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思的托克维尔:  为社会保留一点理性的声音
成为沉思的托克维尔资深读者点击上方「沉思的托克维尔」→右上角菜单栏→设为星标

得州浩劫的根本原因,在于地方主义和联邦政府的缺位。


上任一个月,拜登的支持率持续上涨,在部分民调中,其支持率甚至超过了60%,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厌恶了持续不断的党争,他们迫切需要一个实干家。


美国得州雪灾最近闹的厉害,得州的纬度和我国广东省差不多,本是气候炎热,但谁知美国今年天气诡异,寒潮不断,连得州都飘起了大雪,很多得州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雪。

得州的电网和住宅都是为炎热气候设计,对于突如其来的寒潮毫无抵御能力,寒潮之下,得州电网陷入瘫痪,很多得州人被迫砍柴取暖,甚至有人活活冻死。

紧急情况下,得州政府只能对电力进行调配,如呼吁企业减少用电,并将电力集中在城市地区,很多农村、郊区就这样被人为舍弃了。由于电力紧缺,得州的电价飙升到9美元(约60元人民币)一度电,甚至有人因为买电而破产。

对于那些生活在郊区和乡村的人,他们只能自生自灭。

美国这场天灾让我想起了08年大雪灾,当时中国南方也遭遇了大规模寒潮,电网和铁路都陷入了瘫痪,唯一不同的是,美国州权较大,联邦政府无力干预州行政,无法调配全国资源救灾,而中国中央政府因其强大的动员力,得以集中力量办大事,很快遏制了雪灾的负面影响,让困在路上的中国人可以安心过年。

(得州雪灾让我想起了08年大雪灾,同样是天灾,中国政府的表现远优于美国政府,那时中国人的团结一致和真挚的民族感情至今让人难以忘怀)

得州雪灾,既有天灾的因素,也有人祸的成分,天灾不可预料,但好的政策和制度可以遏制灾难的恶果。得州浩劫的根本原因,在于地方主义和过度市场化,而这都和得州信奉新自由主义有关。

新自由主义是20世纪70年代英国的一个学说,该学说基于福利国家和打横幅的问题,主张回归古典自由主义的传统,建立一个守夜人式的小政府,他们认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只有完全放权于市场、放权于地方才能达到资源配置最优。

英国的撒切尔和美国的里根,都是新自由主义的信徒。

自里根以来,美国一直放权于市场,放权于州,不断削弱政府的权力,得州作为共和党的大本营,将新自由主义贯彻的最为彻底,相比于其他州,得州最为独立,州权最大,是美国最具地方主义和保守色彩的州。

得州浩劫的所有原因,都和新自由主义政策有关。

一是地方主义,美国有三大电网系统,西部、东部和得州电网,得州电网独立于其他两个系统,自成一体。

1930年罗斯福签署了《联邦电力法》,该法要求联邦电力委员会负责州与州之间的电力调配,但得州倔强的躲避了联邦的管控,得州的电力公司私自达成协议,不得向得州以外的地区供电。

渐渐地,得州电网自成一体,宛若独立王国,在当地实现了事实上的垄断,由于系统是独立的,其他州缺电时,得州没有援助的义务,但反之,如果得州受难,其他州也没有援助的责任。而且由于系统不连通,即使各州想要增援也无能为力。


这次美国的寒潮是全国性的,但其他州的表现远好于得州,就在于其他州的电网是互联互通的,一个州缺电可以从不缺电的州调配,从而保证供电的稳定。

对得州的情况,拜登表示同情,但他除了物资上的援助外别无他法,不是拜登冷漠无情,而是得州的法律拒绝联邦政府更深的干预,拜登说:我不会亲临前线,因为我去了只有无尽的麻烦。

二是垄断市场。新自由主义认为政府本身就是问题,只有完全放权于市场才能达到资源配置最优,但他们不明白,亚当斯密所说的完全自由公平的市场环境根本不存在,自由市场经济最后的结果一定是垄断,在没有外力干预的情况下,垄断是市场经济注定的结局。

得州电网就是这样,得州电网全被得州电力委员会控制,这个机构完全垄断了得州的电力市场,他们禁止得州人向其他州买电,对得州电力公司进行地方保护,为了提高电价,他们拒绝建造更多的发电厂,认为这样成本过高,很不划算。

结果得州一旦遭遇天灾,民众只能按照市场规则买电,而天灾时,电价往往水涨船高,往往是平时的几百倍,很多人因为买电而破产。

得州电力委员会实际上成了得州的国企,对市场进行了完全垄断,而得州政府碍于保守主义的观念,往往置若罔闻。


三是联邦政府的缺位。里根以来不断放权于州,联邦政府的权力大为削弱,得州作为共和党的大本营,州权最大,联邦政府就算想救得州,碍于得州的法律也无力干预。

拜登说的很直白:说我已经调配资源给得州政府,但我就不亲临前线了,因为我去了不但起不到作用还会平添负担。

美国联邦和州的关系与中国不一样,在中国,权力是自上而下授予的,地方政府是中央政府的下级,任务是执行中央的命令,中央可以在任何时间直接进行干预。而美国则是自下而上授权,没有州的允许联邦无权干涉,而得州是保留州权最多的州之一。

得州人民即使断电挨冻,联邦政府也只能干着急,谁让这是得州人自己的选择,得州为自己的叛逆付出了代价,这次的代价就是缺电和受冻。

得州的问题让我想到了80年代中国对地方政府的放权,当时为了调动地方积极性,中央大幅放权于地方,初期确实很有效果,但马上地方主义的弊端就显现了出来,一些省开始保护自己的产业,形成了自成一体的诸侯经济。直到1994年分税制改革,这一问题才得到根本解决。


现代国家根除内部的地方主义,统一市场是几百年来的潮流,近代德国崛起的历程就是清除地方主义的过程,当时德国地方割据,不同诸侯领地的税率、法律全不相同,严重阻碍了统一市场的形成,导致资本主义和工业经济发展缓慢,德国统一后,资本主义发展迅速快了起来。

美国历史的趋势,大概也是如此,早在建国时,汉密尔顿和杰斐逊就争论过联邦还是邦联的问题,杰斐逊主张完全自治的邦联,汉密尔顿则主张建立一个强有力的联邦政府,最终美国选择了汉密尔顿。

200多年,美国联邦政府的权力一直是扩大的,到了罗斯福时期,联邦政府的权力达到了顶峰,直到里根开始,美国才放权于州,走了一把小政府的逆流,当时里根的决策或许有合理性,但过了40年,这种新自由主义政策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汉密尔顿和杰斐逊就联邦还是邦联大加争论)

放松金融监管,让美国产业空心化,过度市场化,让贫富差距越来越大,遇到天灾,由于联邦政府缺乏权力,往往无力应对灾情,今年的新冠疫情和得州雪灾,集中反映了里根新自由主义的弊病,里根式的自由放任根本无力应对灾难与危机。

试想里根之前的美国联邦政府有多么强大,他曾修建了20万公里铁路(如今中国才12万公里),带领美国赢得了一战二战,美国强大的动员力让日德两国感到胆寒,但如今,美国联邦政府却无能到了这等地步。

拜登和桑德斯主张效仿罗斯福,扩大联邦权力,无疑是正确的,政策的钟摆在左右之间反复摆动,1980年以来,钟摆已经向右摆了40年,现在是时候向左摆了。(西方的左右不要代入到中国,不是一回事,在“共同的底线”实现前,左右在中国兼无意义。)

(罗斯福时代美国联邦政府的实力达到顶峰,动员力之强大让人汗颜)
(拜登和桑德斯都认为美国应该回归罗斯福时代,这代表自由主义左翼和西方社民达成了共识)



——点击“图片”即可获取更多精彩内容——

拜登的大计划:下一个罗斯福?

一个时代的终结:新自由主义神话的破灭





欢迎关注本人知识星球
更多私货内容将在知识星球分享
包括中国古代政治,美国政治等
进入星球可扫码入vip群,vip群将分享一些敏感内容。

在看点一下 大家都知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