小两口,那这个国家20年后将牛X到无以复加。


因为他们稳定,因为他们努力,因为他们身上的责任让他们源源不断的为社会正向做功。


但是,如果同样是这个女孩,因为种种原因,成为了一个性工作者。


那这个人就彻底的成为了社会的累赘和不安定因素。


一个20岁的女孩,处于颜值巅峰,市场工作价是5000,结果卖淫后一个月挣五万。


挣的这五万块钱,不需要她为社会创造什么价值,也并不累,一个月挣别人一年的。


只要干了一个月的小姐,她就回不去正常的生活了。


因为欲望的“眼界”被打开了。


我一个月取悦男人躺床上就能挣五万,我有病朝九晚五的天天挨着数落挣那五千去啊?


她天天看的都是一掷千金的老板们,同龄的男孩子还入的了她的眼吗?


赌为啥可怕呢?


因为你一晚上要是见过几十万的输赢,无论输还是赢,他都回不去正常的生活了。


他再也下不去辛苦挣那正常工作的钱去了。


但市面上有几个行业能做到赌的无成本和高暴利呢?


他只会越来越铤而走险。


“黄”在人性欲望上,是弱化的“赌”,但本质是一样的。


它管杀不管埋的无限放大人性的欲望!


一个男人如果两千块钱就能让一个“模特”伺候,几百块钱就能在外面当回爷,他还有耐心去忍受正常女孩的那些小心思吗?


一个女孩如果一个月躺床上就挣几万块钱,她这辈子还站的起来吗?


当欲望被打开后,他们会发现,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能够满足他们欲望的事物了,因为全都不够刺激!


紧接着赌和毒就钻进来了。


我腿一打开就挣几千,那我一把牌输几千也不叫事。


输赢几千,就觉得输赢几万不叫事。


等赌陷进去了,能让他/她感受到刺激感的,就是毒了。


人就是这样一步步的被推进火坑的!


所有卖淫的女子,没有一个会得到好下场,无论是身体上,还是金钱上,绝不可能有善终。


因为她巅峰的价值就是20,每过一年,就贬值一年,而且卖淫的女子绝大多数一身的病,不会有例外。


等到身体贬值挣不到钱或者一身病干不下去的时候,又下不去辛苦挣那些辛苦钱,本身也没有一技之长,欲望还被无限撑大,这样的人生又怎么可能会有好下场!


更不要说,她们影响的不仅仅是一个人。


会有很多无知或者意志不坚定的女孩被她们引导的加入这个行列。


整个社会,是由一个个个体组成的。


社会的越来越好,本质上是越来越多的个体细胞在正向做功,那些负做功的细胞越来越少。


社会治理中,最关键的环节,就是那些将细胞属性正负转变的行业。


很多其他国家卖淫合法化,甚至美国人家大麻都开始合法了,好多人在鼓吹,又是自由,又是什么人性在疏不在堵······


要么是真无知,要么就是该下地狱的揣着明白装糊涂。


让每一个年轻人,去朝气蓬勃、辛苦努力的开始他的人生;


让社会上那些无限放大人性欲望的行业尽可能的萎缩;


是对这个社会,这个国家,最大的善!


由于问我这问题的都是小伙子,所以我再从个体微观上,和大家说一下切身的危害。


先来看张图。



这是澳门的一家赌场,看着像不像个鸟笼子。


这里面有着相当厉害的风水阵,进去的堵客就是进了笼子的鸟,而且会把你身上的运势拍灭。


你进去后脑子就懵了,稀里糊涂的就光屁股出来了。


嫖娼这事是一个意思。


你的运气永远也起不来,就算现在你运势正旺,它也会极速加快你福运和财运的流逝。


说实话,人这辈子,想出人头地不容易。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功五读书,修点好运和福气不容易。


抛开被抓的风险隐患,得病的健康隐患,单单想想自己这辈子为了越过越好,也离嫖娼这事越远越好。



2、契卡:小吏老师,有一件事可以说困扰了我上半辈子,因为我以前小时候经常被人看不起,所以后来我容忍不了一点被人的轻视,一旦别人看不起我一点我都特别受不了,如果不还回来我晚上都睡不着觉。我知道我这样很不好,做事冲动,极端,暴躁,而且戾气特别重,请问小吏老师我该如何化解戾气?


答:我们在接触很多善人的时候,会经常听到那么几句话,比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比如你要“看开,放下”,比如“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比如“断恶”要有勇心,要迅速斩断······


话说的是没错的,很多时候也是必须的。


比如刚才说的,像那种极其可怕的“外缘”,比如“黄赌毒”,千万极速断掉。


你身边要是有那种赌博吸毒的朋友,最好的办法就是迅速断了和他的所有联系,一秒的犹豫也不要有,不然你的人生会被他拖下水的。


但有些时候有些问题,不涉及到生死存亡的,属于自己小时候的那些痛苦,就千万换个角度去看待了。


有人说人之初性本善,孩子不会“杀盗淫妄”,慢慢被五浊恶世熏染;


也有人说人之初性本恶,孩子都是“贪嗔痴慢疑”的综合体,慢慢被仁义道德教育成了好人。


且不说无论是本善还是本恶,每个孩子童年时,都更多的是一张白纸。


童年时的记忆和感受,很多由不得我们。


童年时的感受,也是很难去抹平的。


它真的会伴随我们一生,童年的心理活动和感受对人终身的影响在心理学上已经有很成熟的研究成果了。


这种情况,其实需要我们去接纳。


我们要先承认我们自己是苦难的,是很不容易的。


我们需要和我们自己的过往进行和解。


这世界最需要说一声不容易的其实就是自己。


先学会承认、接纳、理解,才谈得上他日的看淡与忘怀。


无论怎样,善待我们自己,千万别和自己较真。


3、西文:唉,从上一篇开始,越看东晋,越想到南明。明朝末期,如果有个人能学30%的王导,说得好听点叫凝心聚力,说得难听点叫活活稀泥,何至于俯首为奴呢……
王导的做法是唯一正解,作为辅政大臣,朝廷肱骨,您开的是公交车,不是F1,把车开好别散架,车上的人都活下来是第一诉求。看晚明南明那些臭知识分子和军阀,大敌当前,生死存亡之际,还在秀节操秀车技呢,结果呢?


答:西晋虽亡,高门圈子都是亲戚,尤其南渡的都是司马越幕僚府为主体的北士,所以没有什么党争,早期琅琊王氏的权重又太大,所以王导有资格和这一把稀泥。


即便如此,后面没有外患威胁后东晋也是内斗的昏天黑地的。


南明有了王导也没用,明朝那党争那是超级赛亚人级别的,那是熊熊烈火燃烧你我的······



4、GeneralZ:有一点想讨论下:“南方富庶因而容易出富豪而非政治家”,那广阔的华北平原不是更富庶吗?是不是南方地理形态太破碎、大规模动员成本高,所以南方的富豪才比北方更割裂?


答:北方由于自古就出于政治中心,所有地方家族的兴衰都是紧密和皇权政治联系在一起的。


所以家族都需要向朝堂派人去为家族争取利益和充当保护伞。


南方自秦并天下就一直远离政治中心,但江东这板块偏偏有盐、铜、商、农老天爷赏饭啥啥都发达,所以形成了特殊的地方板块。


但即便如此,孙家当政时,江东士族们仍然展现出了巨大的活跃度,原因就在于江东政权变成了地方性“中央”政权,羊毛出在羊身上,所以必须要争取,要不就被孙家玩死了。


西晋拿下孙家后江东归了扬州,只要不闹事就啥也不管,当然20多年下来就没有意愿了。



5、七王爷:其实这时候就有现代吴越地区人民的心理写照了。


小吏是天津人,你们北方更讲究社群认同,比如大院子弟,矿区子弟,油田子弟,这在吴越一带根本没市场,这里哪怕不是一个县,甚至非同村,都可能互不待见。


哦,我是上海的,祖籍宁波,小时候还是听父母说过不少他们上一代人因为祖籍不同,互相间有隔阂的事情,只是上海是一个被工商业高度原子化改造的城市,解放以后乡土认同解体的太快了。


6、追寻:今年辛丑,谈及辛丑,不觉间,已经两轮甲子了。想当年,山河虽在,但国破家沦,国如累卵,民犹倒悬。看今朝,虽非世界之巅,但也国泰民安。


回望过去


五千年前,我们和古埃及人一样治理洪水;


四千年前,我们和古巴比伦人一样铸造青铜;


三千年前,我们和古希腊人一样思考哲学;


两千年前,我们和古罗马人一样征伐四方;


一千年前,我们和阿拉伯人一样繁盛富足。


现在,经过近两百年的贫弱,我们又一次站起来,和如今的霸权主义博弈。


五千年来,我们一直在世界的牌桌上,看着一个又一个文明的崛起和消亡。


这才是中华文明的与众不同之处,虽然不是文明史最长的,但却是文明最持久的,虽然屡次遭受磨难,但却能每每转危为安,涅槃重生。


7、马朝:“王与马”凭借其特殊身份成了南北之间的居间调解人,而且北人高门经历或目睹耳闻了大量西晋初年的政治博弈,对这一套分化拉拢的手段再熟悉不过了,对还停留在汉初豪族发展阶段和思维模式的南方豪族简直就是降维打击。


8、青山雪泥:此四都之中,文学之昌盛,人物之俊彦,山川之灵秀,气象之宏伟,以及与民族患难相共,休戚相关之密切,尤以金陵为最。


9、\u6c34\u9f99\u541f :这位陶侃,是需要我们专门说一下的人物,他的人生轨迹对我们今天的很多朋友都具有着巨大的参考价值。


——悲观主义者:有啥参考价值啊……先别说自己有没有好妈妈,就算有的话,头发也卖不出那个价了;再说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哪儿来的会来事儿的侄子啊;这么有才华的人,还得各种钻营才能上位,累觉不爱,还是躺平吧……

乐观主义者:唔,为子女计,找媳妇得找个贤惠的,最好眼界也高的,孩子能受益;不必囿于侄子,亲朋好友左邻右舍,有潜力的孩子适当提点一下,以后说不定就互惠互利了;想提升阶级,光靠运气肯定是不行的,还得有本事——机会只给有准备的人,风口到来之前,先努力提升自己吧,抓着风口了也不能飘,好好搬砖,不忘初心。


10、曼寧:华夏民族总能将各种文明宗教吸纳融汇,例如儒释道的融合演进,为啥世界的另外两大宗教就势不两立呢?东西方的文明发展轨迹是不同的两个方向啊。


答:咱们是灵者为先,他们是信者为先。


“信”字当头,强调真诚为先,政权掌控宗教解释权,就容易只为主义真的拼个你死我活。


“灵”字当头,就变成了摸着石头过河的白猫黑猫抓到老鼠才是好猫。


甭管啥教,甭管啥神仙,谁给的编制,咱都磕头上贡比划比划。


像观音菩萨、二爷、妈祖娘娘···这都是历经千百年精挑细选后在华夏大地的一次次考验下脱颖而出的给老百姓办事的神仙


关于信仰,我曾经写过一篇中国人灵者为先的演化长文,新来的朋友们可以看一下:


中国人的信仰到底是什么?


亲们,帮点“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