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论    |    点名关注 眼观世界、平心而论


关注作者长期收看精彩文章…

版权声明:平局独家发布,侵权必究

作者:平局团队刘一刀


     史海钩沉:当代英伦人行事的风格是典型的盎格鲁撒克逊作风:在做尽恶事的同时,尽是满嘴的假仁义道德。在这个基础上,他们往往还喜欢通过对他人的抹黑、挖苦和讽刺,来拔高自己的身份。然而,当人们了解了英伦的历史后,便会发现英伦人口中的丑陋,说的就是他们自己。


平局历史长篇连载《黑英坠落》④
——敢批评中国食物的英国,有多大脸?

这几年英伦人似乎颇为喜欢“丑化中国人”,而在丑化中国人的过程中,他们又尤为热衷于炒作“中国人野蛮”的形象,例如造谣称中国人野蛮得什么都吃,或是直接将中国人与恶魔的形象挂钩,让本国乃至周边国家的群众对中国人产生抵触感和恐惧感。而这,也正是过去几十年来,英伦及其周边地区反华、辱华浪潮此起彼伏的重要因素之一。


就比如英国广播公司BBC,这家有着传统造假历史的媒体,在过去数十年时间里,反复炮制了许多虚假的丑华内容。例如BBC旗下儿童频道,就曾在其代表性节目《糟糕历史》中植入了“中国人野蛮得什么都吃”的内容,并且将该节目以授权的形式在不同国家播出(包括英国海外罪犯流放地澳大利亚)。这个节目,主要是在全世界范围内丑化中国食物的。连中国食物都敢黑的国家,得有多大脸?


▲英国BBC制作的辱华节目《糟糕历史》的片段截图。

据悉,英伦这一丑华的节目内容,刻意安排了一位面目狰狞的白人女性饰演中国女皇帝武则天,达到了非常巧妙的丑化效果。不过,最过分的不是BBC将中国女皇帝进行妖魔化,而是他们在节目中让面目狰狞的“中国女皇帝”吃头发丝、蟑螂、毛毛虫等令人反胃的“食物”,意在传达“中国人什么都吃”的辱华信息。


2020年11月,英海外罪犯流放地澳大利亚于ABC电视台复播了这一辱华节目,又一次成功地彰显了英伦这一类盎格鲁撒克逊族群的民族卑鄙性与小人作风的特色姿态。


▲BBC《糟糕历史》的辱华内容截图。

然而,类似这样的“丑华行径”,在英伦人的日常操作中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这甚至可以说是他们的传统,而且背后往往有大量的资本和政治力量在推动。


就比如最为典型的“傅满洲博士”的形象塑造。所谓的“傅满洲博士”,是西方近现代以来用以丑化华人的文艺作品中的华人形象,这一形象先是出现在文学作品中,再是被翻拍成各类电影和电视剧,例如《傅满洲博士之谜》《傅满洲之血》《傅满洲的脸》《傅满洲的面具》《傅满洲之鼓》《傅满洲的十三个未婚妻》《傅满洲复仇记》《傅满洲的城堡》《傅满洲的奸计》等。



在这些刻意丑华作品的熏陶下,无数的西方民众就对“中国人”三个字产生了抵触感,甚至是厌恶,尤其是英伦这种以盎格鲁撒克逊后裔为主的英语官话区,不少无知的民众都将“中国人”这个词与野蛮、残忍、吃人肉、喝人血相挂钩。


今天我们很多人了解到的“傅满洲博士”的形象,多数都来自英伦后裔美利坚的电影和电视节目,因此我们很多人会将谴责的刀锋指向美利坚。但事实上,同样作为盎格鲁撒克逊后裔的美利坚白人,只不过是将祖上抹黑别人的技能发扬光大而已。


其实,所有与傅满洲博士相关的文艺作品,其出处都是英伦著名作家、种族主义者萨克斯·罗默创作的《傅满洲博士之谜》。也就是说,“傅满洲博士系列”这一极端丑化中华民族形象的文化工程背后,还是那一批来自英伦的盎格鲁撒克逊乱民,是英伦岛上的盎格鲁撒克逊后裔计划好的一场贬低其他民族的舆论攻击。



那么问题来了,英伦这种自我宣传中高大伟岸的一个“绅士民族”,究竟为何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呢?作为盎格鲁撒克逊后裔的英伦民族,为什么如此热衷于造谣、抹黑、贬低其他民族呢?难道真的只是纯粹出于挑衅?还是说,另有隐情呢?


这其中的原因,当然是多重的,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英伦人正在通过这样的手段去掩盖和改变一些事情。例如,他们可以通过炒作和抹黑其他民族的某一丑化形象以弱化世人对本民族的相关刻板印象,达到转移视线的效果。


我们回溯这些年来英伦的媒体和政客的丑化其他民族表态,会发现他们非常热衷于讨论“中国人茹毛饮血”之类的话题,这也就是为何BBC要拍武则天吃蟑螂和头发丝这种内容的原因之一。而正如前文所说,盎格鲁撒克逊人对其他民族的某一方面的攻击,往往是出于对自身某一负面问题的掩盖。因此,我们也能从这个事情中看出,英伦人似乎在刻意掩盖一些与“吃食”和“黑暗”相关的自身问题。


而如果我们往英伦的历史长河中去深挖,便会发现这其中的蹊跷之处,例如他们用来贬低中国人的茹毛饮血、什么都吃、野蛮残忍之类的丑陋描述,居然在他们的祖上都能一一应验,有一些还是他们祖先的特色,甚至连高高在上的皇室也参与其中——例如喝人血、吃人肉


2019年,英国达勒姆大学人类学专家、医学博士萨格在自己的著书《木乃伊、食人族和吸血鬼》中指出,在300年前的英国,从民间到皇室都有吃人肉、喝人血的风俗,尤其是在维多利亚时代。而且根据遗留的史料和考古线索可以看到,英伦当年这种食用人体的现象不仅限于统治集团内部,甚至连富裕阶层、普通贵族也参与其中,他们普遍认为这样能使人变得更健康,甚至能够治病。


▲萨格先生所出版的《木乃伊、食人族和吸血鬼》一书封面。


当然,这股骇人听闻的妖风,主要还是盛行于英伦的皇室阶层,有些皇室“吃人肉”的事实甚至是被记录在案的。例如,英格兰女王玛丽二世就被人发现曾于1698年食用了蒸馏过的人体组织,英格兰国王查理二世也被人发现曾于1685年食用过人骨。


此外,根据达勒姆大学人类学专家萨格先生的研究显示,当时的英国高层不仅限于食用人骨,他们甚至食用木乃伊尸骨粉末、人体脂肪、活人血液、人类大脑以及皮肤等,主要用于养生与治病,例如将士兵尸骨上的苔藓和骨头粉末混合食用,被视为可以治疗流鼻血的“神药”;食用刚刚被砍头的罪犯鲜血,被视为可以治疗身上的顽疾;饮用人体组织的蒸馏水,被认为可以治疗脑部疾病。



这股骇人的妖风一直刮到了18、19世纪。


到了18世纪,甚至连民间也在规模化的效仿这种行为,甚至有人为了满足“食人市场的利益”而展开可怖的杀戮和人口贩卖,而许多欧洲和北非墓穴里的尸骨,也在这一时期被英伦人盗取食用。也正是在这个时期,英伦地区与爱尔兰地区的“贸易往来”显得异常密切,而双方商品交易量最大的,就是人体组织。


这些骇人听闻的事实并非凭空捏造,也并非萨格先生一家所言。布加勒斯特大学政治学学者卡塔林·阿佛蓝美斯古也曾写过一本题为《同类相食思辨史》(Catalin Avramescu:An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Cannibalism;简称《思辨史》)的书,其中就有不少篇幅介绍了英伦地区的“食人风俗”。


在《同类相食思辨史》的公开内容中,作者卡塔林·阿佛蓝美斯古引述了英伦著名作家、《格列佛游记》作者斯威夫写于1729年的笔记内容,该笔记内容的标题为:A Modest Proposal to the Public for Preventing the Children of Poor People in Ireland from being a Burden to their Parents or Country and Making them Benefice to the Public(如何防止爱尔兰穷家儿童成为其双亲或国家的负累)。


▲英格兰地区作家、英伦食人年代小说家斯威夫特画像。


从字面意义上看,斯威夫特写在小册子里的这些内容,似乎并无太大的问题,也和“食人”扯不上关系。但深挖内容后,卡塔林·阿佛蓝美斯古发现生活在那个“食人时代”的斯威夫特的思想异常恐怖——斯威夫特居然建议将当时爱尔兰每年新生儿的80%售卖给英伦等富庶地区的贵客,而且这些被售卖的婴孩可不仅限于“收养”,还可以被作为“盘中餐”进行交易(斯威夫特还在册子中建议在都柏林开设儿童肉专卖店)。在英伦人斯威夫特看来,这样的交易是理性的商业行为,能让爱尔兰地区的经济得到刺激,他并不觉得这有任何的违和感。


须知,斯威夫特所生活的年代正是英伦“食人风潮”最浓烈的时代(1667-1745),因此说出这样让众人感到反人类的话语,也是再正常不过的“英伦时代性言论”。而斯威夫特的这些言辞,也从侧面反映出英伦地区曾经的食人风气有多么风靡。


除此之外,一些与西方相关或来自西方的文艺作品,也在不同程度地反映“英伦吃人史”的真实一面。


▲露易丝·诺布尔《早期现代英国文学与文化中的食人医疗》一书封面,该书大篇幅介绍了英伦食用人体组织的历史。


▲这张图反映了英伦查尔斯一世于1649年时的行刑画面,画面中现场的看客涌向国王的尸体吸血。


了解完这些,我们再回溯英伦人这些年来的各种操作,便能寻到一些他们各种迷惑行为的行事轨迹。例如,他们之所以长期揪着“中国人”等其他族裔拼命撕咬,不断地嘲笑其他民族什么东西都吃、抹黑其他民族野蛮可怕,就是为了掩盖自己身后的丑陋背景,他们不希望世人过多地关注到自己祖上的丑事,尤其是“皇室带头吃人肉”、“贵族引导喝人血”这样泯灭人性的丑事。


这几十年来,英伦人一直都在这条自我标榜和洗白的道路上努力,包括当今的英伦年轻人,也一直在这条路上奔波。


记得前两年留学期间,在学校的食堂里遇到几个年轻的英国人,他们见我长着一张来自东方的中国面孔,便摆出非常“绅士”的姿态与我套近乎,一口一个“朋友”,一步一踱尽是“礼让”。我可敬他们了,毕竟对方也是文明国家来的人,怎么敢有丝毫怠慢。


于是我们坐到了一起,我瞅着他们面面相觑的神色,便猜到了他们骨子里的那点坏心思。我一边吃着盘中的食物,一边寻思着他们该问我是不是什么都吃呢,还是会问我中国有没有铁路,又或者是问我绑不绑辫子。


结果,果然不出我所料,他们挺着那尖高的鼻梁,眼里透出了市井泼妇般“高贵神色”,用异常礼貌的语气问我:听说你们中国人会吃很多东西,吃狗、吃猫、吃蜘蛛······你们好像都不忌口哈,真是很包容的文化······所以你也吃过吗?好朋友,你和我们说说,怪让人好奇的。


▲在英伦社会,那里的人总是这么坚持不懈地黑其他民族。


我回了他们一秒的微笑,并没有打算和他们解释说明,只是学着他们的语气和神态回了他们的话:啊哈!这可真是令人震惊,你们博学多闻的样子挺让我敬佩的,居然还知道这么多我这个中国人都不知道的中国趣闻。当然啦,你们说的这些我不太清楚,怪我孤陋寡闻,但我知道,中国不吃毛毛,尤其是猪毛和鸡毛(他们盘子里的猪肘和烤鸡还带着不少没处理干净的毛),更不会像有些民族那样吃人肉,毕竟中国人的文明开化得早嘛!当然,以后还得多向你们学习呀,你们英国人历史上都吃些啥呀?


我没有给这些“高贵的英伦人”留足够的面子,学着他们的语气和神态说出这样的话,也不过是反反复复听他们这么挑衅后,学到的一点“绅士经验”。


曾经我还想过,是否需要和这些盎格鲁撒克逊人讲讲道理,让他们和我们彼此理解和尊重,至少不要一次次再做挑衅和抹黑中国人“凶残可怕,什么都吃”的事情了。但后来发现我错了,因为英伦人对其他民族的抹黑和攻击不是源于“误解”,而是源于“刻意”。他们这个民族,只能通过贬低他人这样的卑劣手段,才能淡化自己的丑陋。毕竟,人家祖上300年前还在吃人肉、喝人血,这可不是我们这种“啥都吃”的民族随随便便能效仿得来的。

更多精彩

了解更多①:年度经典      ②:支持我们     ③:了解我们

每周二、五推送深度评论文章。原创不易、笔耕辛苦,希望读者转发身边人关注我们,谢谢大家。商务广告合作联系方式|微信万箐:wq1949001

平局 | 独家原创 侵权必究 转载需注明 
来自公众号:平局(zg520194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