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病还没好,昏睡的时间比较多,但醒着的时候有一部剧实实在在地能让我笑出声。
那就是赘婿。
电视剧还没播的时候,我对赘婿的印象,还是抖音快手上的宇宙最强赘婿歪嘴龙王。
隐藏自己天才神医、太古真龙、战神、修罗王、龙王等十八种身份,置千亿家产于不顾,万人如海一身藏,甘愿去一个普普通通的富贵人家当个卑微的赘婿。

有多卑微?
反正就是天天在家当全职煮夫,被丈母娘指着鼻子骂,老婆天天和梳着油头穿着小马甲的某总眉来眼去,他依然痴心不改,牵着老婆的小拇指等她回头是岸。
故事永远是以京城杨氏大总管开着直升机、带着一队黑衣墨镜人集体下跪结束。

所有欺负过他的人,都捂着嘴,跟发现了宇宙终极秘密一样,望向卑微的赘婿,大喊:原来你就是天才神医、太古真龙、战神、修罗王、龙王!
然后赘婿露出一个邪魅狂狷的耐克歪嘴笑,全剧终。

爽不爽?
包括电视剧版的赘婿,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还是爽文情节。
老婆美貌如花,丈母娘视如己出,财阀大佬磕头下跪,虽然赘婿长得像郭麒麟一样小眼睛厚嘴唇,但无论是阅人无数的花魁还是冰山美人女刺客,都对他芳心暗许。
不仅能带领普通富的家族变身江宁头号巨富,还能让岳家上下敬称一句“当家的”。
爽不爽?

但实际上,赘婿的日子,真的不是那么好过。
抖音快手的赘婿,和书版剧版的赘婿,和现实中的赘婿,根本不是一回事。
我有一对朋友是青梅竹马,初中就在大家的起哄声里谈起了甜甜的恋爱。
在我们旁人看来,他们不结婚简直没法收场。
大学毕业,男方考上了公务员,女孩去了公司上班,两边家里都在我们当地准备好了新房,就准备领证了。
但是男方进单位一年多,就被单位大领导看中了,想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他。
领导的女儿,论外在条件,实在没有办法和他女朋友比——不知名的民办毕业,个头也矮矮胖胖的,看起来也不太灵光的样子。
而他的女朋友,从小学钢琴,985毕业,不说大美女,那也是气质一流的小碧玉。
如果放在校园的小环境里,这完全不用考虑。
但是,放到社会的丛林里,放到一个男人仕途的考量上,爱情的分量就变得微妙了许多。
中间的狗血拉锯不说了,只说结果,婚礼上,我们见到的新娘,是大领导的女儿,他以前的女朋友申请了国外的硕士,走了。
婚礼上,男方的父母满面春风,拉着儿媳的手,喜不自胜,好像之前认准的儿媳从来都没有存在过,我们也嘻嘻哈哈,说着百年好合,好像之前的青春岁月都没见证过。
旁人有什么权利去挑剔男同学的选择呢,日子还是他自己过的。

如今也过了十二年,头胎生了个儿子,岳父提出跟自己姓,后面又生了个女儿,岳父同意跟他姓。
这种婚姻的好处也有。
男方确实在岳家的照拂下,仕途比同龄人顺畅很多,说少奋斗十年、二十年不是假的,屁股后面也有一群追捧的人了。
他特别顾家,不敢出什么幺蛾子,更不敢摸女下属的大腿,每年春节,都是在岳父家孝敬的。
不知道是工作压力还是内心郁结,反正他现在从外形到气质,都比同龄人老了5-10岁,看上去,就像他的生活一样,特别稳定。
有次聚会,有人数起以前的同学们,说到了那位出国留学的前女友,后来进了著名公司,结婚生了漂亮的混血儿,过得挺不错。
男同学喝高了,喊着:“给我看看她朋友圈。”大家都开始起哄。
他翻着翻着,仰头又喝了一大杯酒,勾着旁人的肩膀呜呜呜哭了起来,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看见他如此失态。
旁边有个女同学跟我撇撇嘴,说了句悄悄话:他岳父,年龄到了,挪去二线了。
男人哪,功名利禄都齐全了之后,又开始怀念白月光般的爱情了。
 
我大四的时候,曾经给一个女大佬做过几个月助理。
女大佬家世非常厉害,一线城市中心的大别墅,12辆名车,连买菜的阿姨都开的雷克萨斯。
越是这样家庭出来的女性,可能对男人的出身愈发不看重。
她的老公,是大学同学,偏远农村出来的,家里非常穷,据说当年非常有才。
他俩大学还没毕业就未婚先孕,所以一毕业就赶紧结了婚。
男方算是完全入赘到了女方家,跟她的大家族一起生活。
男方这婚结得不亏,他很快就开起了第一家酒店,也成了某总。
接着把他的父母、兄妹、侄子侄女,跟蚂蚁搬家一样,一个个全部搬到了大城市定居、工作、上学、买房。
接着亲戚再搬亲戚,不到十年间,全村的人,几乎都从用水都困难的贫瘠之地,来到了流着蜜和奶的发达城市。
她老公,真正成了全村人的希望,没有人不对他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感恩戴德。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过得憋屈。
婚后生完孩子,女大佬就像恢复了单身一样,开始自由恋爱,也毫不避讳我们。
有一次,女大佬过生日,她的闺蜜们当着她老公的面,送了一份大礼。
一个大盒子摆在包房里,里面突然站起个打着领结有八块腹肌的男模,款款向女主走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全场尖叫。
她老公的脸当场就黑了,甩手走出了包房,气氛一度凝固。
可能女大佬的闺蜜们觉得只是一个玩笑,但是从这个脑残的安排来看,她的闺蜜们,根本没有一点尊重她老公感受的意思。
可想而知,他平时过着怎样的日子。
现实中的赘婿,并不是龙王修罗,也没有杨总管会前来下跪。
我饭局上听到有人说起他的八卦,说他经常半夜在阳台上嚎啕大哭,说得有鼻子有眼,像亲眼看到了一样。
一个半夜痛哭流涕的男人,坐在他富丽堂皇的大酒店,也并不会让人觉得太成功。

在大众心里,像王健林、王石、李嘉诚、何鸿燊、郑裕彤这种顶级成功人士,才算是为婿的正确打开方式。
年轻而贫穷时遇到一位白富美,女方为了爱情甘愿拿自家的资源去扶持老公。
携手走过艰难的创业岁月后,事业一飞冲天,等到已经能与岳家匹敌,重新拿回人生的话语权。
至于后来是与原配终老,还是重新寻觅真爱,岳家都已经无力掌控局面了,事业、爱情、子女什么都没耽搁。

年轻男孩,最怕女孩拜金、现实。
可成功男士,又喜欢显山露水,生怕女孩不现实。
其实到了每一个人生关键时刻,男人现实起来,比女人可现实多了。
女人很容易被小情小爱困住,只看得到眼前的一亩三分地,满足于一屋二人三餐四季,很多命好的富贵花们,就算嫁入了豪门,也是只学到了插花烹饪喝下午茶,并不打算把对方的资源,变成自己的资源。
而男人,总是在筹谋和权衡利弊,风物长宜放眼量,他们明白什么时候得放下,什么时候可以无情,他们抓在手里的,都是实实在在的好东西。
这里的“现实”,并不是贬义,倒是值得女性好好反思反思。
当一个人类从虚幻的情字中解脱出来的时候,他就无敌了。








继续阅读