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经济学智慧解释真实的人的世界

欢迎关注私产公号


谢克特案:罗斯福新政细节

@文:菁城子

编辑:瑞秋的春天


☄  布兰代斯算是大法官里的自由派(即倾向支持新政的“进步主义”),连他忍受不了罗斯福政府的咄咄逼人。

谢克特家禽公司诉合众国案,这是罗斯福执政期间无数因违反新政法而引起的诉讼之一。此案扳倒了罗斯福最钟爱的法律《全国工业复兴法》。解读这个案件,有助于理解罗斯福新政对当时美国人的自由造成多大威胁。

纽约布鲁克林区的谢克特兄弟(主要为三兄弟:马丁、亚历克斯、艾伦),他们是来自波兰的犹太人。谢克特,这个词来自希伯来语,原意是“仪式屠夫”。谢克特兄弟是虔诚的犹太教徒,他们宰杀家禽的方式严格按照犹太教。

犹太教对于饮食是有律法规定的,它规定可以宰杀食用的家禽必须是无疾病、非畸形的。凡自然死亡、病亡和其它动物致死的禽类之内,也属于不洁,不能食用。

谢克特兄弟是第一代移民,他们还没有完全没有美国化。他们来自沙皇俄国,在那里经受了专制统治,初到美国大概还怀着崇拜感激之情。谢克特兄弟曾经将钱存到一家银行,那家银行却倒闭了。罗斯福新政关于“恢复银行信用”的措施保护了储蓄者。新开工的公共工程也给他们带来好处,布鲁克林地区修建的大桥方便他们的家禽运输。从这些背景看,谢克特兄弟本来不该成为新政的敌人。

一开始,政府官员来检查谢克特家禽公司,他们全力配合。官员趾高气昂地检查鸡舍,谢克特兄弟谨小慎微。据后来的法庭陈述,有的官员对鸡简直是一窍不通,谢克特兄弟带官员参观鸡舍时,还要介绍哪些是公鸡、母鸡、童子鸡。他们的驯服并没有获得检查顺利,官员经常在鸡舍制造事端。

有一次,艾伦·谢克特听到官员对他的顾客说:“我就是法律,我有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你不喜欢就滚蛋。”这令他大为愤怒,从此拒绝让调查官再进鸡舍。艾伦·谢克特说:“我不能让他们进来,我不能让他们把我的企业毁了。”

谢克特家禽公司很快遭到报复。他们收到了一份包含60多项罪名的起诉书。联邦检察官准备将他们作为违反工业复兴法的重案起诉。起诉罪名主要有以下几项:

出售病鸡——法律规定,即使互相知情,顾客也无权购买次品。

允许顾客挑选家禽——违反“工业复兴法”。当时政府视竞争如害虫,为遏止竞争制定了家禽业的标准作业方法,规定商户须要“按官方标准来屠宰”,客户“无权挑选任何单只鸡”。政府担心,客户挑选商品会遗留下“次货”。

谢克特家禽公司出售的家禽,价格太低——违反“工业复兴法”。

谢克特兄弟和两个助手的工资,太低了——违反最低工资法。

……

真正让谢克特兄弟走上法庭的,是政府指控出售病鸡这条。

谢克特老爹大概是神父或者犹太学者一类的人物。兄弟几人继承了“仪式屠夫”荣誉,严守安息日,星期五下午停止工作,星期六日落才回来上班。他们以犹太教原始而有效的方式宰杀家禽。他们在犹太社区信誉良好,声名远播,很多零售商和家庭客户都是冲着这点才来光顾。现在,政府居然指控他们“出售病鸡”,这意味着谢克特家族不是有名誉的犹太人,他们的家禽厂并不清洁,辜负了顾客和他们的家族荣誉。简直是奇耻大辱!谢克特兄弟不再忍耐,积极应诉。

关于这条指控,检察官最开始宣称,他们至少发现有十只鸡是“病鸡”。后来被证明,这是官员对家禽不熟悉的胡乱猜测,真正有嫌疑的病鸡只有三只。请来卫生检验部门检验,真正“不健康的鸡”,只有一只。这是一只无法下蛋的母鸡,屠宰的时候,鸡蛋仍堵在里面,就连谢克特兄弟也难察觉。检察官声称谢克特兄弟“蓄意出卖病鸡”,缺乏证据。

关于允许顾客挑选家禽,谢克特兄弟认为,这在家禽业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让顾客自己挑选,有利于培养他们的信任,商家没有理由阻止。艾伦·谢克特说,执行政府的“直接屠宰”规则(即顾客来买,却不能挑选家禽),这让他们损失了很多顾客。这样的法规完全是在压迫企业,破坏企业和顾客关系。

关于低价“不正当竞争”。法律规定,禁止将商品价格定得过低,称这样会导致“通货紧缩”。谢克特兄弟表示,法律规定的过高价格简直就是灾难。他们说:“到批发商这里上货的顾客总是到处走动看,他们并不总到一家,有些顾客走到我们公司一看价格不合适,他们掉头就走。”

关于工资过低问题,谢克特兄弟表示自己是兄弟企业,连正式生意协定都没有,更谈不上什么工资条款……

尽管如此,布鲁克林区法院还是判决谢克特兄弟有罪,罚款七千多美元(相当于他们几年工资),一个月到三个月不等监禁。谢克特家族上诉。在被巡回法院拒绝上诉之后,案子被提交到最高法院。这就是美国宪政史上著名的“谢克特家禽公司诉合众国”案。

在法庭上,代表工业复兴署的律师称:国家处在紧急状态,因此必须执行紧急法律才能真正解决问题。如果政府不发挥作用,只是“抽象地保护自由”,而不是“保护人民免于大萧条蹂躏”,将导致更大的损失。最高法院则避虚就实,将焦点聚集在以下几点。

管辖问题:美国宪法规定,只有州际贸易才归联邦法律管辖。谢克特的律师辩称,谢克特家禽公司的家禽虽然来自纽约州以外地区,但是谢克特的上家批发商是纽约州的。对谢克特本案而言,这是州内贸易,联邦政府无权管辖。

权力滥用问题:法律规定“直接屠宰”是否属于滥权。谢克特的律师称,这个法律剥夺了消费者的选择权,“他们被禁止做出选择,只能抓住什么算什么(把手伸到鸡笼里,抓住哪只鸡算哪只)”。

最高法院的老头子饶有兴致地听取了辩护律师的演示,不时地笑出声来。这时候谁都知道,这个案子的天平将往哪边倾了。

最高法院采纳了辩护意见,判决“工业复兴法”违宪。在此之前,最高法院刚判决一项旨在限制银行财产权的法案违宪。“工业复兴法”作为罗斯福新政的一项核心法律,被宣布违宪无异于重大打击。从判决书看,大法官们对工业复兴法的不满在于:这部法律的很多授 权并不合法,执法方式事无巨细,存在滥用之嫌。事实上呢?更多的是理念分歧。

当天案件结束后,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布兰代斯在礼服间对两位联邦政府的律师(他们将到政府任法律顾问)称:“中央集权化的做法现在寿终正寝了。我要你们回去告诉总统,我们不能让这个政府什么都中央集权化,集权化已经到头了。”

布兰代斯算是大法官里的自由派(即倾向支持新政的“进步主义”),连他忍受不了罗斯福政府的咄咄逼人。这次审判的票数是90,新政在最高法院遭到严重挫折。谢克特兄弟胜诉之后,不断向媒体说出一个数字,90。此案之后,大约500起指控违反工业复兴法的案件都被撤销。一系列新政法律被宣布违宪。

当然,“中央集权化”没有寿终正寝。罗斯福很快反击,企图往最高法院里掺进自己的势力。这就是所谓的往最高法院“掺沙子”。虽然这个方案在各方激烈抗议下没有得逞,最高法院还是向罗斯福妥协,停止对新政法律“狙击”。

罗斯福当总统的时间足够长,随着保守派法官的退休和去世,到1943年,最高法院的9个法官都变成罗斯福任命的法官,人们称最高法院为“罗斯福法院”。当然,这已经是后话。


合作公众号
【一课经济学 | 智慧集结号】一年精读四本经典。知识点一点点的过,一点点的学。从哲学基础、方法论到基本公理、定理和规律,从个体行动再到宏观层面的经济周期,奥派经济学的体系是庞大而又不失精致的。从第 1 季到第 4 季,在智识之旅上风雨兼程、跋涉探险,你我继续前行!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加入。


多一人学习经济学,繁荣就多一分保障

点击 阅读原文 开启经济智慧之旅 学习❶1-4 季课程单课、❷思维导图、❸名师经济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