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我要做一个很有意思的分析:城市财政收入的强悍程度比较。众所周知,越来越多的城市财政高度依赖于卖地收入,所以,我这里给出的第一个表格,就是2020年31个主要城市的土地财政依赖度排名。注意,我在下表给出的税费收入数据,是全口径收入,也就是还包含了上缴给中央财政的税收部分,不仅是地方级的税收收入。而“政府性基金收入”这个科目,其实就是卖地收入了,是地方政府各种土地收益的汇总。



根据上表数据,全国的土地财政依赖度为31.5%,这就是基准线,低于基准线的城市,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较低;而超过基准线的城市,则有较高的依赖。这么看起来,前五名的城市依次为:深圳、北京、上海、天津和南昌。而后五名的城市依次为:福州、郑州、西安、南京和长春。土地财政依赖程度最低的深圳,依赖度只有13.6%;而最高的福州,依赖度高达54.2%,超过一半的财政收入来源于卖地,这真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


各位,如果只分析到这一步,那么本公众号就跟其它骚浪贱的公众号一样,完全谈不上首屈一指的数据大咖。对上面的数据,我们必须进一步深入分析。要知道每个城市都有向中央上缴国税的义务,在扣除上缴部分之后,剩下的钱才能自己花。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要把这31个城市的实际上缴规模全都算出来,计算方式也不算难,上缴金额=全口径财政收入-公共支出。如果这笔上缴金额超过卖地收入的话,就意味着这个城市的财政相对健康。只要它不再承担上缴义务,就可以完全抛弃掉房地产,非常强悍。根据这样的计算规则,我们算出了下表的财政强悍度指标。各位,我在此郑重提示,下表非常值得仔细的看,反复的看,非常非常的有意思。



在讲述财政强悍度这个指标之前,先说个题外话,这31个城市,财政上缴规模最高的前三名,依次是上海北京和深圳,尤其是上海,2020年足足上缴了9067亿,2428万上海人民,人均上缴3.73万元。这真是令人非常震惊的一件事。要知道这些上缴中央财政的钱,是会以转移支付的形式,用于补贴中西部财政的。所以,上海人民这是以自己的血汗,以996和007,以早衰和猝死,在供养中西部的同胞啊。给上海人民点赞。


言归正传,31个城市,只有8个城市的财政强悍度指标为正值,也就是上缴规模超过了卖地收入。剩下23个城市,统统都是负值,这意味着它们统统都有极高的土地财政依赖性。尤其是南宁哈尔滨石家庄长春武汉郑州重庆这7个城市,财政上缴规模本身就是负值,意味着这7个城市没有向中央财政做出一毛钱的贡献, 反过来还需要中央财政的补贴,其实也就是向上海这种优秀城市要补贴。当然了,这其中武汉在2020年是特例,其实武汉在2019年还上缴了400多亿,2020年武汉经济表现不好看是没法子的,不能怪武汉。大重庆也是,也就是市区内稍微好点,下辖的那些山区县市都很穷,财政上不能自给自足,也能理解。至于其它那5个城市,全都是省会,那就真是一点借口都找不出来,需要好好反省,为啥财政挣不到钱。


我们拿第二张表和第一张做个比对,在后五名的位置上有重合的,无疑就是财政最危险的城市,分分钟就有财政崩盘的可能性。好吧,重复出现的就两个城市:郑州福州。尤其是郑州,财政上缴规模还是负值,而福州好歹还上缴了158亿呢。总而言之,郑州要长点心了。希望2021年,类似河南永煤债券兑付违约的事件,不要再发生了。郑州人民加油!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太原的排名居然很高,它上缴了653亿的财政收入,财政强悍度也是正值。这种强悍的表现大大改变了我对太原的看法,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深挖一下太原近年来的经济走势。


好吧,情况就是这样了。就这31个重点城市而言,有23个高度依赖卖地收入,占比74%。这种比值已经非常高了。希望这种局面,在2021年会有所改变,越来越多的城市摆脱对卖地的依赖,并为国家财政,做出更多的贡献!握拳!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